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f2e精华小說 《妖女請自重》-第二百零三章 你怎麼做到這麼不要臉的分享-y4n30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江云鹤觉得姬长世某些方面和自己挺像的。
审美观应该差不多。
大殿中央的舞娘一溜的凶气逼人,一场舞跳下来只见波涛汹涌和一条条大长腿,特符合自己的审美。
就是左面肋下总是仿佛有把刀顶在那一样。
江云鹤扭头,只见执月微微垂下眼皮,眼观鼻鼻观心,看不出情绪来。
“看我啊!看我啊!你总看她干什么?我不好看么?”卓如梦直接将声音传到他耳朵。
江云鹤只得又扭头看过去,然后肋下又挨了一刀。
“嘶……”江云鹤眼神微变,真跟挨了一刀差不多,区别就是没见血。
算了,还是看舞娘吧。
换个人左面是名义上的女友,右面是小三,早就慌的坐立不安了。
江云鹤什么场面没见识过?
除了肋下疼一点儿,别的都不算什么。
这份儿坦然与镇定,让不时扫过来一眼的姬长世和几个修士心中啧啧称奇。
修士界女弱男强的不多,但也有。
可能像江云鹤这样坦然自若的脚踏几条船,个个身份修为都不凡的,还真没见过。
也算是一个奇人了。
男女之事,最爱招人八卦,修士也没能免俗。
江云鹤心中也在琢磨,卓如梦这是搞定执月了?
两人在外面打架的时候,不知道说了什么。
不过既然两人能坐在这,执月应当是让了一步。
不是什么好事。
这不是他想要的左拥右抱。
宴席过了一半,姬长世拍拍巴掌,一众舞娘退了下去。
“既然是赏宝会,那么便不能只有酒席没有宝物,刚好我得了件宝物,便嫌丑拿出来给诸位道友品鉴一番。”
江云鹤的主意力也被吸引过去,他还是颇为期待姬长世能拿出什么宝物来,开开眼界也是不错。
姬长世邀请这么多年轻一代顶尖修士,拿出的想必不会是普通宝物。
只见姬长世话落之后,扔出一颗纳物珠,发出一声轻响,地上多了一个两米大小的不规则金属块,表面有不少坑洼的痕迹。
“咦!”江云鹤略有些诧异。
“江道友认出来了?”姬长世笑着问道。
“诸位道友想必都能认出来。”江云鹤随意道。
一块陨铁,在这个世界算不得什么。
虽然这块陨铁确实够大的,足有两米见方。
这让他颇为好奇,这陨铁算什么宝物?哪怕是含有某些稀有金属,也不值得在赏宝会上拿出来吧?
“不错,这就是一块星铁。”姬长世哈哈大笑说完,话音一转:“星铁不稀奇,不过星铁里的东西还是有些稀奇的,所以我才会邀请诸位道友前来一观。”
说罢,姬长世遥遥一抓,只见那陨铁顺着一道缝隙分开,朝着两边倒下去。
场中所有人随着陨铁从中分开,目光便是一凝。
场中修士脸色一变。
“这是……”
就连江云鹤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
只见那陨铁中间,有着一具灰白色的骨骼,如同婴儿一般蜷缩着。
那具骨骼从身体三分之一处被斩开,周围还有一些衣物的痕迹。
最重要的,那骨骼与人类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颅骨更大,脊椎向下延伸出一条尾巴。
“天外竟然还有生灵,与我等人族颇为相近。”诸多修士一眼便能看出这具骨骼是封在陨铁之中,完全被陨铁包裹,牢牢连在一起。
何况姬长世的身份也不会作假诓骗诸人。
“莫非星辰之上还有生灵不成?”
不少修士还特意前往陨石一旁观察,一个武国的中年修士将手指搭在骨骼上片刻道:“早已没有真灵痕迹,死了起码几千年,骨骼有灵力残留的痕迹,星辰之上同样有灵力。”
这话一说,众人更是惊讶,纷纷上前查看。
“本来对姬长世能拿出来什么好东西没抱太大期望,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惊人的东西。”梦女传音道。
执月的神色也不平静,微微张嘴,一副惊讶模样。
地球的人类一直在寻找星空中其他生灵生存的迹象。
而这个世界的修士同样难以抵挡星空的诱惑。
无论对任何人来说,星空都充满了种种神秘。
“不知姬道友是从何处得来这星铁?”
“逍遥山的神梦谷。我听闻千年前曾有天星坠落,之后飞鸟难渡,野兽难近,前去寻找星铁之人全都杳无音讯,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去探查。因为些许缘由我去查探一番,没想到机缘巧合下得了这块星铁。不过神梦谷确实危险,我带了八十人前往,却只回来三十人,我也受了不轻的伤,闭关养了几个月才好。”
其他人纷纷查看,江云鹤也打开真实视界看了一下,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更为惊讶。
从真实视界中,他倒是看到些许其他人没看到的东西。
或者有人看出了,却没说出来。
那残骸中不但有灵力的痕迹,还有神明之力的痕迹。
这让江云鹤思索许多,不知这残骸是生活在星球之上,还是生活在宇宙真空之中,为何会被封在这陨铁之中,又为什么会落到这片世界。
按照那个修士的话,这残骸大概是死了数千年,这个时间不是太久。
这让他觉得对方是生活在星空中的可能比较大。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对方在星球上生活的话,尸骸是如何随着陨铁落到这里的。
他倒是有一个猜测。
这块陨铁,很可能就是个棺材。
很可能类似于海葬之类的,只不过对方是葬在星空当中。
这么推测下来,便有一个更加恐怖的结论出来。
对方很可能已经踏足于星球之外,否则不会用这种方法埋葬。
而且对方所在的位置距离这片世界并不遥远。
其他人就是看个新鲜,可江云鹤比其他修士更能明白宇宙和星空是什么样的,也更明白这具尸骸背后代表的含义。
微微皱了下眉头,又将眉头松开。
多想无益,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
哪怕没有其他宝物,这块陨铁中的残骸也让众人大开眼界。
又过了半个时辰,众人便纷纷散去。
“啧啧。”江云鹤一边往外走一边感叹。
真没想到今天来能看到这么惊人的东西。
倒是执月,一直挺沉默。
江云鹤知道她现在心情恐怕不太好,也不去打扰她。
回头再哄一下吧。
江云鹤倒是没担心。
哄姑娘这事儿,就跟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而然的容易。
而且他以为梦女真搞定执月,与其谈了什么。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离开了姬长世府上,执月没走出多远,袖子中突然飞出无数纸符,化作两柄长剑朝着身后飞去。
“还打?别以为我怕你啊!”远处的梦女气道,一道光华落在头顶形成一个冠冕,整个人的气势更是节节上升。
“哼!”执月一言不发,转身拔剑便斩了过去。
两人交手几下便升到空中,边打边朝着远处而去。
江云鹤抬头看看消失在夜色中的两人,不慌不忙的朝着程府走去。
看到有少女偷看自己,不忘朝着对方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
“江兄,月仙子和梦女打起来了!”童青川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江云鹤身边,想来是发现有人交手过来查探,结果看到了江云鹤。
“我知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童青川满脸佩服道。
“我什么也没做。”江云鹤幽幽叹口气。
“我是说……你是怎么做到这么不要脸的……月仙子和梦女是因为你大打出手啊,你不说劝一下,竟然还恍若无事一般在这拈花惹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