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414熱門言情小說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ptt-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更好鑒賞-ar6n4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生命是最宝贵的,所以在自由意志之下选择放弃生命成就大义,是一件更加伟大的事情。把生命托付给别人,把成就大义的功绩给别人,更是需要巨大的勇气。
炎柱和水柱却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赌能那微不足道的可能性,他们相信炭治郎,哪怕现在他已经意识模糊。
从来没有战斗得如此艰难,但他们不会放弃。斑纹让他们的实力提升了一个档次,只是面对吃了药的上弦叁,他们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这个时候上弦叁越打越狂,已经要突破界限了,但他的体内似乎有一股力量希望他不要彻底堕入鬼道。
他的师父还有未婚妻的幻影在呼唤他。
剧情杀似乎要来了,在原著中上弦叁和上弦壹都是剧情杀。设定中鬼的脖子是弱点,但鬼执念深的话,就可以克服脖子的弱点,比如鬼舞辻无惨就不怕被砍头。上弦叁和上弦壹都是被砍头而不死,可惜最后都被剧情杀了,他们不是被猎鬼者杀死的而是被自己杀死的。
上弦叁本来要突破界限,可是却看到了师父和未婚妻的幻影,然后死了。上弦壹本来也能克服弱点,却因为看到剑刃中照映自己丑陋的外表想起自己身为武士的骄傲,于是死了。
武士的骄傲?当初上弦壹背叛人类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武士的骄傲,不过是因为变得丑了就想起骄傲来了,太强行了。而且变丑也不一定是永久的,看鬼舞辻无惨就知道了,他的形态就是不断变化,可大可小,可男可女,也就是说只要不怕被砍头,鬼的形态就可以变化了。再说都变成鬼了,还纠结人类的丑美意义何在?
所以上弦叁被剧情杀勉强能说的过去,上弦壹被剧情杀就太过分了。一个为了力量不折手段的家伙,竟然会因为变成丑八怪而后悔寻死,简直是人设崩塌。
“你们这些做鬼的也真是的,死都死了,还总是放不下阳间的人。”
“是因为爱吧。”继国缘一心想自己不也是被杜兰拉回阳间的么?他有什么资格说阴间的人?“如果不是爱,谁又会等候百年?上弦叁还没有变坏之前,一定是个不错的人。”
“也不能说不错吧,只能说符合某些标准。因为原生家庭的不幸,他行差踏错,但遇到师父之后改邪归正,专心武道,顺便谈了个恋爱。但因为师父和未婚妻被人毒死,他对素有仇怨的剑道馆大开杀戒,最后就变成了鬼。成为鬼之后他不吃女人,只吃健壮的男人,并且不断去挑战鬼,最终成为了上弦叁,可惜他没来得及打败贰就已经到了这个战场。”杜兰对他的人生进行了总结。
“所以?法师你想要干什么?”
此时战场上的局势发生了变化,炎柱和水柱的计划成功了,虽然很冒险,但炭治郎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三个斑纹战士同心协力,豁出命去终于在绝对的信任之下斩断了上弦叁的脖子。
执念让上弦叁没有立刻死去,他还想要继续战斗,继续对人类进行复仇。可是师父和爱人的幻影却要阻止他。
三个猎鬼者都已经是极限了,他们需要休息,需要喘口气,如果继续战斗的话他们必死无疑。
死而不倒,因为上弦叁的人生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怨念,太多的愤怒。连父母都没有关心过他,他们只关心所谓的面子,丝毫不关心自己是不是饿肚子。
一开始上弦叁并不是自己选择动物性,他也希望选择社会性,可是每个人都在逼他,连父母都在逼他。可是就在他彻底倒向动物性的时候,师父和未婚妻拉了他一把,拉向社会性,他们一死,上弦叁就彻底滑向了动物性。
他们两人能拉一次,就能拉第二次。从三渡河投影到阳间,想要再拉叁一把。
“他们会成功的。”继国缘一说道。
“是的,但那样也只是不更坏,而不是更好。”杜兰表示自己来了,就要让世界变得更好。
杜兰刚说完,人已经在战场中了,无头的鬼还在动,他的斗气还在提升。
“法师?!”大家很惊讶地发现法师竟然也在无限城中,他来干什么?
“虽然脖子是鬼的弱点,但有些鬼是可以克服这个弱点的,你们要对付的鬼祖就不怕看砍脑袋,他只怕太阳。”杜兰说道:“现在上弦叁也要开始跨越这个极限了,成为真正的鬼。”
“你得做点什么。”水柱说道。
“放心,我不会白来的。”“这个男人要赎罪。”
难得的重逢被杜兰打破了,上弦叁眼前的幻影消失了,他的斗气彻底狂暴了起来,一切宛如历史的重演,师父和爱人就在眼前被带走,而上弦叁什么都做不了。
“你干了什么?”上弦叁的斗气翻了一倍,而且还在增加,本来就很难打了,现在完全打不过了。
从脖子上又长了一个脑袋出来,他死死地盯着杜兰,因为他知道刚才是杜兰打退了来接他的师父和爱人:“你该死?!”又一次承受了失去的痛苦,他现在只想杀人。
杜兰手里是捡起来的鬼脑袋:“不要说死不死的,我要给你一个任务,你要用自己剩下的鬼生去尽忠。”祢豆子要做鬼祖,她需要打手:“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每年七夕我可以安排你和你未婚妻见面,当然你要是愿意也可以顺便见见你师父,不怕约会被打扰的话。”
“?!”上弦叁表示这是什么条件?难道他长得像牛郎么?
“看来你还不明白,你作孽太多了,所以你还不能死。”
“那我就杀了你。”
“呵呵。”杜兰挥手,手中的脑袋突然睁开眼睛,里面出现了新的灵魂:“这个脑袋里已经有了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灵魂了,你如果拒绝的话,我现在就捏碎这个脑袋,送里面的灵魂去见你的爱人。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在阴间双宿双飞,而你头顶将会一片碧绿。”“我不会杀你,却可以让你比死还要难受,剑道馆的人会夺走你爱人的生命,而我可以夺走她的灵魂。”
三个猎鬼者表示法师更像恶鬼啊,坏的没边了,连鬼魂都不放过。
“接受条件以后每年约会一天,不接受你就看着你未婚妻和别人好吧。”杜兰笑得很奸诈,而且还一脸确定,似乎已经知道对方不会拒绝。
炭治郎一愣,他想到了失踪的妹妹,这段时间他找过妹妹,不过他感觉妹妹现在很安全,所以也就安心特训了。现在他觉得妹妹就在法师身边,而且法师还安排了妹妹去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