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nyh2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txt-第二十章 你居然敢叫任老太爺?閲讀-syjlu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万里飞沙在德云观劳动改造了几天,看情况效果还不错。
一方面是余七安的“精神鼓励”确实到位,另一方面,也有狐女的原因。
这厮一见了狐女的大尾巴,当场就走不动道了,里里外外的总是围着狐女转圈。
狐女当然懒得理他,一个白眼就能让他跟空气斗智斗勇半天。
如果双方都不跑,纯论修为,他还真不一定是狐女的对手。
几天下来,他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哀叹,“跑得快有什么用?还不是追不上你。”
他也曾恬不知耻地私下去问老道士,有没有什么追姑娘的秘诀。
余七安一甩云鬓,高深莫测地答道:“追姑娘的秘诀……其实只有两个字。”
在万里飞沙无比期待的目光中,他缓缓道:“靓仔。”
“哦……”
万里飞沙眼里的光芒瞬间熄灭,就此彻底死心。
李楚成为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六边形战士,正迫不及待地想出去打些邪祟练练级。
但余杭镇这阵子偏偏无比得风平浪静。
李楚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前些日子打怪下手太重了,搞得方圆百里都没有邪祟了。
还好,灯笼怪是取之不竭的。
只要那边坟地里尸气不断,这边灯笼怪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刷新。
以他现在的经验条长度,一只灯笼怪的经验加上去几乎已经看不出增长了。
但是……主要图个亲切。
就在他等得望眼欲穿的时候,终于有人来了。
居然是许久未见的周大福。
他带着一名同样穿着捕头服色的年轻人,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德云观。
李楚忙将他们请到后院,笑容和煦地问道:“咱们镇上又闹邪祟了?”
“不是咱们镇,余杭镇现在太平极了。”
周大福挺着胸脯道,神情颇为骄傲,好像这是他的功劳似的。
他一指旁边的年轻捕头,“这是隔壁任家集的捕头,谢瑞麟。”
“谢捕头。”李楚轻轻点头。
“诶。”年轻捕头也回礼。
“小谢以前跟过我,关系比较密切。这个月我们去杭州府开例会,我听说他们任家集闹邪祟,一直没法根除,就把他带过来找你了。”周大福道。
“是,周头儿一直说小李道长修为高绝,远非常人可比,对付邪祟极为厉害。”谢瑞麟也点头道:“所以我才想来请您试试。”
“不敢当。”李楚微笑道。
这时万里飞沙上来送茶,将茶杯摆在几人面前。
周大福瞥见一旁穿着道袍的万里飞沙,问道:“这是你们道观招的新道士?你师弟吗?”
万里飞沙看到是官面上的人,不敢出声。
朝廷对待魔门中人,是不会管你做没做过坏事的,只要沾上这个身份,一律当杀。
“算是吧……”李楚想了想,道:“我先前总是外出,观里人手不足,师傅就招了个挂名弟子,是我……沙师弟。”
“对对对。”沙师弟连连点头。
“噢,沙师弟啊。”周大福冲他也笑了笑。
随即,谢瑞麟开始讲自家的事情。
“我们任家集的地方就不好,就在殷砀山脚下。”
之所以说殷砀山脚下不好,是因为江南洲与天南洲的分界线,就是那座殷砀山脉。
江南洲风景宜人、气候温和,自古东南形胜,出了名的好地方。
天南洲则是疆域极广,人口却少,大多集中在几座城池周边。此外是大片的蛮夷荒僻之地,盛产巫蛊旁门、妖魔邪祟。
是以殷砀山脉挨着天南洲,也成了整片江南洲邪祟最多的地方。
所以谢瑞麟才会有此一说。
“偶尔闹一闹妖怪之类的,倒也不算什么,请高人来斩杀了也就是了。”他继续道。
“可是任家集自古以来,就有一个始终无法根治的顽疾。”
“僵尸!”
李楚微微疑惑,僵尸又不是什么病毒,有什么无法根治之处?
他没有打断,而是静静听谢瑞麟继续说下去。
“别处闹僵尸,百年不遇,请修者来找出最初那只尸源,斩了也就是了。”
“但任家集的僵尸,却几乎是一年一度,常常莫名其妙的就有人变了僵尸,而且十分厉害。请修者来……费上九牛二虎之力,斩杀了,再过一两年,便又要有新的僵尸出现。”
“这倒有些奇怪。”李楚蹙眉,“是不是有尸源没发现?”
谢瑞麟摇头,“不知啊,朝天阙连万象境的高人都派出来过。进殷砀山斩杀了一窝飞僵,可是来年,又有新的僵尸出现。久而久之,也都放任了。只等出现一只,斩杀一只,反正也闹不起来。”
李楚没有再提别的问题。
因为他知道,僵尸的事情自己懂的不多,自己能想到的,自古以来的朝天阙修者不可能想不到,肯定是想到了但无法解决。
与其自己想,不如……直接问问神奇的老道士。
于是他将师傅请了出来,让谢瑞麟将详细情况与余七安讲讲。
老道士走出门来,袍袖一拂,衣袂一展,宛若仙人。
这副做派,周大福不是第一次见了,谢瑞麟顿时惊为天人,连连口称老神仙。
余七安听了他的叙述,一拈胡子,缓缓道:“僵尸诞生,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墓穴风水不佳、尸气堆积,加之死者心怀不甘,一口怨气难咽。众多情况叠加在一起,才有可能产生一具。一个镇子,说是百年难遇不夸张。”
谢瑞麟解释道:“我们任家集的墓葬,古时候是请人看过的,都没问题。但依旧屡屡闹僵尸之后,现在基本都不兴土葬了。就算要土葬,也会葬到远处,不会在镇子周边。”
“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老道士闻言,断然道:“定是有尸源未除。”
“其实这个很好判断,新诞生的僵尸,多是活尸,即最低级的僵尸。”
“活尸吸食许多人血之后,才有可能成为跳僵。”
“跳僵再修行数百年,才有可能产生灵智、生出法力,成为飞僵。”
“飞僵再向上,还有铁僵、铜僵、银僵、金僵、甚至不化骨。”
“但如果是被别的僵尸咬了才变成的,则要看尸源的道行,若尸源是飞僵,它有可能诞生就是跳僵。若尸源是铁僵,它可能诞生就是飞僵,等等。你们由此,就可以推断出僵尸的来路和尸源的道行。”
谢瑞麟道:“我们任家集的僵尸……往往都是跳僵,偶有飞僵出现……”
老道士一摊手,“那便是了。”
“可是……朝天阙派过万象境的高人巡扫殷砀山,也没有找到……”谢瑞麟道。
“呵。”余七安一笑,“小小一个万象,找不到有什么稀奇?”
李楚是习惯了。
但周大福和谢瑞麟听到老道士这个语气,心里都是一个卧了一个大槽。
这鄙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小小一个万象……
这老道士到底什么来头?
不敢想……也不敢问……
“诶?”余七安又转头问道,“既然自古如此,想必你们也自有一套应对,那这次为何又特地跑过来了呢?可是有什么变故?”
“唉——”谢瑞麟叹了口气,“老道长问的是了。”
“确实是有变故,使得近来我们的压力很大。因为这次变成僵尸的,是任家集的一位大人物。”
“任家的……任老太爷!”
李楚眨了眨眼。
居然有人敢叫任老太爷……难怪会变僵尸。
谢瑞麟有些着急,便问道:“二位道长,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言下之意,没有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李楚倒确实开了口,问道:“你说的这个任老太爷……”
“他是不是有个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