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do7優秀小說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第737章柯南人工呼吸展示-165lq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小說推薦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哇,又钓上来了。”
“好厉害,已经是第23条鱼了,一刻都没停。”
“奇怪,小修钓上鱼后,小哀一条鱼都没钓到。”
自从司徒修钓上第一条鱼,鱼竿就没有歇息过,半个小时里钓上来23条大鱼。
众人心中震惊,灰原哀脸色都变了。
“太奇怪了,这鱼怎么都往一根竿上跑。”阿笠博士皱着眉头说道。
“是很奇怪。”柯南趴在海边观望,心中暗自思索。
此话一出,三个熊孩子顿时一愣,然后一双双眼睛投向司徒修的位置。
是啊,从灰原哀开始到司徒修,按照这个顺序,等下可能就到柯南,然后就是他们三个。
想到这,三个熊孩子脸上露出笑容,马上,马上他们也会钓上很多鱼。
“小哀同学,你那边好像半天都没动静。”司徒修笑着看向灰原哀。
“要你管!”灰原哀面色一冷。
“嘿嘿,又来鱼了。”司徒修笑了笑,手中的鱼竿动了,又钓上一条大鱼。
“哎呀,这可怎么办,鱼桶都是大鱼。”阿笠博士有些头疼道。
“很简单啊,放生,全部放生,等下在钓上来。”司徒修自信道。
“………”众人。
嚣张,太嚣张了,这鱼要是能听懂人话,一定会大骂。
这一幕似曾相识。
灰原哀气的直咬牙,可无奈鱼竿不给力,鱼儿不上钩。
十分后。
“好快,又钓上来十条鱼,真是头疼,放生吧,博士。”司徒修笑着说道。
“这家伙好讨厌。”柯南呵呵一声。
“要输了吗?”灰原哀无奈道。
“为什么柯南的鱼竿还不动。”元太抱怨道。
又过去十分钟。
众人已经看呆,司徒修满是笑容,心里乐开花。
“不行,我要换位置去别的地方。”元太拿起鱼竿走了。
“这里钓不到鱼,我也要换地方。”光彦说道。
“那我,还是算了。”步美叹气。
“步美,我和你换个位置怎么样。”司徒修微微一笑道。
“啊!可以吗?”步美脸色一喜。
“当然。”
两人立刻换了位置,司徒修鱼饵刚抛出去,没一会儿,又有鱼上钩。
众人没当回事,可很快发现不对,司徒修的鱼竿又像之前那样,一刻也不停。
“这是什么情况?”步美目瞪口呆。
按道理,两人都换了位置,应该是她钓上来鱼,然后是柯南,可现在跳过两人,鱼儿直接游到司徒修那边去。
“不科学?”柯南吐糟道。
“今天的鱼真奇怪。”灰原哀皱着眉头说道。
司徒修闻言,笑呵呵道:“可能这些鱼喜欢我。”
“……..”灰原哀。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到了回家的时间,大海上一艘船开过来,此时司徒修已经钓上来几百条鱼,又放生了几百条鱼。
众人歪着头看着司徒修,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知不觉钓了好多鱼,真是累啊。”
司徒修用手锤了锤胳膊,然后看向柯南道:“你好像一条鱼都没钓上来。”
“要你管!!”柯南嘴角抽了抽两下。
而就在这时,夜黑魔人的声音传来:“少爷,有一个人不对劲,是那个男子江尻太志,我看见他脸色发紫。”
司徒修放下手中的鱼竿,立刻站起来,左右看了一下,江尻太志坐在水泥管那里。
司徒修迅速跑过去,拍了拍江尻太志的肩膀,没有任何回应。
“他怎么啦!”柯南察觉到司徒修不对劲,也跟了上来。
“不知道,脸色很不好看。”司徒修低下头看向江尻太志,脸色很不对劲。
柯南低头一看,不由脸色微变,说道:“不好,嘴唇发紫,脸色也开始青紫,这是无法呼吸的征兆,可脉搏很清晰,心脏也没问题….
难道是…….脑部障碍或者神经毒素!!!”
