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ga8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討論-第289章他們欺負我熱推-lrqte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89章
那些大臣很无奈的看着他们翁婿两个,一个想要给韦浩权力,一个不要。
李世民也很无奈,自己想要让韦浩多控制一下铁坊,但是这个小子,对于这样的事情,就是完全不感兴趣,这个让自己怎么办?
“韦浩,铁坊到时候出了问题怎么办?”李世民盯着韦浩严厉的问了起来。
“出了问题关我什么事情?哦,你还想要让我一辈子负责啊,那是炉子,怎么可能不坏?人家家里烧火的炉子都有可能坏掉呢!你总不能说,要我保证它们安全运行一辈子吧?”韦浩看着李世民,瞪大了眼珠子问道。
“朕不是让你负责这个,朕的意思是,如果出了问题,他们几个解决不了!”李世民郁闷的看着韦浩说道。
“那就学啊,哦,什么都指望我啊,要他们干嘛?图纸都我都已经移交给了工部了,出了问题,工部去修,不能什么都指望我啊,我也没有拿他们给我的开的俸禄!”韦浩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此刻挠着自己的脑袋,想要狠狠收拾韦浩一顿,这个兔崽子,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
“父皇,印章在这里啊,账本我去给你那,你可不能反悔!”韦浩说就跑了出去,到了外面,拿着账本进来,堆在茶几上。
“父皇,还有王叔,现在可是全部在这里了,你们可以继续查账,嘿嘿,和我无关了!”韦浩此刻非常高兴的对着他们说道。
“那,铁坊的负责人是谁,你推荐一个!”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而房玄龄和长孙无忌都是看着韦浩。
“关我什么事情,又不是我家的!”韦浩说着还端着茶喝了起来。
“兔崽子,你总要挑一个接你手的人吧?”李世民对着韦浩骂道。
“哦,他们几个都行,你放心,他们做事情还是很好的,是做实事的人,真的,都不错,不管是房遗直还是长孙冲,又或者是李德奖,都不错,比很多那些指挥弹劾的大臣们强多了,他们知道说要干点事情!”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也是点了点头。
“我家大郎估计还是差了一点!”房玄龄此刻也是拱手说道。
韦浩一听,心里一笑,马上说道:“那你还真错了,房遗直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去之前,就是一个书呆子,但是现在,可以说,父皇,房遗直如果培养的好,又是一个宰相之才!”
“哦!”李世民一听,震惊的看着韦浩。
“慎庸,可不要这么说,这孩子,做事情太耿直!”房玄龄此刻心里是乐开了花啊,他没有想到,韦浩居然接上了,还这么夸奖自己家的儿子。
“真的,一开始,我是有点瞧不起他,书呆子,可是交待他管理建房子的那些事情后,人也是大变,知道变通了,而且在那些工人心目当中,地位还很高,做事情公正,没说的。
不过,还需要培养才是的,父皇,房遗直是真不错,不过,长孙冲和萧锐,还有高履行都是不错的,都是做实事的,他们对于铁坊也是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现在你让我来挑选,我怎么挑选?都不错!”韦浩坐在那里继续说道。
“冲儿也不行,做事情冲动了一些!”长孙无忌马上说道。
“还行。不算冲动,论冲动,他能和我比?”韦浩马上说道,算是给了长孙冲托了一下,但是就是小托一下,毕竟刚刚托了一下房遗直。
“他还能和你比,才能方面差远了!”长孙无忌听到了韦浩把话接了过去,也是高兴的说道。
“嗯,行,那就朕来考虑吧!”李世民此刻点了点头,心里是知道韦浩心中的人选了,就是房遗直,但是韦浩说要好好培养,李世民又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当然你考虑,我可不去管这个事情了,对了,你们聊着,我去我母后那边一趟,来了要我看看我母后去!”韦浩说着就站起来了,对着李世民他们说道。
“你等会,等会要去你母后那边用膳!”李世民喊住了韦浩。
“不是,父皇,你们有事情,你们就聊着,我总不能说,吃饭的时候就记得我母后吧,提前去一下!”韦浩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放心,你母后不会这样想你,真是的,坐下,聊聊!”李世民喊住了韦浩,韦浩不耐烦的坐下来,看着李世民说道:“你们商量朝堂大事情,找我干嘛?”
“你个兔崽子,你是国公,国家大事和你没关系是吧?”李世民火大的说着,韦浩此刻才想起来。
“哦,哦,忘记了,那个,什么事情?”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还是铁坊的事情,他们几个都懂吗?另外,以后铁坊那边出了事情,你可是需要前往协助的!还有,朕之前说了,你是扶着铁坊所有的事情,但是不用天天去,.”
