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egn都市异能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愛下-第七百九十五章 大裂縫鑒賞-4hl51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秦绿竹握住张弛的手,两人在前方引路。
走入玄冰裂隙,就走入了一座错综复杂的迷宫,这里的一切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走入其中,就连纪昌这位资深灵阵师都感到暗暗心惊,他很快就判断出,这绝非天然形成的裂隙,应当是有人利用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在此基础上进行改造,才形成了眼前的迷宫。
纪昌感叹造化之神奇的同时也对这位布局者深感佩服,至少他没有这样的本领。
虽然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可是所有人都表现得非常谨慎,曹诚光不由自主地跟紧了秦绿竹的步伐,生怕一不小心脱离了队伍,如果不幸一个人落在这里,恐怕兜兜转转一辈子也绕不出这复杂的迷宫,十有八九要活活困死在里面了。
幽冥老祖跟在最后,纪昌转身看了一眼提醒他道:“宗先生跟紧一些。”
幽冥老祖也不搭理他,仍然和他们保持着一些距离。
再往前行,前面出现了大片的冰棱柱群,他们手中都有灵石灯用来照明,可走入这片区域之后,灵石灯的光芒将他们的身影投射在冰柱上,光线的折射和反射产生了神奇的变化,看上去到处都是人影。
曹诚光举目望去,同时看到了十几个自己的影子,苦着脸道:“这分明是个迷魂阵。”
秦绿竹停下脚步道:“关上所有的灵石灯,在这里照明非但没有帮助,反而会造成困扰。”
众人按照她的建议将灵石灯关闭,不由自主又跟紧了一些。
纪昌来到秦绿竹的身边,笑道:“这里是一座迷阵吧?”
秦绿竹道:“纪先生是灵阵师,应该可以看得出其中的奥妙。”
纪昌汗颜道:“抬举我了,我可没这么厉害。”
身后传来幽冥老祖的声音:“你自然看不出来,这是上古遗留下来的迷仙阵,就算是神仙进入其中也会被困住,别说是你。”
曹诚光嗤之以鼻道:“宗九鹏,你好像懂得挺多,你那么牛逼,你带路。”
幽冥老祖道:“那么容易走出去也不叫迷仙阵了,她既然能带咱们走进来,自然有破局之法,通天十二阵图应该就在你的手里吧。”
秦绿竹闻言内心一惊,回眸向幽冥老祖看了一眼,幽冥老祖耷拉着脑袋,一张脸埋在黑暗中,秦绿竹目前还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以为他是宗九鹏,可宗九鹏又怎能知道通天十二阵图?
张弛捏了捏她的手掌,以这种方式给她暗示,因为幽冥老祖在场,目前也不方便点破他的真正身份。
纪昌道:“通天十二阵图,我听说过,据说是通天经中的一部分。”
曹诚光眨了眨小眼睛道:“通天经?”
张弛道:“雪女怎么会有通天经,你们别乱猜了。”他有意中止这个话题。
幽冥老祖道:“她不是雪女。”
曹诚光帮衬道:“不是雪女又是谁?”
秦绿竹本以为拟态成雪女的模样可以暂时瞒过几人的耳目,可非但被张弛识破,连宗九鹏也一眼就分辨出,秦绿竹心中唯有感叹自己的拟态能力实在是太不到家了,这也让她对雪女装扮自己产生了些许担心,不过雪女身边有夜樱配合,应该问题不大。
曹诚光凑了上去,望着秦绿竹道:“这分明就是雪女啊。”然后又向宗九鹏道:“我反倒觉得你有些问题,说,你是不是假扮的?”
