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u40精华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 起點-第一百八十三章 魏長友推薦-4mqiz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高祐俊觉得胡莱真是一个很迷的家伙。
他在机场接受自己采访,首次爆料他和孙赫的恩怨。
当时高祐俊觉得一个年轻球员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当着媒体的面主动抖落自己和一个青训主管的黑历史,就算是很不错了。要知道很多人都选择忍气吞声,或者息事宁人。
哪想到胡莱不仅找了他这一家媒体。
他在比赛之后,趁着大家对他的关注在最高潮的时候,干脆利用央视这个全国性的平台再一次把事情抖出来了——他是觉得我们《岭南晚报》的影响力还不够大吗?
然后事情还没完。
他赛后接受第二家媒体,也就是南岭卫视采访的时候,又把感谢孙赫的话重复了一遍……
据说南岭卫视的前方记者在采访后给同事吐槽,没见过这么记仇的人。
现在赛后“胡莱感谢孙赫”已经在微博上成了热门话题,大家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度甚至超过了这场比赛本身,超过了中甲淘汰中超球队的冷门话题。
不少人只看这个热门话题的名字,一定以为胡莱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小伙子,但是点进去之后他们才会知道究竟是为什么要感谢孙赫。
这是感谢吗?这是杀人诛心吧!
说不定孙赫巴不得胡莱把他给忘了呢……
与此同时,这个话题成为热门话题之后,高祐俊发现自己的工作好做多了。
之前他一个人在网络上搜索胡莱和孙赫的恩怨,所获寥寥,最有价值的也就是楚一帆提供的他和胡莱的聊天记录。
但说白了,这也还是很难证明孙赫曾经对胡莱说过那样的话。
毕竟聊天记录是可以作伪的……就不说后期P图这种麻烦的手段了,胡莱只要和楚一帆串通好,两个人在聊天中装模作样把这些台词说一遍,再截图就能成为聊天记录,但这样的聊天记录又有什么意义呢?
网上自媒体、营销号每天产出那么多惊世骇俗、稀奇古怪的“故事”,也都是有微信或者QQ聊天记录佐证的,可谁又知道那是真是假?
现在不一样了。
随着闪星在客场2:1淘汰海神,胡莱在赛后采访的时候把这事儿捅出来,微博上形成热门话题之后。
吸引了大家对这事儿的关注。
而关注的人多了之后,他这个收集证据和资料的人自然也会有更高的几率获得证据。
就说在微博上,很快就有人在这个话题下面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胡莱感谢孙赫#哈哈哈哈!大快人心!该!活特么该!孙赫一定没想到他当初在训练场边耀武扬威,如今会换来人家的一记耳光!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连三年都还不到呢,人家就打上门来了!爽!”
高祐俊点进这个叫“魏长友冲啊”的头像,看他的资料,发现在自我简介这一栏里,他填的是:“前海神青年队球员”。
高祐俊盯着那个“前海神青年队球员”的介绍瞪大了眼睛,然后他迫不及待地用自己实名认证过的微博账号给这个人发私信。
“你好,我是《岭南晚报》记者高祐俊,我注意到你在微博里提到了胡莱和孙赫之间的恩怨,似乎很了解。请问我能够采访一下你吗?如果不愿意被曝光的话,我们可以隐去你的名字和现在的身份……”
他发过去之后很快就收到了对方的回信:“没什么不愿意被曝光的,要真不愿意被曝光的话,我就不发这条微博了,就跟我的其他队友们一样。其实大家都知道孙赫是什么德行,只是有些人有顾忌。这圈子就这么大,万一有一天又碰到了他,让他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那不就尴尬了吗?”
“啊,那你为什么不怕?”高祐俊问道。
“哈,因为我已经不踢球了!我还怕他孙赫个鸟啊!”
对方这个回答让高祐俊很吃惊:“为什么不踢球了?”
如果和胡莱是队友的话,那么现在应该也差不多岁数,顶多大一岁,也就才二十岁,不到二十一岁。能够成为海神青年队的球员,那说明这人有天赋也有机遇,否则怎么会在海神青训营一直坚持到青年队。
就算赵康明离开,在海神一线队和预备队踢不上比赛,那么去其他球队,尤其是中甲球队,应该也是找得着球踢的。
怎么突然就不踢球了?
“受了一次伤,然后急着复出,带伤训练,脚踝就彻底废了。我现在是个大学生了,哈!”
