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uky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證道從遮天開始討論-第十四章 破解重劍鑒賞-hogtn

證道從遮天開始
小說推薦證道從遮天開始
“爆杀!好,火元素法则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玄奥,见所未见!”林雷有些震撼,这种忽然间的可怕爆发力,确实难以防备。
“你有这招瞬杀,在圣域强者之中已经是真正的巅峰了。”林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个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圣域,绝对不是刚刚达到圣域的门槛,而已经是其中的巅峰强者了。
不过,就在林雷说话的时候,大地忽然绽放出丝丝缕缕的光芒,一股澎湃的生机从地面之中浮现出来,然后涌入林雷体内,他身上的伤势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痊愈。
地系九级魔法——复苏!
这是地系唯一的一个疗伤魔法,但对于绝大多数魔法师来说,这招魔法只是一个鸡肋。因为这是一个范围疗伤,虽然总体疗伤量很大,但分在个人身上,这种疗伤效果就小了很多。
就算对单独一人使用,效果也不大,因为大部分治疗效果都会浪费掉。
而且,光明系向来是疗伤最强的一系,所以很少有人使用这种魔法,甚至很多地系的大魔导师受伤之后,都会找光明系法师疗伤,而不会自己施展这招。
“好特殊的感觉……”林雷沐浴在这股生机之中,他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温暖的气息。
很快,林雷痊愈,大地上的光芒也缓缓消散了。
“卡恩,你这招‘复苏’……效果强的有点过头了吧!”林雷有些震惊,他竟然能将范围疗伤的魔法用成单体疗伤。
他将这一招“复苏”所带来的生命力全部调动起来,这种对魔法的控制力,实在是令林雷感觉震撼。这种感觉就像他当初第一次和火系圣魔导交手的时候,看到对方随意操控禁咒的那种震撼感。
只不过之前是火系魔法,而现在换成了地系。
“你忘了吗?我是地、火、水三系的,其实我感悟最深的法则,恰恰是大地法则,火元素法则次之。”周通收回了魔法,微微一笑。
“大地的生机……你到底是怎么感悟到的?”林雷眼前一亮,他最强的也是大地法则,他也很想知道这种生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仅仅只是那短暂的回复,林雷就察觉到了,这股生机不仅在疗伤,更是在滋养自己的身体,令自己的身体更加强悍。这绝对是辅助修炼的绝佳奥义。
他有预感,一旦自己也感受到了这股生机,恐怕自己的恢复力和耐力,甚至是防御力都会出现巨大的进步。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大大缩短人形态达到圣域的时间,从而实力大进。
“说不清,你放开精神,应该能感知到大地深处那股磅礴的生机……”周通也不知道如何给林雷解释,这个世界的修炼之法就是如此,非常个人,很难给别人讲解。
“法则这种东西,确实说不清、道不明,浩瀚无疆!”林雷也点了点头,“不过,你在大地法则上感悟的这条路却是和我截然不同的路子,只是不知道,你的这种生机要如何用在战斗中?”
“我在大地法则上,还感悟了另一条路,这种生机如果要在战斗中使用,那就必须要配合另一条路了。”周通这番话顿时令林雷眼睛亮了起来。
周通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最强的是黑钰重剑,这也是你成名的兵器,不妨拿出来试试。”
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期待,他很想见识一下林雷的大地脉动。这是大地法则之中攻击最强的一道法则玄奥。
大地法则一共有六种法则玄奥:土之元素、地行术、力量、生之力、大地脉动、重力空间。其中,重力空间和大地脉动都是高级玄奥,力量和生之力是中级玄奥,土之元素和地行术都是低级玄奥。
周通所领悟的都是中级的法则玄奥,他想见识一下高级玄奥。
但林雷却有些犹豫。
他的大地奥义实在是太过危险,说不定一出手就要人命的,甚至连防御最强的不死战士都扛不住自己的攻击。
这种攻击,他是不会对自己人使用的。
“没事,尽管试试吧,让我感受一下你最强的攻击。顺便一说,我在大地法则一途上感悟的另一条路,我称之为‘力量’。力量和生机融合之后,我的防御可是远超你的想象。”周通对自己的防御很自信。
虽然自己领悟的都是中级的法则玄奥,但融合之后,威力却要远超林雷的大地脉动。尤其是生之力这种玄奥,身体长期受到大地生机的滋养,身体防御可是要远超其他人。
林雷见周通如此自信,也点了点头。
“我如今的大地奥义是一百九十二重,全力施展的话,太过危险,还是先试试一百重吧!”林雷暗下决定,随后手掌一翻,黑钰重剑出现在掌心。
“卡恩,小心了!”林雷说话间已经冲向了周通,那可怕的速度瞬间引起了空气的爆鸣声。
然而,周通却只是站在原地,看似随意地凌空拍出一掌,顿时——
“轰隆!!”
力量盖世,虚空一片混乱,如同浪涛般的力量滚滚而出。
同时,林雷的黑钰重剑也轻飘飘地刺了出来。
不过,在黑钰重剑靠近周通这一掌力道的时候,林雷顿时脸色大变,他感觉像是一柄柄可怕的重锤,接连不断地轰击在自己的黑钰重剑之上。
更令林雷感受震撼的是,自己剑上的震动波竟然被那连续不断的轰击给轰散了,攻击再也无法凝聚,尚未发出便已经消散。
“砰!!”
掌力余波继续前进,林雷这一瞬间就像是被陨石迎面击中一般,整个身体只是微微一颤,然后立即就被砸飞了出去,身体都镶嵌在了不远处的山壁上。
“咔嚓!”林雷身体一阵,立即从山壁上飞了出来。
这一次,他是真的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