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v6k優秀言情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 起點-第五〇〇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九一)-ja48u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曹操其实也是,反正没指望手下都死忠自己,那也不可能,确实。只能说死忠的不过是少数,那没错。多数就不对了、那不正常,只有少了才正常,是啊。哪怕就是马超凉州军那儿,死忠都是少数啊,不错。确实,那样儿才正常,不那样儿不正常了,是。因此,这个曹操太清楚了,没错。可以说己方都谁是死忠,自己都知道啊,那是。不怎么忠诚的,自己也清楚。
不这么忠心的,可以说真没指望他们如何,确实别一下投降就好,是。更别通敌什么的,那样儿曹操一点儿都不想。不过他对自己手下多少还有那么点儿信心,是啊。至少不死忠自己的,基本上也不会说通敌什么的,那没必要。不死忠自己的,如果说想投靠凉州军,最后
投靠他们就好。不想的话,想归隐什么的,最后直接走了就好。凭曹操对马超性格的了解,可以说后者是不会为难那些想归隐的人的,没错。看看刘备手下,就不难知道一二了,是啊。那么多人归隐了,马超也没说去找,这个就足以说明问题。对他来说,只要不投靠其他诸侯
不投靠北方异族就好,其他的,随便了。对马超来讲,这个算是根本了,是啊。毕竟只要不投靠其他的诸侯和北方异族,哪怕就算是找自己报仇,其实都无所谓,没错。不过显然,那确实也没什么可能。就现在来说,刘大耳朵被灭了,可也没说有人找自己报仇来啊,是。可以说马超是一点儿都不惧不怕这事儿,哪怕是麻烦不假,但是他却没想过说就没有、甚至
少什么的。其实反而说有的话,其实还有好处呢,是啊。但是不来,这个自己多少准备都没用啊。不过不管如何,马超肯定不会说期待那个,更多的是顺其自然了,确实。不过这么久了都没人过来,显然也都不错,是不会有人来了。他确实倒是希望有人过来,那也许更好,
但是不来就不来,少了麻烦啊,不错。可以说如此不能说就不好,是。麻烦少了,难道不是好事儿吗?虽说马超不至于说如何矛盾,可确实,这个更多的,其实可有可无了,那是。来了,有好的地方。那么不来,其实也有好的地方。他就如此想,那确实,都是不错啊,是。
那么对于兖州军也一样儿,真心死忠的,还能活着吗?至少在兖州军败亡之后,还能活着的他们中的将领、谋士,不会有死忠的了。那么之后还能找马超报仇?确实,除了说投降的之外,就归隐的,那不会再找马超找凉州军报仇什么的,没意义也没意思,是啊。而且真就是之前那话那样儿,马超是一点儿都不惧不怕什么,没错。看他是怕北方异族大举南下,那
没错。但是其他的,马超可是不惧不怕,真心都没有啊,不错。所以说那样儿的事儿反而说来了,也是有好处,都说过了,不来一样儿有好处。不过在兖州军之前,马超和凉州军所要面对的,那肯定还是江东军的那些将领、谋士。死忠的几个不会活着、投降的估计也没几
个,然后就是归隐的,那会很多。对马超来说,这个很正常。说起来江东军那几个死忠,不多说了,下场就一个。而投降己方的,不会有几个,那也正常。毕竟江东军和己方大不同,他们可以有部曲,己方是怎么都不行。那么你让人家投靠己方,这个一下就很不习惯,一点儿没错。而之后呢,投靠己方的和己方元老,怎么都不能比,所以说他们还可能说投靠己方?
自然是不会了,没错。看之前的刘备一方,他的手下,就不难知道一二了,真的。可以说江东军,他们肯定比刘大耳朵一方强。这个强可不光说是实力,就是其他的方面,基本上也都是了,不错。所以说这个肯定是,江东军是不如凉州军还有兖州军了,这个是事实。但是他们却比刘备一方强,也是比除了凉州军和兖州军之外的其他诸侯或者说是其他势力,那都
强啊。这个也不止说过一次了,不错。可以说正因为那样儿,孙策才能说带着江东军和凉州军还有兖州军,和他们三分天下啊,那是。没实力的话,真心是早就被灭了,不错。只有有实力的,那才能剩下。而且如今三分了天下,怎么说怎么看,那都是有实力,没实力可真
是不行。这个是,所以说那一点儿不错。没实力的,那真都已经被灭了,看看袁绍冀州军如何?可以说那时候还算是很有实力的呢,没错。北方霸主啊,占据了四个大州的地盘儿,但是马超加上曹操、凉州军加上兖州军,最后不还是灭了他们。一比较的话,显然是人家的
联合更有实力,不错。毕竟那可是凉州军和兖州军的联合,不是他们随便一方。那时候他们随便一方的话,和袁绍冀州军比,这个实力来说,还得是后者要强。可两军联合到一起了,那么实力对比的话,自然是联合超过了冀州军,没错。看看最后哪怕就是袁绍冀州军,也是一样儿败亡,确实。从这上,那是不难看出来,其实还是凉州军和兖州军的联合,他们的实
力更强啊,那是。实力不强,其实最后未必就真能胜了对方,是啊。这个与实力来说,不是绝对的关系,但是怎么都有关,那是。就像为何马超就怕北方异族大举南下,就怕他们成功啊。这个就是对方实力强,真就是强啊。现在来说,就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一下就能让
