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37x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 ptt-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推衍看書-rcjb9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风问道:“我该如何学习?”
“你知道他们一般都是用什么东西来算命的吗?”
辰风琢磨了片刻,说道:“周易八卦?”
“八卦源自何方?”
“阴阳二气……你的意思是……阴阳二气?”
辰风微微一怔。
“阴阳二气始于空,化生万物便为妙。阴阳二气是这个世界的源头,只要掌控阴阳二气,就可以去衍化万物,包括某件事情的走向和结局。”
“所以对阴阳二气感知非常敏锐的人,才能学习预言这个能力么?”辰风问道。
“兴许吧!”
辰某人说到这里,嗤笑了一声:“那我们父子俩,还需要问吗?”
他们身上都有黑白二气存在,强大而诡异。
“原来是这样。”
辰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只要你顺着阴阳二气去推衍一件事,就会发现每件事都有它的归属,那就是你所谓的结局。”
辰某人坐了起来,看着船边正对他虎视眈眈的那些白色鲤鱼。
那些白色鲤鱼从刚才开始便一直都盯着他,似乎只要他想要离开,便会去咬他。
但他并不在意,伸手点了一下湖水。
嗡!
一股黑色的邪气顺着湖面的涟漪迅速地散开,湖泊里的所有鲤鱼在一瞬间忽然都游动了起来,沿着他在湖面上布下的邪气有规律地排列着。
它们越游越快,形成了黑与白两道幻影,很快整个湖面在月光下忽然变得一片朦胧,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
“你能控制这些鲤鱼?”辰风问道。
“为什么不能?”
“我以为它们会克制你,专门用来困你的。”
“你错了,困住我的,并不是这些鲤鱼,而是辰开明。”
辰某人轻哼了一声:“他不愿我离开,我就没法离开。”
辰风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的老爸到底是怎么把辰某人困住的,但他没有细问,只是看着朦胧的湖面。
“那么你想看什么事的结局,都可以去推衍。”
辰某人嘴角浮现一抹诡笑。
辰风望向了湖面,他能够感知到那黑白鲤鱼之间形成了一道道阴阳二气,相互交错,形成一股非常玄妙而强大的平衡。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了师父让他悟道的事情。
他靠着自己的气诀,衍化了泥土和花草。
就像是空空和妙妙的能力一样,他们从画里面推衍出了任何他们想要拿出来的东西。
但这一次是推衍虚无缥缈的结局,所花费的精力应该会更大,可能会很难。
不过他很快就想错了。
这件事并不难。
当辰风的目光落在湖面上的时候,他一个念头,所有的黑白鲤鱼似乎都顺着他的意念而游动着,很快就凝聚成了一幅幅的画面。
这种感觉非常奇异,他没有任何阻碍,好像天生就能够掌控这一切,甚至都不用去考虑过程,只是一瞬间黑白鲤鱼便组成了他所想要看到的画面。
半晌,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看不到我老爸,也看不到自己。”
“嘿嘿!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保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是个完整的人,所以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完整地去推衍,每一次抬手或转身,结局都已经被阴阳二气注定了。”
辰某人得意地说道:“但我并不完整,辰开明也不完整,所以都无法被推衍到,而你如今——也变得不完整了。”
他似乎很高兴自己儿子走上了与他一样的路。
“不完整,便不能被人看到么?”
“对。”
辰风没有再纠结于自己,而是转向了他想要知道的结局。
湖面上呈现了那一幅幅的画面,都是他推衍出来的结局,包括未来这个世界的走向。
紧接着他忽然一怔。
“这就是天衍轮回玺?”
辰风万万没想到,他找了这么久的天衍轮回玺,竟然会是这么来的!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天衍轮回玺,原来他早就见过,还不陌生!
“噢!原来这个人结局会这样啊!哎呀,那个人结局有点惨喽!啧啧,这家伙更可怜了。”
辰某人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在旁边指点江山,兴趣十足。
“怎么样?你已经得到了你在顾怀山那个老东西口中得不到的答案。”
“不准这么称呼他。”
“你这破规矩还真多,这也不能称呼,那也不能称呼,明明是你自己对他不满的,我就顺着你的意思附和一下,你还不乐意了,真是怪脾气。”
辰某人撇了一下嘴,但很快大笑了起来:“有脾气的人才是我好的儿子!哈哈”
他是不可能生气的,他性格本来就邪乎,说不上有多坏,但肯定不会有多好。
辰风晚上来找他,还变得和他一样乌烟瘴气,他高兴还来不及,基本上辰风再怎么不尊重他,他都会选择无视。
辰风看着那一幅幅的画面。
那是未来两年后,这个世界的变化。
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老爷子不让他知道的结局,他以这种方式都看见了。
可这样的结局,让他心里有点沉重。
“说了,提前知道结局并不好,你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顾怀山那个老东……老家伙……臭老……你师父不让你知道结局了吧?”
辰某人嘿嘿一笑。
对他而言,便是这个世界毁灭了,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那么未来两年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觉得好玩。
辰风沉默了许久。
他除了无法看见自己与老爸的结局外,所有的事情结局都看见了。
但辰某人说得对,提前知道结局,需要有一种无拘无束无所畏惧的心态。
辰风显然还没有达到。
“结局真的无法改变吗?”
辰风默默地看着那些画面,他的语气弱了一分。
“你后悔了?”辰某人问道。
辰风抿紧了嘴唇。
他一开始只是不希望自己一个人比蒙在鼓里。
可是当他走到了鼓外,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轻松。
“如果辰开明愿意,我完全可以出去,帮你把那群蟑螂给踩死,这样你就不会看着郁闷了。”辰某人说道。
“你踩不死他们,结局都已经注定了,不是吗?”
“你错了,结局对于那些人是注定的,但对于我们是例外。”辰某人笑了起来。
辰风盯着辰某人:“这是什么意思?”
“阴阳二气,可以推衍一件事的走向,但我们本身就是阴阳二气,推衍与反推衍,是那群所谓的普通预言者所不能理解的。当我们变得不完整的时候,阴阳二气便已经失衡了,只要稍加干扰,就能把一件事给拨乱——”
辰某人顿了顿,嘿嘿地怪笑道:“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是这些事情进程途中,一种不确定的因素。你就从来都没有想过,空空是怎么把那些人从历史中拉出来的吗?”
辰风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