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oqp优美都市小說 一劍朝天 ptt-第五百八十一章 風展示-0fb1r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这一声瞬让楚清河丝毫没有反应过来,那柄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和速度无关。
这是楚清河理解出来的意思,他也不是什么年轻人,见过的事物自然极多,这种空间停滞的效果说实在并不少见,但是如此毫无征兆的方式还真是有点少见!
在寒血剑即将抵达他身体的时候,即便是空间停滞了,但是楚清河依然凭借自身雄厚的真元,硬生生的将空间扭曲了起来。
吕安的剑刺歪了了!
一剑过来,空间停滞的感觉消失了,楚清河即刻后撤。
原本交织在一起的剑气瞬间崩成了粉末,直接消散。
吕安眉头微微一皱,他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刺空,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对方竟然直接扭曲了空间?
“难不成你竟然能掌控空间,原来你还真的不弱!”楚清河一副心有余悸的说道。
吕安看了一眼楚清河,默默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你也不弱,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扭曲空间,害我刺空!”
楚清河微微一笑,两人的这次互相吹捧虽然不是真心诚意的,但是的确是实话,双方之前都觉得对方不强,都是信心十足,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如此!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们自己的预料之外。
四周围观的那些人同样也产生了这样的感觉,尤其是中州和北境格外如此。
本来都以为己方能轻松的赢,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输赢一下子就变成了五五之数,所谓的自信也是不知不觉的消散了!
“吕安都已经这么强了吗?不是他才刚刚步入七境吗?”楚横用一副质问的语气看着楚清流。
楚清流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话,因为他也不知道吕安竟然会变得这么强,面对楚横的质问,他也只能保持沉默。
“哼!好在这次没有轻敌,要是换一个人,刚刚的那一剑指不定就直接捅在了我们中州的身上了!清河作为七境中最强的存在,我想他应该还是能赢吧?”楚横认真的问道。
“肯定能赢!清河的实力在七境中绝对是最厉害的存在,面对一个刚入七境的吕安,即便他再有天赋,没有时间的沉淀,他绝对不可能是清河的对手的!”楚清流格外认真的说道。
“那就希望如此吧!”楚横淡淡的回了这么一句。
另外一边的唐庚倒是有点紧张,刚刚一交手,吕安就已经被对方压制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宗师级别的对战,这一出手其实就能判定这个高低了,楚清河的实力真的极强,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能在一瞬间就占据吕安的优势呢?
想到这里,他便有了一丝紧张的感觉,甚至已经打算开始热身,下一场就该要他出场了!
“莫急!”玄玉突然笑眯眯的说道,算是帮着安慰了一番唐庚。
唐庚不解的看着玄玉,“玄玉老头,你这话是什么一丝?怎么搞得你比我还要了解吕安一样?”
“不能说比你更了解吧,自然能我还是知道一点吕安的实力的,光是他手中的剑我就知道他没用全力,我们剑阁的剑可不是随便能让人逼出来的!”玄玉格外自信的说道。
这顿时让唐庚不解的错愕了一声,他怎么没听说剑阁送过吕安剑?
而且寒血剑已经是半神兵了,比寒血剑还要厉害,难不成送的是神兵?
这根本就不可能,剑阁的神兵不就只有一把吗?而且一直都在小丫头身上,什么时候剑阁又多了一把神兵?而且还这么大方,直接送给别人了?
唐庚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玄玉,“你在唬我呢?你们剑阁什么时候送过吕安东西?而且还送了一柄神兵不成?”
玄玉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什么,“不急,看着吧,吕安还有两把剑,不对,还有三把,在这些剑没有用过之前,吕安绝对没尽全力!”
唐庚当真是有点奇怪,玄玉这种莫名的自信让他异常的奇怪,他知道吕安还有两把剑,一把是曾经的水寒剑,出自北域雪山,另外一把是无影剑,出自匠城,如果一定要算三把,最后一把是浩然剑,也是匠城的东西,这三把剑和他剑阁有半毛钱关系?
“吕安应该能赢,楚清河还是有弱点的!”韩子实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语气还格外的坚定。
这种莫名的认真,唐庚也是不好去反驳什么,只是好奇的反问道:“哦?什么弱点?”