张弛知道幽冥老祖的脾气喜怒无常,对自己这个亲外孙他可能会手下留情,但是对其他人可真不好说,万一谁不小心触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赶紧打圆场道:“咱们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别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走入冰棱群的中心,秦绿竹取出一根蓝色的三棱锥形的晶石,插入面前冰柱的孔洞之中,一时间蓝光大盛,那宛如参天大树一般的冰棱柱缓缓移动开来,暴露出下方黑魆魆的冰洞。
秦绿竹示意大家进入冰洞,纪昌点亮灵石灯第一个进入其中,曹诚光尾随其后,宗九鹏却没有急着下去,一旁望着秦绿竹的举动。
秦绿竹道:“你很是多疑。”伸手将蓝色晶石抽出,然后和张弛一起迅速进入冰洞,宗九鹏这才随后进入,他刚刚进入冰洞,就听到头顶传来轰隆隆的声响,那冰棱柱重新移回原来的位置。
进入冰洞温暖了许多,曹诚光举起手中的灵石灯看了看周围,全都是冰岩,在这种环境下他并无用武之地,好奇道:“这条地道直接通往极北之地吗?”
秦绿竹道:“冰雪长城,大家还是加快点速度,一个小时内争取抵达冰雪长城基石的裂隙,每天昼夜交接之时,是冰雪长城屏蔽能力最为薄弱的时候,我们可以在这个时候通过裂隙,错过这个机会,就要再等一天。”
曹诚光叹道:“真是麻烦啊,搞个传送阵,直接传过去不就得了。”
纪昌道:“冰雪长城拥有强大的灵能屏蔽作用,这也是长久以来能够阻止幽冥大军进击的原因,通常情况下,想要强行通过冰雪长城是不可能的,只要进入冰雪长城的范围,就会发生灵能削弱。”
曹诚光道:“岂不是和深井的灵能屏蔽差不多。”
“比深井的作用更加强大,至于你说的传送阵即便是能够实现,一旦传送到冰雪长城外,传送门的出口会引发灵能荡动,幽冥对这种荡动是极其敏感的,他们会在第一时间赶到,也就是说你刚刚抵达极北之地就落入幽冥的重重包围中。”
张弛点了点头,老纪说得没错。
曹诚光长叹了一口气道:“特娘的,所以咱们只能靠着一双小短腿慢慢地走。”
纪昌和张弛笑了起来,秦绿竹也不禁莞尔,这里面拥有一双小短腿的只有曹诚光自己。
幽冥老祖全程都没有说话,一直默默跟着,他们虽然在交谈,可并没有耽搁赶路的速度,一个小时内就来到了冰雪长城,冰洞也到了尽头,张弛伸手摸了摸尽头的冰壁,这里是冰雪长城的基石部分,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损毁。
秦绿竹道:“大家可以原地休息一会儿,大概十五分钟后,我们从这里进入城墙的内部,进入裂缝后,所有人都会产生一定幅度的灵能衰减,会遭遇阻力,也可能会感到不适,程度因人而异,我想每个人都做好心理准备。”
曹诚光道:“你在此之前是不是走过这条道?”
秦绿竹断然道:“没有!”
曹诚光现在相信宗九鹏的话了,这妮子说话明显和雪女不是一个风格。
趁着这会儿休息,秦绿竹在张弛的掌心悄悄写了几个字——幽冥老……
不等她写完,张弛就点了点头,秦绿竹内心一沉,现在几乎所有势力都在寻找幽冥老祖,想不到这个老魔头果真和张弛在一起,开始她还以为风满堂冤枉了张弛,不过秦绿竹坚信张弛选择和幽冥老祖同行一定是有原因的。
十五分钟一晃而过,灵石灯的光芒突然黯淡了下来,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原本完好的城墙基石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这就是他们要通过冰雪长城的地方。
秦绿竹道:“大家将手中的灵石灯丢掉,不可以带着通过裂隙,在通过裂隙的过程中不可擅自使用灵能减轻压力,我和张弛先走……”她的话尚未说完,一个身影已经率先走入了裂隙之中。
秦绿竹也没有阻止,冷冷望着幽冥老祖的背影。
秦绿竹随后跟上,张弛紧跟在她的身后,然后是曹诚光,纪昌最后一个进入。
