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j61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四章 絕對殘暴!鑒賞-3pcic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围墙上传来阵阵惊呼。
超凡者们的心情随着孟超的动作跌宕起伏。
刚才他施展一连串行云流水的攻击时,超凡者们的心情好似冲上云端,都忍不住攥紧双拳,为他默默呐喊。
见他被兽潮包围,大家浑身发冷,却又心急如焚。
两名地境巅峰中比较急躁的那位,已经按耐不住,想要率领龙牙突击队,杀出前进基地,助孟超一臂之力了。
但还不等他们出击,孟超已经消失在凶兽的铁蹄之下。
超凡者们发出呐喊,顾不上打开大门,纷纷从机枪阵地跃下高墙,冲向兽潮。
孟超却再次出现,在汹涌澎湃的兽潮中劈波斩浪,傲立潮头。
两名地境巅峰看得明白,他利用怪兽体型硕大,行动笨拙的缺陷,巧妙牵引剑戟魔猪、铁甲犀牛和血斑河马,让他们狠狠撞击在一起,撞得人仰马翻,四脚朝天。
他却找到了腾转挪移的空间,一次次游刃有余地在兽潮中翩翩起舞,别说伤口,连腿毛都没碰掉半根。
而且,三股兽潮还变成了最好的“肉盾”,帮他挡住了暴君猛犸的冲撞。
孟超身陷兽潮之中,暴君猛犸想要冲过来,就不得不甩动长鼻和獠牙,先将碍手碍脚的怪兽统统甩开。
而等几十头怪兽被暴君猛犸高高挑飞到一边,孟超早已规划好了新的闪避路线,躲到另一波怪兽的身后。
就这样,孟超像是一名高明的棋手,将暴君猛犸和三股兽潮都当成自己的棋子,利用强大的计算力和空间规划能力,让他们不断消耗,自相残杀。
可怜的剑戟魔猪和铁甲犀牛,没有死在人类的穿甲弹之下,却被彼此的獠牙挑得肠穿肚烂,又被暴君猛犸狂怒之下,不分敌我的“战争践踏”,踩得血肉模糊,一命呜呼。
饶是这些皮糙肉厚的怪兽,都处在狂暴状态中,亦从浓烈的血腥味中,嗅到了恐惧的气息。
恐惧令他们清醒,渐渐退出狂暴状态,亦摆脱了暴君猛犸的控制,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争先恐后朝四野逃去。
随着怪兽逐渐稀疏,孟超和暴君猛犸之间,终于出现一条畅通无阻的冲刺路线。
而暴君猛犸也狠狠将地面轰出纵横交错的裂纹,如一台熊熊燃烧的主战坦克,朝孟超冲来。
这一次,孟超不再闪避。
双眼微微眯起,眼底绽放出有若实质的杀意,周身浮现玄奥繁复的灵纹,恍若不断变幻的华丽刺青,灵焰顺着三万六千个毛孔喷涌而出,螺旋缠绕到血魄战刀之上。
刀柄和刀身上镶嵌的九枚极品晶石纷纷皲裂,激荡出滔天怒焰般的灵能,灵能彻底改变了战刀的分子结构和原子能量层,令战刀在一阵刺眼的红芒闪耀中,发生奇妙的变化。
唰!
原本就霸道无比的双手大刀,瞬间又暴长了一倍,刀背变成一指多宽,锯齿状的刀刃更加凶猛和狰狞。
与其说是战刀,倒不如说是厚背剁骨大砍刀和开山斧的结合体,更有一道道仿佛血色爪印般的灵纹,从孟超的双臂,手背和掌心,一路蔓延到刀脊和刀锋之上,又顺着刀锋激荡而出,发出饥肠辘辘的龙吟虎啸。
这才是“血魄战刀”完全灌注灵能后,真正的形态!
说时迟,那时快,暴君猛犸已经冲到孟超面前。
但不等它再次释放“战争践踏”或者“狂暴战歌”,孟超抢先圆睁双目,释放出一记强劲无比的“恐惧炸弹”。
刹那间,他的大脑仿佛深渊魔眼般,脑电波凝聚成无数狂乱的触手,将暴君猛犸的大脑完全笼罩住。
暴君猛犸拥有强大的心灵攻击能力,当然也能理解“恐惧”究竟是什么东西。
纵然它的思考能力远不如人类具体,恐惧炸弹只是在它的大脑皮层上,掀起一团模模糊糊的风暴。
却足以令它短暂失去了对中枢神经的控制,运动机能受到严重干扰。
于是,就像一辆时速超过一百五十公里的超载卡车,被狠狠打了一把方向盘,又踩了一脚急刹车那样,它一个趔趄,重心不稳,被强大的惯性推了出去。
暴君猛犸在0.1秒内就收回了神经系统和肌肉纤维的控制权。
却无法违背地心引力和惯性法则。
它竭力晃动战争堡垒般庞大的身躯,想要在彻底倒下前恢复平衡。
却没注意孟超已经闪到它被刺瞎左眼的一侧,趁着它高高昂起脑袋,甩动长鼻,维持平衡的机会,对准它暴露出来的咽喉要害,撩出一道近乎完美的血色弧线。
噗!
