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uoln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討論-4668 叩見三爺分享-g2ma2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选择其实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自己的小命已经捏在了别人的手里,一旦说错话惹的对方不高兴了,那就休想活下去。
跟旗人谈什么平等的做生意?这种话放在八旗内部那就是大逆不道!
满清的主奴思想极其严重,八旗内部上下分的非常清楚,主子、奴才,奴才下面还有奴才,一层层的如同立体金字塔。
而八旗这个集团呢?对外看见汉人又是高人一等的感觉,他们看天下所有的汉人都是自己的奴才!
这些人心中,别看我在王爷面前是奴才,但是我是你全部汉人的主子,你们汉人都是我的奴才!
所以这些人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汉人赚大钱的,他们的手可长的很。
光靠你汉人主动投靠都已经不解渴了,很多时候他们都自己动手干!比如说京师的餐饮业,很多有名的鲁菜饭庄,那都是山东来的手艺高超的好师傅,好掌柜的!
挂个名而已,买卖东家其实就是旗人家族,这些人都是他们找来的,双方合股在京师里开买卖!
但是你不能直接说合股,这汉人大师傅掌柜的,得说孝敬!
这钱啊,股份啊,是小的孝敬给您的,就跟孝敬爹妈一样,您是我主子啊!我孝敬您就跟孝敬我爹妈一样,这才合规矩!
里子要,面子也得要,还得拿捏一下,做出我收你这孝敬了,还是挺不乐意的,是实在看你可怜,赏你一个面子,就收了你的买卖吧!
当强盗,抢钱也得做出道德制高点来,你被抢了还得感恩戴德,谢谢人家八旗大爷们赏脸抢你一把!
这就是规矩,很无耻但是二百年都是如此玩儿的,话痨在京师干了这么久,这点规矩他可全都知道。
刀子已经顶在心窝了,管家的话暗示的非常明显!
富察家那是满清里面的大姓!富庆富慧这一支,妥妥的是当年福康安的后代,只不过不是嫡系而已。
名门之后,真正的满清大家族,现在又是权势滔天的满清维新派领袖,还是华族元首的亲戚!
这种家族富贵滔天,多少人想拍马屁都找不到门路啊!管家不会骗人的,富庆要是松松口,京师成百上千的买卖,都想孝敬过来。
尤其是这京师的人力车行,谁不知道富察家才是这行业的实际控制人,能靠上这样的靠山后半辈子就不愁了!
但是整个京师的生意场里,就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能投靠到庆三爷的门下,人家富庆是真不在乎这点小钱。
话痨今天所说的话,在管家的耳朵里就是绝对的冒犯,这是死罪!
你把老鹰坐车的事情都给说出来了,就算你不知道客人是谁,你也是违抗了我的命令!
不仅如此,你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合作?这两个字是你一个臭拉洋车的能说的吗?你是什么资格,你有什么资本,能说出和富庆大人合作的话出来?
你这脸也太大了,说你是失心疯,一点都不委屈你!
管家此刻杀心大起,这个突然出现的车行老板,在他眼里就是上门来羞辱自己家老爷的!
没有时间考虑了,刀子尖都已经刺破心口的皮肤了,刺痛传来鲜血已经顺着身体的皮肤往下渗了。
顾不了太多了,话痨也拼了他大声说道“我就是谈买卖的!我就是要和富庆大人谈买卖!”
“我又天大的买卖要跟大人面谈!你杀了我也是谈买卖的!”
“好小子,你是善财难舍啊?不肯孝敬出来,还想跟我家老爷谈生意?死去吧……”
管家一声吼,闭着眼睛的话痨浑身一哆嗦然后马上就僵硬了,此刻他的魂儿都快吓飞掉了!
安静、寂静、死静……难道死亡并没有多痛苦吗?死后的世界难道就是这个样子的?
话痨缓缓睁开眼睛,结果就看见管家那张脸正不可思议加上一点愤怒的表情,死死的盯着他呢!
“哎……好巧啊……管家大爷您也死了啊?”
“呸……”管家起的狠狠啐了他一口“王八蛋,就因为你老子输了三块银元,呸!”
那一名拿刀子的士兵也笑了“我说今天我手气好,赌一把肯定赢,掏钱掏钱!”
话痨浑身都软了,直接躺在地上他这才知道自己并没有死!
看着地上烂泥一样的话痨,管家气呼呼的把三块银元递给那名士兵“行了,你小子运气真好,遇到华族的近卫军值班,这才给你求了个情,你还不给这名大爷磕头?”
啊!华族近卫军?话痨再仔细一看,可不是吗?后面没有辫子,这不是大清国的兵啊!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后院跑出来两名华族近卫军“整队!特使已经出来了,马上准备回大使馆……无关人等回避!”
管家吓的赶紧把话痨塞到门房里,关上门说道“不许偷看,不许起来,就跪在地上趴着,等我叫你!”
门房的门关闭了,就剩话痨跪在里面瑟瑟发抖,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
一个女声响起“三爷回去吧,不用送了!我明天要去天津,迎接华族的铁路工程师考察团……您说的电报线路调整的事情,我会反映的!”
接着就是一个中年男子的笑声“哈哈……蔡大小姐啊,一定给蔡瑁老将军带好!我送去的老山参,别舍不得吃,赶紧泡酒喝了……”
“还有……我订的那些武器……”
后面的声音话痨可就什么都听不见了,最后大门轴转动,脚步声一点点的远去,随后还有战马嘶鸣。
话痨并不知道,救他命的不过就是蔡璧暇特使身边的一名普通近卫军的士兵,可是就这普通的士兵,却也可以和富察氏家的内管家平等对话,开玩笑赌钱了!
不一会的功夫,几名家丁进来,拖着话痨就往后走,也不知道穿过多少院子门洞,最后把他丢在书房里,面前书桌后的正是大清国总理副大臣、维新派大员,富察氏.富庆!
沉默了好半天,富庆才放下书本,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这个跪着的八八洋车行的老板!
“有点意思啊……你一个默默无闻的车行老板,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来见我呢?真不要命了?”
“我本来不想见你,但是听管家说……就算刀子刺入心窝了,你依然不肯把你的生意孝敬给我?”
“死到临头了,你还非要说跟我合作做生意?”
“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会如此不怕死呢?”
话痨已经吓的抖如筛糠了,但是他知道今天必须要说服了富庆大人,否则自己出门也是被同行逼死!
咣当一个头,话痨眼含热泪的说道“小人……小人就是赌大人是真正的维新派!小人就赌大人不是伪君子,所以才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