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7em超棒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545章 真不會說話展示-uhdjg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Raki,殡仪馆解决。】
大楼天台上,池非迟看完手机上的邮件,看了看时间。
晚,9:58。
到最后关头再将人解决,也是因为他担心惊动了保罗-亚当斯,让保罗不敢过来。
虽然把柄在他们手里、主动权在他们手里,但他们不是为了公布材料,而是为了打钱。
他也怕白忙一趟,把保罗吓回去了,钱拿不到,还把一群组织成员折腾一趟。
行动取消,也是要发钱的……
咳。
要是这次把保罗吓跑,下次再提出在这儿交易,保罗肯定会察觉异常,也会多一些准备。
而要是下次换地方,这么适合引出对方狙击手的地方可不好找。
他更怕保罗-亚当斯豁出去了、卷钱直接跑路,那他们更是一分钱都拿不到……
麻杆打狼两头怕。
只不过对于保罗来说,赌的是身家性命,而对于他来说,赌的是一次行动失败,一次‘亏损’,他没有多大压力。
好在行动没出什么意外,还可以顺便给保罗-亚当斯一个下马威,方便后面控制……
对,勒索一旦开始,就没那么容易终止。
……
一分钟后。
晚上,9:59。
一辆黑色车子、一辆绿色车子前后在殡仪馆前停下。
鹰取严男顶着络腮胡大汉的易容脸,停车后,拿出手机看了一下邮件,对副驾驶的安德卜格道,“局面已经控制住了,正常交易。”
安德卜格点了点头,将头上的帽子压下了一些,戴着手套,拿起文件下了车。
鹰取严男同样跟下车,不过没离开车门多远。
保罗-亚当斯同样下了车,摊手走向安德卜格,脸上带着热情的笑,仿佛见老朋友一样,“你们还真准时!我要的原文件,你们带来了吧?”
司机跟下车,跟在保罗-亚当斯身旁,警惕着面前的两个黑衣大汉。
“当然,”安德卜格将文件页翻出,抬起,让保罗-亚当斯看清上面的内容,同时,也在留意那个司机和保罗-亚当斯腰间的鼓起,“我们要求先转账。”
保罗的司机也在注意安德卜格外衣右口袋里的鼓起,同时悄悄观察那边的‘络腮胡大汉’。
不过鹰取严男站在车旁,有些被挡住,让他有些无法确认对方是否带了枪,只能猜测很大可能也带了。
“先转账?”保罗-亚当斯注意的却是安德卜格手上的手套,沉思了一会儿,假装迟疑道,“好吧,不过你们得信守承诺。”
对方很谨慎,从文件上大概是不可能找到指纹了。
想找到幕后的人,要么拿下这两个人,直接逼问,要么跟踪,一直跟到对方老巢。
后者有可能跟丢。
而前者,有狙击手配合,应该可以留活口。
他刚才确认过,一切正常,对方好像就这么两个人过来,那就先稳住对方,拿到原文件……
安德卜格看着保罗-亚当斯打电话给瑞士银行,确认保罗-亚当斯没说什么可疑的言论。
“Ok,等吧,虽然我提前跟那边打过招呼,但他们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大概15分钟,”保罗-亚当斯打完电话,往自己车子的车前盖一靠,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我想问一个问题,一开始联系我的家伙是谁?你们老大没有教过那个家伙怎么跟人聊天吗?”
安德卜格:“……”
一开始联系保罗-亚当斯的,是拉克吧?
这个他还真管不了。
鹰取严男:“……”
这人居然在背后说老板坏话……
“咻!”
一颗子弹打进地面。
同时,司机手臂上飙射出鲜血。
“啪嗒!”
一把枪也随之掉在地上。
鹰取严男和安德卜格顿时反应过来。
对方居然一个故意说话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另一个人偷袭!
这个意裔司机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悄悄摸枪,被狙击枪的子弹贯穿手臂、那么大一个血洞,对方居然没哼哼一声,立刻撕袖子勒进手臂,同时还挡到保罗-亚当斯面前,摆明了没枪自己也愿意当人垫。
一等一的保镖!
安德卜格反应过来的同时,马上拿枪将地上的枪打飞,又抬手将枪口指向对面的两个人。
鹰取严男同样拿枪对准了对面两人。
而保罗-亚当斯见司机挡在自己身前,手也立刻伸到口袋边,迟疑了一下,却没有拿枪。
拿枪也没用。
他安排的狙击手出问题了!
他可不信两个从战场上退下来的狙击手,在500码这种距离还瞄错目标,也就是说,这是对方的狙击手。
对方也准备了狙击手,还把他们这边的狙击手解决掉了,现在应该就在瞄准他,他拿枪也没有意义。
保罗-亚当斯猜的没错。
这一发子弹是池非迟打出来的。
而在池非迟发现那个司机想动手的同时,也给司陶特和科恩下了命令——
处理保罗安排的两个狙击手,让对方没法干涉交易!
目前,保罗-亚当斯安排的两个狙击手都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完全不占优势的地理位置,被卡在大楼掩体后,根本不敢露头。
……
殡仪馆前,气氛紧张。
保罗-亚当斯发觉事态失控,心里汗了汗,却还是笑道,“我想,大概是有一点误会……”
安德卜格警惕盯着两人。
误会个头!
