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dca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玉虛天尊-第五百二十五章天外仙天相伴-knwvi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天邪山,当齐瑶解毒完毕,从沉睡中醒来,就看到董朱坐在岸边研读天书。
四周张望,她发现自己躺在水潭中央的金色莲花上。花心潺潺流淌银色仙光,为她净化体内的余毒。
齐瑶起身:“这是哪?任鸿呢?”
“喂喂……是我在这里守了你一年。那家伙早走了。”董朱无语:“你睡了一年。这一年,咱俩都在天邪山,是青喉道君帮你解毒。至于任鸿……”
人家在一年前就走了。
虽然董朱支持齐瑶追任鸿,但多年下来,任鸿毫无表示,显然对齐瑶无意。所以,同样作为任鸿好友的董朱,彻底歇了帮齐瑶的心思。
前番骊山胜境那一吻,支持风黎不香吗?
还有纪清媛,虽然自己不喜欢她,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任鸿对她十分青睐。
至于菡萏更别说,人家都假扮夫妻,堪称任鸿的贤内助啊。
然而看齐瑶一脸失望,他又不忍心说狠话,断了她的念想,便道:“当初他跟青喉道君赌命,三十三杯天邪毒水,怕是回莲花山排毒去了。”
齐瑶一听,渐渐回想起来。
不错,当初任鸿为救自己,和青喉道君对赌,伤势应该很严重。
想到这,她从莲花走下:“不行,我要去看他。天邪毒水乃天下一等一的邪物,他的毒伤恐怕不轻。西昆仑有不少神药,或许可以对他……”
“可算了吧。”董朱连忙拦住:“他没事。他的毒伤还能比你严重?你昏迷一年才解掉毒,他怕是早好了。对了——星魔又开始闹事,或许任鸿会去玄都宫,咱们回头去那边汇合,你看如何?”
“星魔,他怎么了?”
提及这件事,齐瑶果然转移注意。
这一年时间,足以让神州发生很多事。
比如,宿钧把二十八星宿图还给碧游宫,然后对玄都宫发出拜帖。
同时,九州人间也多出一个名叫“天门”的正式组织,开始和魔教联手对抗玄门。为此,玄门高层放弃征服九地,转而针对魔教和天门,围杀天皇余孽。
怎奈八代英明神武,指挥众魔仆和天门余孽反扑,在九州青州之地站稳脚跟。
董朱将九州风云告知齐瑶,齐瑶暂时压下对任鸿的心思,开始思考正事。
“你我得昆仑传承,不可不为玄门考量。老师手札对九阴绝日提及,除却魔教作乱,最大危机来自那只天目。这所谓的天门,恐怕和那位存在脱不开干系。”齐瑶:“虽然我不喜东昆仑那群仙人,但昆仑道派为玄门魁首,你我必须表明态度”
董朱点头:“对,这是正事,不能耽搁。”
二人和青喉道君辞别后,一路直奔昆仑。
对于最新冒出来的天门,昆仑道君们的确感到头疼。毕竟八代和二代站在天皇那边,在其他几位阁主或隐居,或旁观的现在,只能由昆仑、玄都进行镇压。
而此刻昆仑铺开的局面很大。极北之地由乾元峰牵头,正带领一批修士开辟绿洲暖陆,目前已有小成,开辟三千里绿洲供生灵生息。极地妖洲由佛宗出力,燃灯道人牵头,请广法、遍吉、妙玉、惧留四大道君法脉联合,一起镇压妖族。此外,还要监督九地,看守九州纯阳伏魔封禁,防守地府……
桩桩件件都是麻烦事,累得青玄大道君只能演化十方化身,同时关注三界十方的状况。
如今董朱和齐瑶主动过问天门、魔教事宜,青玄大喜过望。
“师弟师妹肯帮忙,我便无须化身前往天外天。你二人代表昆仑,前往玄都宫商议合作。请玄都宫联手伏魔,将魔教道君镇压几位,泄去他们的气焰。”
顿了顿,大道君又把九龙神火罩取来。
“如今星魔大闹天下,盗了我昆仑碧游后,又对玄都宫下手。此子断不可留。师弟、师妹,我把九龙神火罩借给你们。如果碰见他,直接祭起先天灵宝烧死他!”
