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uxd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李鴻天-第三百章   一劍陰陽劫,證道之韻味!【6000字,求月票!】推薦-8ja2k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烟尘滚滚如土龙咆哮。
南诏城的城楼……没了,沦为了一片废墟,一个巨大的掌印横亘盖压大地,深深凹陷,天地塌陷,地裂山崩。
罗鸿白衣如雪,不染尘埃,伫立在其中,有无形的气流,似是被罗鸿身上的意蕴所引导,竟是化作游鱼盘旋如旋涡,化作两极阴阳。
而天地,霎时陷入一片死寂。
不可置信,震惊,沉重的呼吸……交织成了一片。
一品,挡住了九境陆地仙的绝杀一击……
这怎么可能?!
刚才南离火可绝对没有留手,那恐怖的杀机,凝聚成实质的威压,让不少江湖客双腿发软,几乎要控制不住身形,从大树之上瘫软跌落,不少人哪怕只是看着,后背都被冷汗给浸湿。
陈天玄也是捏了一把汗。
九境……整个人间都没有几位这样的存在。
公子居然选择硬抗一击绝杀!
南诏城深处,南离火那高耸入云的伟岸身躯亦是微微一震,看着在他掌下存活的罗鸿,亦是有些不可置信。
他知道罗鸿能挡的住他这一掌,本不该惊讶,但是,他觉得罗鸿想要挡住他这一掌,必须要动用那神秘存在才可以。
然而……如今却并不是如此。
罗鸿只是凭借自身的修为,竟是硬挡住了他的攻伐。
一品……
挡住他九境绝杀一击?
妖孽?
不……这已经不能用妖孽来形容了。
罗鸿修为的增长速度,哪怕是南离火都感觉到惶恐,心头笼罩一片阴霾。
脸上更是浮现被羞辱的恼怒!
提升的太快了!
若是罗鸿此次不死,或许下一次见面,罗鸿便能够与他一战!
而深坑中。
南诏城完全消失,城楼之石,亦是被恐怖的力量给震碎做齑粉。
罗鸿魔剑拄地,微微吐出一口气,浑身的气息在沸腾,翻滚着,虽然他看上去一尘不染,但那实际上是自身无垢体的效用。
一剑生佛十八,抵挡九境绝杀一掌,最后一尊佛爆碎的刹那,罗鸿以剑挡一掌,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喷薄出了鲜血。
哪怕是五锻巅峰的肉身,都险些被恐怖的压力给压的爆碎。
而丹田中的黑金两仪,邪煞和圣人意志力量交织一起,犹如太极柔和,挡下了最恐怖的力量冲击。
虚浮的邪煞力量,在瞬间被罗鸿完全掌握。
果然,有压力才有动力。
面对九境,罗鸿还是感觉到了吃力,那是一种境界上的碾压。
罗鸿能战五境陆地仙,这已经是极限了,而挡下九境一掌,更是极限中的极限。
感受着体内像是真金经过百炼的邪煞力量,罗鸿嘴角上挑,颇为满意。
他一步迈出,不急不缓,踱步出深坑。
南诏城没了城门,城中的百姓,商贩,走卒皆是可以看到城外那尸横遍野,血海冲天……
一个个霎时失神。
南离火出手,他们还很兴奋,以为罗鸿将死。
结果,哪怕是南离火的一掌都杀不了罗鸿,再加上此刻城外的血海尸山,一个个南诏城中的邪修们,皆是惶恐不已。
虚空中,两位天人亦是挑眉。
“人间一品,挡九境攻伐……前所未闻,若是能置换此人血脉,怕是可得无上气运!”
两位天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中的兴奋。
不过,他们也是清楚,这样的妖孽,是不可能选择置换血脉的。
南离火于虚空中踏步,眼眸冰冷无比。
罗鸿挡下他一掌,越发让他杀机大盛。
不过,南离火却是也看出,罗鸿挡下他一掌……已然是强弩之末!
毕竟是一品。
南离火眼眸中杀机涌动,万丈虚影瞬间缩小,化作了南离火的真身。
下一刻,于虚空中猛的一跺。
他要杀罗鸿!
谁来都挡不住,哪怕是罗鸿背后的神秘存在出现,南离火今日也不会让罗鸿逃脱!
这儿是南疆,这儿是他南离火的主场!
轰隆!
随着南离火这么一踏,他脚下的宫阙一抖,仿佛要崩塌一般。
巨浪排空,空气都被踩踏的炸碎。
南离火的身形在空中爆掠而出,像是奔跑,幻化出无数的虚影,道道虚影连串在了一起,犹如一条人影锁链,自长空之上,犹如游蛇,横亘而下,直逼刚刚踏出深坑的罗鸿!