“别,父皇,我可没有答应啊,上次你说的,我没有答应,我没空,另外,他们做的很好的,真的,父皇,你要相信我和相信他们,当然,有问题,我肯定会去的!”韦浩马上阻止李世民继续说下去,开玩笑,要脱就脱离干净了。
“你,你,你气死朕了!”李世民指着韦浩说道。
“我才不管了,我要是管了,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那些大臣都弹劾我,你当我傻啊!现在魏征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他了呢,你等我忙完了这几天的,他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你看我去收拾他不!”韦浩坐在那里,大声的说着,就是不管。
“你!现在你王叔不是在给你证清白吗?”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我的清白还需要证明吗?瞧不起谁呢,这点钱,我还要输送利益,如果不是这个铁坊耽误我赚钱,我现在估计早就赚了几十万贯钱了,还输送利益!
铁坊的事情,我可不去了,另外,以后朝堂什么具体的事情,我有不去干了,我怕了他们!一天天没事情,就是嘴炮!满嘴乱放炮!”韦浩坐在那里,非常鄙视的说道。
“韦浩啊,这个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还是很多大臣佩服你的,也敬佩你的才能和人品,不能因为个别人,就说这样的气话!”房玄龄立刻劝着韦浩说道。
“那我也不去管理了!我还是管理我自己的事情吧,对了,父皇,有一个生意,做不,算了,我还是不跟你说了,我和我母后说!“韦浩说着就想着,还是不给李世民说,
李世民就狠狠的盯着韦浩,这个兔崽子,就是故意气自己啊,说到一半不说了,那自己能忍住好奇心。
“什么生意,说来听听!”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水泥的生意,你没有见过,但是用这个配合钢筋建城墙,速度快的你不敢相信,而且还解释,另外,还能够修路,修桥梁,当然,如果直道用这个修的话,我估计,用上上百年,都会坏掉!而且还平整,好走!”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想着这个时代也没有大货车,估计是压不坏那些路面吧?
“嗯,水泥?能够修路,修桥?”李世民听到了,好奇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当然,比如我们需要修一座渭河大桥,就现在,你们有办法吗?”韦浩看着李世民他们问道。那些人都是摇了摇头。
“有了水泥和钢筋,就有办法了,就能够修好了,不过,算了,我就是说说,父皇你来不来,一开始,估计是不怎么赚钱的,但是只要大家看了这个东西的好处,我估计用的人还是很多的,我的府邸,我就准备大量用水泥!”韦浩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利润有多大啊?”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一年几万贯钱的生意吧!”韦浩往小了说,现在也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用这样的东西来建房子。
“嗯,你去和你母后说吧,看看他的意思!”李世民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接着想到了韦浩说修城墙也很快:“你刚刚说,修城墙也很快?”
“那当然,如果是这样的天气,两三天就能够修好,而且还很难砸烂!”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哦,那你先弄着,朕要是看看是不是真有有用!”李世民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浩说道,如果真的有这个功效,那么朝堂肯定会采购的。
“行!”韦浩点了点头,这个事情,还是需要问长孙皇后。
“对了,学堂和书楼那边,都建设的差不多了,现在就是在做书架和桌椅,让那些学子们能够好好看书,学堂那边,现在也建设的差不多了,你有空去看看,还缺什么,赶紧弄好,朕打算七月底开始招收学生,同时书楼那边也要对那些学子开放。”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算了吧,还是交给太上皇负责吧,我就算了,我怕被弹劾!”韦浩看着李世民开口说道。
“兔崽子,当初可是说好的事情,你刚刚说朕不讲信用,现在你自己也不讲信用是不是?”李世民听到了,火大的对着韦浩喊道。
“关键是,他们弹劾我啊,万一我也是再干点啥,他们岂不是又要弹劾?”韦浩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你就不要做那些让人弹劾的事情不就行了吗?少给朕惹事不行吗?”李世民也是盯着韦浩大声的喊着。
“父皇,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给惹事了,都是他们来找找茬的,儿臣干的越多,他们就弹劾的越多,儿臣可是想明白了的,什么都不干,最好,这样也耽误他们发财,也不耽误他们升官,这样他们能够开开心心的,儿臣也开开心心的。
反正干的多不如干的少,干得少还不如不干,现在朝堂就是这样,我可不傻,我不会学习他们啊?”韦浩马上在那里对着李世民喊着,
李世民听到了,也是愣了一下。
“朝堂还有这样的风气不成?”李世民说着就看着房玄龄。
“这个是没有的,韦浩,不要乱说!”长孙无忌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这个,还是有这样的苗头的,毕竟,很多大臣只是知道之乎者也,但是对于具体的事情如何处理,他们还真不知道,就比如这次干旱,大家都没有办法,包括老夫都没有办法,还是要靠韦浩才是,所以说,韦浩说的,也未必不对!”房玄龄也是在旁边说道,
而一旁的李孝恭看不下去了,马上开口说道:“就是这样,你也不要瞒着陛下,陛下,你就想想,这几年,那些大臣们办成了什么事情,直道,到现在,还没有修,就是长安周边修了一下,我就不明白了,修一条路就这么难吗?工部和民部还在扯皮呢!”
