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11e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的飛行生涯 北燕皇族-第339章 沒有失敗的戰術,只有失敗的人推薦-102em

我的飛行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飛行生涯
第二天一早,杨洛准时从睡梦中醒来。
洗漱,出早操,然后前往飞行餐厅吃早餐。
按照每天的流程走一遍,随后前往大礼堂观战。
今天的杨洛和叶剑龙有一场很重要的对战,在第三场出战,将决定谁从并列第一的位置上掉下去。
他们的对手已经查清楚了,是海航16旅,机型是歼-11BG。
第一场很快就结束了,用时仅十多分钟,第二场倒是耗时比较久,两架战机直接在空中纠缠了近一个小时才下来。
两场对抗下来,耗时一个多小时,加上准备的时间,比导演组预计的推后了约一个半小时。
此时,杨洛和叶剑龙已经在更衣室等待登机的命令。
又是两款新型战机间的对决,还是并列第一的两支队伍,这让所有人都来了兴趣,期待对局的过程和结果。
不久之后,塔台的命令来了,杨洛和叶剑龙各自抱着飞行头盔走出更衣室,登上了通勤车。
来到机库,检查确认自己的战机没有问题,与塔台取得联系,获得了气象参数和起飞许可,各自驾驶战机滑行起飞。
几乎是惯例,只要是面对强劲的对手,他们都是编队加力起飞,只为缩短那么几十秒的起飞时间。
起飞后,杨洛所驾驶的301歼-10C继续爬升高度,而叶剑龙则是径直蹬左舵,操纵302歼-10C向左转向,脱里了编队飞行,也不爬升高度,改为了平飞。
刚升空,两架战机就分开了。
“分开飞?他们在搞什么?”
看着雷达屏幕上显示的信息,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一时之间还没有看出什么猫腻。
空战之战,双机编队是一种最基础作战编队,它的有效性和优秀性不容置疑,鲜少有人会放弃编队,各自为战,因为很容易被各个击破,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但是,并不是没有,前文就说过,这战术已经有人使用过了。
不过,使用这战术的人失败了,这战术也就成了失败的战术。
一般来说,失败的战术没有人会再次使用,只会吸取里面的教训;只有成功的战术,才会有人加以改良,继续使用。
“你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战术吗?”衷梓阳问着一旁的薛飞。
“当然了。”薛飞笑着把杨洛的战术说了一遍。
衷梓阳惊讶地道:“这不是已经验证过了,是失败的战术吗?他们怎么还会用它。”
“战术是死的,人是活的;没有失败的战术,只有失败的人。”薛飞双手环抱胸前,看了眼衷梓阳,淡淡地道。
也就在这时,有人说道:“咦,他的飞行姿态变了,他在俯冲,他这是……他要进山低空突防。”
这时,基本上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杨洛和叶剑龙是使的什么战术,他们的脑海里浮现了和衷梓阳一样的疑问。
大礼堂的显示雷达信息的屏幕上很快就失去了302歼-10C的信号,只能通过叶剑龙头盔上的摄像头传回来的信号看到,302歼-10C正在山谷里左冲右突,急速飞行。
对抗很快就正式开始了。
杨洛利用先手优势获得了对方的位置,他发现了一件不妙的事情。
对方的这两架歼-11BG当前的飞行方向,正好是叶剑龙突防路线的上空,换句话说,对方的雷达很有可能探测到302歼-10C的存在。
同是有源相控阵雷达,杨洛很清楚它的特性,对地搜索的能力很强,尽管有可能会因为是装配在不同的机型上,所担当的任务不同,会有些许的改动,但这改动并不会很大。
杨洛本来还想着让自己能轻松些,一上来先不准备使用雷达,可此时,逼得杨洛不得不使用了。
