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vx5m熱門都市小說 征戰樂園-第二十二章 路鑒賞-7k8kj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王维与嬴枭自此分别。
眼看着王维飞走,离开承城,嬴枭目光深邃,眼中似有光芒流转,谁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到底在思考着什么……
直到,嬴枭走上前去,来到魂匣前,先是轻轻拍了拍魂匣,察觉到内里传出狂怒地咆哮声,嬴枭不由一笑。
“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这一局,看样子是我赢了。”
于魂匣最深处,隐隐约约传来这样一句话。
“别急,还有下一局呢。”
魔,输人不输阵。
而事实上,魔也的确没输,即便被再次封印在了魂匣之中,但这一次的封印,与上一次毫不相同。
在上一世代四位强者的后手,尽皆用光之后,这一次,魔只需要再躺个一年两年,便能迎来光明的未来。
话说他几百年都熬过来了,没道理一年两年的都等不起。
而下一次,可就没有龙月等人的助阵了。
这个道理,魔懂,嬴枭懂,甚至王维也懂。
这也是为何,王维紧赶慢赶,抓紧时间去救人的原因。
但对此,嬴枭却只是一笑。
他贴近魂匣,轻笑着道。
“告诉你一件事情,被我击倒的对手,就从来没有能再站到我面前的……亚历山大如此,你也不会例外。”
“相信我,等你再次出来的时候,你所能看到的,可就是另外一番风景了……”
说着,嬴枭慢条斯理的拿起了漂浮在魂匣上方的圣骨,圣骨中尚存的凯丽甘的意识,被嬴枭轻描淡写的抹了个精光。
将圣骨收入战纹,嬴枭转头,大步走出了咸阳宫,刚一迈出门槛,嬴枭的声音便响于整个承城。
“李斯白起叛逆无道,弑君之罪罪无可恕!”
“以我始皇之名,诛此二人九族!”
……
激荡的声音,甚至隐隐约约的映入了王维的耳中。
然而。
正坐在天子撵架上飞行的王维,却不如何关注嬴枭的“清理叛逆”,他只是在思考,在盘算。
他思考的,乃是嬴枭刚刚的行为与举动。
对于嬴枭的重归,王维是乐于见到的,有了嬴枭,大秦才是完整的大秦,大秦才有了主心骨,但刚才与魔一战,实在由不得王维不想太多。
因为……
太轻松了。
嬴枭将魔吃得死死的。
甚至于比起魔,王维反而觉得嬴枭更加可怕——如果说魔像是高悬于天的太阳,散发着光热,力量强大难以直视。
那么嬴枭,就像是一个黑洞,神秘莫测,根本看不出深浅。
但你要说嬴枭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个貌似也真没有。
所以总结起来,王维只能认定,嬴枭准备充足,如此方能轻而易举地以下克上,暂时延缓了麻烦。
但心中,王维却总有一种预感。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他对自己这般问道。
但这份纠结却并未持续太久。
随着天子撵架停稳,王维已经飞到了圣子等人遇袭的地点,看着布满了视野的大大小小的土球,王维嘴一歪,却并未理会最大的那个,反而先来到了第二大的土球前方。
神国之力铺展开来,王维伸出手,轻轻摸向了土球。
粗糙的表面,细细摸去却又有一种诡异的细腻感,隐隐的吸力从土球中泛起,这可能就是引动天赐之石的力量。
而随着神国中规则之力弥漫开来,不多时,王维便将这土球的一切,摸了个通透。
“九十九种规则纠缠在了一起……这个数量,还真是有点儿可怕啊。”
这证明了魔的强大,但也侧面证明了,嬴枭手段的可怕。
待到王维将这土球的构造彻底摸透之后,随着王维右手发力,土球表面登时绽放出裂纹,无数的土渣土屑从土球上掉落下来,慢慢的露出了内里的囚徒。
霸王。
刚一露头时,霸王双眼紧闭,似乎晕厥了过去,将其接住后,王维将霸王放在了地上,又走向了第二个土球。
文满。
第三个,第四个……
王维数了一遍,便发现大秦,包括援助大秦的强者们,一个都不少,一个都没跑了,倒是帝辛、亚历山大这群人,并未被土球所束缚,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直到最后,王维方才来到了最大的土球前,随意将土球捏碎,内里,圣子刚一露头,便像是溺水者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似的大口喘息着。
他倒是没晕。
但所受的折磨,反倒比别人更多。
“你得救了……”
王维这般说完,甚至主动退后了两步,证明自己并没有落井下石的意思,见这一幕,圣子登时沉默了。
片刻,他用力抖掉了身上的碎渣,看着王维,一昂头,气势满满的说道。
“我才不用你救呢。”
“对对对,你是圣子你牛逼。”
这傲娇的小崽子……
“但事实证明,你在魔的事情上,并没有欺骗我,所以,嗯,我就暂且饶恕你偷我大源的行为。”
整的跟你有啥别的办法似的……
王维吐槽都懒得吐了,只能看着圣子那输人不输阵的表演,直到圣子将身上的杂物都清光之后,他又一昂头,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远方走去。
身后,蓦地传来王维的声音。
“对了,跟你说个事儿,嬴枭回来了。”
圣子脚步一颤。
王维加嬴枭……
而自己却孤立无援……
这个强弱对比,可就失衡了啊。
这一刻,圣子的脸色,如同开了染坊似的五颜六色,直到王维又传出最后一句话来。
“搭救你是嬴枭的主意,嗯,这么说吧,魔的事情,并未彻底解决,想来以后,还有咱们合作的时候。”
“所以,先收一收你那些想搞事情的小心思,等到将大问题彻底搞定之后,咱们再谈其他。”
“哼,你当我没数?”
