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2xm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547 好歹,人家是港商分享-eqq39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原本宽敞的院子里,里面坐了不少人了。
“咦,你们啥时候到的?”看着院子里的张建民几人,刘春来有些意外,“是从望山公社那边过来的?”
望山公社过来,要走不短的路程。
没有车,只能走路。
如果是从县城坐车上来,肯定会遇到刘春来的。
“对,刚好遇到望山公社的运猪船,就搭了过来。”张建民对于走了十多公里的路,倒是不在意。
这年头,也没到那种出门就坐车的程度。
“师爷没跟你一起?”刘春来没看到冯松涛。
那家伙在汉口,事情办得很是不错,刘春来专门拍了电报到那边让他回来一趟,主要是了解那边的情况。
未来有些布局,还是需要跟他商量一下的。
“没呢!你先招呼其他客人吧。”张建民说的时候,对着门口努力努嘴。
郑天佑进门了,站在门口,一脸复杂地打量着里面,在院子中寻找着某人。
“八祖祖没在里面,你先坐下,我去跟他沟通一下……”刘春来把刘九娃叫过来,让他去招呼郑天佑几人。
柯尔特跟爱丽丝几人,对这边已经非常熟悉了。
先来的金德福几人,看到郑天佑跟柯尔特他们,顿时笑着站了起来,张开双臂,也不管郑天佑乐意不乐意,直接给了他一个熊抱,“郑老板,没想到你也来了,早说咱们就一起啊,跟着你们,咱们也能坐上飞机,不用开车受这罪了……”
虽然改革开放已经好几年了,要坐飞机,没有介绍信,级别不够的,几乎没有太大的可能。
“真有机会,你敢去坐么?”
郑天佑从金德福的双臂中挣扎了出来,丝毫没给对方好脸色。
金德福是个什么货色,他比谁都清楚。
之前跟金德福有合作关系,但是在刘春来能给他带来高额利润的情况下,对方直接就把他们踢开,甚至也没给好脸色。
一点都不把他港商的身份当回事。
要不是后来从刘春来手里拿到了出口业务,估计金德福只会把他们往死里踩。
“嘿嘿,跟着港商,当然敢啊。”
金德福一脸笑容,不以为意。
做生意嘛,要是这点气都受不了,能做大?
要想当大爷,先学会当孙子。
金德福能白手起家,到现在短短几年积累上千万的身家,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以后有不少事情,还得指望郑天佑他们。
港商的身份啊。
“郑老板,请坐……”刘九娃给几人端了根板凳。
他并不在意双方的不和谐。
那不是刘春来该考虑的事情。
郑天佑是刘八爷儿子的事情,刘九娃也知道,所以对郑天佑热情了不少。
“金老板,你们怎么也来了?”柯尔特倒是有些诧异。
金德福是做国内服装批发的,跟他们的业务也不重合。
这次过来,主要是彩电厂奠基等事情。
刘春来应该是没有邀请对方的。
“来考察一下,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机会呗。在那边虽然条件更便利,内地因为投资的人少,能得到的优惠更多不是?”金德福自然不会说自己来这边是为了躲灾的。
刘大师都说了,他来考察投资环境嘛。
“你也准备在这边投资建厂?”柯尔特有些诧异。
刘春来究竟有多少项目?
金德福那么精明的人,准备投资什么?
这倒是让张建民跟郑勇两人受到了冷落,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聊啥。
虽然都是认识的。
可人家说的是白话。
“你们先聊着,我们出去看看……”张建民起身向外面走去。
也不知道刘春来干啥去了。
此刻。
刘春来正在老刘家的祠堂里。
祠堂里这会儿也没有几个人,供奉祖宗牌位前面的供桌上点燃了一对手臂粗的蜡烛,三支小拇指粗的香升腾起袅袅的烟雾。
刘八爷坐在祠堂外面的台阶上,正在举着烟竿抽着烟。
“八祖祖,你在这里干啥子。”刘春来从刘九娃那里知道老爷子从早上就到了这边。
有些不解。
“他来了?”刘八爷抬起头,问刘春来。
刘春来一愣。
老头子问的他是谁?