鹰取严男接起打过来的电话,“拉克……”
电话那边,嘶哑男声依旧平静得淡漠。
“不要被分散注意力。”
“是我们大意了。”
“跟他谈谈,把主导权掌控在我们这边,没问题吧?”
“没问题。”鹰取严男知道老板这是在暗示‘不行交给他’,不过刚才居然差点翻船,让他有点憋气。
“不用挂断电话。”池非迟补充道。
谈话,他得了解。
“明白了。”
鹰取严男按了扩音,将手机放在车前盖上,放下拿枪的手,走上前,“保罗先生,你觉得这是误会?”
保罗-亚当斯笑容僵了一秒,不过还是脸不红心不跳地点头,“当然,我的司机最近有点感冒,只是想拿纸巾擦一下鼻涕,不过你的同伴好像误会了。”
鹰取严男突然发现,这些有钱人家出来的人,大概都有一个技能——‘说谎不脸红’,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对,就跟自家老板一样,“好了,保罗先生,我不想跟你废话了,我们只是为了求财,等钱到账后,东西同样可以给你。”
“对,”保罗-亚当斯笑道,“不要因为一点误会就伤了和气。”
“不过,你也别指望你安排在殡仪馆里的人能有什么作用,”鹰取严男走上前,在距离保罗-亚当斯不近不远的距离停下,“当然,便利店那个也是一样。”
保罗-亚当斯心里咯噔一下,别的人他可以不管,不过他的军师很重要,如果早知道会让他的军师生死不明,他宁愿痛快点给钱,或者就不安排军师行动了。
当然,就算在意,也不能表现出来。
他越在意,他的军师越危险,而且相比起来,他可不想被抓住弱点,被拿捏住。
“相信我,那只是为了自保,”保罗-亚当斯摊手,一脸无奈道,“我也担心遇到危险,都是误会。”
“轰!”
远处似乎传来了爆炸声。
而且是不止一处的爆炸声。
只不过,这里离他们近一些,听到的声音也清晰一些。
鹰取严男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火光,“既然是误会,那我们阻止保罗先生联系的那些黑手党过来,也没问题吧?他们能过来的路径,应该都被炸弹炸毁得差不多了。”
保罗-亚当斯心沉到了谷底,对方将他身边的情报调查得太清楚了。
他身边有人背叛?
不,这事只有他和两个心腹知道,他们三个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害他,对其他两个人没好处。
而黑手党那边……倒是很容易走漏风声。
“只要你们别对我们动手,他们不过来也没关系……”
照样脸不红心不跳地应付过去。
“除了那两个有点危险的狙击手,其他人我们都没伤害,”鹰取严男道,“包括保罗先生的智囊心腹,我们只是为了利益,这一次确实很得罪保罗先生,不过别伤了和气,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合作。”
“哦?”保罗-亚当斯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情。
事实上,虽然他心里戒备居多,但还是有些感兴趣的。
对方那群人不是街头混混,甚至比黑手党那些人都要可怕。
情报、狙击手……光这两点,他觉得合作也无不可。
合作可不是交朋友。
就算不爽,只要有利,也不是不能考虑。
“对双方都有利的合作,”鹰取严男道,“比如……保罗先生发现某件能获取利益的事,需要帮手的话,可以联系我们,不过近段时间,保罗先生恐怕要处理一下后续的烂摊子。”
“确实如此,你们这一笔敲得可真够狠的!”保罗-亚当斯无奈笑,见挡在自己身前的司机已经摇摇欲坠了,“好了,已经没事了,你去车上处理一下伤。”
鹰取严男将一瓶东西丢向那个意裔司机,“跟保罗先生可以合作的,还有一些东西,比如快速止血的药,当然,这不是我们主要研究的东西,只是研究下的意外产物。”
保罗-亚当斯一愣,看向身前下意识接住瓶子的司机。
意裔司机接到自家老板的视线,懂了,打开瓶盖。
“倒上去就行了。”鹰取严男道。
意裔司机没多犹豫,将药水倒上去,见手臂上的血洞不再冒险,尝试活动了一下,“老板,没什么不适。”
“直接作用于血细胞的一种药物,只针对受伤的创口,在一瞬间提升血小板的凝血功能,放心,不会留下后遗症,”鹰取严男点了支烟,伸出手道,“为了防止研究成果泄露,我得回收瓶子。”
保罗-亚当斯接过自己司机手里的瓶子,走上前,亲自将瓶子还给鹰取严男,笑道,“我觉得我们真的能合作了!关于这种药的事,我们可以详细谈谈。”
鹰取严男将瓶子收好,“保罗先生应该比我清楚其中的价值,这种药物,提供给军方换取人情比较合适,再将简化版本对外出售,也足够你大赚一笔,如果以合作的方式进行,我们的关系还不到承担这么大利润的程度,而要是你打算直接买断,恐怕付不起我们开的价。”
“你们还真不会说话,一个比一个直接!”保罗-亚当斯无奈道。
说对了,他还真开不起价。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这群混蛋敲他2亿!
不仅开不起价,他最近还要经济困难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