轰隆隆!
犹如天雷滚滚,穹天之上的血云瞬间被撕裂开来。
这是一位九境陆地仙,全力出手!
整个南诏,地动山摇,城池地面,砖石犹如倒灌,像是波浪般在南离火的气势下,起伏不休。
南诏大街之上,不少百姓,行商的身躯直接被南离火的气机给碾爆!
化作了迷蒙的血雾,而这些血雾滚滚融入南离火的肉身之中,化作了一道血腥至极的卷龙!
咚!
大地瞬间开裂,犹如地怒,张开如深渊般的裂痕。
“罗鸿!”
“挡住一击又如何?!”
“你与寡人之间的差距,有如天堑!”
南离火瞬息之间便出现在罗鸿的面前,背后九千里大道直冲穹天,似是漫入了遥望不可及之地,九朵道花更是降下恐怖的意志。
那精神波动,仿佛要将虚空凝滞。
压迫感,形如实质!
这瞬息的变化,亦是让所有人色变,陈天玄更是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的确,挡住一位九境攻伐,公子足以自傲,但是……也仅仅只是挡住啊,两者之间的差距,一如既往的巨大!
南离火似是真的燃烧起来一般,他一出手便是真正的杀机。
他的背后,一直蛊虫浮现而出,那蛊虫趴在南离火四散的发丝头顶,眼眸呈现幽蓝之色,幽蓝之中有点点白芒,像是黑夜中的星辰,深邃不可直视。
南疆十大邪蛊之一的……枭蛊!
那蛊虫张开嘴,喷洒出了漆黑如墨的液体,液体覆盖住南离火的身躯,霎时化作了乌黑之甲!
甲胄极尽张狂,覆盖南离火的肉身,让南离火的肉身力量暴涨,力拔山兮,一拳砸出,空气都炸出一个十丈宽的大洞!
罗鸿仿佛都陷入了恍惚之中。
这一拳,更是蕴含着冲击人心神的幻像之意!
这便是十大邪蛊之首的枭蛊!
南离火动用枭蛊了,这才是真正的杀招,枭蛊着身,南离火的力量,几乎要摸到半尊的门槛!
死亡的危机,瞬间笼罩罗鸿。
丹田中的圣人虚影警示不断。
告知罗鸿极大的危机正在靠近!
山岳压来,巨浪排空,天地在这一刻,宛若凝滞,南离火一拳,似是搬来大山数十,盖压罗鸿!
一拳之下,封锁了所有退路。
让罗鸿唯有迎击!
罗鸿眼眸一凝,白色长发齐齐后仰,被拳风给拂面,冲击的肌肤通红。
好强!
但是,罗鸿的血液不曾沉寂,反而不断的沸腾,五锻的肉身,此刻运转到极致,肉身之上都呈现了耀眼金芒!
罗鸿没有退!
运转万煞归一!
霎时!
城门被抹平之后,所露出的背后的尸山血海,以及尸山血海之后所站立的一道道邪影……
十几万的邪影军团于此刻伫立,有人,有蛊……
罗鸿魔剑握住,徐徐扬起,横握于身前!
“九境?!”
罗鸿邪君面具下的面容,变得愈发的邪异。
罗鸿长啸。
南离火的一拳砸破虚空,砸出空洞,恐怖的威压,像是要湮灭罗鸿的血肉,寂灭罗鸿的意志海!
罗鸿的意志海中。
被破下岗的邪神二哈顿时兴奋了起来!
感觉……要来活了!
“愚蠢的小罗,求祇吧!”
邪神二哈鼻孔放大,盯着那罗鸿盘坐在意志海中的意志分身,道。
然而,此刻的罗鸿却是闭目,根本不理会邪神二哈。
邪神二哈顿时怒了。
今日你对祇爱搭不理,他日,祇让你高攀不起!
他知道罗鸿还有一瓣邪莲,足以让邪神印记爆发一次强大力量。
罗鸿没有选择动用!
捏的死死的。
现实中。
地面被恐怖的力量给碾碎,无数的碎石,反重力般的浮沉而起,被恐怖劲气给震碎,震成无数的粉末,烟尘滚滚,如怒龙咆哮!
南离火附着着枭蛊之甲,这一击,必杀!
哪怕是远处的两尊天人,亦是摇了摇头。
“国主的枭蛊之甲,不弱于神兵之力,这一击……虽然不及半尊,但也远非之前那一掌所能相比。”
罗鸿必死。
这个妖孽至极的人间一品……挡不住的。
……
重重叠影!
