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0n2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三章斬仙飛刀斬餘元閲讀-8366n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惧留孙从大帐走出之后,燃灯道人也领着一众的阐教门人给惧留孙掠阵,毕竟现在不知道余元有何依仗,若是事有不协,也好能出手帮忙,助惧留孙一臂之力,燃灯道人可不希望自己带到西方教的班底,有什么意外,毕竟他在西方教的地位是否能够稳固,还要看自己这个小团体的力量。
众人可不知道燃灯道人的小心思,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跟着燃灯道人来到大营之外,虽然此时,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去,但是对于阐教众人来说,区区黑夜,根本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众人来到两军阵前之时,此时的惧留孙已经与余元交上手了,余元此时打法与之前完全不同,现在的余元自从知道阐教众人奈何不得他的肉身,干脆放弃了防御,都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几次放任惧留孙的宝剑刺中自己,为的只是让惧留孙也承受他的一击。
要不是此时惧留孙也修习西方教的金身法门,还真承受不住余元的攻击,即使如此,惧留孙的嘴角也开始溢出血迹来,或许此时余元也沉浸在复仇的快感之中,根本没有用任何法宝,只是一步一步的逼迫惧留孙和他肉搏。
在李靖和杨戬看来,此时余元的伎俩无疑是暴殄天物,白白浪费了大好的肉身,技巧可以说是粗糙至极,也就欺负一下惧留孙这种没有太过研究肉搏之术的惧留孙,要是遇到杨戬和李靖这样修习肉身的好手,余元这点伎俩,根本碰不到他们的衣角。
“惧留孙师叔,真是好果决!”
就在李靖思绪乱飞之时,耳边响起了杨戬说话的声音,李靖扭头看去,原来是惧留孙不知道怎么拉开与余元的距离,居然用捆仙绳制服了余元,任凭余元在那里扭动身体,也挣脱不开捆仙绳的束缚。
“二郎,惧留孙是如何做到的?”
李靖看着身子有些佝偻的惧留孙,皱着眉头,询问杨戬。
杨戬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李靖,不过他也没有询问什么,直接开口道。
“惧留孙师叔刚才被余元的打法压制,根本空不出手来施展法宝,而余元凭借肉身的优势,根本不在乎惧留孙师叔的攻击,要是这么下去,惧留孙师叔必然是要坚持不住的。可是惧留孙师叔非常果决,用肩头硬生生的接住余元一拳,借力拉开距离,然后在没等余元反应过来之时,用捆仙绳捆住余元。”
“嘶~”
李靖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李靖也为惧留孙的惊叹,李靖可是知道自己肉身的力量有多强,那余元的肉身强度还在自己之上,余元的一击,相信也已经让惧留孙重伤,惧留孙现在有些佝偻的身子还真不是装出来的,现在相信惧留孙没个数月的休养,根本不能恢复旧观。
“咳咳~,惧留孙前来交令,这余元交给燃灯老师处置,惧留孙还有些事情,就不在这里久留了,各位师兄师弟,还请赎罪!”
惧留孙提着被捆着余元,来到燃灯道人身前,把余元掷在燃灯道人的身前,或许是牵动了身上的伤势,嘴角再次溢出鲜血。不过在把余元交给燃灯道人,惧留孙就直接告退,转身而走,没有半点犹豫。
燃灯道人一脸关切的看着惧留孙的背影,他有心询问一下惧留孙的伤势,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也有不得他,也只好任惧留孙返回大营休养伤势,至于去探望惧留孙,还是等到处理完这余元再说。
“哈哈,阐教小儿,就会用卑鄙的手段,有能耐跟我堂堂正正的争斗?”
“就算你们捉了我,又能奈我何?还是刀劈斧凿?火烧水淹?这些小手段就不用在我身上实验了,来点更厉害的!”
“堂堂阐教二代弟子,对付我截教的三代弟子,都要费尽心机,用卑鄙龌龊的手段,真是羞煞旁人,阐教原始圣人的面皮都让你们丢尽了!”
……
余元自被掷在燃灯道人的面前,就开始用言语攻击阐教,以及阐教门人,此时阐教之人,面色都是铁青,但是还没有什么办法。
“陆压道友,之前你说,我等擒下此獠之后,你一人就能斩杀对方,此时余元就在此处,还请道友出手,助我阐教斩杀强敌!”
此时燃灯道人也顾不上面子了,本次还想把余元带到中军之后,再行斩杀,现在看来,也留不得这个家伙了。
此时余元听阐教找来你个帮手,让其斩杀自己,心中没来由的“咯噔”一下,燃灯道人已经知道自己的神通,现在既然请了帮手,定然有把握斩杀自己。
此时的余元也顾不得恶心阐教,而是转过头来,看着陆压道人,厉声大喝道。
“你是何人?居然也敢来掺和我玄门内部之事?我告诉你,我乃是截教通天圣人的嫡传徒孙,正宗的圣人门徒,我与阐教之争,乃是玄门内部之事,你若是识相,速速离去,若是惹恼了圣人,这洪荒之中,还有你容身之所么?”
陆压道人听了这余元的话,没有一点余元想要看到的畏惧,反而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眼中寒光闪烁着道:“余元,别说是你,就是当年的赵公明在截教何等地位?你自己扪心自问,你比之他如何?就是赵公明我陆压也杀得,那又如何斩杀不得你呢?”
说到这里,陆压道人不顾及余元震惊的神情,朝着姜子牙拱手道:“姜丞相,劳烦你派人把这余元捆在军旗的旗杆之上,我陆压就在这阵前斩杀这余元!”
姜子牙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吩咐武吉前去按照陆压道人的吩咐去办,而在把余元绑好之后,陆压道人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香案。
香案之上这个最显眼的葫芦放在正中央,而葫芦之前,放着一个香炉,香炉两侧,摆满奇珍异果。
李靖看着陆压道人拿出来的家伙事,心中暗叹,这陆压道人底蕴还是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现在陆压道人拿出来的香案、香炉等,每一样都是难得一见的法宝,或许也就是陆压这个继承妖族底蕴的金乌太子能有这气象。
只见陆压在香案之前,点燃三根高香,躬身朝着香炉之后的葫芦拜了几拜,然后把三只高香插入香炉之中。
在这高香插入香炉的瞬间,一阵阵香烟袅袅升起,在空中纠缠上升,最终仿佛被一股吸力吸入葫芦之中。
就在那香烟进入葫芦之后,那葫芦之上一道白光闪过,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童子出现在葫芦的上方,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高香燃烧时候发出的香烟。
此时众人看到这个异象,都是震惊不已,陆压道人不是第一次使用这斩仙飞刀,但是如此仪式还是第一次。
场中表情变化最大的,当属余元,余元见到陆压道人的阵势,一股危机感袭上心头,余元感觉眉心突突直跳,心中大骇。
“陆压,我师父乃是截教女仙之首,我也是截教三代弟子第一人,你……”
“请宝贝转身!”
陆压道人不顾余元的咆哮,冷冷的吐出五个字,这五个字一出,只见那看不清面目的童子颤了颤,微微一纵身,就化作一道白光飞掠而起,朝着余元脖颈之处缠绕过去。
只见那白光在余元的脖颈之处足足绕了四五圈,余元的人头这才被绞杀而下,而那白光重新幻化成童子之时,神色萎靡了很多,周身的白光也暗淡下去。
那童子看都不看无头的余元,身子一闪,返回香案之上,继续大口大口的吞咽那高香产生的烟雾,直到高香燃尽,那童子身形一闪,重新进入了葫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