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lhh都市言情 召喚之絕世帝王 起點-第1221章 白敬臣的擔憂看書-e0xeg

召喚之絕世帝王
小說推薦召喚之絕世帝王
“一但将武道大会改到我大夏举办,怕是要打开国门吧?”
洛尘的眼中也是闪着精光,若是平时,能在大夏举办武道大会倒是一个好事,对大夏的声望,经济,政治皆是有着不言而喻的好处!
但是如今却是不然,大夏和大秦已经处于死敌的状态,中原的局势也是十分紧张,各国的关系也是非常的微妙。
在这个时候打开过门,无疑是莫大的风险!
龙影沉声道:“此事大周方面并不知情,主要是大秦和西楚的谋划,景国自然会听之任之,而北苍却是知情的,事先却没有和我们通气,甚至是默许了!”
洛尘顿时冷笑一声:“你太小看苍君了!”
“如今我三国虽然已经结盟,可同进退,但是,苍君看的却是十分远啊!”
“如今大秦在南方的战事失礼,北方也是被北苍拿捏得死死的,而一但大秦失利,此战最为有利的乃是我大夏!”
“北苍岂会甘心看着我大夏发展壮大?”
龙影默然,他只负责情报,至于权谋的事情却是不归他管,更不该多问,多说。
“如今血衣卫正在全力追查修罗教之事,你便负责暗中监视这些使臣们!”
“诺!”
龙影刚刚退下,礼部尚书王森就已经到了,先是向洛尘回禀了一下使臣团的事宜!
“陛下,此次大秦乃是由李向臣带队,北苍和西楚方面出面的至少也是二品官员!”
“事情有些非同寻常啊!”
洛尘微微颔首,这些他已经知道了,甚至是知道的更加详细,所以此时并没有太大的惊讶,而是轻声道:“先让他们在驿馆待着吧!”
“等到宁公的事了之后,再让他们入朝觐见!”
“诺!”
说完之后,洛尘稍作沉吟,轻声道:“朕准备在英魂广场之中再建立一座官驿,不知你以为如何?”
“嗯?”
看着王森一脸的疑惑,洛尘轻声道:“天下楼虽然不错,但是毕竟不是朝廷的直接产业,平日里还要营业,其更大的作用乃是商业性!”
“朕准备建造一座国宾馆,不知你以为如何?”
王森赞道:“陛下圣明!”
……
“检测到宿主勤政,大夏国力进一步上升,系统将开启3.0版本!”
“系统升级中……倒计时——24小时!”
一道突如起来的声音响起,洛尘的脸上写满了惊讶,这狗系统可是早已经没有了动向了!
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再次冒出来了!
“狗系统,几个多月你都没吱一声,你说我要你何用?”
“系统升级中……倒计时——23小时59分!”
洛尘只感觉额头上一行乌鸦慢悠悠的飞过……
“二哥!”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轻灵悦耳,宛如百灵鸟一般,让人心旷神怡!
“你这丫头,能不能不要那么风风火火的,淑女一点啊!”
看着洛水依一点也没有了之前的端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洛尘一脸的无语!
“切,人家哪里不淑女了!”
“好了好了,说说吧,什么事?”
洛尘懒得和这丫头讲道理。
“二哥,我刚刚去了京兆府!”
说完,低着头,撅起嘴,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然后呢?”
洛尘瞥了她一眼,看着她不争气的样子,心中暗骂舔狗,怒其不争!
“这可恶的混蛋,竟然拒绝了我的邀请!”
“丫头啊!”洛尘缓缓起身,语重心长的道:“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我大夏的青年才俊何其多也?”
“他江玉书有什么好的?”
“秦良善如何?”
“叶青如何?”
“赵家兄弟……就算了!”
听到洛尘的最后一句,洛水依也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为何人家赵家兄弟就不行?”
“他们家出来的都是憨货,咱们惹不起!”
“二哥,若是您这话被赵伯伯听见了,非得挥拳揍你不可!”
“他敢!”
洛尘眉头一挑,露出一副极为嚣张的样子。
“你呀,就是闲的,若是没事,多去我府上陪陪父皇,子欲养而亲不待!”
“知道了知道了!”
洛水依垂头丧气的离去,洛尘也是暗自轻叹一声,“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这丫头,真是傻啊!”
……
西境战场!
“大帅,我们后方出现一支精锐,已经将我们的阵型击溃了!”
白敬臣接到斥候来报,眼中尽是凝然之色:“果然吗?”
“放开一个口子,让他们杀进来!”
“什么!”
旁边一个将军眼中尽是惊诧之色,“大帅,这是为何?”
“如今我们大军已经腹背受敌,若是硬抗,定然会两面夹击!”
“为今之计,只有主动放出一条口子,让他们从中杀入,我们届时反包围,方有破敌之策!”
那将军眼中露出一丝恍然,随后沉吟道:“如此一来,会不会太过冒险了?”
“别无他法啊!”
白敬臣一声长叹,眼中尽是怅然之色,夏军实在是太强了,尤其是那御龙军,陌刀营,乞活营,简直是一群魔鬼!
寻常精锐在他们的面前犹如纸糊的一般!
本计划留下二十万大军防止夏军的反扑,自己则是派出三十万大军驰援北方!
但是没想到,自己的主力大军还没有撤出去,前方大军就已经全线溃败!
根本就没有给他来不及反应!
若是置之不理,二十万大军必定会损失惨重。
白敬臣着实放不下,只能挥军掩杀,只是如此一来,战场的形势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传令,让边防营撤离防线,迅速驰援京都!”
“不得有误!”
“大帅!”
那将军面色瞬间就变了,低声道:“大帅,边防营不可轻动啊!”
白敬臣面色深沉,沉声道:“如今北方危机存亡,我朝国祚危在旦夕,北苍的铁骑随时可以挥师南下,玉门关被破!
我北方无险可守,北苍的铁骑随时可以会师咸阳城,而我们的援军却是深陷泥潭,短时间之内,无法脱身啊!”
那将军也是长叹一声:“大帅,没有陛下调遣,您这是逾越了啊!”
“此时已经危急存亡,顾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