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d8k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982、成交達人閲讀-k09s3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房间内,顾晨擦了擦鼻头,寒气让自己有些不适应。
现在刚入秋,虽然中午的江南市,依旧会有些小热的感觉,但也不至于开空调。
也难怪邹晓丽会对此非常警惕。
“没事,就是有点冷罢了,卢师姐检查好了吗?”顾晨问。
卢薇薇嗯道:“都检查好了,我刚才也已经通知了市局技术科,让他们过来把尸体运走。”
顾晨再次来到尸体旁,看着已经死去的女子,再看看身后的空调,心中不由产生疑惑。
“一个人怎么会好端端的窒息死亡呢?没道理啊?而且开着空调,就算是在空调开启中睡着,不冷吗?”
顾晨双手抱胸,也是寻思了片刻。
女子死于空调开启的房间,本身就很诡异。
空调是自己开的?还是另有他人?
尤其看着女子面部特征,和身上的许多特质发生变化,顾晨忽然眼睛一亮:“难道是……”
“顾师弟,高川枫他们马上过来。”
顾晨的思绪似乎已经稍有眉目,被卢薇薇一句话拉回现实。
顾晨暂时放下了刚才的想法,直接道:“让他们的人直接来三楼,先把尸体带回技术科检测室,我们想办法联系死者家属,问一问她周围的邻居。”
“嗯,这个交给我。”卢薇薇爽快答应。
……
……
10分钟后,高川枫带着市局技术科的人员赶到现场。
同样,当高川枫走进那件开着空调的房间时,第一时间也打了记哆嗦。
“我的天呐,这房间怎么还开空调?”
“对呀,为什么要开空调?我们也想知道啊。”卢薇薇说。
高川枫缩了缩脖子,指着床上的女子道:“你们检查完了没?检查完了我直接带走。”
顾晨微微点头,示意可以。
毕竟,检查尸体特征的工作,原本是由市局技术科来完成。
当然有顾晨在,这项工作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他身上。
高川枫还省去不少时间,当然是乐此不疲。
将尸体轻轻放入装尸袋中,封口之后,由两名戴着口罩的警员慢慢抬出。
高川枫走到客厅,回头问顾晨:“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吗?”
“检测一下死亡时间,另外要注意,房间的空调一直是开着,可能会影响判断时间。”
“嗯。”高川枫微微点头,有些头大:“真是够要命的,可能要费不少时间,我先把尸体带回去,你通知家属。”
“可以。”顾晨表示同意。
高川枫离开后,顾晨找到王警官问:“王师兄,现场有没有其他发现?”
“奇怪呀。”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托着下巴沉思道:“这房间内,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或许是死者自己清理过吧?”
顾晨闻言,赶紧走到阳台处,将拖把拿在手里,交给袁莎莎:“小袁,你把这根拖把包裹一下,让高川枫一起带回去检查,看看上面还有没有其他人的指纹。”
“可以。”袁莎莎爽快接过拖把,赶紧走出房门,追着高川枫而去。
眼看王警官对现场也进行过搜查,却并没有发现,顾晨直接将目光收回到邹晓丽身上。
此刻的邹晓丽,依旧还在为闺蜜的去世而难过,擦过眼泪的纸巾也是散落一地。
顾晨随便找来一张凳子先坐下,将执法记录仪对准邹晓丽,问她:“邹小姐,你闺蜜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没有,她有什么异常举动啊?”邹晓丽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也是不由分说道:
“我这个闺蜜一项很热心,工作能力也强,也是我师傅,之前对我帮助一直很大。”
“而且她经济独立,又很会打扮,气质上面在保险业务员中算是佼佼者。”
“那她有男朋友吗?”王警官问。
邹晓丽犹豫了几秒,这才坦诚说道:“之前交过一个,后来分了,现在一直一个人。”
“那她现在跟前男友还有联系吗?”卢薇薇也问。
邹晓丽摇头:“没联系了,前段时间我还听闺蜜说起过,说他前男友要结婚了,在另一个城市,她也是从其他朋友的朋友圈里知道的消息,所以应该是没联系吧?”
“没联系?”顾晨心生疑惑,环顾着偌大的套房,也是好奇问道:“那你闺蜜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邹晓丽默默点头:“她赚钱多,花费主要在租房上,她又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平时都一个人住在这里。”
“有时候,也会邀请我们这些闺蜜一起过来聚聚,做做晚餐什么的,一般就是这样。”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邹晓丽:“那这段时间,她有没有得罪过谁?”