九龙神火罩乃火系先天灵宝,九条火龙缠绕一盏琉璃罩,点燃熊熊烈火。
董朱为火法修士,接过灵宝后,感受那源源不断的火元,马上爱不释手地把玩。
“多谢师兄,你放心吧,我肯定将星魔那家伙抓住。”
一番鼓捣,那九条火龙缠绕在他手臂,化作一道道纹身。
至于齐瑶……
她思及星魔宿钧的身份,暗道:九龙神火罩乃乾元峰镇洞之宝,宿钧恐怕不能抵挡。我需在旁盯紧董朱,不能让他直接把宿钧害了。
二人稍后返还西昆仑和南昆仑打点,然后一起前往天外天。
玄都天外天,在九天之上。是一处位于第九重天元气潮汐之上的仙境世界。这座世界高于九天,却又没有脱离九天界域,漂于碧落之顶,九霄之巅。
此地玄之又玄,唯有道君驾驭先天大道可以直接找到。其他仙家若无太清宝箓指引,玄都仙人带领,断不能来访此地。
这次星魔要来玄都宫借宝,无疑是对九州玄门的一次打脸。但玄都宫不气不恼,根本没打算大张旗鼓,如碧游宫那般摆开阵势。
如同一如既往,自家过自家日子,全然不把星魔盗宝当一回事。
但天下好事者众多,好些仙家寻觅玄都道友,请他们带领前往天外仙天,来凑这天底下一等一的热闹。
所以虽然玄都宫高远莫测,可齐瑶、董朱到访时,也有二三百位客人云集在此,等待星魔盗宝。
“董朱你看,任鸿来了。”齐瑶目光第一时间捕捉到任鸿的身影。他和赫胥晨同坐,两人聊天说笑,不知在谈论什么。
“他俩搅和到一起了?”董朱暗暗惊奇,再往任鸿四周看。这次别说纪清媛,连菡萏仙子都没出现,好像任鸿是自己来的?
任鸿往齐瑶、董朱方向扫了一眼,对二人微微点头,继续和赫胥晨讨论太清道法。
他的九光灵苑还差三道灵光,分别象征三清教主。玉清之道便是任鸿自己的道,上清之道在玉宸坐火地已经圆满,可太清之道莫测玄奇,需要亲自来天外天求教。
所以,这次任鸿来这里的目的,仅仅是为格物太清大道,和星魔没有半点干系。
从进入天外天开始,直到星魔到来,任鸿坐在赫胥晨旁边,没有半点反应。
星光从九天下层一点点上升,最终在天外天外演化二十八星宿,开辟无量星海。
“怪了,这星辰道法和他原本的星宿宫路数不对,怎么多了上清二十八星宿的路数?”赫胥晨啧啧称奇,起身想要外出。
任鸿抬头看了一眼,随口道:“前番星魔盗取碧游星宿图,怕是那时候学得的。别在意,道友,咱们继续。”
“不,我过去看看。道友你先等等,回头我再过来寻你商讨。”
赫胥晨匆匆离开,留下任鸿独自坐在那里喝茶。
任鸿摇摇头,看向旁边的道君席位。
天外天三位玄都仙人,桑道君和辛道君都不在场,唯有伊道人坐镇道宫。可伊道人和诸位掌门说话,任鸿不方便过去打扰,只好自己自顾自喝茶吃点心。
“来了,来了!”
天外天外,星光凝聚无数蝴蝶涌入仙天。
可下一刻,八方各有一道太清仙光亮起,联手把外面的星宿海劈碎。
星光重新散开,又在天外天外演化天市垣,反而将整座天外仙天吞入星海世界。
太清仙光扩展,转眼又把天市垣碾碎,重新立于九天之上。
接着,天市垣转变太微垣,然后是紫微垣。
任鸿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星光和仙天的交锋,没有半点插手的意思。
齐瑶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
“那人和玄都宫交手,你不去吗?”