无论别处的皮毛和血肉再厚实。
想要自由旋转脖子和脑袋的话,咽喉处总归充满了柔软的褶皱。
完全形态的血魄战刀,灵焰激荡出上千度的高温,伴随孟超的咆哮,深深没入暴君猛犸的咽喉。
因为前世的死党楚飞熊,就是惨死在暴君猛犸的践踏之下。
孟超对这种有蹄类怪兽中的魔王,有着无比深刻的记忆和研究。
刹那间,一副副暴君猛犸和其他有蹄类怪兽的生理结构图以及收割画面,从脑域深处浮现出来。
孟超紧握战刀的双手,不断发出高频振荡,避开暴君猛犸坚硬的骨骼和柔韧的筋腱,一路势如破竹,斩断数十条粗大的血管,又从两块颈椎骨之间切了进去,以外科手术般的精确,将脊髓神经彻底切断。
红芒一闪而逝。
孟超从暴君猛犸脑袋下面钻了出来。
暴君猛犸像是失控的列车,继续向前狂奔了上百米,才勉强恢复平衡,踉跄着转身,用一半迷茫,一半恐惧的眼神看着孟超。
噗!
伴随一声仿佛气球爆裂的声音,体内庞大的压力将脑袋顺着脖子上触目惊心的伤口高高翻起,滚烫的鲜血如火山爆发般喷涌出了,顿时形成一片直径超过十米的血泊。
这头地狱凶兽在人类面前,再也没有了“暴君”的气魄,哆哆嗦嗦地向前小跑了二三十米,先是前蹄跪地,接着轰然倒塌,彻底臣服在孟超脚下。
只一刀!
斩杀暴君猛犸!
不可思议的画面,令空气仿佛凝固,足足五秒钟,所有超凡者都目瞪口呆,没人能发出半点声音。
五秒过后,孟超残留在他们视网膜上的刀芒,像是化作岩浆,灌入他们的血管,神经,肌肉纤维乃至每一个细胞,令他们血脉贲张,不能自己。
“杀!”
两名地境巅峰率领超凡者们冲向溃散的兽潮。
随着暴君猛犸的轰然倒下,战局顿时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无论剑戟魔猪,铁甲犀牛还是血斑河马,都是普通怪兽,只有族群中极少数的王者,才能达到梦魇凶兽的级数。
刚才是被暴君猛犸的狂暴战歌刺激,进入狂化状态,才能刀枪不入,悍不畏死。
此刻,狂化解除,他们立刻为一时的狂暴,付出惨重的代价。
很多剑戟魔猪过度透支了体能,陷入极度虚弱和疲惫的状态,没跑两步就一头栽倒在地。
不少铁甲犀牛刚刚就中了几十发穿甲弹,每一步动作都会撕裂血肉,粉碎骨骼,加重伤势。
还有血斑河马,习惯生活在沼泽和半水域中,要利用水面的浮力来承载过于沉重的身体。
受到暴君猛犸的刺激,他们在陆地上横冲直撞了半天,四肢关节早已伤痕累累,跑着跑着,就听“咔嚓”一声,前后腿齐齐折断,如肉坨般在地上滚来滚去。
战斗在半小时内结束。
除了暴君猛犸之外,人类斩杀和捕获了三百多头怪兽,竟然奇迹般无一伤亡,可谓大获全胜。
全体超凡者和前进基地内的工作人员,回想起一个小时前,“黑云压城城欲摧”般的兽潮,都生出劫后余生,恍若隔世之感。
他们都知道此战最大的,甚至唯一的功臣究竟是谁。
前进基地主管和两名地境巅峰强者,满怀感激和敬畏,朝孟超走去。
一边走,一边小声议论,想知道这名神秘高手究竟是谁。
“他的刀法这么霸道,真有一刀将地狱凶兽斩成两段的气魄,倒是和‘断魂刀’罗武大师有些相似,不过,罗大师构造灵磁力场的时候,灵焰会不自觉凝聚成猛虎的形态,这位大师的灵焰,却似滔滔血海,又像末日降临,比罗大师还要凶猛,简直残暴!”
“我看他在兽潮中腾转挪移,游刃有余的模样,倒有些像是极限流的路数,极限流创始人顾剑波,最近一年的崛起速度很快,在超凡塔的好几场擂台赛上,都战胜了同级别甚至六星灵铠境界的对手,号称‘刀锋舞者’,难道是顾大师?也不对啊,我看过顾大师的战斗视频,体型还要再胖一些的。”
“奇怪,龙城什么时候,又出现这样一号神秘莫测的猛人了!”
三人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
而当他们来到孟超身边时,却又受到强烈的震撼。
只见偌大一头暴君猛犸,好似血肉山丘般的庞然大物,已经被孟超分解成了上千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