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7l0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天網建築師-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看書-5w65x

天網建築師
小說推薦天網建築師
想和司凡玩土豪,他们还得修行一万年。
没办法,世界最土豪的人,舍司凡其谁,他现在只是站在这里就代表了财富啊,求婚成功,也就是后面的见家长环节,现在唯一的一点。
司凡根本就不用见家长,赵蒹葭现在和家里的关系非常的僵,不存在谈论结婚的问题,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太多的证明,只要两个人相爱,然后把牧师和相关的机构邀请来进行证婚,就全都解决了,他们就算是结婚了。
轻松简单快捷,按照司凡现在救世主的身份,要想做到这个事情很简单。
没办法,米国还是需要他拯救的,他的乌拉诺斯依旧需要发展,依旧是米国的未来。
真的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司凡的身份已经非常的重要,在求婚之后,李丹宁他们已经默默的离开了,美丽的晚餐,和自己的未婚妻一起吃,那感觉就绝对的不同。
没多久的时间,司凡居然先搞定了自己妹妹的婚礼,然后自己也解决了自己的女朋友,有时候他自己都感觉世界非常的奇妙。
甚至会有些怀疑,这是真的么?
偶尔的傻笑可能只是因为想到了自己婚礼的场景或者未来的某一个幸福的时刻。
所以司凡就像是傻了一样。
就在乌拉诺斯郊区的一座非常古典的城堡当中,司凡就这么傻乎乎的坐着,看着眼前的一个杯子,杯子里的咖啡一动没动,但是咖啡就有些凉了。
在这里可没什么人是,这里是司凡的新家,为了日后休闲度假的时候建设的,平时的时候也是对外开放的,主要接待餐饮、聚会、酒会之类的事情,租金真的不便宜,但是现在装修什么的都是新的,当然是司凡先来使用一段时间了。
至于直接给别人使用,别做梦了,司凡又不是慈善家。他当然要先享受了。
这一切都是必然的,在这个堡垒当中,已经有了即将结婚的喜悦,说是自己结婚,自己幸福,但是司凡他们的婚礼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得到的。
就是在乌拉诺斯的这个城堡当中,在最近一段时间全都是司凡的时间,他可以随意的娱乐了。
而赵蒹葭此时也在这里,两口子都在城堡可不是在享受美好的爱情。
而是无聊的工作。
赵蒹葭在旁边的一个小型的办公室当中,正在开着视频会议,同时参加会议的有几百个人,他们在会议中静静的看着赵蒹葭的演讲,每一句话都非常的标准,告诉他们未来的每一个发展方向。
赵蒹葭掌控的天网环境治理公司是真的是非常的忙碌,他们现在所要掌控的不仅仅是公司的建设,还要整个公司的管理和让新型材料的交易市场正常的运转,这就相当于两个国际大公司的运转了,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繁琐的工作,忙碌的事情简直不要太多。
她在这里开会,坐在位置上看着每一个细节,然后慢慢的开始一个个的问题解决。
这是她的工作,她非常的顺手,而另外的方向,司凡也是在工作,而不是休息,真的是非常的忙碌,因为在司凡这个方向,他们要做的事情好像价值没有天网环境治理公司的利润高。
但是天网环境治理公司已经上了正轨了,放在那自己发展就好了,一样不会有问题,但是现在司凡的公司不同,他现在的这个项目必须要自己亲自督促,不然很容易就夭折了。
“老板,真的要建设这么长的圈玻璃隧道?还要八排车位的?这每一公里的造价都是按照亿元计算的啊。”另外一个小办公室中,牟剑平和司凡说道。
司凡坐在这里看着一个模型,这模型是一个非常大模型,这个房间就是整个米国的模型,在这里其中的一个位置就是乌拉诺斯的城市,这个城市的模型非常的精致,但是在这个位置整体的造型非常的整齐,也是整个城市的造型。
只是非常小罢了,现在这个城市的造型当中有一个纤细的通道,一直从城市通往远方。
这个远方是在乌拉诺斯的南方,直接通往纽约,这个是真的远。
因为纽约的位置相对来说已经在南方了,在这个方向的位置空气净化比较容易,纽约因为司凡的着重净化,已经相对来说比较好了。
这条通道就是直接到纽约的。
牟剑平看着这个计划,眼神带着几分的恍惚,他几乎是咬着牙说话。
“老板,我们公司的经济实力确实已经可以建设这条通道了,产生的经济足以支撑这种级别的项目,但是这应该是国家做的事情,而不是我们个人,这个项目几十年的时间都未必能收回来成本,整个道路的真正受益者是纽约,是乌拉诺斯,唯独不是我们公司。”牟剑平的出发点很明确,这不是天网集团应该做的。
中间的距离是2100多公里,这么远的距离想要重新的是弄一个高速公路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何况要在上面覆盖高厚度玻璃隧道,那真的是非常昂贵的价格。
对牟剑平来说简直是无法承受的昂贵,可以开发多少的土地,可以开发多少的楼盘,如果投资到天网环境治理公司的话,那可以换太多的资源了,在全世界可以布置一个大型国家的所有的超级垃圾处理厂的资源了。
他们是真的心疼了,这里的所有高层都在沉默,真的不敢折腾,真的不瞎扯淡。
这东西几十年的时间根本就收不回成本,就是个无底洞。
人家国家的级别投资,那是为了盘活一些城市,但是这条道路不是,这条道路只是满足乌拉诺斯一个城市,还没人给道路买单。
就是司凡自己搞的,这就是瞎折腾啊。
司凡坐在这里,看着眼前的这个模型。
“做商人就是要追逐利润,但是还是要有追求的,我想要找到自己的追求,那就疯狂一次,继续不计成本一次,整个道路产生的城市利益应该能保本……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