scmvu优美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 起點-第三百七十五章 仲達來投分享-p7r5c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五月初八,各方捷报开始如同雪片儿一般朝着睢阳外的陈默大营汇聚而来,曹军主力撤往青州,余下能集结的兵马此刻也已经都集中在了睢阳城中,中原各郡本就没有多少兵力守备,再加上曹操败势已成,打到后来,关中军所到之处,几乎是望风而降。
“颍川、陈留、汝南、陈国、谯郡已经尽数为我军所得,此外九江郡,我军大军已经攻至寿春,由韩琼将军率军围攻,却迟迟未破。”陈默的营帐中,一名文吏正在汇报着如今的战况。
这些郡都是兖州和豫州的大郡,中原人口,这几郡最为稠密,当年袁术到后期仅凭一个汝南,综合实力仍然凌驾于占据整个徐州的刘备之上。
“寿春守将为何人?”陈默突然问道。
“乃淮南名士刘馥。”
“刘馥?”陈默扭头看向徐庶,曹操部下之中,有能力的将领他多少有些印象,但这个刘馥,他从未听过。
“刘馥乃沛国相县名士,当年袁术与曹操相战之时,曾说服袁术麾下将领戚寄和秦翊率部众投奔曹操,自此入了曹操麾下,后扬州刺史严象为庐江太守李述攻杀之后,此人接任扬州刺史。”徐庶讲了讲刘馥的大致生平,至于此人究竟有何本事,暂时这边也没有太多有用的情报。
“可能说降之?”陈默询问道。
“可以一试。”徐庶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其实留给刘馥的也只剩下三条路,或是降陈默,或是降江东,或者死战。
决死一战没有必要,与陈默之间,也没什么私仇,现在需要担心的就是对方先一步投降了江东,若寿春被江东所得,对于陈默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那便让人一试。”陈默点点头,并未在这件事上多做关注,寿春虽然重要,但也只是难打而已,眼下对陈默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彻底根除了曹操,其他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
“主公,营外来了一人,说是要见主公。”便在此时,一名亲卫进来,对着陈默一礼道。
“哦?何人?”陈默有些诧异,这个时候,谁会来见,莫不是有人想要说情?
“来人自称司马懿,说是来助主公伐曹的。”亲卫躬身道。
“司马懿?司马防次子?”陈默闻言却是笑了,大概能猜出对方为何而来,无非想要立下功勋来救司马防,如今司马防还被关在天牢之中呢,当下点头道:“既然来了,便让他进来吧。”
没有在洛阳走关系,而是直接跑来这里,陈默倒想看看对方怎么说。
“喏!”
没一会儿,亲卫带着一名青年返回,青年年纪比陈默小些,但相差应该不大,样貌也算周正,不卑不亢的对着陈默行了拜见之礼,按理说,这样的形象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才对,但不知怎的,陈默却是有些说不出的厌恶感,谈不上原因,单纯一种感觉。
陈默这半生,见过很多人,但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这让陈默对于眼前的青年
命格:狼顾36
气运:28
从气运来看,并非什么大气运之辈,与对方目前的地位和处境相当附和,但根据以往的经验,能够凝聚命格之辈,绝对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而且这狼顾命格,显然跟以往所遇颇有不同呐。
“司马懿拜见大将军!”见陈默一直盯着自己,这时间一长,司马懿也有些心里发怵,再次下拜,躬身道。
“嗯。”陈默终于是收回了目光,淡淡的问道:“仲达之名,本将军也有所耳闻,仲达不在洛阳,却跑到这战场上却是为何?”
“回大将军。”司马懿躬身道:“懿听闻前线战事吃紧,心忧国事,特前来相助。”
“哦?”陈默闻言笑了:“那不知仲达可是有破敌之策?”
