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7rt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二百四十章 學問請教熱推-nlztu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一个新的大缸,出现在了众面前。
缸里的,乃是被削去了四肢,斩瞎了双眼的薛执正长老,他甚至连舌头都已被割去,只剩了两耳还能听,于是,他便听到了周围那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大喝声,不知有多少人都被惊得急急站了起来,哪怕是炼气士们,也极少见到这等下手狠辣的事情,真个被吓到了。
那可是堂堂金丹炼气士啊,如何会沦落到这等地步?
然而做出了这一切的雨青离,则是面无表情,提起了那口大缸,一步一步,来到了自己姐姐的面前,将他放在了地上,然后慢慢跪了下去,向着自己的姐姐叩了三回首。
当初,正因为这个人,雨青离悔恨十几年,姐姐受苦受难十几年。
这一日,雨青离借这个人来证明自己已经长大,并用这个人来祭拜自己的姐姐。
雨青离的姐姐,在这最后时分,用力的睁开了双眼。
没有去看那口大缸,而是看向了跪在自己面前的雨青离,嘴角含笑,缓缓闭目。
周围不知有多少炼气士,皆被惊得站了起来,仿佛是在为雨青离的姐姐送行。
身为清江郡最强大,也最有地位的炼气士们,这一日,他们都记住了这个守山宗的小弟子狠辣的一面,可以想象,从这一日开始,这位守山宗的真传大弟子,名声也彻底传开了。
……
……
“功德……白发……”
而远远的看着这一幕,方寸轻轻低叹,缓闭双眼。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头上又生出了许多白发,但也同样的,有一份功德进账,虽然不多,只有八千,可仍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些唏嘘。或许与自己头上生出来的白发相比,这功德还显得少了,但从此时自己心里的感觉来看,他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后悔,反而感觉十分舒服。
起码,心里痛快了。
而在另一边,鹤真章与梦晴儿看着雨青离祭拜自己姐姐的一幕,也皆心生感慨。
两个人脸色都有些凝重,身上的气机,更是在悄然变化。
“这么大的问题,答案原来这么简单!”
……
……
“方二公子,答应你的事,做到了!”
远远的,灵雾宗宗主向着方寸揖了一礼,他没有说话,但方寸明白他的意思。
于是,众人便皆起身。
无论是灵雾宗、乐水宗、云欢宗,还是七族炼气士,九仙宗,郡府一行人等,谁也不愿继续留在这里了,灵雾宗薛长老的事情,已经盖棺定论,到了最后弟弟祭奠姐姐的一幕,便谁也不想去打扰,就连郡府的掌令与神将们,这时候也任由薛长老留在了那口大缸中。
他是死是活,已经无人在意了。
这位薛执正长老,生前也算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从一方小小的缉妖司捕役,一点一点,经营攀爬,积功而上,做至掌令,又搭上了薛家这条线,经由大力举荐,入了灵雾宗做长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这都是一个相当励志,也相当让人钦佩的路子,只不过,任是他再小心,再阴险,终究还是惹下了因果,欠了债。
欠了债,便会有人来讨债,天经地义。
雨青离祭拜完了自己的姐姐,便轻轻将自己的姐姐抱了起来,走向了远处的树林,身为炼气士,都能够感觉到他的姐姐气息已逝,也知道他去树林做什么,是去削一具棺材。
鹤真章与梦晴儿,便都过去帮忙,孟知雪也跟了过去。
而方寸则是立在了山坡之上,远远的看着他们。
“方二公子点人开悟,可谓神技!”
一个声音轻轻响起在身后,却是神目公子陆霄走了过来。
他说这话时,声音显得很是诚恳。
方寸自然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此前在乐水宗时,他一句话助人开悟,点出了一位凝光,便已经是奇闻一件,而今,当着众人的面,又点悟了一位,便已足以让人仰幕了。
哪怕是号称神目公子的陆霄,这时候也要由衷的说一声钦佩。
“我也只是鹦鹉学舌,不算本事!”
