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0n9好文筆的小說 四重分裂-第八百七十六章:埋骨之地熱推-bvygr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翌日
游戏时间AM09:11
无罪之界西南大陆,尼斯蒙特湖区外沿,沙文帝国特殊使团驻地
“我一直很好奇……”
罪爵负手站在那辆烙有公爵纹章的奢华龙车前,面具下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温润而平和,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那片恬淡平静的湖泊轻声道:“为什么格里芬王朝、梦境教国和银翼同盟始终没有打过这片地方的主意。”
沙文帝国最具权势的贵族,商人王威廉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最受皇室信任的裘德·佛赛大公莞尔一笑:“何出此问?”
罪爵耸了耸肩,慵懒地靠在龙车上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随口说道:“因为这片并没有主人的土地刚好夹在那三个大型势力中间,而数百年来无论是历史上的哪位格里芬大帝、哪个银翼盟主、哪尊梦境教皇,都没有宣布自己对这片区域的主权,这难道还不够奇怪么?”
“正如你所说,这里只是一片无主之地而已。”
佛赛大公微微眯起双眼,不置可否地说道:“除了景色不错之外,适合耕种的土地、蕴有金币的矿脉一个都没有,至于这片湖……呵,养活点渔夫倒是没问题,但如果将其当做领土来经营的话潜力就太有限了,而且你也说了这地方被夹在格里芬王朝、银翼同盟与梦境教国之间,在这种情况下,率先出手的一方很容易被另外两支势力所针对,不觉得有些得不偿失吗?”
罪爵没有说话,只是用他那双与不远处的湖面同样平静,甚至更加没有波澜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佛赛。
一分钟后
终于忍受不了如此气氛的佛赛,长出了一口气,移开视线轻声道:“是我唐突了,还请原谅。”
“看来你还不算太蠢。”
罪爵慵懒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弧度:“没有把刚刚那番糟糕的试探进行到底。”
佛赛微微垂首,陷入了沉默。
“你确实有不服气的理由,毕竟你所付出的东西比我多太多了,公爵阁下。”
罪爵歪着头对佛赛眨了眨眼,和善地笑道:“你可以理解加洛斯大公、加拉哈特元帅、法拉……呵,现在已经该叫他欧西里斯先生了,总而言之,你可以理解他们,因为从客观角度看来,你们经历了相同的东西,甚至可能付出过等额的痛苦,而我,我甚至都搞不清楚你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更别提感同身受之类的了,你对我有成见也是正常的。”
佛赛大公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僵硬,过了半晌之后才低声道:“我只是想确定您是否拥有足以代替主人驱策我们的能力而已,加雯阁下,若有冒犯……还请见谅。”
罪爵……不,应该说是伪装成罪爵的加雯摆了摆手,兴致缺缺地说道:“既然是跟自己人说话,就不要装模作样的,成见就是成见,多余的解释只会降低我对你的评价,而我的评价则直接关系到你在老板眼中的价值,公爵先生。”
“我只是……”
佛赛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加雯不耐烦地打断了。
“让我充当替身的命令是老板亲自下的,所以你想确定我的能力这种事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忤逆,当然,我们都清楚你并非不信任他,只是单纯地对‘一切全听加雯指示’的命令感到困惑罢了。”
