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p3f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284章繼續肛推薦-2yycp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84章
韦浩和李世民他们坐在这里聊天,而那些大臣们,现在正在一些空房子里面坐着,他们已经脱掉了衣服,刚刚让下人水洗干净了,就是晾晒在外面,好在现在天气热的,他们穿的也是丝绸,只要拧干了,很快就会干。
“诶,这次弹劾的,让咱们自己遭罪了!”一个大臣感叹的说道。
“哼!”魏征听到了,冷哼了一声,现在李世民他们和韦浩在一起,唯独没有自己的份,其他来了的国公,都去了,就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太不尊重自己了,
而其他的大臣倒是没感觉到什么,毕竟魏征可是刚刚弹劾了韦浩,现在李世民要劝韦浩,如果让魏征过去了,还怎么劝。
“不过,这里的房子,老夫感觉还是修的很奢侈,老夫家的下人,都没有住这样好的房子,你求你这样的房子,多好,我们府上,也就是主院是这样的砖坊,其他的房子,也是土砖的!”一个大臣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就是,铁坊这边花费才19万贯钱,而建设这些房子,就花费了10万贯钱,其中有一半,估计都是给了韦浩的砖坊!”另外一个大臣开口说道。
“你知道吗,现在砖坊那边,一天的产量达到了40万块砖,40万,一天就是400贯钱,一个月1万多贯钱,而瓦片就更多了,听说瓦片一个月的利润达到了两万贯钱,这个可不是小钱啊!韦浩为何能够发财,我看,就是转移钱财!韦浩此事不说清楚不行!”旁边一个大臣也是开口喊道。
“这个,话是这么说,但是,韦浩可不是靠这个赚钱的,你们也不要太这样了,韦浩还能缺这点钱?”旁边一个大臣看不下去了,看着他们说道。
“这点钱,你知道有多少钱吗?”一些大臣着急了,马上喊道。
“这里面一年几万贯钱分给他,这个可不是小钱,还有,他韦浩是有钱不假,但是这个事情,就是洗脱不了嫌疑,这个事情就是要让监察院去查!”一个大臣坐在那里,非常不满的喊道。
“我说你们?干嘛盯着韦浩不放,一年几万贯钱,你们瞧不起谁呢?韦浩随便一个生意,一年的利润不要几万贯钱的?真是的,就这样的,韦浩还要贪腐,你们难道没有去过砖坊那边吗?现在那边的砖还不够卖的,你们家没有买吗?你们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吗?眼红就眼红,何必这样说呢?”韦挺此刻看不下去了,对着那些大臣喊道,
现在他可是知道,韦浩和世家合作的那个砖坊,上个月就开始盈利了,不但收回了家族投入的成本,听说还小赚了一笔,按照现在族长的估算,一年分给韦家的利润,不会低于8万贯钱,之前损失的那些钱,一下就全部回来,
而且现在韦浩那个面粉和大米的生意,还没有启动,一旦启动了,韦家也是有份的,到时候韦家根本就不会缺钱,族长还估计说,下个月中旬,家族和给那些为官的知道分一些轰,预计每家能够分红100贯钱左右,这个就很好了,现在他们可是没有任何其他收入来源的。
“你是韦浩的族兄,你当然替他说话!”一个大臣看着韦挺喊道。
“咱们就事论事,而不是说什么关系,韦浩哪项生意会亏本,就这里,也是一年能够回本,甚至还不需要一年,解决了多少事情?你们天天坐在家里,来弹劾那些干事实的官员,你们不感觉脸红吗?”韦挺气不过,指着那些大臣喊道。
“韦挺,你给老夫说清楚了,谁天天坐在家里,谁不是为了朝堂办事的?难道你不是天天坐在家里?韦挺,此事,你要是说清楚,老夫一定要弹劾你!”那个官员听到了,气愤的站起来,指着韦挺说道。
“对,韦挺说清楚,不说清楚,老夫这一关可不是那么好过的,什么叫天天坐在家里?”其他的大臣也是纷纷指责着韦挺。
“我说错了吗?你们干了什么具体的事情,对百姓对朝堂有利的事情,韦浩做了那些事情,你们都当做没有看到,现在你们用的纸张,你们吃的盐,还有以后你们用的铁,可都是韦浩弄的,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吃完了就抹嘴骂娘!”韦挺也不客气,他也不怕,
如果是一年前,自己肯定是不敢和他们这样说话的,但是现在,自己的族弟是国公,而且还是最受宠的国公,韦家之前因为民部被抓的官员,现在都出来了,其中韦沉还官复原职了,另外两个,现在还在等着机会,他们的位置现在没了,但是还是官员之身,只是现在没有空缺,一旦有空缺,他们就能够不补上去。
“韦挺,他做的那些事情我们没有不承认,但是这个房子,该建设吗?啊,给那些工人住这么好的地方,朝堂的钱,不是这么花钱的,现在修直道都没有那么多钱,他韦浩凭什么给那些工人住这么好的房子?”这个时候,魏征坐在那里,盯着韦挺说道。
“凭什么?凭他们能给朝堂赚钱,凭他们能够弄出铁来,是朝堂急需的铁,就凭这个,不可吗?”韦挺也不惧他,直接顶了回去,
而韦沉此刻也是远远的站着,今天他们就是跟随过来看看的,现在都是站在外面,都没有资格坐进去,现在听到韦挺和那些大臣吵,韦沉感觉这样不行,这样的话,韦挺可能会吃亏,而且还要出事情,
考虑了一下,韦沉就离开了这个小院,前往韦浩那边,到了韦浩这边,他发现自己根本就过不去,守在这里的,都是陛下的身边的人。
“李都尉,李都尉,我是韦浩的族兄,我叫韦沉,麻烦你能不能喊韦浩一声,我有要紧的事情找他!”韦沉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李德謇,马上轻声的招呼说着,
李德謇一看是他,认识,也知道他是韦浩的族兄,就走了过来:“怎么了?”
