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x1r爱不释手的小說 玄塵道途-第六百二十三章 千年婚約分享-u8zga

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天幕不时浮现灿烂莹光,忽暗忽明,变幻无穷,有时像一团烈焰,焚灼半边天,有时像彩色缎带,于天空随风飞舞,有时像孔雀开屏,色彩纷纭,壮丽又深邃,长孙蓉静立窗旁,昂首眺望着天空。
“昂”一声声欢快的鸾鸣于浓雾弥漫的冻湖中传来,几头冰鸾正于刺骨严寒的湖水中嬉戏,也只有冰鸾这种顶阶冰系灵禽才能在冻湖中悠然戏闹,要知道湖水受湖底天地灵泉“寒域冰焰”寒气所染,一些普通飞禽落入其中,数息间便会冻僵。
“洛尘道侄,贫道可方便进来?”这时屋外突然传来凌乙鸾君的叫门声。
“两位前辈快请进!”长孙蓉不由诧异,立即前去开门,门外除凌乙鸾君外,竟还有怒洋真君,不知这两位前辈为何突然来访,而且大早师尊不是被凌乙鸾君派人前来,请去煮茶论道了吗?
“不知两位前辈来找晚辈是否有事吩咐?”将两人请进屋外,长孙蓉先是给两人上了刚泡好的茶水,忙问道。
“不忙!也没什么要事!就是怒洋道友想来找洛尘道侄聊聊。”凌乙鸾君乐呵呵说道。
“老夫也就不多绕弯子了,此次前来还是为了冬儿,想问问洛尘道侄,是否愿意嫁入圣鲸堡,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与冬儿可还投缘!”怒洋真君放下茶杯,直言说道。
“怒东道友气宇不凡,但晚辈暂不考虑双修一事,望前辈见谅!”长孙蓉还是那句托词,呆在冬焰岛的这一个月来,这怒东几乎天天找上门来,或闲聊,或邀请她外出游玩。
此人表面虽彬彬有礼,但举手投足间皆流露出一丝自满,长孙蓉甚是不喜,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喜静之人,
加上这怒冬真人鼻高颧宽,蓝发异瞳,乃北地异人,时而在眼前晃悠,令长孙蓉打心底不胜其烦。
“老夫知道洛尘道侄天姿卓越,上门提亲者甚多,冬儿虽不是其中最优秀者,但圣鲸堡可给予贵宗最大的支持,包括贵宗在内的山南三宗,不正为千年后的宗门之战筹备?”
“若洛尘道侄愿嫁给冬儿,圣鲸堡将建一艘二星灵能战舰赠予贵宗,且千年后大战,老夫允许冬儿携带族中少数精锐弟子随洛尘道侄一同回云州助战,暗中助贵宗获胜。”
怒洋真君给出了一份令人不得不心动的丰厚嫁妆,三宗如今重中之重,便是倾尽三宗所有资源,备战千年后的宗门大战,而一艘二星灵能战舰,足以令三宗多出一丝胜算,更别说圣鲸家族答应暗中出力了。
“待师尊回来,前辈与师尊说,此事全凭师尊定夺。”长孙蓉沉思片刻松口说道,她是孤儿,是宗门一手抚养长大,若嫁给怒冬,能助宗门千年后大战得胜,自己做出些牺牲,嫁于一北地蛮人,又有何妨。
“此终身大事,还是要看道侄自已的意愿!”凌乙鸾君与怒洋真君对视一眼,有戏,这次故意支开寒鸾,便是想从长孙蓉这着手,毕竟此子历练尚轻,比寒鸾这老狐狸,好对付多了,凌乙鸾君得到怒洋真君的眼神示意,立即说道。
“寒鸾道友想必与道侄说过,贵宗与本族之间的渊源,无任当年族中对寒松与姒风两位先辈结合是何看法?”