圣子一甩衣袖,摆出一副自己深明大义的表情,但细心的王维却能看到,圣子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
魔不出世,在现在的大秦面前。
无人能有反抗的资本和资格。
“看样子,应该是能过两天安生日子了。”
王维这般想着,没理会下方晕厥的众人,他身影再次腾挪,目标,却是自己的主世界。
……
在一个小时之内,王维便已经从未知的深渊层级,赶回到了自己的主世界当中。
神国展开,伴随着浩荡的光洒下,诸葛亮等人登时出现在了寒冰地狱与成吉思汗主世界的超时空传送通道门口处。
刚一出现,诸葛亮等人还有点儿懵圈——毕竟,先是被王维收到神国内,转化成了神国的居民,又被王维放出来,这个过程总共也没花费多长时间。
变化太多,变化也相对剧烈,王维搞得自己这群手下茫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维也没细解释。
因为这事儿的逻辑很简单。
虽然诸葛亮等人被转化成了神国居民,但本质并未发生变化。
他们依旧可以自由行动,不会受限,王维的举动,顶多算是给他们找了个更适合发挥实力的战场——王维的神国。
哦对了,还有另外一事。
那就是军团降临整合入神国的事情。
在王维的考虑当中,如果将军团降临整合入神国,那么从今往后,王维便可以随时随地的将这群将士招入神国之内,并通过神国快速部署兵力,从而获得更强的机动力量。
这条路的确走得通。
从这,也能看出神国与规则之力的搭配,究竟能产生何等的化学反应。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王维全身上下的所有能力,都可以融入神国,从而产生质变!
但又想到,当时在咸阳宫内,嬴枭启动大阵封锁掉了神国一事。
蓦地,王维不由一叹。
“没有无敌的能力体系么。”
在乐园中,再无敌的能力体系都有克制手段——规则之力如此,神国之力如此,规则之力加神国之力亦如此。
如果王维将全部身家押在神国上,到时候嬴枭一个大阵,王维立刻麻爪——虽然嬴枭在名义上,乃是王维的老大,奈何即便地位在嬴枭之下,王维也不愿看到自己的能力体系受制于人。
说白了,谁还没个当天下第一的野心了……
关于能力方面的问题,王维这一次回归乐园之后,必然要搞一次大整合,但这个事情并非迫在眉睫。
王维此次回到主世界,乃是为了另外一事。
“尔等自行回长安。”
跟诸葛亮简单交代了一句后,王维身影腾转,瞬间消失无踪,而当王维再次出现时,便已经抵达了升华之钟所在的位置。
王维刚一现身,两名负责看门的血神卫便迎了上来。
“陛下,刚刚这里出了些事情。”
出事情乃是预料之中的。
因为天祭坛就被王维放在了升华之钟内,而天祭坛内部的起源之地,乃是天赐之石的老窝。
魔,暴力牵引天赐之石,引得天祭坛异动,天祭坛一动,这地方不出问题那就有鬼了……
王维只是点头,简单问询后,两名血神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挥退二人,王维独自走向升华之钟。
他推开门。
映入眼帘的景象,登时闪花了王维的眼。
……
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色。
原本升华之钟内部,并没有什么特点——就是虚无的,空荡的。
而此时此刻……
升华之钟内的景象,早已天翻地覆!
