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jjq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愛下-二百 發配遠東熱推-w5r65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七月二十二日,刘策启程回转长安,结束了这次惊心动魄的南巡之旅。
随刘策一起启程的除了原班人马外,还有已经十七岁的姜矍也一道前往,刘策答应了姜浔,让姜矍参与吏员考核,只要合格过关,以姜矍的资质必能成为刘策左膀右臂。
另外,宫本武隆也一道随行,他已决定跟随刘策,且刘策已经支持他在长安开设一家剑道馆,可以与汉朝各路剑士切磋,并且将自己的一身剑术传授下去。
现在江南官场一肃而清,虽然瀛患未能根除,但失去了保护伞的瀛寇又能蹦跶多久?吕肃帐下孟珙已经动身任命荡寇将军统领荡寇营,相信用不了几年,沿海赢患必会彻底解决,还一方水土太平。
局势向着与国与民有利的方向发展,回程的途中,刘策心情大好。
自他舍命搭救拓跋雪后,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拓跋雪好像是越来越依赖自己,只是最终还没有迈出最后那实质性一步。
毕竟现在刘策边上多了一个令人扫兴的冰山美人,成天板着副脸,好像欠了她钱似的,大煞风景。
刘策回转北地的同时,还有一群人也要前往北地了,只不过这群人与刘策相比,则是各个垂头丧气,神形岣嵝。
这些人便是那些下狱的江南百官,刘策采纳姜浔建议,让他们发配远东塞外去放牧开矿,用劳动赎回自己的罪孽。
在刘策离开的第二天,第一批江南各地合计四千五百名官吏在南军官兵的押送下,踏上了远东塞外那片苦寒之地的旅途……
扬州街道上,犯罪官吏的家属一路跟着上百囚徒到城门口,凄厉的哭喊声不绝于耳。
刘策新政,除开朝廷特别点名的罪犯需秘密押送外,其余犯事的囚犯皆可以送犯人至一定范围。
“官人,你一定要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啊,妾身在家会好好赡养公婆,照顾我们的孩子,一直等你回来!”
一名哭的泪雨梨花的妇孺跑到囚犯队伍边,大声对一个三十上下的囚犯大声嘱咐道。
那囚犯本是扬州府内掌管库银的典吏,只因贪念顿起,贪墨了库银十万巨资。
刘策开始整顿官场的消息传来,见周围不断有同僚落马,登时心慌之下投案自首,交出九万多未曾花出去的银子后,念其有改过之心,免去了死罪,改判发配边塞劳作十二年。
那囚徒低着头无颜面对自己的妻子,眼含热泪跟着前面的“狱友”快步离去。
“夫君,远东不比江南,可谓苦寒难忍,这是妾身给你准备的御寒冬衣,内中还有我攒下的三十两银子,你一并带上,什么都不要多想,好好做人,妾身等你回来团聚。”
另一名妇孺趁押送的官兵松懈之际,冲到丈夫身边,将两个包裹挂在他脖子上,在被架走前不住小声嘱咐着。
他丈夫本是预备县丞,因为收授瀛寇贿赂五百两被查出,同样发配远东塞外五年劳教。
丈夫鼻子一酸,这才回味过来将有很长一段时间要与家人分离,才明白亲情何其珍贵。
不多时,他终于大声哭了起来:“夫人,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
他妻子也是咬着下唇,看着丈夫缓缓离去,忙拉住一名官差的手,从怀里摸出仅剩的几两碎银子塞到他手中,苦苦哀求道:
“军爷,我家夫君没吃过什么苦,这远东万里之遥,求您在路上多照料他一些好么?”
官兵先是一愣,下一秒吓得马上甩开她的手道:“你不要来害我,我们岂能收受贿赂?若再这样,把你也抓起来!”
刘策的血腥整顿江南官场,让这些基层官兵也是闻风丧胆,那还有胆子拿人家的钱?怕是连命都要没了。
这个时代,三从四德的观念依然深入中原上下的骨髓,他们大多不会因为丈夫犯事而想着改嫁避难,而是坚决的守住自己的家,期盼有一天他们能再度与自己团聚。
对比现代文明下的某大国女性,尤其是一群把生殖器挂嘴边的女拳宗师,实在是呵呵了,虽然这种传统观念不一定是对的,但女拳宗师的逻辑绝对是弱智无疑(抱歉,没有侮辱弱智的意思)……
囚犯的队伍缓缓远去,经过半个月的行程,四千多名囚徒终于在长河附近汇聚,正式开始了向远东边塞服刑的道路。
这次旅途足足长达三个月,还是从渭河坐船押运才抵达了远州,又徒步行走一个月,才抵达了冀州边郡朔方城,合计行程为一万三千六百里。
囚徒的路并不好走,可以说坎坷异常,对于罪犯,汉军士兵没有什么好感,尤其那些叛国投敌的官吏,更是如此。
前期负责押送的南军或许还好一些,但过了渭河有北地汉军押送后,可没什么好脸色,每天规定的路程你必须要走完,不管你生病还是拉稀都得不到他们一丝一毫的同情。
朔方的地方刑部官员在核计了罪犯名额后,开始将他们分配到塞外各个农场或矿地做工。
由于他们抵达时,已经是寒季,牧场和矿地没有那么忙活,倒也算是暂时逃过了一劫,只需干些打杂的活便可。
远东寒冷异常,囚犯每人分到一套被褥和裹身毛毯用以驱寒,一旦损坏必须自己缝补,当然也可以让狱卒代替,但这是要钱的。
此刻,改造场的黑暗面逐渐浮现出来,每一处劳改场所都是黑暗无比,而且除了典狱官外,普通狱卒大多是由归附汉朝的异族人担任,各个十分凶残,要惹恼他们一顿毒打在所难免。
监狱的生活没有半点浪漫可言,在这种时候,你想分配什么工种,就得看自己的人脉或者身上带的银钱够不够了。
值得一提的是,远东每一所监狱关押重犯的地方都是默许黑色交易的,但只限于异族人,这是他们主要收入,因为在拿到汉籍前,他们的薪水不足有汉籍官兵的三分之一,想要日子过的好就必须从这些重犯身上压榨。
只要钱到位,你可能不用出去干活,专门收拾狱房,或者发发报纸什么的就行了。
但钱要没到位,抱歉,一切按规矩来办,矿场的率先下矿作业,在暗无天日的矿洞内挖掘出一天规定的矿石量,完不成饭都没的吃,还要承受生命威胁。
这就是远东劳改营的规矩,钱的多少决定你在这里的住所环境,伙食待遇,以及工种的轻重。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人明白,遵守法律的重要性,违反法律的人不配拥有什么享受生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