十几万的邪影,尽加吾身!
罗鸿眼眸中亦是有些许的疯狂,他本身的实力,的确是挡不下,扛不住这一拳。
但是,罗鸿还有底牌,还有手段!
无数的邪影飞速的涌入罗鸿的身躯之中,罗鸿的身躯霎时,似是化作了一个无穷无尽的黑洞,将邪影纷纷的吸纳!
哪怕是光,都无法从中流淌出分毫!
犹如黑色的瀑布从身后宣泄而来,就像是一个黑点,吸呐着排江倒海的黑暗!
十几万的邪影,而且都是邪蛊军团的精锐。
哪怕是罗鸿的五锻肉身,亦是有些扛不住,仿佛有血痕浮现,像是一个瓷娃娃一般,欲要龟裂开来似的!
“给我挡住!”
罗鸿怒容浮现,储物页开启。
之前拦截天门所截胡的生命精华,顿时在这一刻,纷纷涌入肉身,让欲要龟裂的肉身,在此刻快速恢复。
破灭,恢复……
气血运转,如山河崩鸣!
轰的一声巨响。
罗鸿只感觉身上的枷锁,似乎都轻松了许多,肉身……再度锻体,完成六锻!
十几万的邪影,尽皆附着肉身。
罗鸿背后,仿佛有重重叠叠的黑暗。
罗鸿的气息节节攀升!
尔后,金光与黑光迸发,化作两条追逐的游鱼于脚下轮转。
阴阳两极!
魔剑沉重如山岳,猛地扬起,缓缓递出。
南离火的一拳砸至。
罗鸿的一剑递出。
拳与剑碰撞!
一边是借助十几万的邪影之力,另一边则是恐怖至极的九境陆地仙!
精铁交戈之声,撕裂长空,漆黑如墨的裂缝,宛若一条条蜿蜒的黑龙,于空气中浮沉。
南离火的肉身,不动如山。
而另一边,罗鸿则是保持着递剑的姿势,而他脚下,却是扎入了大地中,深坑被不断的拉扯出沟壑。
罗鸿脚下黑金两极,似乎在拆卸着恐怖一拳中的霸道力量!
气流炸裂!烟尘翻滚!
尽管有黑金两极拆卸力量,可罗鸿依旧是后撤了数步,肉身之上有血溢出,将白衣染成了血袍。
而罗鸿身后那掌印大坑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宛若一人喷火,喷涂而出的恐怖巨浪,如江河决堤,成扇形一般以罗鸿为点,于罗鸿的背后扩散。
南诏城外,数十里地,统统被滚滚烟尘所覆盖!
下一刻,沦为废墟。
陈天玄御剑冲霄,亦是感觉到肩膀犹如山岳压沉。
而另一边,树木倒塌,密林被摧毁,山峦被碾爆……
无数的修士,如惊弓之鸟,飞速遁逃。
逃慢的,被罗鸿拆卸而出的劲气所笼罩,亦是血肉模糊,重伤倒地。
烟尘尽散。
所有人目瞪口呆,却见罗鸿背后,数十里地化作了扇形废墟,倒塌的树木,如泥流冲散的尸体,横堆成群。
罗鸿气喘吁吁,肉身白光大盛,无垢之体再度发挥妙用,将鲜血蒸干,尽皆抹去。
南离火覆盖在枭蛊之甲下的眼眸,微微一凝。
又挡住了?
这是何等怪物!
这一次,南离火是真的竭尽全力了,连堪比神兵的枭蛊都使用而出!
结果,罗鸿居然又是挡住,不过……这一次挡住,是以秘法!
罗鸿保持着递剑姿势,肉身于重压之下突破六锻,坚固了许多,肌肤如钢铁,刀枪不可侵。
可是,尽管如此,南离火那一拳,若无卸劲之法,罗鸿怕是肉身要炸做烂泥!
意志海中,邪神二哈也是稍稍有些惊诧。
“愚蠢的小罗,邪煞之力与圣人之力居然能完美交融,这是什么力量?”
“有种‘证道’的韵味在其中……”
邪神二哈颇为惊诧。
盘坐在意志海中的罗鸿意志分身笑了笑。
你问我,我自然是不知道。
因为……我也是瞎练的。
但是我不会告诉你我是瞎练的。
罗鸿没有回答,却是让邪神二哈鼻孔愈发的放大,沉默了下来。
罗鸿身上的种种神异,邪神二哈其实是知道的……
现实中。
南离火只是稍稍愣神,下一刻,一步踏下,将南诏城前的大地都给踩踏爆裂。
毁城……他又岂会在意?
