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8tx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福運 ptt-第四百五十四章 老傳統和新觀念鑒賞-w9rdm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刘老三终究没能瞒住家里三个小子……
倒不是他主动暴露的,而是恰好有听闻消息的亲戚赶来,当着三个小子的面直接询问,事情再也隐瞒不住。
等将好心的亲戚劝走,刘大壮沉声道:“爹,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还有人敢强买强卖咱们家的糖果作坊?”
“你小子浑说什么呢?”
刘老三脸一垮,有气无力提点道:“咱们家又没有什么厉害的亲戚,那些有能力的家伙想要强买强卖,咱们又能如何?”
“爹,是谁想要强买强卖咱们家的糖果作坊?”
刘大壮的脸色阴沉似水,双手紧紧攥拳手臂青筋根根爆起。
“告诉你小子又能如何?”
刘老三有气无力道:“难不成,你小子还敢胡来不成?”
“爹,你就说说是谁么,我们兄弟也好心中有数!”
旁边的刘二壮开口道:“总不成,我们哥三什么都不知道吧,以后要是遇到了不小心结怨怎么办?”
“说得也是!”
刘老三苦笑道:“还不是县城的张大户,听说可是个厉害角色,和官府衙门的关系亲密得很!”
说话的功夫,他却没看到自家三个小子松口气的神色。
刘家三兄弟确实松了口气,只要知晓想要强买强卖的,不是梁山本寨的人就成。
转念一向有些好笑……
梁山本寨的产业庞大无比,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家里那点子产业?
说实话,若非糖果乃是畅销商品,以他家的作坊制作出来的糖果,只能算是最低等档次的存在。
他们可是在本寨,见过也吃过中高档糖果,还参观过本寨的工坊,比起家里的作坊强到天上去了。
可以说,他们家里的作坊,其实早就落伍了。
按照本寨那边的说法,就是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想要模仿实在太过简单。
一旦模仿者多了,销售利润自然会逐渐下降,最后到了一个十分微利,只能赚辛苦钱的地步。
除非,刘家的糖果作坊,能有外头没有的糖果制作配方,可这样的东西刘家怎么可能拥有?
所以,本寨的人不太可能看得上刘家的糖果作坊。
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知道本寨派驻的人手中,有没有利欲熏心的害群之马?
现在知晓想要强取豪夺的不是本寨人手,正在本寨中等学堂和高等学堂读书的刘家三兄弟,顿时有了底气。
“县城的张大户?”
刘大壮好奇道:“这样的存在,不是都缩在城里,不敢轻易出头的么?”
开玩笑,他们在学堂可不止学习技艺,同样也会学习本寨的规章制度,还有一些实例。
若是没记错的话,在本寨发起水泊周围农村改造计划的时候,所谓的地主乡绅,以及大户们都受到了重创。
他们手里掌握的大量土地被强行出售,在乡村的根基基本上被挖得干净。
在本寨的威慑下,他们只敢龟缩在城里瑟瑟发抖,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更别说把手伸出城外了,这跟找死没啥区别。
“你小子知道什么?”
刘老三不屑道:“就算一时被压制,总不可能一世都被压制吧?”
他的思想还是老观念,认为大户人家的实力非同小可,根本就不是刘家这等小门小户能够比得上的。
刘大壮却没这样的想法,冷笑道:“爹,难道张大户就不怕引来本寨的强力打压么?”
“本寨?本寨的人大部分都去了燕云,张大户有官府做靠,有什么好怕的?”
刘老三下意识反驳,没好气道:“你小子老实点!”
“爹,你的意思是,那张大户之所以敢出头,是他以为本寨的实力大降,已经压制不住他了么?”
刘二壮抱着柔柔软软的小妹,好奇道:“张大户是怎么分析出来的?”
开玩笑,他们哥三全在本寨的学堂读书,自然清楚本寨的实力虽然有所削弱,却也不是郓城县一个区区的张大户,有资格小觑的。
“难道不是么?”
刘老三斥道:“世道就是如此,谁叫咱们家没有当官的强力亲戚,这次的亏……”
“咱们刘家不能吃!”
刘大壮斩钉截铁道:“爹,难道你就没向常驻村里的本寨先生求助么?”
“怎么求助?”
刘老三不满道:“本寨常驻先生,还敢和张大户对着干不成,你小子没发昏吧?”
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无奈道:“爹也知道这事憋屈,可为了以后的安宁还是忍忍吧!”
忍个屁!
若非说话的是他亲老子,刘大壮非得爆粗口不可。
“爹,您不知道!”