“大将军,如今我军胜势已成,如今令大将军所困者,不过睢阳城也。”司马懿微笑道。
“的确。”陈默点点头,睢阳城这颗钉子不拔除,终究难言大胜。
“睢阳虽然坚固,然如今曹贼败局已定,城中定然人心惶惶,懿以为,若要攻破睢阳,伐城乃下策,当以攻心之策破之。”司马懿躬身道。
“如何攻心?”陈默看着司马懿,不得不说,这司马懿确实有些才干,陈默这般只是驻扎于此,却迟迟不攻城,确有攻心之意,司马懿所言,与陈默所想不谋而合。
“其实攻心之法,古今皆有,以箭书告知城中各郡已破,放弃抵抗,驱赶四方百姓来此劝说城上守军投降,这曹军虽然撤走了不少将士,但将士家眷不可能都在城中,只要有一成守军将士的家眷能够出面劝降,便能瓦解守军斗志,此外当大将军大军集结于此时,可采取围三阙一之法。”司马懿侃侃而谈道。
攻心之策,其实正常来讲也就是这些了。
陈默看了看司马懿,点头道:“仲达倒是颇通兵法。”
“懿只是看过几卷兵书战策,未曾参与过战事,不敢在大将军面前论兵。”司马懿一脸谦逊道。
“行,既然来了,便暂时为军中督粮官吧,且先下去休息。”陈默点点头,示意司马懿可以离开了。
“喏!懿告退。”司马懿躬身一礼后,缓步退下。
“元直,你看此人如何?”看着司马懿离开的方向,陈默突然看向徐庶道。
“司马懿此人颇有才干,但为人却颇为谦逊,只是……”徐庶不解的看向陈默:“主公似乎对此人颇有戒备?”
徐庶毕竟是跟了陈默多年的人了,别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徐庶却察觉到在之前短暂的交流中,陈默对司马懿有些不喜。
“说不准。”陈默摇了摇头道:“再看看吧,司马家向来傲气,以前几番征召,这司马懿都不肯入仕,如今却不请自来,当是为其父之事而来。”
虽然有些厌恶,但总不能因为对方面相就罪人吧?这道理上说不通。
徐庶点点头,司马家的确对门第颇为看重,这也是之前陈默几次招贤,司马家除了司马防之外,只有一个司马朗肯入仕为官的原因,司马家是看不上陈默出身的,就连司马防,那投效的也是天子而非陈默。
“攻心之策……唉~”陈默摇头一叹。
徐庶没有说话,司马懿献的计策的确是最适合眼下的,没必要强攻,但要驱民攻城,显然不被陈默所接受,说是妇人之仁,似乎也没错,但陈默的底线就在这里,如果不用此计,要攻破睢阳确实要耗费不少功夫,劝的话,徐庶说不出来,所以只能沉默。
“如今从曹操布局来看,显然还是欲与我以这剩下的城池为棋盘,再来一战,但如今大势已成,人心思定,这盘棋,他注定要输,如今也不过是想以此拖延时间而已。”陈默显然也没有让徐庶回答的意思,跪坐在自己的席位上,默默地思索着如何能以最小的代价破敌。
“主公。”徐庶突然笑道:“既然此地不能速破,何不放开道路,让曹操可与青州通讯。”
“你是说……”陈默看向徐庶:“青州?”
“不错,青州若受到威胁,曹操恐怕不得不退,而我军如今,在平原一带,还有武义与高览两位将军所辖兵马在侧,何不在此加派兵马,若青州有失,曹操恐怕也不愿继续留在此处。”
虽说曹操麾下大将大都已经退往青州,但毕竟没有曹操主持,如果陈默发力往青州进攻的话,你曹操是退还是不退?
“妙!”陈默抚掌笑道:“我记得,那平原战场上主持战局的人,是臧霸。”
“正是。”徐庶点点头:“此人早年曾在陶谦麾下任都尉之职,后来似乎不满陶谦,上了泰山聚众为寇,虽被称作泰山贼,但其麾下却也有不少强人,此番在平原与武义将军交手,虽是一支偏师,但其战力之骁勇,不下于曹军精锐之师。”
“让崇高试试,是否能招降此人。”陈默点点头,臧霸的泰山军虽然听命于曹操,但却相对独立,显然并未完全归附,是类似于陈氏这样盘踞于地方的地方势力,若非自己那兄长早死,如今的徐州恐怕比现在更易收取。
以徐庶之法,虽然还要等上一些时日,但陈默相信曹操不可能任由自己攻取青州,现在陈默考虑的,是曹操会从何处退?如果可以,陈默还是想把曹操彻底留在青州之外,不让他退入青州,虽然不舍,但为天下早日重归一统,这是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