方寸这一次没有开口便打击陆霄,许是雨青离的伤感,也有些影响到了他。
他说的鹦鹉学舌,自然是因为那些话都是前世学来的。
而听在了陆霄耳中,却以为他说的是仙师方尺,微一沉吟,道:“宗门之主,多有人将我比作仙师方尺者,曾几何时,陆霄也曾飘飘然,认为自己天资与聪颖,不会比旁人差了,但直到如今,见到了方二公子,方才知道,原来自己与仙师的距离,还有那么远……”
方寸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这时候很是感慨,说的话也很认真。
而且能够感受到,他似乎也有些问题想问。
于是他决定先问为敬,十分坦然的看向了这位神目公子,笑道:“陆小友,我听人讲,你通读天下经典,世间术法,皆有参衍,甚至曾得道门青睐,读过三天的道藏?”
神目公子也明显有些诧异,但还是轻轻揖礼道:“正是!”
“既然如此,我有问题请教你!”
方寸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卷写满字迹的纸,递到了神目公子的面前,笑道:“此番我出来,乃是走五宗,悟经义的,但看遍诸宗,还有些许问题未解,你可愿帮我出出主意?”
“这……”
神目公子陆霄,明显有些诧异,旋及面容变得严肃,认真接过了这纸卷。
也不顾失了风仪,便在当场打开看了一眼,凝神良久,表情和缓了些,没有多问什么其他的问题,只是道:“方二公子面前,不敢闻请教二字,这问题的答案,我稍后命人送来!”
方寸点了点头,也认真的向他道:“以后你也可以问我一个问题!”
神目公子陆霄微微一愕,笑道:“原来方二公子已经看出了我有问题想要请教!”
“丁是丁,卯是卯,学问上的请教,不丢人,也不耽误事!”
方寸笑着向他回答。
“若世间炼气士,皆如方二公子一般明事理,兴许问题便少了很多!”
陆霄低声苦笑了一声,脸色竟似有些沉重。
而方寸听了不以为然,只是笑道:“也许是你放不开呢?”
“谁能放得开?”
陆霄道:“便如那位薛五先生,老成了精似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那薛执正长老保不得,可是他明知保不得,还是要说那些话,摆出那个态度来,便是因为他是薛家人,不得不保!”
方寸点头,笑道:“那就活该他倒楣了……”
陆霄微一迟疑,道:“方二公子与七族之间的事……”
“不必说!”
方寸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与七族,从来都无事!”
陆霄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自己多言了。
他与方寸之间,也只能讨论一下学问上的问题,余者哪怕提起来,也是多余。
“不好啦,不好啦……”
明白了这些,二人便都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远远的看着雨青离等人,砍下树木,打造棺材,也就在场间气氛有些沉闷,神目公子陆霄也不知该不该现在就告辞时,忽然间灵雾宗方向传来了声声惊呼,却是瞬间便将这片天地的寂静打破,无数目光急急向他看了过去。
那竟是一位薛家的仆人,他这时候像是疯了一般,急急冲出了灵雾宗,冲到了众炼气士的面前,脸上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惊恐的大叫道:“薛……薛五先生刚刚被人杀了……”
“唰!”
场间所有炼气士,一时皆呆住了。
……
……
半晌之后,一众炼气士,皆纷纷冲进了薛五先生所居住的客殿,然后就看到了凄惨至极的一幕,那位薛五先生还保持着在案前饮茶的姿势,甚至手里,还端着一杯茶,可是他的脑袋,却已不再留于脖子上,而是被放在了茶几上,端端正正,惊恐而黯淡的看着前方。
脑袋旁边,插着一道竹子削成的斩首令。
旁边的空中,则有一道隐隐约约的印玺,飘在半空之中。
又是鬼官!
一时间,竟难以形容众炼气士心间的惊愕,客殿之中,像是被冰封了一般。
“何其大胆,何其大胆……”
第一个破口大骂的,正是灵雾宗的宗主,他简直怒火冲天,厉声喝道:“那……那鬼官究竟是哪里来的胆子,竟敢明目张胆,冲进我灵雾宗来杀人,这……这他妈还有没有王法了?”
所有人都沉默,不知多少想法在心间浮沉。
此前鬼官在灵雾宗山门外,连斩十五位金丹,惊动四方,而诸宗诸族,连同郡府之人,皆是为了这件事,才赶到了灵雾宗来,原本以为来了这么多高人之后,足可以震慑那鬼官,甚至顺利的将他揪出来,何曾想到,才刚刚放心,鬼官居然又在面前杀了一个人?
此前薛五先生因为薛执正的事情,与方二公子起了争执,最终愤愤离开,独自回了灵雾宗客殿之中,这前后也不过只有半个时辰功夫,孰料他就已经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