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7ac精彩絕倫的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542章 這是神蹟相伴-n2xog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两天后。
法国某个小城的一栋房屋里,约书亚关注着波士顿的新闻。
那栋‘吸血鬼之屋’被炸毁的事,有新闻报道出来,因为事后有人从废墟里找到了金块,将近500块金块……
“我主仁慈。”
约书亚低喃。
对,这一定是主给世人的赐福。
至于主是觉得惊扰了附近的人,给附近的人的补偿,还是因为得到他这个使徒,主高兴,对其他人的赐福,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赶紧为教会设计一个标志图。
而波士顿,他的主……
陷入了自闭状态。
……
酒店里,鹰取严男不时抬眼看看默默吃饭的池非迟。
两天了。
两天时间,老板居然一句话没说。
一开始他只以为自家老板是心情不好,也没当回事,不过整整两天,老板不跟他说话,不跟非赤说话,偶尔非墨过来,老板也只是默默去拿一个水果,一声不吭,甚至整天窝在酒店看书,没去找泽田弘树那孩子……
太不正常了!
池非迟静静吃着饭。
他这两天一想说话,脑海里就冒出约书亚‘主啊、主啊’的碎碎念。
跟宗教份子打交道太可怕了。
他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
等吃完饭,让人来收了餐具、送来热茶,鹰取严男终于忍不住开口,“老板……”
池非迟抬眼看着鹰取严男。
非赤抬眼看着鹰取严男。
“咳,”鹰取严男一汗,“有关于克利夫兰的事,已经差不多了……”
克利夫兰-汉弗莱已经有核心成员确认死亡。
没有掀起多大风浪,也没有任何报道。
甚至汉弗莱家压根就没打算举办个像样的葬礼,只是家族内部成员送葬就完了。
“他们当时报了警,警察去调查过,不过尸检结果是心脏骤停的猝死,”鹰取严男拿出手机上,调出一封邮件,“那家伙是个瘾君子,之前也没跟别人说会交易什么,保镖只知道他花重金买了一份文件,汉弗莱家认为他是在神志不清的时候,花1亿美金买了一份对于打击亚当斯家没多少用的账本,最后又倒霉地猝死了,所以根本不好意思宣扬,库拉索的邮件上还说,警局已经结案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并不意外。
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犯罪,要是柯南或者工藤优作这种人过去现场,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痕迹,他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别引起这类人的注意。
当时被警方判断为自然死亡,过上一段时间,痕迹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很难再调查出什么。
而就算查出这不是自然死亡,最多也就是锁定了跟克利夫兰-汉弗莱交易的人,仅凭两个保镖的证词,锁定鹰取严男的易容脸,还是昏暗光线下戴了墨镜的易容脸。
没别的痕迹,没证据……
犯案后留在现场、试图做不在场证明,才是最不明智的。
“还有,那天街道上突然有人持枪扫射人群、害我们死了两个外围成员的事,也调查清楚了,起因是银行一亿三千万美金抢劫的案子,”鹰取严男看着池非迟,对,就是他们搞出来的那起抢案,“因为涉案金额过大,有FBI在追查这个案子,他们去过Ds区,不过没查出有用的线索,之后又想调查炸药来源,顺便打击了几次黑市军火交易,结果惹怒了一个军火商,那天的枪击事件是那个军火商的报复,同时也是警告FBI不要断他们的生路,不然他们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池非迟端起杯子里的热茶,喝了一口。
当初选择Ds区域来扰乱视线,果然是对的。
鹰取严男见池非迟还是不吭声,又道,“老板,那一位说,您身体或者……情绪不对,就让我跟他汇报一声,您一直不说话,我是不是该发邮件去说一声?”
他早上就想发过邮件,不过他答应了池非迟,就算面对那一位,也以池非迟为先。
一面担心自己向那一位告状、让老板陷入某种不好的境地,一面又担心自己不说的话,老板自闭下去会出什么事……
太为难人了。
“我没事,只是想静静。”池非迟终于开口了,拿过一本书。
鹰取严男无奈,“好吧……”
一个下午,池非迟坐着,一边看书,一边喝了个下午茶,全程一句话没说。
鹰取严男:“老板,晚餐你想吃什么?”
池非迟:“……”
眼神的意思就是随便。
晚餐间。
鹰取严男:“老板,明天让人送中华料理来做晚餐,您看怎么样?”
池非迟点头,中华料理不错,这酒店还会做烤鸭。
吃完了饭,池非迟就带着非赤回了房间。
鹰取太吵了……
鹰取严男坐在客厅里,惆怅地点了支烟。
第三天快结束了,老板就说了一句话,电话也不往外打,邮件也不往外发。
这到底是怎么了?