“现在还说不准,刚刚流露出了一次,他对于没有防备的事物好像过于紧张了!换句话说他那时候怕了,他的心境没有他表露出来的那么坚定!”韩子实不太确定的回道。
对于这话,唐庚也只能笑了笑,这种东西他可说不上话,现在才刚刚交手试探一二而已,那里看的出什么弱点和缺点,反正现在两人给他的感觉就是旗鼓相当,甚至可以说楚清河占据了一点优势!吕安好像有点应付不了而已。
吕安和楚清河两人极有默契的都停手了,微微喘息了一声,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刚刚的交手说实在的只能算是试探,现在试探过后,接下来可就要动真格了!
两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对上的瞬间,两人同时动了起来。
楚清河的速度比吕安快上一丝,他的残影瞬间布满了整个校武场,吕安身后则是出现了数不清的剑气。
万剑诀万剑状态!
身上剑气的数量绝对不止这个数量,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直接将整个校武场都围住了。
吕安随手一挥,这些剑气直接朝着那些残影冲了过去,空中顿时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亮线,格外的刺眼。
做完这个动作,吕安突然便是抬头,随后立马举剑,点星!
一道宛如流星一样的光芒瞬间冲天而起,“叮!”
光芒直接被什么东西斩碎,随后便是出现了一个楚清河的残影。
吕安嘴角微微一笑,下一秒他也消失在了原地。
“叮叮叮!”
剑身碰撞的声音异常刺耳的响了起来,火光都是弥漫了出来。吕安直接在半天中找到了楚清河的行动轨迹,率先一步直接将其拦了下来。
楚清河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惊讶,刚刚的那道剑气他以为只是巧合,但是现在吕安直接拦住了他,那么这就不是什么巧合了,而是对方切切实实的跟上了他的速度。
“哼!”
楚清河直接冷哼了一声,手上一用力,天弦立马就亮了起来,一道异常狭长犀利的剑气直接冒了出来,吕安直接被劈退了出去。
在空中滑行了数步,寒血剑的剑身也是亮了起来,同样也是一声冷哼。
天弦的剑气瞬间被吕安劈成了两半,一半飞到了空中,另外一半直接轰在了地面,顿时又在校武场上划上了一道沟壑,整个校武场已经变成了面目全非!
两人在交手之后,这一次可是没有再停顿,两人不声不响的直接朝着对方冲了上去。
四周环绕的哪些剑气这个时候也是全部都刺向了楚清河。
楚清河一看到这个数量顿时就是一愣,但是论万剑诀,他们太一宗才是天底下最正宗的,即便他没有用心练过,但是身为宗师,万剑诀自然难不倒他!
下一刻,楚清河周身同样出现了数不清的剑气,立马便是朝着吕安的剑气迎了上去。
可惜的是,精通和熟练还是有差距了,楚清河的剑气瞬间就被吕安的剑气全部击碎,所有的剑气刹那间便是化成了粉尘。
即便是他掌握了剑粒的使用,但是在数量和强度上的差距,楚清河的剑气瞬间就崩溃了。
数不清密密麻麻的剑气直接朝着楚清河激射了过去。
这一刻,楚清河直接露出了一副格外凝重的表情,手掌一挥,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层由幕布组成的光幕,想要挡住这些剑气。
光幕挡住了不少的剑气,但是剩下的那些剑气依然冲破了光幕,仍旧朝着楚清河而去。
一脸凝重的楚清河急速后撤,残影再次显露了出来,想要骗过吕安。
可惜吕安并没有上当,手掌瞬间挥舞,眼神直接看向了某个方向,剑气随之追了上去。
知道躲不了的楚清河直接显露出了真身,天弦横劈竖斩,空中直接布满了数不清的狭长剑气。
两种不同的剑气在接触的瞬间直接产生了一声又一声的闷哼炸裂声,所有的剑气全部都是蹦碎,空中布满了数不清的光点,格外的耀眼。
下一刻,这些光点仿佛有意识一样的朝着某个方向聚拢了起来,全部都往吕安的方向涌聚了过去。
吕安的手中出现了一柄无比的剑气,剑气之中充斥着剑气,数不清的细小剑气直接在其中游耶着,不时的从那柄剑气中冲了出去,将吕安四周的地面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异常的狂暴。
楚清河在看到这道剑气的时候,脸色瞬间聚变,天弦同样亮了起来,身后突然出现了一片虚影,天穹的虚影,天穹之下便是一座山,只不过中间好像被什么东西一剑给劈开了一样,宛如真实的一线天一样!