加雯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面具,一边肆意改变着自己隐藏在面具下的面貌细节一边随口说道:“这是人之常情,毕竟无论是你也好,还是加洛斯、加拉哈特也好,在这之前基本都对我的存在一无所知,会产生抗拒情绪也很正常,只不过……”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顿了一下,原本平静的目光逐渐锐利了起来。
“尽管这确实是‘人之常情’没有错,我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形似罪爵的加雯舔了舔唇角,缓步走到佛赛大公身侧,低声道:“但是亲爱的公爵阁下,您如果再继续这样把自己当成‘人’的话……大家都会很难做啊。”
佛赛的身形一震,额角当即便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深深地垂下了头。
“当然了,你也不用太过于紧张,毕竟在老板眼里,你我之间的地位并没有什么原则上的差别。”
加雯温和地笑了笑,悠然道:“他并不是我这种只具备低水准野心的人,所以也无意把我们这些打工的分个三六九等出来,老板他喜欢因材施用,让擅长某方面的人去做某方面的事,对加洛斯和加拉哈特是如此,对你我也是如此,就算是那位看起来只是个摆件的寂祷姐姐……做的都远比掌管着帝国阴暗面的威尔·麦克布耐德侯爵、迪戈里侯爵与穆迪伯爵加起来更出色。”
佛赛面色僵硬地点了点头。
“所以说,我只是从同事的角度给你一些自以为中肯的建议而已,至于要不要采用,还是看佛赛公爵你自己。”
加雯拍了拍佛赛的肩膀,眨眼道:“顺便一提,这次前往学园都市前恰接梦境教国那位拉莫洛克总参的主意是我出的,最初与那位参谋取得联系的人也是我,老板在陛下面前说的‘上策’也是我提出来的。”
佛赛的瞳孔骤然收缩,猛地转过头去,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驻足在自己身侧的加雯。
“并不是我谦虚,毕竟只要老板愿意的话多半可以做得比我更好。”
加雯含蓄地笑了笑,耸肩道:“不过他的时间宝贵,而我又是个姑且可以胜任参谋一职的好工具人,所以才被委任了这些琐事。”
佛赛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点头道:“我会配合您的,加雯小姐,之前的冒犯……还请原谅。”
“现在这句话听着就真诚多了。”
加雯轻轻推了推自己的面具,随口道:“那就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为什么那三个看起来都颇具野心的势力,这几百年来都没有打尼斯蒙特湖区的主意呢?”
佛赛深吸了一口气,沉吟了好一会儿后才缓声道:“其实并不是他们不想打这里的主意,事实上,在皇室的一些记载中,那三个国家数百年来有好几次不正常的军事调动,指向皆是我们目前所置身的这片湖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雷声不大雨点还小,至于更往前的历史我就不知道,毕竟沙文的建国时间并不长,远不能跟那三个庞然大物相提并论,只是陛下曾经在某次闲聊时跟我说过……”
“说过什么?”
加雯饶有兴趣地看着欲言又止的佛赛,一点儿都不体贴地追问了起来。
“陛下怀疑这片区域或许蛰伏着另一股在西南大陆盘踞了数百年的势力,也有可能是某种实力强大到让三大实力都觉得贸然行事会让自己得不偿失的个体。”
佛赛终究还是实话实说地转述了当年威廉曾对自己吐露的秘密,正如加雯所说,如果他再继续把自己当成‘人’,大家都会很难做。
既然自己已经窥伺到了‘那位大人’所代表的‘真相’,那么如果再对同阵营的加雯女士有所保留就显得太过愚蠢了。
“哦,这样啊。”
得到了答案的加雯却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随便点了点头,便转身登上了佛赛的龙车,冲后者招手道:“休息一会儿吧,既然我们已经离开了格里芬境内,接下来就可以放慢速度了,毕竟距离开会的时间还早。”
于是佛赛便也跟着登上了自己的龙车,坐在加雯对面闭目养神了好一会儿后才好奇地问道:“您为什么不去阁下的龙车里休息?毕竟你现在可是……”
“无妨,凭罪爵的人设,终日与佛赛大人商议未来的计划完全在情理之中。”
加雯喝了口矮桌上已经冷却多时的红茶,摊手道:“至于具体原因嘛,其实是特拉修并不是很喜欢我,所以咱也就不去自讨没趣了。”
佛赛微微一愣:特拉修?