“我去,你连这个都知道。”司徒修一愣,这家伙不去当医生可惜了。
这时候阿笠博士也走了过来,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博士赶快过来,帮我把他弄躺下,不能在等了,要立刻人工呼吸!!”柯南面色凝重道。
“啊!”阿笠博士惊呆,快步走过去。
三人把江尻太志放平稳躺在地上,柯南口对口开始人工呼吸。
“这家伙……”司徒修眼睛一瞪,心里暗暗佩服柯南,这种事情他是做不出来。
“博士,那艘船过来了,马上跟他说要送这位叔叔去医院。”柯南喊道。
“好。”阿笠博士立刻起身去码头。
其余人也注意到这里的情况,都快步走过来。
“老公,老公…”远处白根筒子大喊道。
“发生了什么事。”金谷峰人询问道。
两人就快要踏上水泥管,柯南忽然大喊道:“都别过来,这位大叔被人下毒,而下毒的人就在我们之间,所以这里是案发现场,不能被破坏。”
“什么!!!”两人当场愣住。
司徒修走到一旁,询问夜黑魔人案发时的情况。
海面上轮船到达港口,阿笠博士立刻向船长井田严详细说明情况,两人立刻把江尻太志弄上船,然后柯南叮嘱阿笠博士,每隔10秒人工呼吸一次。
船离开后,柯南开始查看案发现场,寻找线索。
“金谷先生,凶手就是你吧。”
而就在这时,司徒修的声音传来。
众人一愣。
金谷峰人心里一紧,脸色平静道:“小朋友,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凶手,我们两人相隔的距离非常远。”
“我知道,因为你用的是鱼钩下毒,利用钓鱼竿的线,甩向江尻先生那边,很巧的是我刚好看见江尻太志手上有划伤,衣服也被钩破。”
司徒修顿了顿,继续说道:“按照我的分析,你把鱼钩甩到江尻先生那边后,江尻先生不以为然的解开鱼钩,你也肯定说了一声抱歉的话,那时候毒已经潜入江尻太志身体里。”
“瞎说!你有什么证据。”金谷峰人脸色变得苍白。
“证据,嘿嘿,不就是你的鱼竿吗?那鱼钩上还残留着江尻先生的血。”
司徒修笑了。
夜黑魔人刚好看见金谷峰人甩鱼竿到江尻太志那边,于是他分析出鱼钩上有毒。
“可是为什么他不切断钓丝,让鱼钩潜到海里去。”灰原哀疑惑道。
“那是因为他害怕鱼钩与其他人的鱼竿线缠着一起,那样计谋也就被揭穿。”柯南说道。
司徒修走到金谷峰人钓鱼竿面前,拿起钓鱼竿,一条长线上挂着几个鱼钩,说道:“不管鱼钩泡在水里多久,上面依然能检查出血迹,然后与江尻先生的血比对,结果就能出来。”
金谷峰人脸色苍白,脚下一软,瘫软在地。
这时候白根筒子已经明白,心中不解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江尻,我们三人这么好的关系。”
“因为他对我说,公司也好鱼也好女人也好,新鲜才是最重要,我无法原谅,他抛弃你的事实。”金谷峰人咬着牙说道。
原来这是一段尘封已久的爱恋,金谷峰人喜欢白根筒子,可白根筒子跟江尻太志结婚,金谷峰人选择默默祝福,但多年后两人离婚。
“你错了,他是因为公司倒闭,欠下债务,不想拖累我,拜托我和他离婚,其实他是为我着想。”白根筒子轻叹一口气。
“什么!!”金谷峰人愣住了。
“的确,那句女人必须是新鲜的话很刺耳,但他对我真的不错。”白根筒子说道。
“嗯,这句话很不爽。”灰原哀点头赞同。
三个熊孩子歪着头一副不解,柯南无奈一笑。
“那个,打扰一下,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感觉他的话不是那个意思。”司徒修说道。
“啊?!”众人一愣。
“你们不是喜欢钓鱼吗,新鲜的意思或许指的是在海里自由游动的鱼”司徒修微微一笑。
白根筒子有些恍然,脸上泛起微红,原来她离婚后就像鱼一样自由自在,也就是新鲜的意思。
“我…错了…我对不起江尻。”金谷峰人哭喊着,眼角落下泪。
这一场案件就这样落幕,值得一提的是江尻太志没有死,及时在医院抢救过来,事后也没有怪金谷峰人,而是向警方讲述自己不小心弄到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