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do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霸衛-第六百九十八章 追悔莫及相伴-33iy5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我若是不回来,这卫国城怕是要被您给闹翻天了。”欧阳亮语气冷冰冰的,却丝毫没有把剑移开的意思。
“这是大哥的意思?”卫文忙望向夷风,见夷风并无惊讶,便知他早已知晓此事,“先生,原来您都知道。”
“这是君上的意思。”
这君上若是指卫扬,欧阳亮大可以赞同卫文的猜测,可现在想来,这或许是君父的意思。
“君父也知道?”卫文猜测道。
“不过是改了称呼,二公子却猜错了,实在是奇怪。”
听到欧阳亮作出解释,卫文才恍然大悟,原来,欧阳亮口中所说之人,正是卫扬。
“可大哥不还在齐国举办婚礼,他又是怎么知道我会这么做。”卫文只觉得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一切都来得太不可思议。
要知道,他从兵营里调集出来的兵马,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就算不如欧阳亮,可也与欧阳亮相差无几,实力水平已相当接近。
可现在,他被近身尚且不说,还被人用剑给架在脖子上。
“从携地把我救回来之时,便已开始布局。”
自携地逃出生天后,卫扬就对卫文耿耿于怀,他既然敢派亲信前去携地与乱臣贼子结盟,那他定也有可能做出大逆不道之时。
等一回到齐国,他便让欧阳亮赶回卫国,而对外宣称便说欧阳亮因为此举被留在卫侯身边,可殊不知,他早已回到卫国,监视着卫文的一举一动。
“亲兄弟,竟然防的这么严实,看来大哥心里一直没把我当兄弟过。”卫文愤愤地说道。
“二公子,您又何时把世子殿下视作兄弟呢,争抢前去齐国参加招婿之试的名额,鲁国之时落井下石,与乱臣贼子联手,这种种事情,单独拿出一件,都足以治您的罪。”
“废柴而已,有何脸面成为卫国世子。”卫文的语气中透露着对卫扬的不服,“明明是我一直在帮助君父打理政事,可到头来呢,我连世子之位的边都没碰到过,而他,就因为成了齐侯的女婿,娶了齐国公主,就攀上枝头变凤凰,任凭谁都不服。”
卫文心里一直有怨气,为人还算兢兢业业,处理政事也算勤勉,可到头来,他压根就没成为卫和心中合适的世子人选。
“为达目的,不念手足之情,不顾卫国安危,您身为卫国二公子,连自己的本分都没做到,何谈与世子殿下争夺世子之位呢,凡事皆为自己着想,您未免也太自私了些。”
却见卫文缓缓抬起手,欧阳亮注意到他细微的动作,一划剑,剑又靠近他的脖子一些,欧阳亮语气沉重:“二公子,您可莫要轻举妄动,小心我的剑不给您情面。”
“诸位。”卫文朗然一声,喝道,“是成是败,皆在今朝,拿下欧阳亮与夷风!”
话音刚落,刚刚才把剑收回剑鞘的侍卫们纷纷拔剑,直面欧阳亮。
“二公子,迷途知返,尚且还来得及,您可莫要一错再错,世子殿下已即位,您再怎么做,这卫国君主之位也不会交给您,您还是…”欧阳亮劝道,他只觉得这不过是无意义的纷争罢了,因为此等纷争,而让许多人丧命,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动手!”卫文仗着自己是卫国二公子的身份,他认定欧阳亮定会因为此而不敢杀他,这也是他有恃无恐的原因。
却见他缓缓拾起剑,若能挣脱,他倒是能与欧阳亮过上几招,再找机会逃离险境,心里这么打算着,眼神时不时地瞥向欧阳亮,他须得时刻提防,若欧阳亮发现他心中所想,再要摆脱,可就难了。
欧阳亮眼神尖,早已注意到二公子卫文的一举一动,他声音低沉,喝道:“二公子,您若是想离开,休怪臣无情,刀剑无眼,若伤到您,君上怪罪下来,我可不好交代。”
话刚说完,卫文才刚刚将手放在剑柄上,正等着手下人动手后,他再伺机逃离,可这微小的举动皆被欧阳亮给看在眼里,一番话语打消了他的想法。
“不愧是欧阳将军,武艺冠绝天下,不过您也不敢轻举妄动,虽说大哥即位成为君主,可从您此番话里看来,君父并不知道此事。”
卫文很清楚卫和的脾气,若是卫和让欧阳亮前来,定不会害他性命,也不会把长剑架在他脖子上,唯一的解释,便是卫和对此事并不知情。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此时此刻,卫国城发生之事,整座齐国城内有且仅有三人知晓,身为天子的姬宜臼自然不必多言,而另外两人,便是卫侯卫扬,以及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石碏先生。
“君上对此事自然不知晓,当时我与世子殿下回到齐国时,也曾将二公子您的所作所为告知于他,可君上非但没有责怪您,反倒是与世子殿下说,此事到此为止,他并不想继续追查下去,因为他潜意识里,认为陷害我与世子之人,并不是您,
可您现在这么做,不仅仅是寒了世子殿下的心,更是辜负君上对您的一片信任,二公子,收手吧,若继续这样下去,您的性命只会不保。”欧阳亮劝说着,但他也不敢轻易把长剑挪开。
二公子卫文本领不差,若此时被他抓住机会逃离,就算是欧阳将军,只怕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他抓回。
“既然不是君父的命令,那欧阳将军您擅自行动,可知罪。”卫文一直在拖延时间,他在等机会,等兵营里所有兵马皆赶到的机会。
他知道,要抓住夷风先生定然有些困难,即便不是欧阳亮,他也想到会有其他人前来夷风府邸救他,便率先带了些兵马匆匆赶来,但人数与卫国城所有兵马相比,才只占了十分之一。
“二公子,您好像一直在等些什么。”夷风仿佛注意到了什么,若换作平时,以他对二公子的了解,定会向他们赔罪,亦或是向他们求情,可现在,二公子却这么淡定,总觉得有些蹊跷。
“我等什么,我在等一个让你们二人都追悔莫及的时间点。”卫文朗声笑道,等所有兵马赶到,即便是名震天下的欧阳亮,也无法安然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