无数代表着规则之力的流光四处逸散,这些规则之力如同暴走了一般,速度极快且不可利用。
光与光碰撞,爆发出连锁爆炸,但爆炸的范围,却像是被某些更强的力量压制了似的,始终局限于一隅,并未对周围造成严重的破坏——这也是升华之钟到现在还未崩塌的根源。
视线穿过流光,王维一眼,便看到了深处的天祭坛。
此刻的天祭坛,模样更加狼藉——原本就破败的天祭坛,此刻只剩下了一半,阵纹倒是完好,这证明天祭坛还能发挥功效,但仅看样子,王维觉得这天祭坛距离彻底报废也差不了多少时日了。
有更多的规则之力流光,从天祭坛上散逸而出,这也就意味着,天祭坛内部的起源之地,绝逼出了问题。
而起源之地出问题。
那就一定代表着大问题!
这也是王维此次回返的根源了。
他必须要看一眼,起源之地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迈步走向天祭坛,周围的规则之力流光似乎感应到了王维,如同激光一般向着王维飙射而来——于是,王维弄懂了天祭坛此刻的状态。
这就是它的防御形态。
或者说,这是天祭坛,为了保护起源之地激发出的自动防御措施。
但可惜。
这些规则之力流光强归强,圣子入内可能都要被拔掉一层皮,奈何王维已经融合了神国之力与规则之力,这种形式的规则之路,比圣子更高级一些。
流光射来,王维打开神国,将这些流光纳入其中,虽然这些流光不可利用,但借着神国源源不断地规则力量,王维足可以将他们消磨得一干二净。
没用多大力气,王维便来到了天祭坛近前,站在天祭坛上,王维意识联通天祭坛,随后短暂恍惚,王维便已经出现在了起源之地当中。
这种贸贸然的举动,相当危险。
但现在的王维,已经管不得这么多了。
随着视线短暂一花,再次睁眼,大量的光源便映入了王维眼帘。
至此,王维沉默。
因为起源之地,已经彻底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
到处都是碎裂,到处都是空间裂痕。
无穷的空间风暴肆虐着,将整个起源之地,化成了弱者无法生存的绝域。
这点儿危险,难不倒王维。
让王维惊奇的,也不是这些东西……
吸引王维视线的,有两个东西。
其一,便是那起源之地最深处(甚至王维都不知道有多深的深处),不断闪烁的微光。
视线飘远,王维甚至启动规则之力强化视线,方才勉勉强强地看出了那光源的模样。
那是一块儿破石头。
多大,王维算不出来——因为距离太远。
但哪怕是相隔了这么远的距离,王维都能感觉得到,从那石头当中,正无时无刻的不在迸溅出强悍到了极点的规则力量!
如果将王维现有的力量,与这枚石头做对比的话,用萤火与皓月的差距都不足以形容。
甚至于,王维都有这么一种感觉……
魔,真的有可能将这玩意儿纳入神国么?
结果大概率是会被撑爆的吧?
这个问题无人能解。
总而言之,王维只是简单一观,便收回了视线——强大到不可直视,这大抵就是王维对天赐之石的印象了……
他将注意力放在了第二个引人注目的东西上。
确切的说,这第二个,并非是什么东西……
而是一个个不同的画面。
……
此时此刻。
王维能够看到,在整个起源之地当中,有无数错乱的画面生生灭灭。
有的画面一闪而过,有的画面却相当稳固。
而在那一幅幅画面之中,王维看到了有轮回者在怪物的追杀下不断逃亡,有繁荣的主城,浩大的战争,甚至在某个接近天赐之石的画面里,王维还看到了长安的景色。
确切的说,是自己主世界的长安的景象!
捏着下巴,王维短暂思考,便理解了这些画面代表的意思。
天赐之石,乃是乐园的起源与核心。
而剧情世界,便是天赐之石衍生出来的附属世界。
换言之,剧情世界与天赐之石之间,是有极大关联的。
而现在,随着天赐之石被魔,拽出了起源之地深层,天赐之石的力量似乎有些失控,这导致天赐之石掩藏不住自己与剧情世界的联系,从而在王维眼前生出了这样一副景观。
但这奇景,顶多算是个景色,对王维并无任何帮助。
王维也没什么偷窥癖好,自然懒得在这里看什么画面。
真正对王维有吸引力的,还是远方的天赐之石……
你要说王维对天赐之石没什么念想,这个肯定是不可能的——一路上种种见到的景色,都证明了天赐之石,无愧于终极宝物,这就是乐园中最强的力量,谁掌握了它,谁就掌握了整个乐园。
当前,王维有足够的力量,而力量,又滋生了足够的野心。
至宝在前,也由不得王维不心动了……
念头一转,王维身影慢慢飘浮起来,他硬顶着强悍的空间风暴,以一往无前之势,向着天赐之石腾挪而去!
虽然可以预料的是,现在的王维,大抵不可能将天赐之石收入囊中,但试试,总是要试试的。
然而……
变化,于这一刻陡生!