杀了罗鸿,陪上个南诏,在所不惜。
南诏的魂,是他南离火,只要他南离火不死,所在之处,便是南诏!便是邪修魔都!
聚势,威压再度如山临!
罗鸿表现的越妖孽,南离火就越发的感受到了危机。
今日,必须要将罗鸿格杀于此地!
否则,他寝食难安!
“死!”
南离火杀机大盛,天象皆是改变,仿佛有黑云压抑无比的席卷而来。
罗鸿却是眼眸璀璨,没有躲避,再度一剑递出。
罗红尘创剑法,一剑红尘劫,可杀夏皇。
罗鸿这一剑,阴阳流转,便为一剑阴阳劫!
一剑红尘,一剑阴阳!
一品战九境!
凡人之躯搏杀陆地仙!
轰!
罗鸿周身,阴阳图现,而阴阳之上该有四象。
不过,邪道与儒道,分化两极。
武道,剑道,佛道分化三象,可惜却是少了一象,否则罗鸿的道,或许便算是圆满。
咚!!!
地动山摇,大地瞬间炸开,烟尘滚滚如怒龙冲霄后,又炸开,仿佛一团厚重的蘑菇云于大地之中生成。
罗鸿的肉身再度被砸的皲裂。
一剑阴阳劫,一剑生十八佛!
南离火附着十大邪蛊之首的枭蛊,极致强悍!
山河万里,仿佛都在他拳下生灭!
五境以上的陆地仙,破坏力强大的可怕,莫说一座城池,若是久战之下,怕是大地都要更改。
所以,平日里的五境以上陆地仙交手都会入云海之上,后来就形成了共识,陆地仙交手都会入云海。
而今日,罗鸿以一品之力,硬抗九境两招,半个南诏没了,南诏外的八十里地,地裂山崩。
轰!
滚滚烟尘之中,罗鸿身躯中附着的邪煞力量全部崩散,十几万邪影的叠加,让罗鸿硬抗巅峰九境,把握神兵的九境的一拳。
但是,力量亦是耗尽了!
要知道,九境陆地仙,百万大军都可凿穿!
他不再选择与南离火交锋,战力上的差距,太大了!
道未满,根本难以击败南离火。
罗鸿觉得,或许当他大道圆满,踏入陆地仙境的时候,便可搏杀南离火!
以一境杀九境,未尝不可。
而一品,想要杀九境,有点难了。
九境,已经是人间至强。
所以,罗鸿以移形换影,挪移出了战场……
一道道邪影从罗鸿身后分散而出,密布于身后数十里地,罗鸿移形换影,哪怕是南离火都无法立刻擒拿。
南离火五指化掌横推而出。
大片大片的邪影被碾爆!
南离火尝试利用意志力量来镇压罗鸿,干扰罗鸿,只要罗鸿身躯稍稍一顿,他便能抓住那瞬息的机会,将罗鸿砸成肉泥!
“不行!这诡异的道门术法!”
南离火眼眸一簇。
下一刻,身上的黑甲骤然褪去,枭蛊趴在他的头顶之上。
南离火的眼眸幽幽。
“去!”
枭蛊刹那遁出,钻入虚空!
罗鸿气喘吁吁,拄着魔剑,与狄山邪影转换了位置之后,面色微变。
虚空一阵波动!
罗鸿扭头,霎时,一头漆黑如墨的蛊虫浮现,那蛊虫的眼眸宛若星辰大海,刹那间,便让罗鸿堕入了幻境中。
不过,罗鸿邪佛咆哮,佛灯悠悠。
幻境瞬间被撕破,罗鸿清醒了过来。
而那枭蛊顿时一愣。
似乎没有料到,罗鸿居然能够撕破他的幻境,他可是十大邪蛊之首,人间顶级的妖物!
枭蛊星海般的目光闪烁,下一刻,空间一阵波动。
蓦地,浮现在罗鸿的眉心,朝着罗鸿的眉心钻来,噗嗤一声,撕破罗鸿的肉身,钻入其中。
远处,南离火顿时大喜!
枭蛊入脑!
罗鸿哪怕不死,行动也必然会受到影响。
“死!”
南离火身躯瞬间轰鸣,排空四周气劲,一步踏下,使得大地炸裂出深坑。
而他出现在罗鸿的身边,一拳扬起。
这一拳,势必打爆罗鸿!
而此时此刻的罗鸿,却是陷入了迷蒙之中。
这虫子……
钻入他意志海中了?!
意志海中……邪神二哈顿时眼眸大亮,鼻孔放大到极致!
来活了!
这下子是真的来活了!
