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mf1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第685章 金榜題名(求個票)熱推-if5td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狄仁杰平时给人的感觉是不苟言笑!
哪怕是今天跟着一帮同窗来贡院门口查看榜单,他的话也不多。
当然,话不多并不表示他心如止水,没有任何想法。
作为楚王李宽的弟子,长安城中关注狄仁杰的人其实并不少。
“二师兄,你不用紧张的,我们都相信你可以的。”
卢照邻今天也跟着来凑热闹。
不过张嘴里冒出来的话,却是让狄仁杰有点不爽。
“我没有紧张!”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可是狄仁杰追求的目标。
哪能因为一个放榜就让人感觉到自己在紧张呢?
嗯,虽然他右手食指的手指甲在拼命的扣大拇指,以缓解自己的情绪波动。
没错,就是情绪波动,哪来的紧张?
“升之,你个小屁孩连科举意味着什么都不懂,在那里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赶紧闭嘴,胥吏在张贴榜单了!”
关键时刻,还是秦怀道这个三师兄出面镇压了这个小师弟。
跟狄仁杰以理服人不同,秦怀道一向是本着君子动手不动口的原则,但凡是自己说的话卢照邻有什么异议,先揍一顿再说。
反正这个年代也没有什么不准体罚的说法。
同门师兄弟当中,师兄代师父传授知识,同时也代师父管理师弟的情况实在是太常见了。
偏偏卢照邻这个机灵鬼,谁都不怕,就怕秦怀道。
这还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
“呼!”
就在秦怀道说话的功夫,狄仁杰已经看完了刚刚张贴的榜单。
还好,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跟狄仁杰松了一口气相比,周围的不少学员的反应就有所不同了。
啊?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同样是感叹“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但是意义却是完全不同。
一个是庆幸自己没有在第一批名单之中,意味着成绩会更好。
另外一个是觉得自己今年估计要够呛了。
“怀英,还有两个榜单,不用着急!”
刘元是过来人,站在一旁安慰着狄仁杰。
今天,虽然李宽没有过来,但是刘元这个大师兄却是带着大家都过来了。
“嗯,我看到好几个熟悉的名字了,看来今年书院的科举成绩应该不错。”
到了这个时候,狄仁杰反倒是有点看开了。
紧张也没有,改变不了结局。
倒不如坦荡一点,这样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能够不掉价。
……
“兕子,没看到狄仁杰的名字,你这是开心呢,还是不开心呢?”
就在观狮山书院一行人的不远处,房遗玉有点调皮的跟兕子说着话。
“别闹!马上就要张贴第二张榜了!”
在兕子看来,能够进入第二张榜单的话,也算是非常厉害了。
狄仁杰本来就是李宽的弟子,又成功的成为进士科的进士,可谓是前途无量。
虽然明算科和明法科、明医科现在也得到了许多人的重视,但是进士科的独特地位,却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撼动的。
哪怕是明经科,也跟进士科差了一大截。
要不然就不会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说法了。
这就是说你三十岁中了明经科的进士,已经算是晚了,不值得怎么骄傲。
但是哪怕是你五十岁了,只要中了进士科的进士,那也算是特别厉害了。
当然,这种说法肯定是有夸张的成分在里头,可以说明了进士科的独特之处。
毕竟,明算科等科目连明经科都比不上,而明经科跟进士科……
“这……我好像还是没有看到狄仁杰的名字呢!他不会是真的冲着状元去的吧?那我们大唐,可是第一次哟啊出一个嫁给状元郎的公主了呢。”
兕子跟狄仁杰那种略微有点恋人未满的状态,房遗玉自然很清楚。
在皇宫里,兕子也不敢跟任何人谈论这个话题,也就出了宫之后,跟房遗玉还能说上几句心里话。
别看大唐是一个比较开明的朝代,可女子私定终身这种事情,还是很少有人能够接受的。
“房遗玉,这么多人,你这张嘴要是再没遮没拦,以后我就不跟你一起玩了。”
兕子快速的扫了一圈四周,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那狄仁杰今年虽然才十三岁,还不着急成家;可是我听说啊……”
“你听说什么?”
“听说那新任的教育部副部长许敬宗,就有意将他的一个侄女许配给狄仁杰呢;甚至就连楚王妃娘娘,也有意介绍一位娘家的堂妹给到狄仁杰呢。”
房遗玉说完这话,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兕子。
“真的假的?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兕子将信将疑的看着房遗玉。
虽然关系则乱,但是房遗玉的那张大嘴巴,兕子也是清楚的,说话不能全信。
“哼,等你听到了,指不定人家都已经交换了生辰八字了!”
房遗玉这话说完,兕子的脸立马就沉下来了。
漂亮的小脸蛋,一点表情也没有。
那副严肃的样子,倒是把房遗玉吓了一跳。
“那啥……这只是我猜测的啊,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长安城中,楚王殿下的弟子,惦记的人多着呢,再说了,狄仁杰本身的才华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才提一个醒,你们两要是真有意思,那就让楚王殿下找个机会跟陛下提一嘴,或者直接就让楚王殿下出面替狄仁杰去求婚,直接把这事给敲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啊。”
“公主!快看!您快看!”
还没有等兕子说话,旁边一直不吭声的宫女却是大喊了大叫了起来。
只见她激动的手舞足蹈,嘴里囊叫着:“中了!真的中了!”
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是这个宫女或者她的兄弟高中了呢。
“哇!兕子,头榜头名!狄仁杰真的中了进士科状元,这算是破了大唐的记录了吧?从来没有一个状元是只有十三岁的,更不用说是进士科的!”
这个时候,房遗玉也激动了。
“名至实归而已!”
虽然兕子内心也很激动,但是脸上却是故意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
要是有人能同时看到兕子和狄仁杰此时的表情,就会发现是如此的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