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ops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鍊金手記 線上看-八十五:時間的痕跡熱推-xwhx3

鍊金手記
小說推薦鍊金手記
正值夏季,北方的小镇却空气凉爽,虽然运矿的铁轨已将城市贯穿,但这个地方还保留着并未受到工业发展影响的淳朴风貌,街道上很少见到汽车,天空上也没有恼人的煤雾。
黑发青年提着沉重的行李箱打量四周,试图从周围的风景里找出一丝熟悉的影子。
但千年的光阴已将所有创伤都愈合了,埃德蒙兹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曾经羁留过一天的地方,现在更是变得完全陌生了。
一切都变了,就连埃德蒙兹的发音也是。
虽然已经离开永续之境三天,雷心里还是有种别样的感受,此刻街道上的行人大都挂着平静的表情,交谈的人也面带笑意,这个慢节奏的城市里,居民幸福指数无疑要超过冈堡。但就在几天前,雷亲眼看到广场上堆积着残破的尸体。
而现在已经没人知道那些事了,他毫不怀疑,如果拉着一个路人说这里曾经尸横遍野,他一定会被当成疯子。
“通向瑙瓦卢的列车每周一班。”拿着当地地图的管家坎普询问完向导,对雷说:“我们得在这停留四天左右,先生。”
“找个旅馆吧,顺便在租辆马车,对了……”雷顿了一下,“帮我打听一个村子,就在埃德蒙兹北边不远,叫亚姆林村,没错,也许是这个名字。”
雷的语气不太确定。
那个村子多半已在灵灾中毁灭,就算没有,千年过去,也很难说没有变动。
事实证明西庸堡的管家的确让人省心,除了处理旅途上的杂务外,他还精通一切生活细节,譬如选择了一间老旅馆而非装潢华丽的新旅馆,以避免杉木盒里的雪茄吸收油漆的味道。最重要的是,坎普行事高效,并且从不多问。当天下午,雷在窗前看报结束了下午茶的消遣后,管家就带着消息回来了。
“我的确打听到了亚姆林村这个名字,先生,不过这个村子已经不在了。”坎普说,“如果您想去村子的旧址看看,我的建议是跟着矿车一起。目的地在北边的铅矿附近,明天就有一趟运矿的火车过去,我们可以再租马车回来,这样花费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
……
车站里,一筐筐铅矿被倾入货箱,灰色矿石里偶尔夹杂着色彩斑斓的伴生矿物。
雷离开车站时,坎普联络的向导已在等待,向导是个打扮得体的中年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银丝眼睛,看模样像个学者。他的身份也的确和雷的推测相当。
“我听说有人要去亚姆林村旧址,却没想到这么年轻。”男人与雷握手后自我介绍,他是埃德蒙兹的一名中学老师,爱好是研究历史。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了。”
男人把雷带往铅矿附近。
千年时光让植被发生了极大变化,地势也因采矿而变得于古代大不相同了,雷观察环境不知觉间,男人就说:“到了。”
雷看见丛林里有一片乱石,乱石中央围绕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许多名字。
“这个村子毁于一场灵灾。”男人介绍道。
“德罗契大公引发的灵灾,亚姆林村也受到了波及。”雷说。
男人有些惊讶,这个青年居然真的了解那段古老历史,他说:“这是个伟大的村子,灵灾蔓延时,所有人都往安全的地方逃跑,却也把灵灾带到了大陆各地。而亚姆林村,正处在波尔坎帝国北方的关口,要越过这座铅矿,这个村子是必经之路。”
“当灵灾蔓延到这个村落时,这里的人做了一个决定,他们没有逃跑。”男人感慨道,“灵灾到此为止,没能再向北蔓延,许多学者认为,气候影响是重大因素,但我更倾向于,是人力战胜了灾难,这个村子因此灭亡了,他们用生命挡住了灵灾。”
“人总是能完成不可能的事。”雷惊讶良久后感慨道。
男人没有听出这个青年语气里别样的况味。
对一个研究冷门历史的学者来说,找到一个能够倾诉的对象是极其难得的事,男人健谈地说道:“值得一提的是,当时驻扎在这里的维吉克部队得到消息,立刻就逃向了北方。”他谑笑了一声,“这些事可不会记录在历史书里。”
“您知道得真清楚。”雷由衷称赞道,男人对这个小村落的了解和他在永续之境里见证的竟然完全吻合。
“历史总是有迹可循的。”男人侃侃而谈,指着不远处被蒸汽升降机遮挡的铅矿说,“看看这个地方,你能想到那里曾经囚禁了当时亚姆林村的感染者吗?据说还有驱魔人进去杀死了那些感染邪念的人呢。”
“驱魔人?”雷心神触动,“几个驱魔人?”
“只是传闻而已。”男人有些疑惑雷的反应,“你对这个好像很感兴趣。”
“有趣的传闻。”雷顿了顿,“要更详细一点,也许会是个好故事。”
“谁说不是,但我可不是吟游诗人。”男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