对方说的轻描淡写,最后还带了一个“哈”,似乎是在笑。
可高祐俊的心情却有些低沉。
一个从小接受足球训练,练到二十岁的人要付出多少努力和汗水,又要闯过多少关卡,淘汰多少竞争者,才能走到U19青年队这一步,距离成为一名成年队职业球员仅有一步之遥了。
却因为伤病不得不放弃足球,之前所付出的所有努力全都付诸东流。
就算高祐俊知道在职业足坛这也是屡见不鲜的常事。
可是有一个同龄的胡莱在前面做标杆和比较,高祐俊就更替这位“魏长友”感到惋惜了。
对方似乎却毫不在意自己的命运,而是继续用打字的方式诉说着胡莱和孙赫的恩怨。
通过他的讲述,高祐俊也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正如他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孙赫是在青年队训练结束的时候,在场边当着那么多球员的面对胡莱说出那番话的。
孙赫当时可能是想要当面羞辱胡莱,同时也是一种“杀鸡儆猴”的手段,告诉其他那些青年队的球员,如果不听自己的话,胡莱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被他用来吓唬的“猴”们却反过来成为了他当初言行的证人。
“魏长友”甚至告诉高祐俊,如果他需要的话,自己还能提供几个当年队友的联系方式,让他去采访他们,用来佐证自己说的话。
这对高祐俊来说简直太关键了。
一个人的说辞有可能不足为信,那么好几个人呢?
最后他们互加微信,由“魏长友”拉了个群,把他那些愿意接受记者采访的前队友们拉进群里,集中接受高祐俊的采访。
不仅有文字采访,高祐俊还专门挨个打电话过去采访,顺便录音,以作证据——当然这些操作都是征得受访者同意的。
就这样,当所有采访结束之后,高祐俊获得了一共五个胡莱前队友的证词,这里面有“魏长友”这样已经退役的,也有还继续在其他球队追求自己职业足球梦想的人。
所有人都同意实名出现在新闻稿中,用来给自己提供的证词、证据增加说服力。
结束完采访,高祐俊看着自己整理出来的文档和音频资料,这都将是他射向孙赫这孙子的子弹。
但他并没有急着马上开始写稿,而是去网上把“魏长友”这个名字和“海神”放在一起搜索。
搜索结果仅有区区五页,大多数还都是根本对不上号的内容。
他还是在这么多干扰信息中找到了一条有用的结果。
那是一条非常简短的新闻,或者应该说是一条简讯:
“……海神青年队出征今年的中超俱乐部青年杯邀请赛,以下四名球员因伤缺席:魏长友……”
就这么一条简讯可以和高祐俊知道的“前海神青年队球员魏长友”这个人对上号。
但高祐俊也还是不知道魏长友受了什么伤,伤的有多严重,他是什么时候决定退役的。
他只知道类似魏长友这样的人在职业足坛还有很多,他们很多人可能连这么一条新闻简讯都没有。
他们中间有没有人是中国足球黑幕和体制的受害者?
可能有。
但高祐俊觉得最残酷的是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可能和中国足球的黑幕和不合理的体制压根儿没关系,他们就这么在追求自己梦想的过程中碰到了一道过不去的坎,然后就被淘汰出局了。
无声无息地离开奋斗了十几年,付出了全部青春的绿茵场。
做一个大学生,或者去打工,这还算是努力生活的。
还有些人就真的只能沉沦到泥土里了,因为一无所长,只能去偷去抢去骗……
但他们这些人却最终组成了职业足球的土壤之一,是这座金字塔的基石。
魏长友在接受采访时对高祐俊说过一段话,特别打动他:
“我的足球梦想,这辈子都没指望了。就我这条腿,能正常走路,不用轮椅拐杖,就足够幸运了。所以我现在看胡莱的比赛,我把自己的梦想都寄托在他的身上,看他表现越来越好,我就高兴,就好像我的梦想也在一点点实现一样……为什么之前没站出来替他说话?因为他自己都没提过,我以为他不愿意再提起那段伤心往事,不愿意别人挖他伤口。但现在发现他还是咽不下那口气,那好,我出来给他做证。我可不想我梦想的承载人,会被孙赫那样的小人绊住手脚。”
高祐俊就想到了自己,他也是因为知道了孙赫差一点就毁了胡莱的职业生涯,毁了这么一个天才之后,才决定和孙赫死磕到底的。
他这不是为了给中国足球清理门派,他只是出于自己这个球迷的私怨而已。
正因为魏长友这样的人,他才更要把这个系列报道的最后一篇做好了。
想到这里,他开始在电脑上工作,争取要让稿子在明天一早上市的《岭南晚报》上出现。
※※※
PS,魏长友这样的人物是我在现实生活中亲身接触过的原型。
河南建业青年队的球员,后来因为受伤期间训练,导致伤势加重,最终只能无奈退役。
当然没有书中写的这么大年龄,他退役的时候可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吧。
后来去上了河南的一所大学。
就像我在书里写的那样,他受伤退役这事儿和中国足球的黑幕没什么关系,和不合理的体制关系也不大,如果要说关系的话,可能和中国足球整体水平的落后有关。
他说当时他受伤的时候,大家都不懂,其实那种情况是不能训练的。但他或许是为了确保自己在球队里的位置,或许只是单纯地想要训练保持状态。
我问他还能不能踢球。
他说随便踢着玩儿的话还可以,但强度大了就会痛。
他这样的人,就是中国职业足球体系中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子。
这一章算是为这些“沙子”们做个纪念吧。
最后,再求月票吧,双倍月票期间叨扰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