“愚蠢的小罗……”
然而。
邪神二哈话语很快戛然而止。
因为,罗鸿的意志海中,骤然出现了一本邪气滚滚的册子。
那册子,让邪神二哈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是什么?!
罗鸿将人皮册子纳入了意志海!
而钻入罗鸿意志海的枭蛊,凶狠无比的便朝着人皮册子撞击而起,锋锐的嘴巴张开,欲要撕咬。
可是,刚刚咬下,便被人皮册子一拂。
霎时。
枭蛊僵住了,像是被冰封,像是被冻住,凝滞悬浮。
而人皮册子再度拂过。
枭蛊便被收入了人皮册子的储物页中。
【一只找死的枭蛊】
储物页上,一行血字浮现,尔后沉寂了下去。
罗鸿呆了呆。
邪神二哈亦是沉默。
是人是鬼都在秀……
祇真的被迫下岗了!
而现实中。
逼近罗鸿的南离火浑身一震,他感觉自己与枭蛊之间的联系……被斩断了!
浑浑噩噩的罗鸿眼眸骤然清明。
面对南离火狠狠砸来的一拳。
罗鸿叹了口气。
手一拂。
储物页中呆到发霉的夏皇天甲尸,骤然出现。
犹如盾牌挡在他的身前。
南离火失去了枭蛊附着的一拳,打在半尊级别的天甲尸上,却只是留下淡淡的痕迹,死气则是如附骨之疽一般攀附上了南离火的拳头!
南离火眼眸一缩。
这什么玩意!
“还寡人枭蛊!!!”
南离火怒啸。
艹!
枭蛊……那是十大邪蛊之首,亦是他的本命蛊!
如今,断了联系!
不过,南离火可以确定的是,本命蛊没死,这是唯一的好消息。
只是,寡人的本命蛊……怎么就没了啊!
罗鸿刹那间移形换影七八次,挪移到了数十里外。
面容极度古怪。
有人送宝贝!
占了大便宜!
这枭蛊……好像是个不错的好东西。
远处,南离火胸腔几乎要炸开了,就跟老婆被人拐走了似的。
他一声长啸,恐怖的邪煞劲气滚滚,犹如一朵黑色莲花于大地上炸开!
“罗鸿,你该死!!!”
“两位……助我!”
南离火利啸。
枭蛊……绝对不能出事!
罗鸿必须留下!
而远处,悬浮于空中,仙气袅袅的两尊看热闹的天人,亦是终于动了。
“看来国主是答应我等的要求了?”
“既然如此,那我等便助国主擒拿此子。”
一位天人淡笑。
背后有气运大道浮现,六千里大道,大道之上,有道花朵朵。
他身躯挪移,使得长空炸裂,一掌横空,一方天地似乎都被拘禁似的,朝着罗鸿抓来。
而随着天人的出手。
四周之人,皆是色变。
诸多观望的江湖客,顿时倒吸冷气,连天人都为南离火出手。
罗鸿……必死无疑了!
陈天玄这时候,没有再观望,天人出手,他不能坐视公子被群殴!
虽然这是一位六境天人,可化龙剑陈天玄,何惧!
一剑化骨龙,骨龙横亘苍穹,直击六境天人!
而罗鸿见得天人出手,亦是冷漠。
天人身后浮现邪影,邪影转换,化作罗鸿。
陈天玄和罗鸿瞬间围殴这位六境天人。
这尊天人却是淡淡一笑,他……打不死的!
然而,下一刻,罗鸿眼眸金光大盛。
书山镇压意志海,从安平县徒步南下九千里,因顿悟而暴涨的意志分身踏入这尊天人意志海。
天人大惊,凝聚出一尊三境的意志分身抵挡,却是被罗鸿一剑生佛,斩爆!
下一刻,魔剑扎入大道之路上,哗啦撕裂而过。
六千里大道,一分为二!寸寸开裂!
六朵道花,惨然凋零!
轰隆隆!!!
这尊天人的肉身被打爆,伴随着的,还有不可置信的凄厉惨嚎,以及凋零的道花……
金色的云,滚滚而至。
一尊天人陨落的……如此猝不及防,如此迅雷不及掩耳。
而罗鸿却是伫立于金云之下,沐浴着扬洒着的金色血雨。
拂手撼天门。
储物页截胡天门之中倾泻而下的生命精华!
罗鸿白衣白发飞扬,扫视另一尊仓皇无比,飞速逃遁的天人,笑了笑。
自信天人,在线送头?
“打不死?”
“区区天人……凑什么热闹。”
“本只想屠个国玩玩。”
“非逼本公子……屠天人。”
PS:月底啦,求月票哇!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