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25s熱門都市异能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四十四章 我是無良商人?鑒賞-wgx6b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徐涛继续说道:“有病了,你有钱没钱是不是都得治啊?没病了,你是不是得预防啊!人一生下来,光疫苗就得打多少啊?看病花钱多吗?一个挂号费,能有多少钱?不都是花在医药费上。再看,药的成本,我自己是制药的,我当然清楚这里面的成本,和卖出去的价格,这里面的利润都是百分之二百,甚至是三百!当然,制造一种药,需要很多资金和时间,可一旦研制成功,就是可以产生无限期的利润啊!
还有医疗设备,无时无刻地不产生利润,有病没病的,你都得去检查,医院会充分利用上每一台设备,决不让它空置,至于到底需不需要,就只有医生他本人知道了!
你说,还有没有比这更赚钱的行业了?”
我嗯了一声道:“是很赚钱!比抢劫银行还赚钱,而且没人敢承认是赚钱的!可这些根本就不能摆上台说!”
徐涛也嗯了一声道:“是啊,所以啊,你们今天说的,都是官方回答,也不知道这些专家分析个什么劲儿?”
我看了看电视,正看到镜头给向了卫华,指着卫华问道:“你认识他吗?”
徐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我急忙问道:“他是你们公司的老板?”
徐涛摇着头说道:“我们老板不姓卫,姓贺!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哦了一声,没再和他继续往下说。
徐涛也没理会我,继续盯着电视看,突然指着电视里喊道:“是他!我见过他,他才是我们公司大老板!”
我急忙向电视上看去,可镜头已经切换到了主持人那里。
我问道:“是我们论坛上的七个人里的哪个啊?”
徐涛摇着头道:“都不是,他卫华身后的那个人,我刚刚看到他了,我认识他,他去过我们公司,当时是和贺天一起去的。不过,他一直没讲话!”
我想了想问道:“他都没讲话,你怎么知道他是大老板呢?”
徐涛解释道:“他是没说话,可他站在后面,贺天每说一句话,都看向他!只有他点头的事,贺天才肯去说,去做!别的不行,察言观色我还是很在行的!我肯定,我们造假的事,是经过他同意的,贺天才敢做!”
我急忙开打电脑,搜索卫华集团网页,然后点开图片,让徐涛找,终于翻阅了几张图片后,再一张不起眼的照片角落处,看到了那个人。
徐涛指着照片上的人说道:“就是他!”
我看了看相关的文章,没人标识他是谁,什么职位?
我把照片复制了下来,直接传给了陆雨晨,让她想办法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接着,我找到董总,想秘密地从她手里,要一份卫华集团参会的名单。
董总也没问我,为什么要这名单,很快就发给了我一份。
然后,我叫来了小黑,递给他这份名单,再给他看了看照片上的人,说道:“能不能通过这份名单,找出这个人到底是谁?和卫华是什么关系?”
小黑点了点头道:“可以!”
小黑走后,徐涛望着小黑的背影,问我道:“他是不是无所不能啊?我怎么感觉他神通广大,就没有他办不了的事呢!”
我笑而不语。
第二天的专家访谈,我很晚才去看看。
因为是多个专家同时开讲,比较分散,参会人员对什么话题感兴趣,就去什么的会议现场,我看了下今天几个话题,再看了看这些所谓的专家。有一位引起了我的注意,协会的黄工,这位我很敬佩技术总工,她要开讲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去捧捧场。
她今天开讲的题目是《科技与生活》。
我走进会馆里,黄工已经开始讲了,台下的人不多,或者是这个话题引不起太多人注意,又或者是没有很多人知道黄工到底是谁吧?
我找了角落坐下,因为人不多,黄工看见了我,向我点了点头,我微笑地回应着。
黄工继续讲着:“科技在我们的生活中,早已经无处不在了。随着科技的不断壮大,已经深邃骨髓,从我们的衣食住行,到上学工作,从天下的卫星到地上的单车。我能说出来的东西,都是科技在起作用。科技服务与大众生活,让大众生活变得美好,每一天都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我今天要说的不是科技带给我们的好处,而是科技带给我们的弊端。”
我愣了一下,心里想着,黄工为什么要讲科技的弊端?目的是什么?
黄工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下面人的反应。
然后接着说道:“没有吗?没有任何的弊端吗?科技代替了人类的劳动力,可以让人类从疲劳,精疲力竭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很好是吗?可你们想过没有,一旦科技替代了人类劳动,那人类将何去何从?你可能会说,人类继续去研发新科技啊!可能吗?人类生产力的动力是什么?是创造剩余价值。通过什么创造剩余价值呢?是通过等价交换去实现的。如果出现了科技,这种等价交换就会被打破!”
我是越听越糊涂,越听越不明白,什么人类的生产力,什么创造剩余价值?我开始为她担心,我担心接下来她的演讲会冷场,甚至会有人中途离场。黄工是个技术性人才,她在她的专业领域里,是让人敬佩的,但这不能代表她的话会有人听得进去。毕竟,这样的场合,不太适合纯专业的谈话,参加这样的场合的人,多半是来看热闹的。
我的预测没错,我看到已经有人站了起来,还有些人正在交头接耳,在相互询问刚刚黄工说的意思。
黄工再次开口道:“我刚刚说得你们是不是觉得很深奥?”
我在下面焦急地想着,就别互动了,本来人就不多,再这么下去,人都走光了,你和谁互动吗?就剩我一个了,座谈节目变成了《非诚勿扰》,相亲吗?
