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ed7精品玄幻小說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六百二十三章 控制吐火羅境讀書-0cbht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醒目而招展的三辰旗在康居的城头下飘扬,远征的安西军终于回到了征途的中转站。由于携带了太多的附属物资,使得这支三万多人的部队显得臃肿而又庞大。
这些附属物资还只是在战场上的缴获,今后的几个月内将会有源源不断的金第纳尔和马匹通过木鹿城转送过来。这就是战胜大帝国的好处,这些钱财马匹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不痛不痒,但其中获利之丰厚,绝非灭几个弹丸小国可比。
李嗣业进入城中之后,经过仔细思考,决定先遣监军边令诚带着条约,捷报,乃至行军方志和大食的进贡使节回往长安,同时带回去的还有一幅边界划分地图。
根据双方划定的以木鹿城为边界,河中九国,吐火罗境皆归唐管辖,完全恢复了大唐高宗龙朔年间对西域控制的最大版图。
那时的波斯萨珊王朝刚刚被大食攻破灭亡,波斯王子跑到长安政治避难,河中诸国以及吐火罗各国纷纷内附,还有大批九姓贵族内迁,他们一度寄希望与得到唐王朝的庇护,能将他们护在羽翼下用军事手段遏止大食帝国东进。
可惜高宗时期的辉煌是短暂的,很快武后当国,后突厥重新建国占据了漠北。吐蕃趁机进攻安西,大食开始蚕食河中与吐火罗全境,安西四镇经历了数次迁移。直到开元初年时,玄宗君臣开始一边扶持一边控制突骑施部落,利用突骑施人的力量与大食在河中地区争锋,但这一招依旧玩脱了。因为突骑施不是提线木偶,人家也是有野心的,所以最终结果是唐军只好把自己纵容扶起来的对手搞垮。
将近有二三十年时间,吐火罗一直被控制大食手中,河中也处在摇摆不定的境地。这一场以大食军进驻怛罗斯城为开端,经历五六场战役的战争终于落下帷幕。历史上的怛罗斯战役不复存在,李嗣业发动的任何一场战争,都与这个地方毫无瓜葛,这是就他想要的效果。
仅仅从地图和界桩上把势力范围划分出来还不够,还要彻底驱逐和消灭盘踞在吐火罗的亲大食势力,消除大食教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在这个历史性的关键时刻,李嗣业不能采用柔和渐进的方式,要如雷霆闪电般迅速完成新旧势力的洗牌。
他亲自率领安西军的一部分进入吐火罗境,进驻到原月氏都督府所在地阿缓城,分别派遣王正见、马磷、康怀顺、段秀实、田珍等五人前往亲大食严重的五个地区,它们分别是原昆墟州的多勒建城、条支州的鹤悉那城、旅獒州的乌拉喝城、大汗州的缚喝城,还有写凤州的罗烂城。
李嗣业站在阿缓城的临时府邸外面,对着面前的五位心腹将领伸出三个指头大声道:“派你们到这五个城中,我们只办三件事儿。头一件,杀掉或驱逐亲大食的国王和贵族,如果他们愿意幡然悔悟归顺大唐,可以,但必须亲自去拆毁大食教寺庙,驱逐教徒僧侣,这就算是投名状。第二件,拆毁大食教寺庙,将顽固的信徒们驱逐出境。第三件,重新把佛教立起来,这一点很容易,因为它本身就有很坚固的民间信仰。”
田珍提出质疑道:“关键是立这玩意儿有用吗我听说释迦牟尼在他们老家天竺都不受待见了。”
“当然有用,宗教就像水,几乎无孔不入,要想挤走它就必须用另外的水来填充。我们不能接受大食教的原因是什么,它和佛教,拜火教对我们来说有区别吗没有区别。它们信仰的神是谁对我们有影响吗也没有影响。它最大的问题不是信仰什么,而是它与大食国****。它与世俗权力并驾齐驱相辅相成,那我们就不能容忍它了。”
田珍挺胸笑道:“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听明白了。驱逐大食教,扶持佛教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办的明明白白的,绝对不允许大食的势力再渗透到吐火罗的土地上。”
李嗣业笑道:“这种事情你不需要刻意去加深,只要让原有的佛教在这片土地上根深蒂固,除非他们能用武力的方式强行侵占,否则它永远都不可能渗透进来。”
“现在立刻带着各自的麾下去做吧,我只给你们每人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就要完成除草,我们班师回安西。”
五人同时翻身上马,坐在马鞍上朝着李嗣业齐声叉手:“大夫,我等定不负所托,完成那个……除草行动。”
他们不明白李嗣业为何要把驱逐大食教的行为叫做除草,可能是认为他们如同野草一般蔓延传播吧,当大食教不再受政治制约时,它的传播能力还是相当广泛的。
“去吧。”
他目视着五人各自带着五支队伍从城门的各个方向奔出,如同五条分散开来的支流,缓缓消失在吐火罗的山地中。
李嗣业回头,对站在他身后的毕思深问道:“毕思深,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派你去跟他们一样做这种事情么?”
“属下不知,还请大夫示下。”
“因为他们代表雷霆,可以杀人放火,然后就可以跟着我回到碛西。但我准备把你留下来,你就不能只会杀人放火,你必须学会扶持一些当地贵族,以示拉拢,遇到那些无法拉拢的,才施展雷霆手段。”
毕思深一听,明白自己要被安排在河中吐火罗一带了,心中似乎有些不情愿,但好像也不是难以接受。
李嗣业看穿了他神情中的犹豫,笑道:“你放心,不会让你半辈子都呆在这儿,圣人命我在河中吐火罗组建联合归义军,你就是第一任军使,定员可能在一万人或一万五千人左右。由于毗邻大食,可能将来给你的人更多。归义军责任重大,防止大食东扩,要始终把他们阻挡在木鹿城以及木尔加布河以西。”
“不过暂时不必担心,大食经过这一战兵力受损,马匹牲畜也损失许多。至少十年之内没有能力与我们抗衡,你要利用这十年的时间来巩固当地势力,以迎接他们将来的反扑复仇。”
毕思深信服地叉手说道:“大夫讲得很清楚,思深定不负重托。”
李嗣业领着他往圆顶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暂时先给你留四千人,从各军中抽调而出,你要在本地各国征召出五千名蕃兵,等我入朝之后,上奏陛下给你们调拨军械甲胄,同时征召三千名健儿补入军中。汉蕃的比例应当保持一比一,对于一些能堪大用的粟特将领,一定要严格进行审查,防止他成为被敌国渗透安排的棋子。”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们联合归义军的衣物用度,包括粮饷,将来的武器采购,甲胄换新,都必须立一个名目,从河中九国与吐火罗诸州手中进行征收。我们可以不征收其他的赋税,但我们保护他们不受大食侵袭,这个钱必须由他们来出,合情合理。”
说到这里,李嗣业的声调停顿了一下,突然说:“至少现在是这样安排,至于将来康居和阿缓城会不会成为安西的第四镇、第五镇,或者直接被圣人划分出一个都护府或一个边镇节度使,等我回去奏报后再由朝中圣人和左右相进行定夺。”
毕思深听罢,内心中突然涌起一丝的火星,又被他悄然掩盖熄灭了,安西四镇能人辈出,他怕是没有资格去妄想更进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