……
王维刚刚前行了不足十公里,周围的画面顷刻间波动了起来。
如水波一般的波纹荡漾开来,王维只感觉周围的环境瞬间扭曲,下一秒,便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天空中,一头顶天立地的巨人手握着战斧,宛如雷霆般劈下,浩荡的声音从其口中传出,响彻整个混沌的寰宇!
“以盘古之名,开天!”
斧落,混沌撕裂,世界诞生!
此时此刻,王维就像是脱离于世一般,眼看着盘古陨落化作山河,短短数个呼吸之中,世界便已经凝结成型。
光影再次闪烁。
却是一头上半身绝美,下半身为蛇身的女人盘旋在大地之上,妙手拿捏着泥土,捏成了一个又一个小人。
人类至此诞生,画面再次闪烁。
而当画面稳固之后,一座座城池拔地而起。
人族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着,并创造出了绚烂的文明,当商字大旗高高飘扬之时,画面再次定格。
而就在此时……
王维的神色却突兀一动。
因为。
伴随着空间之力动荡,一道身影顷刻间落入商朝主城中。
那是……
帝辛……
帝辛?
王维眯着眼睛,详细看去,细致观察后,王维立刻判断出,这个帝辛,就是那个帝辛!
没错,就是那个轮回者帝辛!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身体,如同被束缚住了一般,一动都不能动,王维眼看着帝辛回到了自己的主世界,同时调动兵力,堵住了通往深渊的超时空传送通道——妥妥的防守姿态……
这一刻,王维身上神国之力爆发,他全力以赴的想要挣脱身体上的束缚,但得到的结果,却并不理想。
可能是王维的挣扎力度达到了某一极限。
眼前的景象突然碎裂,下一秒,王维便已经回到了起源之地中。
周围,依旧是浩荡的空间风暴,而王维,则漂浮在虚空中,还在回忆着刚刚看到的画面。
思考片刻,他神色一动,再一步踏出,周遭的景象再次翻转。
盘古开天……
好吧,刚才发生的事情,就这么又来了一遍……
而这一次,再脱困而出后,王维换了个方式……
或者说,他换了个路线。
身体转向,王维呈圆弧形,向着另外一个地方飘荡着飞去,飞了不知道多久之后,王维停下了脚步,他瞄准天赐之石,呈直线向天赐之石飞去,飞了没多久,王维便感觉眼前再一花。
而这一次。
不再是盘古开天……
而是一处浩荡的宇宙空间。
伴随着第一缕生命的萌芽,世界,开始演化……
……
安静看着这一切的王维,没过多久,便从幻象中清醒过来,轻轻挠了挠头,王维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再抬头,看向远方的天赐之石,王维不由眯起了眼睛。
“这是路啊。”
这就是路,一条通往天赐之石的路。
王维不清楚内里存在着什么样的逻辑,但这条通往天赐之石的路,却清晰摆在了王维的面前。
但这条路上,却有障碍。
帝辛的主世界和刚刚王维看到的另外一个剧情世界,甚至可能还有更多的世界,共同构筑成了这第一重屏障。
“如果,我打破了这重屏障,那么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这个问题,王维不清楚。
但他觉得,此事当真可以一试。
因为这可能是王维接近天赐之石的唯一途径了。
立于空间风暴之中,王维细细思考,细细揣摩。
一切以获得天赐之石为基本,王维得出结论。
“其一,学习魔,以神国的力量强行拉扯天赐之石。”
但这条路,很难走。
首先是祭品——圣子是必须的,单单只有圣子可能还不够,王维还需要献祭其他强者。
毫无疑问,这就是大反派作风……
但其实反派不反派,王维不在意,问题在于祭品问题实际上只是最简单的问题。
其次的难点在于实力。
王维的实力不够。
想要成长到魔那种地步,肯定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做到的。
最后,还有祭坛的问题。
魔有深渊祭坛——这个是牵引的关键,重要性不亚于圣子的那种。
虽然王维也有天祭坛,但他不知道该怎么用啊……
“而第二点,就是这条路了……这条路能够接近天赐之石……但接近了天赐之石后,又会发生什么呢?”
这条路的终点是什么,无人可知。
但王维却隐约觉得,这条路很重要,很关键。
“第二个方法么……”
如此嘟囔着,王维眯着眼睛,慢慢的,其心中突然生出这样一种想法。
“魔牵引天赐之石,将起源之地崩碎后,这条路方才显化出来。”
“然后,上一战中,嬴枭将魔拿捏的死死的,从这方面考虑,嬴枭大概是有制止魔复活的方法……局势本不应该变得那么糟糕,但这事儿还真就这么发生了。”
一切都只是猜测。
但王维却隐隐感觉。
嬴枭,似乎不像他表现出的……
那么“英雄伟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