一声冷哼,楚清河直接下劈,一道从虚影中出现的白色巨剑就这么莫名从天而降,对准了吕安。
与此同时,吕安也是瞬间出手,凝聚了上千道剑气的巨大剑气直接朝着楚清河激射了过去,流星一样的尾穗刹那间划破了整个空间,空间都是震荡了起来!
“退!”
肖无猛地吼出了这一句话,然后直接朝着后方撤了过去。
所有人都是浮空而起,尽可能的往后撤去,大多数人脸上都是出现了一副惊恐的表情,两人所展现出来的战力当真是有点惊人了!
两道不同形式的剑气就这么对轰在了一起。
在空中交织,融聚,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声音。
但是所有人都看到吕安的剑气里面逃出来了数不清的游龙一样的东西,瞬间将楚清河的剑气覆盖吞噬了进去,眨眼间便是消失无踪。
本来都是白色透明的剑气在融聚的时候,直接变成了一个漆黑色的点,所有的剑气就这么被吸入了进去。
“再退!”
肖无的吼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疯狂额后撤了起来,就连楚横和楚清流,韩子实这些站在顶端的宗师都是后撤了起来,脸色格外的凝重。
“加固!”楚横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楚清流直接拿出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玉盘,朝里面开始注入真元,整个校武场四周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幕,眼神逐渐凝练了起来。
可惜,下一秒,整个光幕就开始剧烈的震荡抖动了起来。
那个黑点开始往外吐东西了,密密麻麻游丝一样的剑气一瞬间全部从里面冲了出去。
一声极为沉闷的声音直接传到了所有人的心中,下一刻便是一个极为强劲的冲击波从中爆了出来。
吕安和楚清河两人一直保持出剑的状态,动作都没有半点变动,就好像四周的时空都停滞了一样,让他们两人无法行动。
情况其实就是如此,在剑气交融的瞬间,两人附近的时空直接扭曲了起来,在他们眼中,这一幕刹那间便发生了,根本就没有任何采取措施的时间。
“轰!”
闷哼的炸裂声直接让两人惊醒,随后冲击波和剑气像是雾气一样,往四周扩散了出去,瞬间辐射到了两人身上。一浪接着一浪,连绵不绝的压了上来,校武场四周的光幕瞬间被挤压扩张变形了起来,一次又一次的撑大变小,再撑大!
两声闷哼同时响了起来。
“砰!”楚清河身后的天穹虚影瞬间蹦碎。
“砰!”校武场四周的光幕刹那间化成了金色的光雨直接飞落了下来。
随后便没有什么东西能阻绝这个冲击波,冲击波瞬间席卷了整个穹顶山,好在光幕限制住了冲击波的大部分威力,并没有对穹顶山造成大的危害。
楚横和楚清流两人的表情都是变得不那么好看了起来,光幕都被震碎了,这对太一宗来说,其实算是一种不大不小的耻辱,尤其对战的双方还只是两个七境而已。
太一宗竟然连限制两个七境都做不到,这说出去难道就不是一种耻辱吗?
烟尘散尽,成为废墟的校武场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两各人都还是站着,只不过两人好像都是受了点伤。
吕安身上的那条血痕重新出血了,身上流了一大片的血渍,不过看这个状态好像还不错,整个人的气息异常的平稳,就这么冷冷的直视着远处。
楚清河的模样可就要比吕安难看多了,身上的黑白长袍此时已然碎成了长条状,模样看起来格外的不堪。
口鼻都是有着血渍,双眼之中全是愤怒的血丝,整个人就这么陷入在一种暴怒的情况下!格外的气愤,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吕安随风而立,一阵剑风莫名拂过,脸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口子,血丝直接顺着口中流了下来,这让吕安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楚清河深吸了一口气,身后的虚影重新浮现了出现,风瞬间就变大了。
与之对立的吕安脸色瞬间变得不淡定了起来,心中隐约产生了一种淡淡的危机感,身上的长袍莫名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就这么被不知名的剑风给划破了。
虽然没弄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吕安的眼睛瞬间眯紧了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寒血剑,身后同样出现了一道虚影,异常压抑的黑色天空,外加无边际不停翻腾的血海。
血海虚影一出现,顿时让所有人的心都是沉了下来,这种被压抑的感觉实在是有点不舒服。
与此同时,吕安身上也是包裹了一层红色的煞气光芒,他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控制着煞气包裹住了自身。
那无形的剑风瞬间就被阻隔在了外面,再也无法伤害吕安丝毫。
沉寂已久的楚清河终于重新开口了,只不过言语之中带着一丝怒意,“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强!吕安,你可真是让我感到惊讶呀!不过接下来的你可就要做好准备了,因为你可能会死!”
