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52x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市井之徒討論-第1322章 預判錯了閲讀-r3265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不怪所有人都不看好,实在是因为这种反击策略太过肤浅,与小孩打架你给我一拳,我踹你一脚没有任何区别,都属于表面范畴,按照正常思路,最起码要与光阴会的策略同步,在做空的同时伴随各种利空消息,煽动跟风盘、投机者、以及现/货和期货对冲规避风险的投资者,这样才能用最小代价获取最大筹码。
当下这种做法实在难以登上大雅之堂。
只不过…
光阴会却非常看好,尚扬做的越是肤浅,他们越兴奋,无外乎,这场战争是证明一个人能力的最好试金石,尚扬没有太过出奇的策略,就说明这个人脑子不够,越是脑子不够,越是要让他当上家主…
众人坐在屏幕前,召开视频会议。
“情况摆在眼前,尚扬的反击证明我们的策略没错,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拉升,足以说明这个人出事能力并不出奇…”王天啸义正言辞开口。
前方屏幕中所有人都面带笑容,非常同意这个观点。
“至少目前看来,尚扬当上尚家家主,对我们的后续发展有很大裨益…”
“根据消息得知,尚家内部很震惊,并且已经产生不同声音,试图要把他从黄金掌控者的位置拉下去…”
“越是有不同声音,我们越要帮助,不如…也在暗中偷偷拉升?”
这些人纷纷议论。
王天啸听他们说,并没着急附和,由于做空黄金是利用“消息”所以实际投入并不多,损失分摊到十三个人身上,变得微不足道,即使有些损失也无所谓,毕竟要的是长远发展,不能以当下利益计较得失。
见所有人都发言完毕,终于道:“放空、甚至暗中拉升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我们可以集中力量针对原油市场和金融市场,进一步让尚丸和尚垠难做…”
“同意…”
“支持…”
又一轮表态过后,光阴会的态度更加明确,坚决放纵尚扬,集中全力打击尚垠和尚丸。
……
“嘭”
与此同时,尚垠也赶到尚扬酒店,很粗暴,拿到房卡之后一脚把门踹开,完全是情绪使然,这个家伙竟然敢三番两次挂断电话,知不知道自己是他老子?
“尚…尚叔叔?”
陈语童听到声音从书房走出来,看到尚垠,定在原地。
“让开!”
尚垠前所未有的狰狞,以前对待小丫头从来都是和颜悦色,而今也变的粗俗,从她身边路过,冲进书房,见尚扬还坐在电脑前悠闲的吸着烟,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暴躁道:“小瘪犊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计算过一旦光阴会反击,尚家将会损失多少么?后果你负担的起么?”
之前价格下跌,只会损失黄金本身的贬值,而现在下跌,还要损失拉升的资金!
尚扬脸色一黑,确实没想到他竟然能找过来。
粗鄙道:“老爷子把黄金市场交给我,怎么应对是我的问题,与你无关,还有,以后/进来请先敲门,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尚垠一愣。
倒不是没想过尚扬敢这么说话,而是没想到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错,咬咬牙,挽起袖子:“老子真后悔从小没狠狠打你,让你无法无天,给我出来!”
尚天敢反驳?
吓死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就他,没打过,所以…顽皮!
“尚叔叔…”陈语童见尚垠真要动手,站在门口的李青山当成什么都没看见,也不打算阻拦,迅速跑过来挡在身前:“您先别激动,尚扬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而且他身上还有伤没好,很容易复发…”
伤,指的是肝切除三分之二。
尚垠闻言情绪依然激动,不过脚步确实停下来,气鼓鼓道:“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黄金市场由我负责,你只需要吃喝拉撒,如果在米国水土不服,就滚回华夏,再敢轻举妄动,老子打断你狗腿!”
不全是为了自己,也意识到如果尚扬指挥不当,老爷子肯恩一起算账,到时候非常麻烦。
尚扬瞥了他一眼,没动,之所以没动是因为当下身体条件,确实不确定能不能打过他,否则…真的不介意试试,默不作声看向屏幕。
“唰”
就看黄金突然向上,又上升零点五个百分点,给他也吓了一跳,别看只是零点五个百分点,在如此巨量市场面前,衍生价值相当于一国首富资产…
可,自己明明只让拉升到水平线而已。
“你在看什么,说话!”尚垠声若惊雷。
尚扬疑惑抬手,指着屏幕:“光阴会反不反击我不知道,但现在,又有一股势力拉升,价格又涨了…绝对不是我拉升…”
就在他说话间,已经达到零点七个百分点。
“唰”
拦住尚垠的陈语童也猛然回头,满头问号,在两个寡头面前,还有人敢充当排头兵?不要命了?