……
回了房间,池非迟继续看书。
非赤趴在一旁打哈欠。
主人说了想静静,那就大家一起想静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非赤打了个盹,清醒过来,抬眼一看。
主人还在看书……
等等!
“主人,你的眼睛……”
“怎么了?”池非迟放下书,抬眼看向非赤,从非赤那圆圆的黑眼睛里,也隐约看到了自己左眼的变化,立刻起身走到卫生间,进门对着镜子查看。
他的左眼里,眼白不见了!
整只眼睛变成一片混沌的紫色,里面有一条黑色的线在游动,拉成一个圆,末端继续延伸,拉出一个五芒星……
非赤跟进洗手间,嗖一下蹿上洗手台,看着池非迟的左眼变化,期待问道,“主人,你是不是又要有新能力了?”
“可能是。”池非迟不确定。
自身发生一点奇奇怪怪的变化,他也不觉得大惊小怪,就是有些无奈。
三无外挂没说明书,改造他身体也不确定个时间。
还好,今天出现变化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房间,要是在他和琴酒谈事情的时候,眼睛突然开始变化……
那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镜子里,完全没有眼白的紫色左眼中,黑色线条的末端还在游走,一个倒过来的‘又’形成,又慢慢开始勾勒一个倒V图案……
死灵之门?
池非迟立刻想到了约书亚,刚想打电话过去问问约书亚那边发生了什么,结果发现……
好像不用了。
……
法国。
舒适的小屋里,约书亚趴在书桌前,在一张白纸上,认真勾勒完图案的最后一笔。
白纸上是一个紫色眼睛图案,眼睛里工整地画着一个死灵之门的图案。
开启死灵之门,他见到了主,得到了救赎,所以,他设计教会标志,就以主最特别的紫色眼睛做主体,再加上死灵之门的图案……
这个图他已经花了十多次,只有这次是画得最好的,好像还带着说不出的灵性,完美!
就在图案画好的时候,书桌前的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与图案相同的巨大紫色投影。
约书亚一惊,随即心里狂喜,下意识地站起身来。
他亲身经历,这不是什么骗术伎俩,而是真正的神迹!
眼睛投影所在的位置,传来熟悉的淡漠男声,“你在做什么?”
“主的信徒们应有自己的标志,我擅自设计了一个图案!”约书亚强忍着激动,正色回答。
而在他说话间,书上画出的图案突然开始移动,脱离了纸张,沿着桌面爬上约书亚的手臂,移动到心口前的衣服上,又慢慢隐下去。
约书亚低头,拉开衣服看了看,在他前心口的皮肤上,赫然印着他画出来的那个图案,心脏不争气地加速跳动起来。
这是神迹!
他,是神的使徒!
……
波士顿。
池非迟将约书亚房间里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
左眼变化带来的能力,似乎是‘望远镜’加‘传声筒’。
而右眼看到的,还是酒店洗手间的镜子。
两只眼睛一起看出去,会有种画面很错乱的感觉。
闭上右眼,只用左眼,只能看到约书亚那边的情况,感觉就要好得多。
这是只联系着左眼的一个能力。
他试图转动过视角,似乎只能面向约书亚,就算他在洗手间转了个方向,那边能看到的视角也没变。
整体能看到的角度,大概是180度。
转眼珠……
他左眼好像没眼珠可以转了!
至少,这种状态下的左眼,他完全没感受到眼珠的存在。
池非迟测试完,睁开双眼。
洗手间镜子、约书亚房间,两个不同画面同时清晰反馈到脑海中,混乱得难受。
不过,他接下来还要确认一下,看左眼能不能恢复原样。
如果不能恢复,就要想办法挡一下左眼,这只眼睛看起来一点都不科学,没有眼白,也够瘆人的。
在尝试前,池非迟先给约书亚打了个电话,确认约书亚那边出现了巨大的眼睛投影后,让约书亚用电脑或者手机下个UL软件,打开视频通话。
他这边关了摄像头和麦克风,只看约书亚那边的情况。
人站在镜子前,手机放在镜子下。
池非迟闭上左眼,右眼看到手机视频上,约书亚那边的眼睛投影还在。
如果两边存在‘能量沟通’,那可以判断——闭眼睛没用,能力还在持续。
试试‘心里默念法’?
‘关闭左眼能力……’
没用。
‘停止左眼能力……’
没用。
‘左眼恢复原样……’
没用。
‘取消左眼技能……’
没用。
难道要闭着左眼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