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69x好看的言情小說 重啓飛揚年代 線上看-第1514章 大咖雲集,盛世婚禮讀書-mqa1d

重啓飛揚年代
小說推薦重啓飛揚年代
2005年5月1日。
即便家大业大,婚礼也未能免俗地定在了这个假日里。
宋壮的安保团队,全员出动,将整个梨园村部署得水泄不通。
梨园村还是印象里的那个样子。
地头第一家,便是吴涛自己的家,那个被葡萄藤蔓环绕起来的三层小楼。
此刻正张灯结彩,格外喜庆。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吴涛便被呼喝着起床洗漱,准备去接新娘。
为了这次的婚礼,老安家一家三口特别搬回到幸福华府的老房子里了。
一出门,就被咔咔一通乱照。
等到适应了光线,这才看到萧紫霞带着孩子,冲他直竖大拇指:“老板你今天真帅!”
吴涛把脸一板,“现在才来拍马屁,可是没有红包的。”
结果萧紫霞怀里的孩子忽然说了一个字:“帅!”
吴涛立马掏出怀里的红包塞给了孩子:“这话我信。对了,飞哥呢?”
“他呀,偏说是娘家人,现在还不能上门来。”萧紫霞解释之余,又补充道:“老大,杨戈、丁磊都来了,说是一大早就不来给你添麻烦了,现在在北江大酒店呢。”
当年的那个兴趣小群,如今已经是各方大佬了。
吴涛点点头,“我知道,晚上和他们不醉不归。”
吴家的三层小楼,加上小院,以及外面的葡萄庄园,虽然比不上英国的天元古堡,可也算是不小的地盘了。
结果还是被周围的乡亲们和孩子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连吴涛这个新郎露个面,都得撒上一圈的红包,才能打开道路。
一路好不容易挤到劳斯莱斯车上,这浑身已经黏糊糊地出了不少汗。
早已等候在车上的小江和黑蛋,此刻也是一身帅气的小西装,系着领结,一脸兴奋。
“哥,我这一身怎么样?”臭显摆的肯定是小江。
吴涛一巴掌拍过去,“叫你别来当伴郎,你非得来。今年给我好好考,别再让老妈跟着操心了,听到没?”
头上挨了一记,小江不仅没有像往常一样懊恼,反而带着笑容:“哥,你好久没这么打我了。”
“皮痒痒了?”吴涛故作严肃。
小江却是不怕了,指着黑蛋道:“黑蛋肯定也想挨你的打,不信你问他。”
这俩臭小子。
吴涛的手臂高高扬起,轻轻落下,把黑蛋风骚的发型胡乱地揉成一团道:“你俩搞这么风骚,是打算抢我风头么?”
就在这时,一道揶揄的声音打车外传来,“今天谁敢抢你的风头啊?”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式伴娘团里的赵丽,带着一身盛装的赵芙。
身后还跟着柳若曦。
“咦,你俩不是伴娘团的主力么?”
赵丽俏然登车,直接坐在吴涛的正对面道:“所以我俩被委以重任,过来押车,防止你这个新郎半路逃跑。”
这都是被东瀛的电视剧给害了。
“怎么会?”吴涛讪笑着道,底气却不太足。
柳若曦也跟着附和道:“听说莫莉、帕尼斯和伊万卡都来了,正在为没能成为伴娘而耿耿于怀。还有什么伊莎贝拉,李尹鑫,藤原社长,亚莉莎……”
“真要她们都加入伴娘团,活脱脱一个加强排了!”
小江凑在黑蛋耳边小声道:“你说哥这样的婚礼,我们还要参加多少次?”
结果架不住车内的大家伙耳朵都那么灵光,直接被听了个正着。
赵芙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前俯后仰地直拍小江的大腿。
赵丽听得俏脸一红,冲着吴涛直瞪眼。
吴涛无奈之下,只能对着小江一脚踹过去,“不会说话,就闭嘴。”
车队缓缓开动,不多时便离开梨园村,直奔幸福华府而去。
吴涛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赵丽和柳若曦的俏脸,最后又回到赵丽脸上道:“你们辛苦了啊。”
一句简单的问候语,却意味绵长。
尤其是在这个裉节上说出来,更有着特别的意义。
赵丽当场就忍不住动容了,美眸里泛着湿意,就连柳若曦都垂下臻首去,一言不发。
吴涛也有些后悔,在此时此刻说出这话来。
但是一直不说的话,他又觉得有口气卡在喉咙口,始终出不来。
直到赵丽纤手一伸,大大咧咧地道:“知道我们辛苦,还不赶快红包拿来!”
场面顿时愉快起来。
赵丽还是那个赵丽,从始至终一直都没有变。
接亲要趁早。
劳斯莱斯车队抵达幸福华府的时候,天色刚刚发亮起来。
整个幸福华府小区却已人声鼎沸了。
车队到门口就被拦下来了。
不过作为新郎的吴涛并没有下车,这场面,他要是下车了,就更走不了了。
很快宋光辉下了车,出面打点。
十多分钟后,车队才得以通行,直达安家楼下。
一下车,就看见人群中的顾飞迎上来,一脸的长辈样儿。
“飞哥,你就别跟我装长辈了,我看着不大习惯。”吴涛当场就忍不住了,随即又问道:“你作为娘家舅舅的,怎么不上去呢?”
顾飞恢复了吊儿郎当的作风,“你觉得以我的身份,能挤到楼上那小三居里吗?”
吴涛当时就听出弦外之音了,“来了很多大佬?”
顾飞点点头,“我姐夫的老首长来了,加上我爸我妈,还有那些个莺莺燕燕的伴娘团,屋子里挤得是水泄不通。”
“你没发现,连刘全有都只能躲在楼道里么?”
作为一地的父母官,吴涛怎么可能没看见?
当时就撇下顾飞,迎上前去:“刘书记,招待不周,委屈你们了。”
刘全有大手一挥,“哪里的话,倒是要先恭喜你这位新郎官,春风得意,早生贵子啊。”
“谢谢。”
当然,吴涛也看出来了,刘全有特地带上柳民浩和小姑爷方兴旺,这本身就是一种示好和表态。
越过刘全有几人,楼道里剩下的就都是便衣了。
这倒是让吴涛松了一口气。
来的大咖实在是太多了,着实有些应接不暇。
一口气爬上三楼,作为伴郎的小江,当仁不让地咣咣敲门:“接新娘子啦……”
里面当即就传来一阵哄笑。
开门是不可能开门的。
哄笑之后,一个声音朗声传来:“此门是我栽,此路是我开,想要进门来,留下买路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