“不可能!”
尚垠下意识开口,古人讲究一鼓作气,光阴的反击力度不是开玩笑的,在来的路上他都在一直看着盘口,时刻紧盯价格,一路上看到光阴会反击已经是给时间,现在应该反击,怎么可能继续上涨?
快步走过去,看到走势图,霎时间定在原地,迅速拿出自己手机,担心尚扬搞的虚拟软件,但看到上面的图像,脑中嗡嗡作响。
“怎么可能?”
陈语童不可思议开口:“没有理由上涨…”
尚扬字正腔圆:“事实胜于雄辩,价格确实上涨了,如果不出意外,是看到我的反击力度而心动,他们是跟风盘,要是我一点点拉升,他们很有可能不参与,就是看我太强势,所以进来…”
“放屁!”
尚垠粗暴打断:“这些跟风盘能是决定力量?光阴会还没反击而已,我告诉你,不允许轻举妄动!”
说话间,抬手薅住尚扬衣服:“滚一边去!”
尚扬被他硬生生抓起来,也是没反击,温顺站在一边。
尚垠坐在位置上,盯着走势图道:“如果不出意外,就是一些游资投机者,他们见情况不对,会第一时间丢弃筹码逃跑,短暂的上涨并不能…厄”
走势图又向上,一举涨了零点三个百分点,他的话也被打断。
“又涨了…这些游资很厉害!”尚扬不紧不慢开口。
尚垠老脸一红,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非常纳闷,光阴会怎么还不反击?拖的时间越久,跟风的人越多,到时候他们再想拉下来,需要付出的代价更大…
硬着头皮道:“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
“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别着急…”
尚丸几乎与尚垠同时开口,说的话也一模一样,内心想法更是惊人吻合,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光阴会还在等什么?
这种事讲究一个趋势,一旦趋势确立,问题就复杂了。
“我猜,光阴会是想玩把大的!”魏东来心里也想明白,可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光阴会不可能放弃攻击尚家的主战场,又似笑非笑道:“只要光阴会出手,相信价格会直线下跌,到时候,可就有好戏看了…”
尚丸向后一靠,不再紧盯盘口,点点头道:“光阴会向来如此,喜欢搞突然袭击,如果不出意外,现在正在准备,下一秒…或者下个十分钟,就会反击!”
“正解!”
两人相视一笑。
继续一边聊天,一边随意看着盘面。
时间快速走过。
一分钟,没反击。
十分钟,没反击。
一个小时,没有任何动静。
两个小时,让人缓缓向上,没遭遇任何阻拦…
等到第两个半小时,到了收盘时间,黄金是二十四小时全球交易,一个市场的收盘,就是另一个市场的开盘,还存在全世界几大市场同时交易,只是目前…同时开盘的几个市场,全都是平稳向上…
“这,怎么回事?光阴会的反击呢?”尚垠不希望反击,更知道不反击不现实,可现在,确实很平稳。
“怎么能拖到开盘?光阴会的人睡着了?”尚丸满头雾水,内心万马奔腾。
旁边的魏东来看着走势倒吸一口凉气,按照趋势,用不上两天,光阴会之前的投入都会化为乌有,十三个人,难道一个清醒的都没有,怎么可能容忍价格继续向上。
僵硬道:“我估算,光阴会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尚丸道:“应该是!”
尚垠道:“你别得意,光阴会只是还没反击而已,一旦反击,力度会是空前,到时候我会处理…”
他话音刚落。
“叮铃铃”
他电话响起,顺手放在耳边。
就听电话那边道:“刚刚原油集团宣布之前勘探到的海上油田,开采难度超过预期,准备延期开采,原油价格…又涨了!”
尚家不能宣布减产,是因为光阴会勘探到金矿,而原油,尚家手里没有,光阴会可以为所欲为。
“厄…”尚垠一时语塞,一天时间都在盯着黄金,忽略自己还有原油要负责。
“老板!”电话那边的人突然开口,急促道:“光阴会在市场上大肆拉升原油,我们做空损失惨重!”
尚垠一头黑线。
与此同时。
“叮铃铃”
尚丸电话也响起。
“老板,米股高开,科技类即使宣布利空,也在拉升,市场目前涨了两个点,还在继续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