张弛进入裂隙,里面除了黑暗之外好像没有太多异常,他的双手搭在秦绿竹的肩上,不过很快他就发现秦绿竹的身体有了变化,身高增长了一些,这是因为最初秦绿竹拟态成雪女的模样,进入长城裂隙之后,不可继续利用灵能维持拟态。
张弛随即又想到幽冥老祖应该也是一样,现在可以看到幽冥老祖的本来面目了,不过现在裂隙中漆黑一片,幽冥老祖又走在最前,即便是他恢复了原貌,也看不清他的样子,也许幽冥老祖选择率先进入裂隙就是这个缘故,张大仙人不得不佩服幽冥老祖考虑事情足够周到。
五人在黑暗中摸索行进,行进的过程中,张弛感觉身体的压力越来越大,感觉在负重前行,仿若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摁住他的肩头,将他拼命向下压。
张大仙人遵从秦绿竹的嘱托,没有使用灵能对抗,越走越是艰难,到最后已经步履维艰,每迈出一步几乎就要耗去全身所有的力量,这是一趟全凭体力支撑的行程,张弛自从有了散去全身火力值的经历,这点儿煎熬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顶着压力一步步往前走,秦绿竹越走越慢,感觉就快支撑不住的时候,张弛从后方抱住了她,推着她一步步向前走。
终于渡过了压力最大的阶段,身体渐渐感到轻松,黑暗中听到秦绿竹舒了一口气,小声道:“大家快一点,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她的声音也不再掩饰,已经恢复了本身的原音,不过这种时候没有人关注这一点,单单是对抗冰雪长城的压力就已经耗尽了多半体力,曹诚光承受的压力反倒最小,身体矮小也有矮小的好处。
听到秦绿竹说话,憋了半天的曹诚光忍不住道:“裂隙这么大,如果让幽冥发现,他们不是一样可以偷偷溜进来?”
张弛道:“这裂隙那么隐秘,而且每天可以通行的时间如此短暂,幽冥没那么容易发现。”
曹诚光撇了撇嘴道:“万事皆有可能。”
纪昌气喘吁吁道:“快走,别说这种无聊的事情。”
在秦绿竹所说的规定时间内,五人全都顺利通过了冰雪长城,幽冥老祖早已远远将他们甩在身后,等他们通过的时候,看到幽冥老祖已经挖出一个竖向的冰洞。
曹诚光大惊小怪道:“你用灵能了?我的天呐,妄用灵能会引来幽冥的。”
幽冥老祖冷冷看了他一眼,也不搭理他,纵身一跃,用身体撞开上方尺许厚的冰层,身体消失在冰洞之外,鹅毛大雪从破裂的冰洞簌簌落下,雪光从外面投射进来。
曹诚光望着秦绿竹指着她道:“你……你果然不是雪女。”
秦绿竹已经恢复了本来样貌,张弛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我先上去。”张弛沿着冰壁爬了上去,发现已经在积雪的壕沟中,壕沟内横七竖八地躺满了早已僵硬的尸体。
幽冥老祖就站在高处,双目眺望着远方,低声道:“这周围没什么问题,抓紧出来吧。”
张弛伸手将秦绿竹拖了上去,五人全都来到了外面,纪昌提醒要及时将冰洞掩盖起来。
幽冥老祖道:“用不着那么麻烦,这么大的雪,一会儿功夫就将里面填满了,这里是乱葬坑,通常不会有人过来。”
秦绿竹悄悄观察他,幽冥老祖已经恢复了宗九鹏的模样,至少在外表上看不出分别,秦绿竹目前的灵能尚未完全恢复,也无暇保持雪女的拟态。她观察幽冥老祖的时候,幽冥老祖也看了她一眼道:“秦家的女儿。”
张弛担心他对秦绿竹不利,笑眯眯来到他面前道:“宗先生,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几人将目光投向秦绿竹,等着她下一步的指引,秦绿竹拿出地图,幽冥老祖道:“跟我走吧。”他大踏步向东北方向走去,张弛赶紧跟了上去。
幽冥老祖看了他一眼道:“你跟我这么紧做什么?担心我对一个女娃儿不利吗?”
张弛被他说中了心思,笑了起来:“您老的境界岂会如此。”
“少给我戴高帽子,就算你得罪我,我一样会毫不犹豫地将你干掉。”
张弛吐了吐舌头,幽冥老祖的狠话他是一点都不信,对别人或许会,对自己肯定不会,否则老祖也不可能耐心栽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