“呃……”
顾晨问道这个话题时,邹晓丽忽然迟疑了一下。
“有还是没有?”顾晨又问。
“不太清楚。”邹晓丽摇了摇脑袋,有些憋屈着说道:“干我们这行,什么样的人都能碰见,要说平时得罪人也多,但最多就是业务上的纠纷罢了。”
“而且我闺蜜也是个特别看得开的人,别人跟她吵架,有时候她都懒得搭理。”
“有时候我还挺羡慕她的,可以没心没肺的活着,她老是跟我说,犯不着为一些屁事吵架,气坏了身子,还得花钱来保养,不值得。”
顾晨默默点头,又道:“也就是说,跟她有矛盾的,大多是一些在业务上有来往的人对吗?”
“可以这么说吧。”邹晓丽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如果非要给出一个答案,或许就是顾晨所说的这样。
顾晨随后又问了一些关于死者的其他情况,邹晓丽也都补充完整。
从邹晓丽这里,顾晨并没有找出具有杀人动机的人。
送走了邹晓丽,顾晨让卢薇薇将现场大门,用警戒线封锁。
来到楼下的时候,因为之前的动静闹得有些大,此时此刻,楼道周围站着不少看热闹的老头老太太。
见顾晨从单元楼内走出来,一名好奇的老太太,主动上前询问道:“这位警察同志,三楼到底什么情况?”
“有名女子死在床上。”顾晨说。
“他说有名女子死在床上。”这边顾晨话音刚落,老太太立马扭头跟身后的几人传话道。
另外几名老头老太太表情复杂,也是在讨论一番后,让刚才那名老太太过来问话。
“那警察同志,她是怎么死的啊?”
“窒息死亡。”顾晨说。
“他说是窒息死亡。”老太太再次扭过身,跟身后的同伴沟通起来。
顾晨也有些无语,心说明明大家都能听见,犯得着这么传话吗?
可后来发现有名老太太,要不断的低头侧耳才能听见,顾晨顿时也明白,可能是有个别老太太听力方面不太好。
见大家还想过来问话,顾晨索性走到她们当中,将在现场拍摄的死者照片拿给众人看:“你们可认识这个人?”
“呃,认识啊。”传话的老太太说:“她不就是三楼的住户吗?几个月前租到这边来的。”
见老太太认识,顾晨又道:“那她最近在小区里,有没有跟哪些人频繁接触过?”
“呃……”
老太太忽然又愣住了,她挠挠后脑,凑到同伴面前,复述了刚才顾晨的问话。
所有人面面相觑,有一名老大爷举起了右手。
“大爷,您说。”顾晨指向他,像点名的老师。
老大爷走上前,也是回忆着说道:“要说她跟谁接触多,这个我不好说。”
“不好说你跑来凑什么热闹啊?”传话老太太顿时不干了,感觉这不是给警察添堵吗?
老大爷摆摆手:“别急啊,总得让我把话说完吧?”
“行,您说。”顾晨赶紧阻止老太太打岔,继续问老大爷:“您知道些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嗯。”老大爷有些迟钝,想问题需要些时间,顾晨也不打岔,干等着。
几秒钟后,大爷这才回道:“之前她跟我们小区里不少人都发过名片,说自己是保险业务员,有空就经常跟我们聊天,拉家常之类的。”
“她告诉我们,买保险的很多好处,主要是有保障,像我孙子孙女的保险,都是我帮他们在她那买的。”
“那您也算是她的客户?”顾晨说。
老大爷点点头:“对呀,我是她的客户,而且这姑娘挺能说的,我们小区不少老人都在她这买过保险,而且平时见面也很有礼貌,有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在成交。”
“我敢说,这小区里我认识的老人,起码有一半在她那买过保险,而且还不止一份。”
“这么厉害?”闻言老大爷说辞,卢薇薇愣了愣神。
感觉之前只知道邹晓丽卖保险厉害,没想到她师傅更加如此。
住在一个小区几个月,就能把小区内大多数老人的保险订单给搞定。
老人当然主要买给自己的孩子和孙子辈,总希望后人能有所保障。
这样看来,卢薇薇甚至都怀疑她搬到小区来的目的。
比如几个月换个小区之类的,然后又在新小区发展人脉卖保险,这也不是不可能。
在不长的时间内,顾晨从老大爷这里也得到不少信息,总结起来,还真如卢薇薇所想的那样。
的确,死者阿美将小区里大多数有点积蓄的老人,都发展成了自己的客户。
也难怪邹晓丽说,闺蜜很少去公司,人家在小区里就各种成交,用得着去公司吗?