旋即想到了郑天佑。
点头说道,“嗯。”
旋即,也坐在了一边。
他知道老头子心中的想法。
“八祖祖,现在都已经改革开放了,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去坚持。虽然说他们的母亲不是咱们一个民族的,可那也是咱们老刘家的人……”
刘八爷吧唧着烟,也不吭声。
浑浊的眼睛里看着祠堂的大门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八祖祖,郑天佑可能一时间难以接受……”刘春来一边说,一边盯着刘八爷的反应。
这父子两还真奇怪。
双方都不想相认。
哪怕他在山顶上开解了郑天佑,对方也没有改变态度。
柯尔特已经证实了郑天佑是刘八爷的儿子,而且郑天佑自己也知道刘八爷是他爹。
之前找了很久,可到了现在,不想相认。
“毕竟,从小没爹……一时间也是难以接受的,之前他们来山城,也是为了找你……我觉得,即使不相认,仅仅是他们投资彩电厂,帮着我们老刘家,也不应该冷落……”
刘春来知道郑天佑的想法。
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刘八爷的态度。
父子即使不相认,至少,也不能成为仇人的。
“知道了。走吧,回去。”刘八爷在台阶的石头边上磕了磕烟竿,把烟斗里剩下的叶子烟给磕了出来,随后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刘春来急忙跟上。
院子里,已经有了不少人。
让刘春来没想到的是,周蓉居然也来了。
“外公……”周蓉看着刘八爷来了,大方地叫着。
刘八爷认了她。
还要给她一块金砖呢,只不过,现在还在这宅子的地窖里。
郑天佑看着刘八爷进来,目光一直都在他身上,脸上表情不断变幻。
刘八爷也看着他。
知道内情的几人,都怕这两人干起来。
“欢迎诸位……”刘八爷先开了口。
这话,让刘春来松了一口气。
郑天佑也没发作,甚至,还长出了一口气。
“老爷子,我姓金……”金德福一看到这老爷子,头发胡子都白了,穿着青布长衫,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顿时就主动凑上去,一脸笑容地介绍自己。
在他看来,这绝对是比刘春来还厉害的大师。
“九哥,你给大家介绍一下吧。金老板不是带了两个粤菜的大厨嘛……”刘春来知道金德福的心思,并没有给刘八爷介绍金德福。
这话一出,金德福顿时一脸幽怨。
他自己则是借口有点事情要出门。
他需要跟严劲松等人商量从金德福兜里把钱给掏出来。
如此一来,就能解决公社修建工业园区的资金缺口,也算是帮着县里拉来了投资。
也不管刘八爷如何跟郑天佑等人沟通,刘春来直接就往大队部而去。
路修通了,这两天天公作美,没有下雨,可以直接开车往还在一队的大队部而去,刘春来自然不会让自己双腿受罪,好几辆车停在旁边,自然要开车过去。
到了垭口,就发现一群人正在往燕山寺的方向而去。
老爹刘福旺带着一众干部往山上去。
“大队长,你这是去哪里?”
瘦猴得了刘支书的吩咐,跑到垭口上拦住了刘春来的车。
“我爹跟严书记他们往山上去了?”一看到这货,刘春来直接问他。
也不问他为什么没有跟着老娘去垦荒,为种植小麦做准备啥的。
“严书记他们跟支书一起,上燕山寺去检查各种情况,下午四点,供电所就要开始尝试通电,如果不出意外,今晚上我们整个大队所有安装了电灯的家庭,就能不用点煤油灯了……”
瘦猴一脸嘚瑟。
各队的变电站都已经修建好了。
今天下午就能开始试着通电,如果有问题,马上解决。
同样,今天也会开始测试提灌站几个分级的抽水站的情况。
现在刘福旺等人就是准备从上面的蓄水池开始往下检查。
“那行,我去找我爹。”
听到严劲松他们都在,刘春来也就省得多跑了。
车子就停在垭口上,反正这里空间足够大,就是不关车窗都没啥。
没人会来乱动。
“这蓄水池,还是应该提前把水蓄上……”
严劲松看着下面庞大的水库,有些蛋疼。
水库的占地面积不小,而且中间最深的地方,在蓄水后,水位应该会超过十米。
靠着老天爷下雨的这点水,在山顶上,很难满足水库的功能。
最大的水源,依然是下面的河流。
“蓄水不急,反正点麦子还有几天,今年点麦子,我们的灌溉水源不会少……”刘福旺一脸自豪地说道,“所以,也就不需要早这么一两天。”
刘支书这会儿心情很好。
这个工程,搞了几十年。
最多再等十来个小时,这边就可以开始从河里往上抽水了。
“真不打算提前?我觉得下午送电来后,就可以测试……”马文浩也希望能看到这山上的水池能提前蓄水。
已经国庆了。
点麦子没有几天了。
一旦下面的提灌站出现问题,水池的蓄水不足,今年点麦子又没有足够的水源。
“你来干啥?不是陪着港商跟投资商吗?”刘福旺没有回答马文浩,看着刘春来气喘吁吁地上来,有些诧异。
提灌站的事情,刘春来都是不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