“你能不能进去告诉韦浩一声,就说现在韦挺和那些大臣们炒作一团,能不能让韦浩过去一下,或者说,让韦浩喊韦挺到这边来?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韦沉对着李德謇小声的说着。
这个时候李德謇警惕的看着韦沉,接着开口说道:“你可不要惹事啊,陛下可是刚刚劝好了韦浩,如果这个时候韦浩发怒,到时候就难办了!”
“啊,不过,如果韦浩知道韦挺在那边被人欺负了,到时候岂不是要出更大的事情,李都尉,要不,你想想办法?”韦沉听到了,也是吃惊的看着李德謇,
李德謇此刻也是头疼了,这韦浩的性格太冲动了,如果不想到办法,等事情弄大了,确实是难办。
“嗯,行,交给我,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和陛下说一声!”李德謇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沉说道,
韦沉点了点头,接着李德謇就出去了,看到了李世民和韦浩他们在聊天,马上就站在韦浩后,对着李世民说道:“陛下,韦挺有事情求见,要不要见?”
说着李德謇还对着李世民使眼色,李世民一开始还是迷糊的看着李德謇,这眼色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还不能明说吗?韦浩此刻也是扭头看着李德謇,不过没有说什么,回头继续喝茶。
“嗯,那就让他过来吧!”李世民考虑了一下,先让他过来再说。
“那我让他在外面候着,你们聊完了,我就让他过来觐见?”李德謇继续说了起来,
李世民还是很迷惑的看着李德謇,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李德謇马上就出去了,派了一个校尉,跟着韦沉去,
韦挺此刻还在那边和那些大臣吵着呢,但是寡不敌众啊,不过韦挺确实是没怕,就是和他们争,要把事情说清楚,一些中立的大臣,还是支持韦挺的,但是他们不会发声,毕竟他们也不想得罪那些官员不是。
“韦挺,陛下召见你过去!”这个时候,那个校尉进来,对着韦挺说道,
韦挺此刻吵的正热闹呢,猛的听到这句话,还是愣住了,对着那些大臣冷哼了一声,就走了,到了外面,看到了韦沉也在。
“那个,你去韦浩院子那边等着,我刚刚怕你吃亏,就去找韦浩了,不过李德謇都尉没让我过去,说是好不容易劝好了韦浩,不让我去韦浩那边说,不过,他想到了办法,就是叫你过去,就在外面候着就好了!”韦沉过来对着韦挺说道。
“你没事去麻烦韦浩干嘛?”韦挺嘴巴里面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感激的,最起码,这个事情,要让韦浩知道不是?
“不是怕你吃亏吗?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人,完全对付不了啊!”韦沉接着说道。
“嗯,走,你也跟我一块去吧,不和这些匹夫在一起,就知道攻击人什么事情也不做!”韦挺对着韦沉说道。
“好!”韦沉点了点头,毕竟以后升迁也是需要韦挺帮忙的,
两个人到了韦浩的小院后,就躲在阴凉处,他们现在可不敢进去。
“真不敢想,咱们这位族弟,现在是和那些国公爷们坐在一起,想当初,我可是没少操心我这个族弟,现在还要靠族弟帮忙,惭愧啊!”韦沉蹲在那里,看着客厅的方向,感慨的说道。
“别说你,刚刚和我吵架的那些人,谁不羡慕?甚至是嫉妒,毕竟,韦浩是国公爷,而且还这么有钱,他们不服气,我能不知道?”韦挺蹲在那里,继续说道。
这个时候,韦浩的一个亲兵弄来了一条长凳,往他们这边走来。
“两位,你们坐在这里,衣服什么的,还是脱掉吧,不嫌弃的话,换上我们的衣服!”来的人正是韦大山,他当然知道他们两个是韦家子弟,也知道韦沉和韦浩家的关系,岂能让他们两个蹲在这里!
