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ly0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東遊記笔趣-第1063章 湊熱鬧的人蔘精閲讀-s8gmt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化生术其实就是一种修仙之术,但这化生术与寻常的修行术是过多全不同的。
因为寻常的修仙之术最高的境界也不外乎就是成仙而已,但这玄天九变却可以达到成圣的境界。
因为这是通天教主根据自己修行的法门从而制定的一本法术修行录,里面记载了他当年修成圣的功法,所以这本书里面的化生术,其实是没有上限的,不像寻常的法术修练到一定境界之后就会止步不前,而这本书可以一直修至圣人的境界。
换而言之,这本书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因为圣人是六界之中最高的级别,达到圣人的境界之后,万事万物都已经不能再束缚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神,而且是所以神仙之上的神,就连王帝和王母也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圣人只要动一动脚趾头,就能令天地色变。
而这本玄天九变最高的境界,就能达到这样的一个程度,所以赵东来对于这本书也是寄予了很大的厚望。
“你在看什么书啊?”
“怎么看的如此入迷?”
旁边的那们冰柔公主忍不住朝他询问了起来,不过声音倒是十分柔和,完全听不出有公主的架子,这也是她最大的一个优点,非常接地气。
“玄天九变啊。”
赵东来恍了恍手中的那本书,冲着冰柔公主洒然一笑,反问道:“这本书在你们魔界应该也是赫赫有名吧?”
“当然。”
冰柔公主厥了厥嘴,嘀咕道:“前段时间我常听几个皇兄说起这本书,似乎这本书确实很厉害。”
“而且他们还想要从你身上把这本书给抢过来,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觊觎别人的东西呢?”
“哦?”
显然,冰柔公主这一番论调也是比较新鲜的。
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想要取得更厉害的修行法门,这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想要成为强者,当然就得有强大的修行法门作为依靠。
所以对于别人想要抢夺他这本玄天九变的行为,赵东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了一个根本不觊觎玄天九变的,这倒是令他产生了一定的好奇心理。
“所以你认为你大哥他们觊觎这本书,其实是不对的吗?”
赵东来诡异一笑,装作好奇的询问。
其实赵东来之所以取出这本书堂而皇之的冰柔公主面前阅读,就是想试探一下,看她和魔君这次的合作,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赵东来不可能仅凭几句话就完全相信魔君,这与他一惯的风格不相符合。
所以他这才会趁着这个机会,故意在夜下读书,以便引起冰柔公主的好奇心,从而试探一下她们的虚实。
这也正是赵东来厉害的地方,论心机,冰柔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不对啊。”
冰柔哪里料到赵东来会有这么多的心思,她当场便毫不犹豫的回应:“玄天九变本来是道门的法术录,与我们魔族没有一点关系。”
“我大哥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就想方设法的抢夺别人的东西,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听闻魔族的至高法典万毒玄经也在你的手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没错啊,确实在我手上。”
赵东来眼珠子微微一转,不经意的笑道:“怎么了,你对这万毒玄经有意思吗?”
“有啊。”
冰柔傻傻的笑了笑,随即小声嘀咕:“这万毒玄经好歹也是我们魔族的至高宝典,我怎么可能会没有意思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东西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那就说明此物还是和你有缘。”
“既然与你有缘,那我们就算是强求也没有用。”
“你一个凡人都能得到万毒玄经,而我们魔族找了数千年也没有找到,这只能说明确实你们之间有更大的缘份。”
“这种福缘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就算我有心觊觎你的万毒玄经,但也不可能得到,因为我不是它的有缘人。”
“既然不是有缘人,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再觊觎万毒玄经呢?”
“何况我本身的修为也不算很低,用来自保就足够了,又何必费尽心思夺什么万毒玄经呢,你说是不是?”
“倒也有几分道理。”
赵东来略微一点头,反问道:“不过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我在你们魔界还挺有名气的,你大哥他们经常提到我吗?”