黄工不慌不忙地说道:“我简单点说,一个原始人徒手打了一只野兽,他有了食物,可他没有衣服,另一个原始人有了一片树叶,可他没有食物,他们就可以等价交换。但打到野兽的原始人,通过科技获得了一把刀,学会了拨开野兽的皮毛,这样他就有了衣服,他就不需要交换树叶了。平衡就被打破了!另一个人就得饿死了!
虽然,这是个很牵强的例子,但它说明了一个道理,科技会打破很多原有的平衡!
科技带给人便利,同时也会使人懒惰,让人懈怠。
另外,并不是每项科技的发明,都能令社会进步,促进人类文明的!”
刚刚站起来的人,又坐了下来。
黄工接着说道:“科技已经把人类推上了不可能达到的高度,让我们人类过度的依靠科技,成为科技的奴隶。而最大的灾难就是用自己创造的科技手段,来毁灭自己的世界。过度的开发,疯狂地采伐,让我们自己用我们自己发明的科技来毁掉这个世界!我们通过高科技征服了自然的同时,也在毁掉自然。
转基因,克隆人,本来用来促进人类文明的动能,却研发成了杀人的武器。核动能这么好的动力,却活生生的成为了核武器。
我们不能过度的陶醉于人类对战胜自然的胜利中,而是应兴利除弊,深思和解决科技在我们生活中的该如何运用?
科技是人类第一生产力,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推动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同时也该让我们思考,正确地运用好科技。”
我没能完整的叙述黄工的演讲,我没有全部记住,之后很多年,我都认为这是我听过最震撼,最印象深刻的演讲。
那个时候,人们还在沉浸于科技带来我们的惊喜时,黄工反其道而行之,就开始让我们反思科技的弊端!
这一段或者和本书没有太多的关系,可我还是想讲出来,一个有良知,有深度,专业学者,就是该不断地深思,不断地提醒社会,提高对科技,新产品,新科技的认知,不要只是一味的吹捧,顺势而为。
黄工走下台,走到我面前,摇了摇头说道:“你怎么也来听这么无聊的讲座啊?”
我很钦佩地说道:“黄工的讲话发人深省,在这个所有人都在一直不断地强调科技改变时代的社会,黄工能说出一番这么令人。发人深省的对话。令我醍醐灌顶,同时也让我不断地深省和自醒!”
黄工急忙摆手道:“陈总,你过誉了!我就是想说些自己想说的话,我想做一个有良知的学者,我也希望您能做一个有良知的企业家!”
我愣了一下道:“您的意思是说我没有良知吗?”
黄总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着我说道:“现在家电行业内部对你的芯片都是虎视眈眈,我看你的想法,并不想把它分享出去,站在个人立场,我觉得你这样做是无可厚非的。但作为行业的学者,我觉得你有必要将你的芯片技术分享出去!技术共享,是现在大环境的必然趋势。一个新技术的是否成熟,是需要不断的实践,单单,仅通过你一个公司的技术,即使再成熟还是会有缺陷,你将新技术分享出去后,不但可以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还能验证你的技术是否成熟?我觉得你真应该再重新考虑一下。”
我还是有点恼火的说道:“就因为我没有把新研制出的技术分享出去,您就说我是个没有良知的企业家,这未免有点太武断了吧?他盈科当时研究出芯片的时候,您是否有这样去建议过他们的领导人?”
黄工感叹道:“可能我对你的要求比较高吧?那是因为我对你的期望高!从第一次我们接触时开始,孺子可教这四个字,非常的适合你。我之所以今天和你说这番话,并不是在建议和要求你去做什么,而是想让你自己去思考这个问题,我不懂经营公司,也不懂怎么去赚钱,或者我的想法比较自私,但我还是想在我有生之年,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
我嗯了一声道:“我知道您这样说,绝对不是您的个人私心,我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不管怎样,我还是真心的谢谢您对我的建议!”
黄工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转身走掉了。
在没和黄工聊天之前,即使,听到了董总的建议。也未能动摇我,独享芯片的技术成果。可听完黄工的意见后,我真的开始认真考虑,是否把芯片技术分享出去。但芯片的事并不是我一家说的算,我还需要和乐天,海鸥集团共同协商。
第二天的座谈会草草结束。为第三天眉山之行做准备,今天晚上的会议我决定,让老黄太太找替身替我去参会。
我不知道老黄太太用什么方法,找人代替了我,总之,没人发现我没参会。
第三天一早,大队人马直接去了绵阳的一家生产电视的厂家集团。这家厂家在短短四年时间,从一家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摇身一变,成为了国内知名电视制造商,他们生产的电视已经占据了西南部的半壁江山,口碑也极好。
我还是挺有兴趣去参加一下,只是我的事,更加重要。
我们一行四个人,跟着大队人马出了酒店后,我们就上了奎哥开过来的一辆商务车,和以前一样,小黑没有跟着我们,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
一路上,我问徐涛道:“你们眉山是地级市,还是县级市啊?”
徐涛挠着头回答道:“应该还是县级市吧?以前眉山属于乐山市的,后来才独立出来的!”
我又问道:“一共有多少常住人口啊?”
徐涛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估计不算仁寿县,应该有个4,50万人口吧?”
我哎了一声道:“你到底多少年没回家了啊?”
徐涛回答道:“年年回家啊!你问我们老百姓这种问题,就不对!我们哪会理会有多少人口,多大行政面积,我们连市长是谁都不知道,不信你问问开车的这位大哥,估计他也不知道这些问题!”
奎哥点了点头,表示的确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