但是有个重点顾晨也注意到,那就是死者阿美跟大多数人相处都很好,没有存在所谓的矛盾。
唯一的一次闹得不愉快,还是一位老人的儿媳妇,嫌老人乱花钱,保险买重复了,要求退保。
但因为签订了合约,没法退保,为此死者阿美还专门买了一些小礼品作为补偿,送给老人的孙女。
可以说,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死者阿美是个社交达人,根本不存在与人发生矛盾的情况。
而且由于阿美在小区接触人也多,大家都没有发现最近的阿美,有什么特别异常的地方。
调查无果,顾晨只能通过邹晓丽,让她联系阿美远在外省的父母,让他们尽快赶到江南市。
之后顾晨才开车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起来到市局技术科。
……
……
此时此刻,检测室内。
高川枫也在一名见习法医的协助下,对尸体的具体情况做着记录。
见顾晨和刑侦队成员进来,见习法医也是立马的打起招呼:“您应该就是芙蓉分局最年轻的刑侦队队长顾晨吧?”
“你认识我?”顾晨看见习法医有些陌生,似乎也没见过的样子。
见习法医淡笑着说道:“我刚调到这里来没多久,你当然没见过我,但你在我们市局很出名,你的形象海报,经常做成我们警队的挂历,所以我认识你。”
“原来是这样?”
见习法医不说,顾晨还差点忘记,警队拿自己海报当挂历的事情。
但来这并不是听他拍马屁的,顾晨淡笑着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庄禾,你可以叫我小庄,我是高师兄的助手。”见习法医庄禾说。
卢薇薇一听,当时就笑出声道:“没想到高川枫也有助手了?”
“啧啧,怎么?你卢薇薇都当上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副组长了,我配个见习助理不过分吧?”
高川枫也是扭过头,不由分说道。
卢薇薇眼眸一怔:“哟呵!你都知道我当副组长的事情了?可以嘛。”
“不要小看我们的情报搜集能力。”高川枫说。
袁莎莎则淡笑着说道:“高师兄,那刘法医现在让你独立检测了?”
“那可不?”高川枫有些洋洋得意,指着身边的助理庄禾道:“看见没?要不怎么给我配个见习助理呢?”
“呵呵。”卢薇薇干笑两声,也是直接说道:“我说庄禾,以后多跟高法医学点真本事,可别学他这吹牛的毛病。”
“噗。”庄禾偷笑一声,赶紧点头:“知道了卢师姐,你们过来是为了这具尸体吧?”
“那可不?”卢薇薇走到阿美的尸体旁,扭头问高川枫:“你这检测结果怎么样?”
“难。”高川枫故作头疼,说道:“这尸体被发现的时候,空调一直开着,这外部因素影响有点大,不太好判断具体死亡时间。”
“所以如果是他杀,空调很有可能是凶手故意开启的,目的就是为了误导我们判断阿美的死亡时间。”顾晨刚才在现场就想说来着。
毕竟空调的开启,当然不是为了凉快这么简单。
虽然这几天,温度逐渐上升,中午还是挺热的,秋老虎的威力也有一些。
但不至于一直在房间开着。
顾晨的理解,当然跟死者有着莫大的联系。
按照顾晨的推测,死者房间开空调,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为了误导警方的判断。
“对。”也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高川枫也非常肯定的道:“这空调肯定有问题,至少对我们鉴定死者死亡时间有着很明显的误导。”
“如果不能断定具体的死亡时间,那岂不是挺麻烦?至少找凶手挺麻烦?”袁莎莎也是道出事情,这才是现在最头疼的问题。
也难怪高川枫在这愁眉苦脸。
顾晨取出一双干净的白手套,戴在双手之上,随后走到了摆放阿美尸体的检测台旁,开始在聚光灯的辅助下,进一步检查阿美身上的具体特征。
见习法医庄禾见状,干净抱着笔录本凑了过来。
王警官,卢薇薇和袁莎莎也紧跟其后。
大家围拢在顾晨周围,安静的看着顾晨检查。
顾晨在做大概观察后,也是摇了摇脑袋,认同高川枫的说法。
“阿美的尸体,从发现到现在,的确相隔了很长时间,而且又有空调的外部干扰。”
“此时的体温、尸僵和尸斑,也都无助于判定。”
“而且尸体温度每小时约下降摄氏0.8度左右,最后会降至与周围温度相等。”
“但我们在案发现场的温度约为20度,代表尸温在18个小时之后,便降至跟室温一样。”
“所以如果是他杀,这才是凶手的真正目的?”卢薇薇说。
顾晨默默点头:“可以这么理解吧。”
见习法医庄禾见状,赶紧将刚才顾晨的说辞记录在案。
可顾晨忽然又想起什么,扭头问高川枫:“对了高川枫,让你检测的拖把,有没有什么重要发现?”
“没什么重大发现。”高川枫从自己的座椅上下来,缓缓朝顾晨走来:“拖把的把手上,我们通过技术提取到指纹,但那都只是死者自己的指纹。”
“也就是说……打扫房间都是死者阿美自己完成的?”袁莎莎不由好奇。
“对。”顾晨也是微微点头,与庄禾解释道:“如果这些基础因素已经无法判断,那只有另一种方式。”
“是解刨对吗?”庄禾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