刘大壮苦笑道:“常驻村里的本寨先生,就有这样的责任,帮助村民解决来自官府的巧取豪夺!”
“还有这样的好事?”
刘老三一脸不信,摇头道:“跟官府和大户作对,这怎么可能?”
“爹忘了,梁山本寨是什么地方,又是怎么起势的?”
刘大壮苦笑,无奈道:“咱们东溪村,可是出了位托塔天王晁盖!”
刘老三这才反应过来,猛然抬头道:“你小子不提醒,爹都差点忘了,可梁山不是接受招安了么?”
至于晁盖,他提都没有提,这是个比较敏感的名字。
“爹,您不知道,梁山虽然接受招安了,可那只是跟随宋大头领的梁山人马,接受朝廷指挥!”
刘大壮解释道:“留守本寨的柴大都督,可不会在乎朝廷的命令,他现在可是占据了燕云之地,自建燕云大都督府,乃是天下有名的强藩!”
“柴大都督可不会把朝廷放在眼里,朝廷也没实力奈何得了柴大都督,本寨常驻村里的先生,都是柴大都督的手下,怎么可能在乎所谓的大户和官府?”
“那那那,要是张大户恼羞成怒,请动官府派遣官差衙役的话,那可如何是好?”
刘老三提出了新的问题:“总不可能,因为咱们刘家的这点小事,就和官府彻底闹翻吧?”
“爹,这是小事么?”
刘大壮不耐烦了,没好气道:“先不说官府的官差衙役根本就不敢出城,就是出城了咱们村子里的联防队,难道是纸糊的么?”
说着,没有继续和刘老三自己啰嗦,直接起身到:“爹,咱们这就去找常驻村里的本寨先生!”
“好,好吧,咱们就去试试!”
刘老三依旧犹豫不决,可一想到事关自家糖果作坊,不试试又心有不甘。
“大郎,我们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这时,抱着妹妹的刘二壮,还有正帮母亲添柴做饭的刘三壮,也齐齐望了过来。
“算了算了,二郎和三郎留下看家!”
不等刘老三发火,刘大壮便直接道:“这样的事情,有我和爹去说到清楚就成!”
叮嘱完,就和满心忐忑的刘老三一同出门……
“某还以为,你们不会来了呢!”
常驻东溪村的本寨先生姓程,见到刘老三和刘大壮父子过来,忍不住轻笑调侃道。
“程先生都知道了?”
刘大壮在本寨学堂学习,对于本寨的人手并没有多少畏惧,反而还有更多的亲切,也没客气直接反问。
“那是当然!”
程先生道:“这事,最近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某怎么可能没有听闻?”
“那先生您……”
“你是想问某,为何没有主动出面帮忙是吧?”
“正是如此,按说先生既然知晓了,应该主动出面才是!”
“你小子在本寨读书,应该听说过‘人自救,天助之’的话吧!”
“先生的意思是,只有我爹主动求上门,先生才会出手?”
“正是如此,你爹李老三可没有丝毫向望某求助的意思,某要是巴巴上去帮忙的话,怕是会适得其反!”
“可要是我爹一直没有向先生求助呢?”
“那某也只好说一声‘爱莫能助’了!”
“我明白了,本寨也不是开善堂的,就算帮人也有个限度,是不是这个理?”
“不愧是在本寨读书的小子,见识还真是可以!”
刘大壮有些不好意思,倒也没觉得程先生的做法冷血不近人情,大家又不是亲戚,人家凭什么主动帮忙?
怪只怪,自家老爹还是老思想老传统,遇到事情了还是老办法,只知道寻求宿老和保正帮忙,置常驻村里的本寨先生为无物,人家凭什么主动出手?
见自家老爹依旧满眼茫然,显然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刘大壮也是无奈,只得继续问道:“若是我家的糖果作坊被县城张大户抢走,先生会有什么举动?”
“反手将张大户拍死,然后将糖果作坊充公发卖!”
程先生的语气平淡无波,说出的话也是冷酷无情,可偏偏刘大壮能够理解,旁边的刘老三不能理解。
“怎么能这样,那是我家的产业!”
刘老三小声嘟囔,显然对程先生的处置十分不满。
程先生也不生气,悠然道:“真到了那时,糖果作坊已经不算是刘家的了!”
刘老三瞠目结舌,自然是不服气的。
倒是刘大壮很是认同,他家的糖果作坊若是经过了张大户的手,自然就算不得刘家的了,不过糖果作坊之前是如何丢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