“当然有名,你是我们幽冥之渊近段时间以来,最有名的人。”
“每天魔君诏开议会的时候,你都是重点拿出来讨论的对象,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得知你是赵东来的那一刻,才会那么惊讶啊。”
“哼哼。”
闻言赵东来不由得苦笑一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魔界反倒成了一个有名的大人物,也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
“东来公子,我五哥现在还活着吗?”
“是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才导致他重伤失踪的?”这时冰柔公主又开始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语气里满是好奇的意味。
“这……”
经对方这么一问,赵东来还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早就已经不把鸿冥这个人放在眼里了,毕竟现在他的修为早就已经远超当初在罗浮山的时候,而鸿冥就算没有死,如今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略微一怔之后,赵东来尴尬的笑了笑,回应道:“如你所说,他确实是因为与我大战之中,被小人参精给偷袭,才身受重伤的。”
“不过他并没有失踪,而是被通天教主给救走了,如今恐怕已经成了通天教主的弟子呢。”
“所以你倒也不必太担心他,在通天教主的保护,他安全得很。”
“哦……”
冰柔自顾自的点了点头,浅笑道:“看不出小人参精修为平平,而且长得那么可爱,居然还会搞偷袭啊,看来我以后得提防着他一点才行。”
“哼哼。”
赵东来当场冷哼两声,嘀咕道:“你可不要小看小人参精,他精明着呢。”
“对了,你该不会想给你五哥报仇吧?”
“如果要报仇的话,冲我来就行了,不要对小人参精下黑手,他那么可爱,你可不要伤害他。”
“你想哪里去了!”
冰柔闻言不由得当场皱了皱眉,呵斥道:“我冰柔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吗,再者说了,是我五哥先去挑衅你的,他被打伤也是自找的,怪不得旁人。”
“况且现在他不也没有死吗,既然没有死,那我找你报什么仇呢?”
“你就不要担心了,我是不可能像我的几个哥哥那样不分黑白的。”
“哦……”
听完冰柔这一番话,赵东来便放心了,对于自己方才初步的试探可以得出结论,这冰柔公主确实是个没有什么心眼的女子,与她那几个争名夺利的哥哥也完全不是一路人。
如此一来,他倒是放心多了,这至少说明魔君是真心与他们合作的。
当下略微点了点头,但没有再多说什么,低下头来继续阅读玄天九变的内容,并不打算再与冰柔纠缠佬什么。
但冰柔好像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打算,她反而信步走到了赵东来的桌子旁边,就着昏黄的灯光打量了他一眼,饶有兴趣询问道:“我听说你们凡间有许多女子长得十分美丽,这是不是真的啊?”
“另外天界还有一个叫做牡丹仙子的人,被称为六界第一美人,是不是确有其事?”
“对啊,确有其事。”
赵东来略一抬头,好奇的与冰柔对视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丝不解的意味。
“那牡丹仙子真的有那么美吗?”
“当然。”
并没有丝毫的犹豫,赵东来当场便点头回应:“牡丹仙子之美,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形容来的。”
“我在凡间的长安城也见许多长相姣好的女子,包括离开长安城之后,也遇到了许多大美人,但若是论相貌和气质,恐怕没有一个人能与牡丹仙子相提并论。”
“说她是六界第一美人,那是毫不夸张的。”
“我虽然只见过牡丹仙子一面,但她的容颜已经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永远都不可能消散。”
“但牡丹仙子最重要的还不仅仅是容貌而已,她的品行,她的谈吐,她的侠骨柔肠都是值得称道的地方。”
“哦……”
“她真有这么美?”
冰柔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嘀咕道:“那我与牡丹仙子相比,谁更漂亮一些呢?”
“这……”
其实赵东来就算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肯定是牡丹仙子更美啊,在六界之中能够与牡丹仙子在容貌上比美的人根本没有。
就算是南海的大龙女那么美那么高贵的女子,跟牡丹仙子一比也是差了一筹不止。
至于这魔界的冰柔公主,虽然说她也确实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但跟牡丹仙子相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过赵东来当然也不会说出如此伤人心的话来。
当下微微咧嘴一笑,朗声道:“其实冰柔公主也自有一股清华高贵在,与牡丹仙子可以说是平湖秋月,各有特色吧。”
“不过牡丹仙子的气质相对要好一些,所以总体来说,牡丹仙子略胜半筹,但也仅此而已。”
“真的吗?”