“和我有关吗?”任鸿神情冷淡。
自从得知齐瑶中毒是在颛臾墓外,任鸿便知晓她在暗中调查自己。而幽月送她回来,怕是这二女交换情报,已经知晓自己双魂的事。
面对齐瑶的试探,任鸿仍搬出那副老神在在的姿态。
“星魔胆大妄为,挑衅三清道统,死有余辜。但此地是太清主场,且看他们手段。”
纵然桑道君和辛道君不在,可伊道人与玄都九州道君们都在,宿钧岂能讨好?
不过董朱下手更快。
在外头那茫茫星光中,董朱窥见宿钧真身,直接祭起九龙神火罩
“去!”
九条火龙转眼化作火海,把宿钧吞噬。
看到这一幕,齐瑶脸色大变,连忙赶去董朱身边。
任鸿活动了下手指,垂眉低首,仍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董朱,等等……”齐瑶来到董朱身边:“你操控九龙神火罩恐怕不能持久,我来帮你操控。”
说着,她扭头看向任鸿。任鸿此时闭目小憩,根本不往场内看。
这家伙还真能坐得住!他就不怕宿钧暴露身份,然后牵扯到他吗?
齐瑶暗暗生闷气,但转念一想:或许,他体内天邪毒水的剧毒还没拔除干净,此刻不能动手运动?
就在齐瑶胡思乱想时,一道五彩光辉冲入九龙神火罩内,主动去救星魔。
“咦?星魔怎么还有帮手?”董朱察觉九龙神火罩内的冲突,连忙催动法力驱使九龙应敌。
“齐瑶,法力借我!”
齐瑶黑着脸,将自己的法力传过去,心中默默念叨,纵然你是道君之身,这次也要削你一层皮!
虽然她没看出那道五色仙光的身份。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那个人绝对是风黎仙子!
风黎仙子救护星魔。再联想当初碧游宫失宝,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她和宿钧联手干的?他二人这是前情未了?
想到这,齐瑶妒火燃起,配合董朱的九大真火直接烧入神火罩内。
“令人无语。她竟然真跑过来当帮凶了?”
任鸿看到仙光,眼中闪过一丝波澜。
当初他把风黎的交易甩给宿钧,然后就不再理会。后面宿钧还宝时与风黎交流,都是他俩的事,任鸿全然不知情。
可任鸿万万没想到,这次行动风黎不是在旁边敲边鼓,而是直接跑出来帮忙。
“纵然你不用上清道法,但在场道君这么多,你真以为自己能瞒过去?”
任鸿暗暗摇头,不看好风黎这次的行动。这要是暴露身份,岂非是上清盗宝太清,造成玄门的巨大丑闻?
“所以,咸池那边可以做做文章,让他俩赶紧离开算了。”
任鸿叹了口气,暗中施展易天定命之法,影响咸池那边的战斗结果。
……
咸池,昔年四代天皇阁主镇压咸池魔君的地方。后来咸池魔君转生,又被玄都宫重新镇压。
这几日,咸池蠢蠢欲动。辛道君和桑道君只得日夜坐镇咸池,避免魔君破封。
而这,也是八代做文章的地方。
在宿钧开始攻击天外仙天时,八代率领魔徒来到咸池禁地外。
少年坐在轿子里,旁边还有好些魁梧力士扛起来的一口棺材。
“二代前辈,您不惜棺材下场救人。来吧,现在到你出手的时候了。”
八代眺望禁地上空的两道太清仙光。
“两位太清天仙,你我一人一个?”
“一人一个?你真以为咱们的敌人是他们?”
棺椁中的沙哑笑声十分刺耳:“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咸池魔君不是魔教道君,但魔教不会坐视不理。此外,极地妖王、东海龙族和九地深处的巨魔们也会联合,一起冲击三清统治。咱们的目标,是那两位。”
二代话音一落,咸池之东升起一座青山岱岳,咸池之北运转满天星斗。
金虹氏以及姬辰一同到了。
再加上任鸿暗中出手,仅仅这一场咸池之争,就来了五位天皇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