“就是那条原本属于亚瑟殿下,现在已经被划到老板名下的沙金龙。”
加雯撇了撇嘴,顶着形似罪爵的那张脸托着下巴抱怨道:“不知道是冥冥之中有感应还是怎样,它好像超级讨厌我呢……真是的,不就是把亚瑟杀掉一次么,也不至于在老板刚离开之后就对我呲牙吧。”
佛赛:“……”
“不过算了,反正在你这里也一样。”
加雯伸了个懒腰,靠在垫子上掩嘴打了个哈欠:“反正特拉修的主人也回来了,等咱们回来以后,后面那辆车子就可以物归原主了。”
尚未知晓亚瑟已经作为‘白王’重生的佛赛先是一愣,然后很是困惑地重复道:“物归原主?”
“等我有心情的时候,会解释给你听的。”
加雯笑了笑,端起茶杯转头望向远处那波光粼粼的湖面,轻声道:“比起给老板当坐骑,特拉修还是更适合它那位原主。”
鉴于加雯并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佛赛也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没话找话似的问道:“说起来,你知道阁下这次离开究竟是去哪儿了吗?”
“这并不是一个好问题。”
加雯微微眯起了双眼,优雅地饮尽了剩下的小半杯红茶,莞尔道:“如果不是我知道佛赛公爵你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才没话找话,你现在可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的佛赛顿时一窒,刚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就被加雯挥手打断了。
“我知道你是无意的,所以不用紧张。”
她宛若真正的罪爵般合上双眼假寐了起来,喃喃道:“以后记得别再说傻话就好……”
“是。”
“还有,我其实也不知道老板人在哪里,我只是听从安排代替他走一趟罢了,反正具体要谈的东西都是既定内容。”
“嗯……”
“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时间宝贵的老板,肯定有足够的理由就对了,虽然他没兴趣告诉我。”
“您说的是。”
“放轻松,佛赛公爵,我们可是同事,要来杯红茶吗?”
“啊……谢谢。”
……
同一时间
无罪大陆西北,龙族之末,【计时塔】
真正的罪爵正站在七个石像中央,面无表情地环视着周围的环境。
跟‘自己’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区别不大,不算少了那本被季晓鸽当作纪念品拿走的【铁鬃豪书】之外,并无任何明显的变化。
不过那个名叫哆啦美的塔灵似乎不见了……
有点可惜,梅林应该会对它感兴趣的。
很快,他便取消了某个兼具着侦测与解析的技能,面具后那漆黑如墨的双眸微微眯起。
下一瞬……
分别为哆啦七小子的雕像便自动开始微调:
耶鲁马他哆啦的双角旋转了四十五度。
哆啦小子与哆啦王的帽子互相交换。
哆啦A梦空间袋中的耳朵飘了起来,卡在了头顶的插槽。
哆啦尼可夫的围巾脱落,嘴里冒出火苗。
哆啦梅度三世的神灯开始喷水。
然后——
刺眼的光芒在墨脚下亮起,规模巨大的复合法阵从空气中解析而出,开始缓缓旋转起来……
“是陷阱哦,可悲的入侵者,你当我的恶意检测结界是摆设吗?”
阿丧嚣张的留言忽然从四面八方响起,而墨脚下的传送法阵亦是在同一时间进入了启动阶段。
“是故意的。”
尽管很清楚并没有任何人在听,但墨依然淡淡地回了一句,紧接着就消失在了一阵他完全可以强行扼杀却并未给出任何反应的空间波动中。
……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在那位塔主的体贴下被送到了一片漆黑的空间中,亦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埋骨之地……
字面意义上的埋骨之地!
“叨扰了。”
墨淡淡地说了一句,轻轻挥舞了一下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中的黑色牧杖:“我找波什·伽隆有点事。”
下一瞬,骤然在他头顶炸裂的惨白色光团照亮了这片一望无际的空间。
映出了近百道至少也得有数十米打底的、燃烧着苍蓝色鬼焰的残躯。
“还请行个方便。”
第八百七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