“行,那个,他们什么时候出来啊?”韦沉开口问了起来。
“差不多了吧,就等吃饭了!”韦大山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那行,我们等等也可以!”韦挺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他们可不敢进去,里面都是国公大佬,
很快,就有人通知,饭菜好了,可以移步去食堂那边用膳了,李世民就招呼他们过去,而韦浩出来后,发现了韦挺和韦沉。
“嗯,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怎么不进去坐啊?”韦浩看到了他们两个都在,马上就问了起来,也不知道他们过来干嘛。
“那个,我们找陛下有点事情!”韦挺马上说道,他也不希望韦浩和那些文臣们有冲突。
“嗯,找朕什么事情?”李世民也问了起来,
韦挺此刻有点为难了,不过反应也快,马上开口说道:“陛下,还是先用膳再说吧,事情不着急。”
“嗯。那行那就一起过去!”李世民点了点头,对着他们说道,很快他们就到了食堂那边,
此刻,很多大臣的衣服还没有干,但是为了不光着膀子,只能穿着湿的衣服,那个难受啊。
韦浩看到了那些弹劾自己的文臣,尤其是看到了魏征,那是相当不爽的,不过,现在还是给李世民面子,主要是他们也没有招惹自己,如果招惹了自己,那就不放过他们,吃饭还是很平静的,那些文臣们看到了韦浩在,也不敢继续弹劾,
倒是魏征,此刻心里是很气愤的,但是吃饭的事情,不能说话,所以就想要等吃完饭再说,刚刚吃完饭,韦浩就想要陪着李世民前往自己住的地方,现在天气这么热,也没有办法马上出发,估计还是需要休息一会。
“陛下,臣要弹劾韦挺,此人攻讦大臣,诬陷臣等一天无所事事!”魏征看到了李世民放下了筷子,马上站起来开口说道。
“哦,弹劾韦挺,韦挺,为何这么说啊?”李世民听到了,马上就找韦挺,
此刻韦挺也是站了起来,心里则是骂着,自己好不容易躲开了他,他还要盯着自己不放。
“陛下,此事因为他们弹劾韦浩,臣就多说了几句,可能说话没注意,还请陛下处罚!”韦挺也不争辩,毕竟他也怕韦浩出事情。
“怕什么,说清楚了,怎么回事!”韦浩一听,和自己有关,马上就对着韦挺问着。
“这个,算了,还是不要说了!”韦挺还是苦笑的摆手说道,此刻,李世民也不希望韦挺说,自己可是刚刚才劝好韦浩的,可不希望出现岔子。
“说清楚了,陛下,韦挺此人横加指责我等大臣,实属不该,臣要他道歉!”魏征此刻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好,我道歉!”
“道个毛歉,来,说清楚了,怎么,你是瞧我们好欺负是吧?来,说清楚了!”韦浩一听韦挺说道歉,马上喊了起来,开什么玩笑,道歉?自己还没有找他算账了,他还说道歉,而其他的大臣,现在也是看着这边。
“好了,韦挺,给他道歉!”李世民心中是非常不悦的,不是对韦挺不悦,而是对魏征不悦,弹劾也不分场合?就一定要惹怒韦浩?
“是,臣道歉!”
“不许道歉,来,老匹夫,说清楚了,说你弹劾我的事情,说清楚!韦挺的事情先放一边,先说说你和我的事情!”韦浩哪能同意让韦挺道歉啊,开玩笑呢,让韦挺道歉,岂不是欺负自己,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做人了。
“老夫弹劾你给砖坊那边输送利益,这里完全不需要建设的这么好,一个砖坊,需要建设这么好吗?全部都是用青砖,就是很多国公家里,现在还有土砖房,而这些工人,凭什么住青砖房?”魏征对着韦浩也是喊了起来。
“我输送利益?啊?卧槽你个大爷啊,你是侮辱我啊,这里面才买了多少砖瓦,就5万贯钱左右的砖瓦,我还需要输送利益?老子随便一个主意也不止赚这点钱?
还有,这里可是我大唐重要的铁坊,为了赶工期,必须要快,还有,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是没有良心啊,自私自利之徒,啊?工人凭什么就不能住青砖房?凭什么你就可以住青砖房?
来,有本事去外面和那些工人们说说?他们在这里累死累活的,为啥?真的是为了那些工钱啊?这么热的天,冬天这么冷,还要去挖矿,都是露天作业,凭什么人家就不能住青砖房,
父皇,如果你也认为他们不该住青砖房,那么这个钱,儿臣掏了,儿臣自认倒霉,反正也不会有下次了!”韦浩站在那里气的不行,
而此刻,在远处很多工人也是听到了这边吵架,都是围在那里看着,听着韦浩的话,他们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浩儿,父皇可没有这么说啊,父皇认为做的对!”李世民马上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刚刚说的话那就很严重了,可以说,韦浩已经到了非常愤怒的边缘了,如果这次没解决好,以后,韦浩是不会去为朝堂做任何事情的!
“哼,臣就是认为不应该,就是为了输送利益!请监察院查账!”魏征也很钢,马上拱手对着李世民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