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yjz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劍宗旁門 txt-第三百五十一章 唯一的‘正常’人分享-z1nke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想要凝聚法力在手上扣响这山门,这也是外派修士拜山的重要仪式。本来他不想搞得这么正式的,但奈何这岚门内部竟然也和青冥道一般,没有任何知客出迎的样子。
只是就在他准备‘敲门’的时候,去是忽然心中一动,然后侧身看向一旁山林中。
片刻之后,一个流苏飘带的女修娉娉婷婷地从山林中走了出来……这女修虽然穿着柔美华丽仿佛是东洲人族祭祀庆典时的华服宫装,但实际她的面容却有些棱角分明的感觉……啊呸,这好像是个男的!
以苏礼分辨剑宗那些喜欢女扮男装的师叔师姐们的经验,这就是个男扮女装的……
“阁下何人,为何在我岚门之前徘徊?”这修者开口了,虽然嗓音的确是柔媚非常,但实际上却是个十分中性的音色。
苏礼现在可以确定这就是个男扮女装的……虽然那高挑的身材让许多女人都自惭形秽,那精致的五官只是少欠圆润就能达到完美,哪怕他一言一行都充满了女性般的柔媚,甚至还在脖子上绑着一条洁白的丝带作为装饰……
但是苏礼就是知道这是个男的……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宿世智慧。
“剑宗,苏礼。”他很是坦然地回答道。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名号在这蜀中应该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位漂亮的女装修士愣了一下,随后深吸一口气压力山大地回应道:“青冥道岚门,舞阳。”
然后他又问:“不知威名赫赫的剑宗镇魔剑来我岚门,是有何要事?”
苏礼稍稍有些错愕,没想到自己都这么有‘威名’了啊。
其实他当年在登仙城闹出来的那一出的确是够出色了,相当于是一人之力战胜了‘魔劫’,而将正道其他大佬们衬托得跟废物一样……这让正道那些大佬们怎么办?当然是使劲儿地宣传苏礼啊,将他宣传成如今东洲修真界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他微微颔首道:“见过舞阳真人了,在下是追踪那天降魔星而来,途径此处却是想要找蜀中同道打探一番消息。”
这舞阳赫然也是一个金丹真人,而且也比较年轻的样子……毕竟爱美的人不会老嘛。
舞阳真人在听到了苏礼的话语之后也是稍稍地松了一口气。先前东洲上空魔星天降,而登仙城都在魔星撞击之下坠落的事情天下皆知。
随后一剑寒光出天裂,将那坠落的登仙城给击破,可以说是挽救了东洲不知多少生灵的性命。
也正是因为这一剑,天下修士可以说是都欠了剑宗一个人情。也让他们对剑宗的感官好了不少。
尤其是这舞阳发现,苏礼在看他的时候虽然诧异,淡去没有露出任何轻视、厌恶的神色!这才是他最在意的……
再看苏礼身旁跟着的大狗,以及那大狗脑袋上会跑会跳却没被吃掉的天材地宝们……舞阳真人立刻就在心中判断:苏礼是个好人!
“原来如此,舞阳便是这岚门长老,道友且随我来。”舞阳真人微垂‘螓首’,仿佛羞涩一般地温柔说道。
这该死的温柔……
苏礼觉得头皮有些发紧,但还好在‘宿世智慧’中什么场面没见过?男孩子比女孩子还要漂亮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那便有劳舞阳道友了。”苏礼温和地笑了一下说道……他觉得碰到个女装大佬也好,至少他可以安心。如果是那些风姿绰约的仙子,讲不定就又要馋他的身子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舞阳真人此时心跳好快……这该死的温柔啊~
走入这岚门,舞阳真人原本还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立刻变了……他皱起了眉头似乎是不满的样子,随后说道:“请道友稍待,舞阳去看看这些知客的童子都去哪偷懒了……”
对于舞阳来说苏礼是贵客,然而贵客临门却无人接待,这就很丢面子了。
对此苏礼其实早有准备,他已经发现这青冥道下属的岚门恐怕也已经状态不是很好了。
这时肉肠依然是那大妖犬的状态,拿大脑袋轻轻蹭了蹭苏礼的侧脸,然后一双纯净透亮的眼睛看向他又看了看这山门旁的一棵大树那边。
苏礼微笑着轻轻摸了摸毛茸茸的狗头,却不做任何声响只是安心等待。
那舞阳真人目光稍稍严厉地扫过周围,随后也是一下聚焦到了那棵大树。随后他感激又歉然地对苏礼欠了欠身,就往那棵大树树后走了过去。
“贵客临门,尔等竟还在酣睡,当真是惫懒如斯……还不快快起来与我知客?”舞阳真人的声音在那树后响起,虽然依旧柔媚,却已经无法遮掩其恼怒。
这的确是太丢人了一些。
但是令他更难以置信的是,这两个被他唤醒的知客弟子竟然仿佛有‘起床气’一般,睁开眼睛就一声怒吼:“你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凭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
舞阳真人气得脸都红了……
虽然苏礼觉得脸红的舞阳真人仿佛更好看了一些,但他还是察觉出了端倪。
一个闪身来到了这两个知客弟子面前,然后确认了一下眼神……嗯,和先前在那山村中遇到的被煞种寄生的男人一样,瞳孔深处都带有一些暗红的色泽。
这时赤老的声音也传来:“不会错了,他们两个都被种下了煞种。”
煞种并不会直接扭转人的心智,但却会将一些平时被隐藏得很好的情绪给彻底挖掘出来并且无限放大。
所以这两个知客弟子才会在守山门的时候酣睡,这是因为他们的‘懒惰’被挖掘并放大了。
而被唤醒之后居然对门内长老咆哮,这是心中‘愤怒’被放大,还有就是平时对舞阳的轻蔑之心也被挖掘了出来。
“别动怒,他们都不对劲。”苏礼没有越俎代庖动手教育人家的弟子,只是对舞阳真人劝解道。
他有些担心,这武阳真人可别也被煞魔乘隙而入给种下了煞种……好不容易遇到个‘正常’修士,可不能就这么毁了。
然而舞阳真人倒是深吸一口气反而平复了下来,他语气哀婉地说:“放心,这么久了,我早就习惯了。”
我放什么心……苏礼又有些头皮发紧了。
好在舞阳真人没有在这上面多做纠缠,他那长长的衣袖一挥,就将这两个弟子全部拂倒在地。然后忧心忡忡地说道:“连知客弟子变成这样了都没人理会,我怕门内也已经出事……这次,真是令道友见笑了。”
“别说这些了,快进去看看吧。”苏礼催促了一声,同时心中询问:“赤老,煞种成熟要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