“但时过境迁,对错早已不重要。寒松先辈晚年想重入家族,但因当年之事,影响甚重,大部分族人反对,至今仍不是为一大遗憾!”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宗族有考虑过将云州寒岭南宫这一支脉重新添入族谱,但至今仍缺少一契机,怒洋道友的圣鲸一族为本盟三支之一,已视同亲族,若道侄能嫁入圣鲸一族,便是亲上加亲,寒岭南宫与本族便又算是一家人。”
“到时宗族不单可将寒岭南宫支脉重新纳入族谱,老朽做主,寒松与姒风两位先辈的灵位,也可移入南宫祖堂供奉。”凌乙鸾君绕了一大圈,缓缓说道。
“这…”长孙蓉一时说不出话,她没想到凌乙鸾君会开出这一条件,要知道回归宗族,一直是寒岭南宫这一脉历来的心愿,若自己拒绝,怕是寒岭一脉与宗族之间的隔阂将更深了。
“云州地界特殊,受“死魂海”大漠所隔,孤悬于一角,乃是蟠目土龙一族的后院,各大宗皆不好直接插手云州事物,本盟同样有此顾虑,不便直接介入千年后的宗门之战。”
“但本盟可保证,若灵冰宫战败,本盟会派人前往云州接应,寒岭一脉可安全退至冬焰岛,重新并入宗族。”见长孙蓉脸色凝重,显然心神已松动,凌乙鸾君继续诱劝道。
“此事容晚辈与师尊商议后,再回复两位前辈。”长孙蓉沉默良久,心中已有了决定,便是应下此事,嫁给怒冬,不单可促成寒岭一支脉重回南宫宗族,万一千年后战败,也可为宗门谋得一条退路。
“宗门弟子之间联姻,于修真界中来说十分常见,道侄应该清楚,从这些日子,贫道可看出寒鸾道友待道侄视如已出,十分疼爱,但正因如此,即便此事对宗门有利,寒鸾道友也不好下决定,怕委屈了道侄。”
“所以此事还是由道侄亲自决定为好,这也是为何老朽与怒洋道友,私自前来找道侄的原因,莫要让你师尊为难,道侄一直独身清修,不想过早考虑双修道侣一事,老朽也能理解,但还是希望道侄也能替你师尊与宗门多着想。”
凌乙鸾君从长孙蓉凝重的神色,与略显坚定的目光中,便已看穿了长孙蓉的心思,他料定长孙蓉为了宗门着想,心中定会同意此事,只要长孙蓉应下此事,接下来就好办了。
“还容晚辈想想!”长孙蓉起身来到窗台旁,眺望上空变幻莫测的璀璨天幕,喃喃说道。
凌乙鸾君如此急迫让她定下此事,长孙蓉心里清醒凌乙鸾君是怕师尊从中反对,其实长孙蓉也知道,师尊为了顾及她的感受,十有八九会出面反对此事。
但此次联姻,对宗门,对寒岭一脉来说,确为一大益事。
长孙蓉猜想凌乙鸾君愿前来当说客,开出这些条件,定是受了圣鲸堡诸多好处,而圣鲸堡费劲心机,想促成联姻一事,不过是看上了她的“玄阴姹女”,并不是什么所谓的一见倾心。
“晚辈愿与怒冬道友结为双修道侣,但只能先行定下婚约,待两位前辈履行方才所说,千年宗门大战过后,洛尘才能与怒冬道友完婚,不知两位前辈可否同意洛尘这一条件。”长孙蓉沉思过后,眼神坚定说道。
“行!就依洛尘道侄所说!”怒洋真君斟酌片刻,爽快应道,而一旁凌乙鸾君自无二话,毕竟此事他不过就是一说客。
凌乙鸾君之所以愿促成此事,一来是因为怒洋真君之前来找过他,愿让出圣鲸一族在盟内所分的一成青客丹。
冬水盟三族南宫、圣鲸、银狼现定青客丹分配方式为六、三、一,这一分配方式与三族灵婴大修士的数量与境界息息相关。
南宫世家现有灵婴大修士六位,其中有两名灵婴后期真君,另有一头灵婴期“冰暴鸾王”,所以占冬水盟每年所产青客丹的六成。
圣鲸一族有灵婴大修士三位,其中怒洋为灵婴后期真君,分得三成,银狼一族有灵婴大修士两位,但无灵婴后期真君,便只能占一成。
冬水盟三族青客丹的分配,按约定会随着三族灵婴大修士的数量与境界的增长、减少,而变化,以往圣鲸、银狼两族势弱,很长时间内一般只各占一成。
而近万来圣鲸一族崛起,尤其是怒洋成就灵婴后期,令冬水盟内产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
近万年来,圣鲸一族已多次向南宫世家提出联姻,而南宫世家则以族规婉拒,损了怒洋真君的面子不说,这也令南宫世家有些理亏。
若能促成此事,洛尘也算替南宫世家嫁入圣鲸一族,不单没有违背族规,也能安抚圣鲸一族。
且怒洋真君答应青客丹让出一成给南宫世家,冬水盟三族南宫、圣鲸、银狼之后青客丹分配方式则变为七、二、一,怒洋真君给出的这一条件令凌乙鸾君不得不心动。
二来,同样算是给族内“寒”字一脉,一个交代,当年南宫秋欲重回族门,被“凌”字一脉拒绝,时至今日,两脉之间已生隔阂,两脉弟子暗中较劲不说,甚至生出了怨气,这是凌乙不想看到的。
凌乙早就考虑过将寒岭一脉重纳入族谱,来缓和两脉弟子之间对立的关系,只不过缺少一个契机。
当怒洋真君找到他,提出让他促成圣鲸堡与灵冰宫的联姻时,凌乙便立即找到当今“寒”字一脉的掌教寒日真君,道出了自己所想。
盟内在圣鲸与银狼两族之前,有过暴熊一族,有过岩蛇一族,还有过雪鹰一族等等北蛮望族。
他们能被如今的圣鲸与银狼两族取代,今后圣鲸与银狼两族,也能被其它崛起的北蛮家族取代,而唯一不变得,将只有做为盟主的南宫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