“嗯?还没有修?”李世民听到了,吃惊的看着李孝恭,接着看着其他的大臣。
“就是修了长安周边啊!”李孝恭继续说了起来。
“为何会如此慢?”李世民此刻有点不乐意了,马上盯着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他们问道。
“回陛下,臣也去了解过,主要是民部和工部还没有协商好,另外就是出工方面,各地府县也没有协调好,所以到现在还是停滞不前!”房玄龄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着。
“这个有何难的?”李世民很不懂的看着房玄龄。
“陛下,按照民部的要求,民部出钱修路,但是工人的工钱,是由各府县出,但是有的府县没钱,希望能够让那些百姓服劳役,可是民部这边也不同意这样的方案,后面民部这边表示愿意出一半的人工钱,其他的各府县出,各府县还是没有办法出,所以事情就是僵持在这里!”房玄龄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民部这边,连这点钱都开始省了吗?”李世民盯着房玄龄说道。
“这个,不是说省钱,自古以来,修直道都是是需要途径的府县出劳役,但是现在不是想要请那些人干活吗?所以,相信的府县没钱,如果说要出劳役,也不是现在啊,都是要等忙完了农事以后再说!”房玄龄再次对着李世民解释说道。
“嗯!”李世民听到了,嗯了一声,叹气的说道。
“那要按照这个办法了做事情,我估计,一条直道没有三五十年是修不好了,诶,我就奇怪了,这个事情怎么没有人弹劾了,怎么就盯着我不放了?”韦浩说着就看着房玄龄他们。
房玄龄他们也是苦笑了起来,这话让他们怎么说。
“敢情他们是不是认为我好欺负,父皇,他们欺负我!”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喊了起来,
李世民听到了,那个头疼啊,谁敢真的欺负他啊,不要命了,先不说自己不答应,就是韦浩这个性格,是那种老实被人欺负的主吗?这个兔崽子就是在抱怨自己当初没有帮他说话呢。
“嗯,直道的事情,限期他们十天之内动工,高明!”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着。“儿臣在!”李承乾马上站起来说道。
“你监督此事情,如果还不动工,该查办就查办!”李世民对着李承乾说道。
“啊,这,是!”李承乾一听,头疼了,自己之前压根就没有管过这个事情,现在突然让自己接手。
“好了,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其他的事情,就抓紧时间抗旱,一定要确保尽可能多的粮田不被干旱而减产!”李世民对着他们说道。
“是!”那几个人马上拱手说道,接着他们就告辞了,而韦浩也是和陪着李世民,还有高明往立政殿那边走去,在路上时候,韦浩感觉晒得不行,不过还算习惯。
“浩儿,你说说,铁坊那边你最属意谁?”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父皇,你不是为难我吗?”韦浩很无奈的看着李世民。
“房遗直?”李世民继续说了起来。
“还行,不过如果放在铁坊时间太长了,我担心浪费了他的才能!”韦浩在后面开口说道。
“那就他了,从他开始,铁坊那边不能让一个人长期控制着,包括里面的工匠,也是需要几年一换,铁坊的事情,很重要,关系到朝堂,现在工部用你们的铁,正在大量制作兵器铠甲!
今年可不缺铁了!工部一下领了20万斤,这个可是往年大唐一年的产量,足够他们用一阵子了,但是什么时候对民间销售那些铁,可有考虑?”李世民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简单啊,成了销售部门,隶属于铁坊管理,在各个大城池设立一个点,对外出售,然后百姓来买就是了,如果的偏远地区,我相信会有商人贩卖过去的!”韦浩跟着李世民后面说道。
“嗯,这样能行?”李世民考虑了一下,开口问道。
“那还能怎么办,难道需要直接卖给那些大商人不成?这样的话,百姓买的铁又要贵了,这个铁,朝堂本来就不该去赚百姓的钱,只是说,现在需要收回成本,要不然儿臣都想要用成本价卖出去,一斤一两文钱算了!”韦浩在后面开口说道,李世民听到了,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