尽管在赵东来的口中,自己输给了牡丹仙子,但却也只是输了半筹给这个六界第一美人,似乎也没有那么不能接受。
当下开心的追问:“那么在你看来,我与妖界的公主谁更美一些呢?”
“妖界公主?”
这下可就真把赵东来给问住了,因为他根本没有见过妖界公主,对方长什么样子他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去比较呢。
赵东来尴尬的咧了咧嘴,苦笑道:“我没有见过妖界的公主,所以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但我相信你应该是不会输给妖界公主的。”
“嘿嘿。”
被赵东来这一吹捧,冰柔心中早就已经是满心欢喜了。
虽然说她在魔界早就已经听惯了各种益美之词,但如今听到赵东来的这些夸奖,她心中仍然是充满了得意之情。
“那……东来公子可曾婚配?”
略微一迟疑之后,冰柔公主一本正经的询问了起来,语气听着很是严肃,就连面色也沉静了几分,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不曾……”
赵东来愣了一愣,随即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逻辑语言,苦笑道:“我对于这些儿女情长暂时没有太多的想法,目前六界还没有平定,我自己的生活都是颠沛流离,哪里有什么心思去思考什么儿女情长呢。”
“不过在凡间倒是有一个女子时常与我形影不离,我对她的感觉也相当不错的……”
“她是谁?”
不等赵东来说完,冰柔已经有些生气的追问:“是哪个女子与你形影不离,我杀了她!”
“啊?”
“杀她?”
赵东来当场被吓了一跳,好一会儿的功夫,这才尴尬的回应:“她是我的好朋友陆灵雪,一只善良美丽的蝴蝶精。”
“虽然她的出身不如冰柔公主,但我想冰柔公主应该是杀不了她……”
“为什么?”
“她的修为很高吗?”
冰柔不以为然的仰了仰头,沉声道:“我冰柔好歹也有五千多年的修为,而且从小修习天魔剑诀,我的十个哥哥也未必打得过我,你那个蝴蝶精朋友,会是我的对手?”
“恐怕我动一动手指头,就能将她给碾压了!”
“这还真碾压不了!”
赵东来嘴角微微一扬,冷笑着回应:“我的好友叫做陆灵雪,是一只修行了七百年左右的蝴蝶精,她的道行确实不高,比不过冰柔公主。”
“但是她的功力却非常高,而且她还是吟霜仙子的传人,如今正在凡间修习吟霜剑诀。”
“我想冰柔公主的天魔剑诀定然也是极厉害的,但是与吟霜剑诀相比,恐怕是占不到任何便宜,毕竟吟霜仙子当年可是上古魔族公认的大杀星,就算是你父王也得怕她三分吧?”
“吟霜仙子如此厉害,她的传人又怎么可能是庸碌之辈呢?”
“所以公主不要开口闭口就打打杀杀哦,我与她只是至交好友罢了,并不是什么儿女情长,你不要想太多了。”
“她居然是吟霜仙子的传人?”
如此一来,冰柔公主的心中就更加多了几分醋意。
不过方才她说那番话,也只是想吓吓赵东来罢了,并不会真正的跑去杀人。
毕竟那陆灵雪和她无怨无仇。
只是现在得知对方是吟霜的后人,反倒是令她心中有些嫉妒了起来。
“公主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什么要事的话,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咱们还有事情要办。”
“哦……”
原本冰柔是打算陪赵东来一起守夜的,但是自从听闻了陆灵雪的事迹之后,她的心里已经有些苦涩不已。
当下略微点了点头,便独自一人回房休息去了。
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赵东来却是无奈苦笑一声,尴尬事情似乎又有一些失控了。
凭心而论,赵东来并不想招惹这个魔族公主,毕竟她的身份非同寻常,若是招惹了她,以后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大乱子来呢。
但是换而言之,如果不和她拉近关系的话,以后又怎么和魔君搞好关系呢?