对方实力损失很多、很大的。这个让北方异族地盘儿上流行瘟疫,确实是做呢不假,但是能不能成功,确实都是模棱两可啊,不错。成功和失败,都挨着,那没错。反正这事儿确实,不是成功就是失败,那是。不过显然,就这一次,马超是觉得成功的几率大了,要不然的话,
他也不至于说那样儿。不失败确实没有成功,他就那么认为。不过己方这也是一直都失败,那没错,可有年头儿了,都多少年了,太久了,不错。马超真心是不想那样儿,可每年都是,投入了那么多的钱粮物资,最后就换来个失败。只是好处的话,这个经验多了,一点儿没错,并且说己方在预防这一道上,其实经验也多了,没错。其人不是什么经验主义,可你必须承
认,这个经验什么的,那其实很有用,真的。甚至说就可能有大用,那绝对不假。不过现在的话,连北方异族那儿都没有瘟疫呢,自然而然,就真是用不上啊,那是。不过真用上的时候,肯定也是有大用了,那都不假。就现在用不上,可也并非没用,那不是。那话其实也
是挺有道理的,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啊,这个可不就是那样儿。不要想着到了用的时候,经验什么的少了。那可真心不是什么好事儿,至少马超一点儿都不觉得好。只有说用的时候多,那才能说是好,是吧。所以这个其实也是,别用到的时候少了,那都是不好。而用的时候多,却是好,没错。因此,其人也都那么看的,如今的经验增加,他是都觉得好啊,
那是。或者说还是那话那样儿,这个有的东西吧,这么说可以,就是用不到用不着的时候,那自然就是没什么用,肯定是如此想法啊,那太正常了,不错。而真到说用到了的时候,自然就是有用了,是吧。那么这个其实也是告诉了我们,确实是不要随意就舍弃什么,尤其还可能是有用的,没错。因为到了那个时候,真正需要了,至少不会说因为没有而如何如何,
所以肯定是有更好。没有的话,那么就得重新去买什么的,那样儿。因此,这个尽量是要保存着认为可能还有用的东西,是啊。你认为自己就一定再也用不到吗?确实就是未必了,也许还会用到,而到时候就真是没有了,那不好。所以说有其实挺好,这个没错。至少不会
说因为需要的时候没了,可不就是吗。所以说该如何,这个至少马超是心里有数的。以前失败了那么多年,却增加了经验,这个多少也算是个安慰吧。哪怕一直都不成功不假,可必须承认,每一次还不都增加了经验吗,那是。可以说这个是宝贵的,而且是真有用,那没错。
经验的增加,这个可以说每一次失败后,北方异族的地盘儿没有流行瘟疫,可经验什么的多了,那就是好事儿。因为每一年如此经验多了,那么第二年再去做,这个成功的几率,确实也会增加了,至少不是说减少了,就在这个上面,那是。不过在这上,就经验的增加,那是好事儿,几率也可以变大。但是不得不说,基本上每一年新的一年,其实这个让北方异族
地盘儿流行瘟疫,这个难度还是在增加着,不错。真心是一年比一年不容易,没错。那么原因的话,其实有好几个,是啊。如果说越来越简单、容易的话,也许凉州军的细作,他们早就成功了,真的。可越来越难,哪怕有着经验增加,在这上面,就冲如此一点,也是增加
了成功的几率,那不假,可越来越难了,那更是困难啊,不错。这都是需要正视的,没错。就看马超,哪怕是知道那些,可他却更清楚,没那么简单、容易,一年比一年困难了,那是。要不然的话,就看己方细作那么多的经验,为何就成功不了?还不就因为困哪啊,那真是
没办法。所以说马超看到了今年几率更大,他的心里是非常满意的。确实,其人也没说就认为今年一定成功,但是几率比往年都大,那就是值得高兴的,不错。结果如何,那确实不知道。最好的不过就是让北方异族大规模流行瘟疫,最后让他们实力大损,一下人口损失很多,那怎么都是好事儿。传播到大汉,真心不用怕,看着己方每年都增加的经验,可真是不
光就只增加了怎么做能让北方异族瘟疫流行这个经验啊。自然也一样儿有这个怎么防范,那都不错。对马超来说,每年都失败不假,可己方大汉这边儿,自己地盘儿上,那却都当着北方异族那儿成功流行瘟疫还大规模,最后传播到了大汉,这个程度上,己方要如何防范……
每次都没有,确实就算是个演戏了、也是预防,那都不假。可确确实实,每年都耗费不少的人力物力,说白了就是钱粮物资,多了去了。可马超一点儿都不心疼,因为不光说己方财大气粗,那些对己方来说,终究也只是九牛一毛。甚至都不如,没错。所以说他心疼什么?
可以说那都是值得的,这个才是马超根本的想法,一点儿没错。没发生,却增加了经验,这个怎么说都是好事儿,没错。真没有的话,就当是个演戏了,可也是,每年都增加了经验,从上到下,从自己到己方将士再到老百姓,可以说都是知道不少预防瘟疫、瘟疫流行之后该怎么做最好……所以说如此有什么不值得的,是啊,值得。至少能用钱粮物资换来这些,那
其实是挺好的。毕竟钱粮物资那些,花出去,还有赚回来的时候,马超不心疼,那真没什么。己方可以说财力冠绝天下,那算是什么事儿啊,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以说就曹操兖州军,他(们)想换,那都换不来呢,是啊。毕竟兖州军可没己方那么财大气粗,是,每年
也有预防不假,可怎么都不能和己方比,那都不错。不说是天壤之别吧,可也真是差距很大啊,一点儿没错,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