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a60精华小說 地上道國 ptt-0429 危機展示-o36bb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李肃出了营地,直接开启了“闻风望气”的兵法,小心的避开四下的哨兵,向来路行去。
天色将黑的时候,李肃四下一望,寻了一处干燥的石缝,短暂的睡了一会儿。
斥候类的兵法这时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就是在睡梦之中,李肃的鼻孔都轻微翕动着,分辨着周围的气味变化。
好在李肃运气不错,一直没有什么野兽靠近。
美美的睡了一觉后,睁开眼来,月亮已经高悬。
今晚的月色极好,月光冲淡了黑暗,在李肃敏锐的目力下,看东西已经和白日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像是一只灵猫一样,悄然离开石壁,敏捷的向后路行去。
李肃自己行进的速度比大军前进不知道要快多少。
只是半夜功夫,就走了足有一日路程。
李肃抬头看看,随着月亮慢慢下落,天色重新被黑暗慢慢笼罩。
这一路行来,倒是如常。
或许是某种直觉的作用,李肃心中的不安不但没有减少,反倒越加深重。
他索性趁着还有点光亮又向前行了数里。
李肃记得附近有一处峭壁极为难走,上次通过时,还有两个士兵还因为一脚踩空,摔入山涧。
眼看要到地方,还未等看清前面的那处险隘,风中就带来了一丝烟火的气息。
李肃心中咯噔一下。
虽是验证了心中所想,却也意味着那可怕的结果成真。
他也不走栈道,依靠着灵活的身手,悄悄的贴在栈道下的岩壁上,循着空气中的烟火气息,慢慢向前爬行。
李肃爬的悄无声息,上面有栈道木板的遮挡,让他的身形藏的严严实实。
爬了一会儿,李肃忽然有了意外发现。
之前那些栈道上被修补加固的地方,有数百米被彻底破坏。
李肃有些庆幸,好在自己谨慎惯了,选择从栈道下面爬过去,若是就这样大咧咧的从栈道上走,恐怕栈道一毁,就会被人察觉。
小心的过了这段路之后,李肃就隐隐察觉到火光。
李肃看了过去。
就见远处有几个士兵正在烤火守夜。
或许是天快要亮的原因,几个哨兵都无精打采,有的还在闭目瞌睡。
李肃看了看他们身边明晃晃的刀枪,再看看这些哨兵身后草草建立的营地。
心中不由叹息。
想不到都进了秦岭了,还躲不过朝堂的争锋暗算。
只是不知这些是谁的人,为何选择在这里突袭董白。
李肃看看天要慢慢放亮,心中犹豫不已。
这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趁着这时候离开,才能避免打草惊蛇。
等会儿太阳升起来后,前后就这一条路,很容易被这些伏击的士兵发现。
李肃静静的伏在一块悬岩的阴影中,正打着退堂鼓,就听见哨兵们有些骚动。
接着陆续有人起身行礼。
李肃知道怕是有什么大人物巡营,当即收敛了声息。
接着就听有人冷漠的说了一句。
——“都不要大意,谁敢偷懒老子把他的皮剥了!”
李肃听着那有点耳熟的独特声调,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这人的声音很特别啊。”
李肃默默记下。
等到那人离开,外面的哨兵重新恢复慵懒,李肃这才悄悄攀爬着离开栈道。
回去的路上,李肃一直琢磨着那人的声音,只是怎么都想不起到底是哪个。
李肃回到营地时,已经接近中午。
董白果然对他足够信任,在听到王允回报之后,就以将士疲惫为理由,让士兵原地休整一日。
等听完李肃的回报,董白和王允、蔡琰都面面相觑。
这支队伍唯一有价值的目标就是董白。
杀死董白不但可以破除董家有王命的传言,而且可以彻底激怒董卓,让他做出不理智的报复。
几乎不用想,这些黑手都是冲着董白来的。
王允反应很直接,立刻就找到了目标。
他咬牙切齿道,“那赵谦狗贼必有参与。他原本是前将军,不是老夫这等不知兵的。他麾下兵马多了这么多,难道他心里没数?”
董白显然觉得王允不太靠谱,等他说完也不表态,看向李肃,“中郎将怎么看?”
李肃倒是认可王允的看法,“威猛将军说的不错,贼人既然拆毁栈道,又伏兵断了我们的后路,想来他们也无法绕后偷袭我们。就算有埋伏,也应该是在前面,如此一来,赵谦肯定是洗不脱干系的。”
董白听了,想了想道,“若是赵谦同谋,他们完全可以在进入秦岭险道之后就发难,何必等到今天。”
“这……”李肃也不确定起来。
王允这等官场老油子,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以我来看,董太师对赵谦也是又用又防,他的队伍中一定有西凉军的武官坐镇。说不定,还有数目不少的西凉兵跟随。赵谦恐怕也得找明面上过得去的理由,把那部分偷袭用的士兵留下。”
董白皱眉,“这倒是个可以利用的因素,只是不知道能起到多大的效果。”
接着又问道,“你说贼将的口音有些耳熟,现在可有什么头绪?”
李肃无奈。
“只是隐约觉得有些印象,一时要想,也无从着手。”
说到这里,李肃心中一动,看着王允说道,“威猛将军在朝为官多年,对朝廷上下的官员都很熟悉,等会儿我学给你听听,说不准会有帮助。”
王允听了吓了一跳,连忙矢口否认,“这怎么可能,老夫对太师忠心耿耿,哪会认识这些贼人!”
说着,王允心中有些忐忑。
不会、不会真是皇甫嵩、朱儁他们几个搞出来的吧?
那皇甫嵩在京兆军中还有些影响力,这次赵谦出兵,用的正是京兆兵。
可老夫也在这里呢?
这也太坑了吧。
董白却对李肃的这个提议很中意,她斜眼看了王允一眼,“你学来试试,说不定我这师弟,能想起点什么。”
王允卧底的很成功,深得董卓信任,却没想到这渭阳君小小年纪,竟能有几分主见。
李肃也不啰嗦了,当即模仿着那将的口音,将那句复述了。
他是斥候向武将,身上杂七杂八的本事不少,模仿下来,竟有八九分相似。
王允听了一头雾水,十分确定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些人。
他正要开口。
董白却呼出一口气,十分确定的说道,“这个人的声音我听过。”
“咦?”众皆愕然。
不知道董白怎会听过此人的声音。
董白看着众人认真的说道,“我被封为渭阳君的时候,吕布曾经派人送来礼物,他是我祖父的义子,他的人送来礼物我不能不见。送礼的那人叫做郝萌,是个声音很特别的河内人。”
李肃也猛然想了起来。
脑海中浮现了那个仔细观察董白容貌的粗豪汉子。
接着,他终于意识到了这里面的严重性。
——并州军!
——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