死字一出,楚清流的气息瞬间为之一变。
席卷到吕安身上的狂风直接变得异常的凶猛了起来,刹那间便是让吕安身上的煞气屏障削减掉了一层,格外的凶狠。
而之前一直都是虚幻的剑风,这个时候总算是让吕安有迹可循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楚横直接笑了起来,随后便是称赞了起来,“想不到清河的御风剑诀竟然已经到了大成的境界,在整个太一宗中也算是排得上号了,那么接下来可能便要结束了!”
一旁的楚清流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御风剑诀作为太一宗少有上等剑诀,威力极大,当然最为厉害的还是这个剑诀的特性,随风而至,无影无形,没有任何的痕迹可寻,一旦修炼至大成,那么便可做到千里之力取人首级!
这才是御风乘风的特性。
楚清河整个人就这么无风而动,慢慢的飞了起来,悬停在了空中,颇为冷漠的看着吕安,天弦微微一动。
一阵微风直接朝着吕安席卷而来。
吕安瞬间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这种无形的压迫瞬间将他整个人逼退了出去,身上的煞气又薄了一层。
风至剑气至,就和他的剑粒一样,毫无征兆的出现。
但是和剑粒相比,风更加的无痕无迹,根本就捉摸不透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只知道风来了,剑气直接出现在了吕安的面前。
虽然吕安找到了风的痕迹,却依然躲不过去,因为等吕安感受到风的痕迹时,风就已经到了吕安的面前,可以说是完全的没有防备。
楚清河目光冰冷,淡淡的又是划了一剑,更为强劲的劲风直接席卷了吕安,瞬间将吕安包裹了进去。
剑气和煞气的交织,瞬间让吕安身上冒出了一丝丝的红芒,场面异常的诡异。
那些围观的人可都是有点看蒙了,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只知道吕安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孱弱,整个人都在不停的被推移。
唐庚双手抱胸,表情逐渐冷酷了起来,“完蛋了!如果吕安没明白这剑诀的含义,那么吕安可就输定了!”
刚刚一直都在为吕安打气的玄玉此时也是露出了相似的表情,他也没想到楚清河这个人竟然这么厉害,如此上乘的剑诀他竟然也能掌控,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韩子实默默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唐庚,如果换做是你,你打算如何应对?”
唐庚一时之间也是没了主意,摇了摇头,“不知道,没有面对过的东西,你让我说,我还真说不出来!”
三人顷刻间便是陷入了沉默,表情皆是有点差。
被狂风席卷的吕安如今的状态自然异常的不妙,但是对于他而言,这个剑诀虽然神秘不可言,但是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存在,这个剑诀最为关键便是风。
风即是剑气,那么只要阻隔这个风便可以了,他身上的煞气便是这个道理,只不过煞气的强度和风相比,还是弱了一丝,所以煞气一直都在被不停的消耗。
长此以往,必然扛不住这剑风的威力。
那么还有另外一个办法,让整个区域都充斥另外一种风,属于出他的剑风。
楚清河可以控制他的剑风,吕安虽然不能控制剑风,但是他可以用持续不断的量来抵消这无声无息的剑风,而他手上刚好有这样的东西。
吕安手一松,寒血剑直接悬停在了他的四周。
背后的剑匣突然开启,一道极为狂暴的剑气突然从剑匣中涌了出来,瞬间将四周的剑风抵消,空中莫名的产生了一丝丝剑光,之后便是消散不见。
下一刻,吕安手中直接出现了一个剑柄,剑柄之上是一道虚幻的剑身。
无影剑握入手中的瞬间,吕安猛地低喝了一声,“散!”
虚幻的剑身瞬间消散了起来,各种各样的剑气直接从剑身中涌了出来,数量多的让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振!
楚清河的引以为傲的风在这一刻瞬间被强行压了回去,空中传来了剑气畅快的长啸声,一阵高过一阵,连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