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nub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周仙吏 榮小榮-第44章 借題發揮看書-oncc0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有了充足的灵玉之后,李慕利用攒下来的三天休沐,在家中闭关修行。
某一刻,正盘膝坐在床上,闭目吸收灵玉的李慕,忽然睁开眼睛。
他感受到外面的阵法,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波动。
李慕打开门,看到梅大人站在外面。
他诧异问道:“梅姐姐,你怎么来了?”
梅大人开门见山的问道:“百川书院一事,是不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
李慕这三天都在闭关,还什么都不知道,问道:“百川书院发生了什么事情?”
梅大人疑惑道:“真的不是你?”
李慕道:“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梅大人诧异的看着他,最终道:“江哲一案之后,在这短短的三天时间里,百川书院在百姓中的声誉一落千丈,内卫调查之后,发现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推波助澜,难道不是你吗?”
李慕道:“我这三天一直在闭关,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难道不是陛下派人做的吗?”
梅大人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那会是谁?”
百川书院门口,并不处于繁华的主街,平日里没有多少人路过。
从三天前开始,从书院门口走过的路人就多了一些。
百姓们从百川书院门口走过,无不对书院投来鄙夷的眼神,甚至有人会趁着无人注意,暗自啐上一口,才快步离开。
李慕和梅大人站在远处,远远的看着这一幕。
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了李慕的预料。
江哲所犯的案子,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不应该发酵的这么快,能在三天之内,就发展到现在这一幕,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
这种事情,正常情况下,热度应该是逐日消减的,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有人买了热搜。
李慕想了想,问道:“会不会是其他书院,或是新党所为?”
百川书院虽然没有明着支持旧党,但书院的学子,以大周权贵为最,他们与旧党的联系,是密不可分的。
四大书院,除白鹿书院外,其他三大书院都是竞争关系,毕竟,朝廷空缺的官职有限,某个书院的名额多一些,其他书院的名额就少一些,谁也不想少的那个是自己。
百川书院亲近旧党,周家等新党之人,巴不得抓住他们的把柄,有着最明显的作案动机。
梅大人摇了摇头,说道:“那幕后之人非常谨慎,内卫查不到根源,连陛下以大神通推算,也没能推算出结果。”
她继续说道:“百川书院庇护江哲的行为,已经在神都引起了民怨,今天的早朝上,几位御史联合不少朝臣弹劾刑部和书院,陛下已经下令御史台再查此案。”
不管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李慕都要对他竖起大拇指。
看来有人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与其自己偷偷摸摸的动手,不如就让他们狗咬狗,倒是为女皇陛下省去了很多事情。
梅大人摇了摇头,说道:“差点儿忘了,我今天找你,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从怀里取出一块银色的腰牌,递给他,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内卫的一份子了。”
李慕看着刻着他名字的腰牌,大喜过望。
来神都这么久,为女皇操了这么多的心,他总算成功的混入了内卫,内卫是女皇的直属禁卫,只对女皇负责,这意味着他距离那条大腿,又近了一步。
梅大人继续说道:“除了内卫以外,你还有一件新差事。”
李慕问道:“什么差事?”
梅大人道:“陛下让你任殿中侍御史,于早朝之上,纠察百官。”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做官不是要书院出身吗?”
梅大人解释道:“御史台的官员,是朝廷从各郡选出的不畏强权,清正刚直之人,为避免御史结党营私,凡御史台官员,不能出身书院。”
和治国理政的能力相比,朝廷更加看重的,是御史的品性,出身越干净,性子越刚直,敢言其他官员不敢言,敢骂其他官员不敢骂的人,越适合做御史。
殿中侍御史,顾名思义,是在金殿之上办差的御史。
他们的工作,就是观察百官在上早朝的时候,有没有衣衫不整,偷懒瞌睡等失礼的行为,除此之外,也有权力对朝事发表一些自己的见解,但凡是能位列朝堂的官员,无论官阶大小,都有议论朝事的权力。
成为殿中侍御史,对李慕当下生活的影响微乎其微。
他还是神都衙的捕头,只是每次上朝,都得出现在殿上,站在大殿的角落里暗中观察。
李慕有些疑惑,问道:“陛下怎么会忽然让我当御史?”
梅大人道:“因为你不怕权贵,也不怕书院,敢直言进谏,陛下需要你在朝堂上直言。”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明白。”
百川书院。
一位老者指着陈副院长,生气道:“你糊涂啊,为了包庇一个有罪的学生,毁了书院的百年声誉,你们是要向全书院的历代先贤谢罪的……”
陈副院长也沉下脸,说道:“这本来只是一件小事,不可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那老者怒道:“你们若是能秉公做事,又怎么会被人抓住把柄?”
陈副院长道:“我想知道,是谁在背后设计我们,此事因神都令张春而起,我已经调查过了,那张春曾是万卷书院的学生,莫非这是万卷书院给我们设的局?”
那老者道:“此事并不重要,当今而言,重要的是如何挽回书院的声誉,此事连闭关中的院长都被惊动,院长大人已经下令,将江哲逐出书院,取消方博的教习资格,在朝堂之上,任何人都不允许为他们求情……”
陈副院长脸上浮现出懊悔之色,咬牙道:“知道了。”
紫薇殿。
三日之前,御史大夫奉女皇之命,调查江哲一案。
通过御史台三日的询问调查,终于将此案的由来查清。
江哲在妙音坊听曲时,在雅阁之内,对美貌的乐师起了色心,想要对她实施侵犯。
妙音坊的那名乐师不堪受辱,大声呼救,最终惊动其他乐师,闯入房中,制止了江哲,并不是如江哲所说,在对那乐师实施侵犯的过程中,自行悔悟。
而刑部之所以误判,是因为江哲在刑部受审之时,身上带着其师方博赠他的一件法宝,此法宝可以在被摄魂之时,保持清醒,从而误导刑部官员判案。
鉴于江哲犯下罪行之后,拒不坦白,且误导刑部,使得此案错判,在神都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依法从重处罚,判处江哲十年徒刑,废去他全身修为的同时,永不录用。
帘幕之后,女帝冰冷的问陈副院长道:“百川书院对此,可有异议?”
陈副院长低头说道:“方博和江哲师徒蒙蔽朝廷,蒙蔽书院,百川书院已经将江哲逐出书院,取消方博书院教习的资格,御史台依律判处,书院没有异议。”
女皇声音威严的说道:“江哲一事,影响恶劣,书院难辞其咎,今年百川书院学生的入仕名额,缩减一半。”
陈副院长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书院出了这种丑事,此刻他根本没有什么脸面再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