这个冰柔公主既然是魔君最爱的女子,那么她说的话,肯定会也会爱到魔君的重视,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还是得想办法拉近与冰柔的关系,只是又要把握好一个度,这就比较难了。
待到冰柔一走,赵东来便独自坐在正厅之中阅读玄天九变的内容,倒也还算认真。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早早的就起床了,可能是昨天晚上休息得还算不错的原故,看起来大家的精神都相当不错,尤其东华上仙的气神,更是比之前要好得多了,可见那枚蛊灵丹确实是起了效果。
“东来,昨晚一夜没睡吗?”
见赵东来坐在客厅里打坐,东华上仙忍不住好奇询问起来。
“对。”
赵东来洒然一笑,点头道:“昨晚阅读了一晚的玄天九变,对于许多以前不懂的奥义,现在也有了一些新的理解。”
“上仙昨晚休息得还好吗?”
“也还不错。”
东华上仙洒然一笑,缓缓坐在赵东来旁边的椅子上,沉声道:“昨晚晚上服下了那枚丹药之后,确实感觉好了许多,如今基本上已经感受不到那条阴蛇蛊毒的存在了。”
“虽然说那只蛊毒肯定还是在我的心脏里面,但至少短时间内是不会复苏了,所以接下来我的法力可以完全的施展,这对于咱们取得五彩蟾蜍,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
“那太好了。”
赵东来闻言一喜,心知魔君确实没有骗大家,于是当场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今晚与魔君汇合之后,就劳烦上仙与魔君同行,你二人隐在暗处,随时帮我们监视那些追兵,同时也找机会把暗中对付魔君的黑手给揪出来。”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上仙也要时刻盯紧了魔君,不要让他耍什么花样。”
“毕竟咱们这一次的谈判太简单了,我总感觉事情不可能进展得如此顺利,尽管从魔君和冰柔公主的谈吐中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咱们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没问题。”
东华上仙略一点头,沉声道:“这件事情交给我便是,我肯定会把魔君给盯住,不给他任何耍小把戏的机会。”
“不过你们上路之后也要小心一点,这魔界危险重重,不小心走错一步可能就会有生命的危险。”
“放心吧……”
“东来哥哥,早上好。”
就在赵东来与东华上仙二人聊天之时,小人参精也来到了正厅之中,不过揉着一双朦胧的睡眼,似乎还没有睡够似的。
小人参精本来就还是一个小孩的心性,有些贪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以前他在桃源山的时候,那更是每天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睡觉,对于人参精来说,睡在泥巴里面吸收地气,那就是修行的一部分。
如今跟着赵东来东奔西走,其实他的这个习惯早就已经改变了许多,如今做得算是足够好了。
“早。”
赵东来伸手理了理小人参精那一头蓬乱的银发,不无关切的说:“今天白天你和青丝姐姐二人在家中好生吸收犼兽的内丹之力。”
“我和追月去一趟无忧城,等到快入夜的时候,我们就会回来。”
“你们在家里要注意安全,一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即与东华上仙商量,上仙会在家中给你们护法。”
“不行,我也要跟你去城里玩。”
一听赵东来要到繁华热闹的无忧城去,小人参精那爱凑热闹的性格顿时又暴发了。
当场不满的叫嚷:“我在这屋子里都快闷死了,这几天不断的修练,好生无趣,东来哥哥,你带我到城里去玩耍好吗,我保证绝对不会给你惹事。”
“不行。”
几乎没有半点的犹豫,赵东来当场摆了摆手,沉声道:“我们去城里不是玩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在出门之前,追月和赵东来又服下了那颗定息丹,如此一来,二人身上的气息完全被掩盖住,之后冰柔公主又加诸了一丝丝的魔气在赵东来和追月的体表,如此一来,二人身上便没有了人气和龙气,有的只是淡淡的魔气,看起来就算寻常修为不高的平民,完全没有任何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