为何我们在影视剧中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战斗机在空中保持无线电静默且雷达不开机,紧靠地面雷达或是预警机提供敌人位置信息,为的就是不暴露己方的存在。
一旦使用雷达扫描对方,对方的雷达就很有可能捕捉到己方雷达发射的高频率电磁波,进而知道自己暴露了,马上会采取相应的应对策略。
有源相控阵雷达开机,向两架歼-11BG发射高能电磁波,扫描对方的位置信息。
电磁波很快就反射回来,被雷达重新接收,经过中央处理器的计算,屏幕上马上就显示出了两个信号。
果然,对方察觉到了自己被扫描了,马上就开始机动转向进行搜寻。
“好,很好。”
从雷达屏幕上的信息,判断出对方的航向已经改变,杨洛露出了笑容。
随即,杨洛开始了机动转向,规避对方的雷达扫描。
他可不想直直地飞行而让对方能轻易地扫描到自己,必须拖延对方扫描到自己的时间,能拖多久算多久。
规避雷达扫描,比起规避雷达锁定可难多了。
规避雷达锁定比较简单,一个机动就有可能规避掉,就是暂时脱离飞行员的视线就可以了,因为目前大多使用头盔瞄准具辅助雷达进行锁定。
雷达扫描是以雷达为起点,向前方呈圆锥状发射高能电磁波,只要处于这一区域内,就会被发现,任你怎么机动都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在这一区域内。
当然,具有隐身功能的战机除外。
然而,歼-10C的隐身功能并不强,若是距离足够远还有可能隐身,但如今的区区不到一百公里的距离,别说是有源相控阵雷达,就是无源雷达也能发现的了。
呈扇形而来的电磁波,很快就覆盖了301歼-10C所在的区域,301歼-10C无所遁形,被抓住了。
杨洛毫不意外,预料之中的事,并没有沮丧什么的。
这道理很简单,就如同两个同心圆,同样的角度,外层的弧长总是比内层的弧长更长。
302歼-10C就是在外层的弧长上的运动,对方则是在内层,之间相隔几十公里,可想而知要想规避对方的扫描,需要飞多远的距离才行。
况且,对方两架战机还可以做相反的圆周的运动,所以杨洛无论如何都会被发现。
“发现一架战机,在四点钟方向,我们过去。”
6000米高空上,率先发现的长机飞行员在无线电通信频道内喊道。
两架歼-11BG同时机动转向,朝杨洛的方向急速飞行。
现在的距离太过遥远,在中距拦射导弹的射程之外,必须先拉近距离才行。
杨洛当然不会乖乖地等着对方过来,他也在机动转向,只不过他机动的方向是早就选定的方向。
换句话说,这是个陷阱。
很快,两架歼-11BG就把距离拉近到堪堪在中距拦射导弹的射程之内。
而此时,两架歼-11BG的飞行轨迹也改变了,只有长机还在接近,僚机却在向长机的右翼迂回,并没有直接过来。
显然,他们在防备不知所踪的302歼-10C。
“还真是警惕。”
杨洛无奈了。
本来还想远远地吊着他们,现在只能是亲自上场了,逼迫对方的两架战机都对自己进行围追堵截。
拉杆,蹬舵,顺势还把加力打开了。
“轰!”
太行-10C航空发动机的轰鸣声愈加响亮,响彻寰宇,为战机的前进提供巨额推力。
301歼-10C的速度节节攀高,做出各种比较基础的机动,向对方僚机的方向旋进。
杨洛打的注意很简单,把距离拉近至近距格斗上来,这样他们就不能轻易地脱离,能更好地掩护叶剑龙进行突袭。
当然,若是有机会,杨洛也会毫不客气地进行攻击。
16旅的长机飞行员从雷达上看到这一幕,马上就意识到不好,也明白杨洛的目的,但他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上去援救。
让僚机独自面对不知道是杨洛还是叶剑龙飞的歼-10C,他不放心。
他很清楚,僚机若是对上叶剑龙还有一战之力,但是对上杨洛,只能是处于下风,因为僚机的技术连雷战都比不上。
杨洛的计策奏效了。
他成功地拉近到了视距范围内,死死地咬着对方的僚机不松口,引得对方的长机过来援救,把他们给全部圈了进来。
然后,301歼-10C潇洒地一个转身,逃跑了。
“尼玛。”
长机飞行员气得七窍生烟,却拿杨洛没有任何办法。
“你给我把另一架找出来,我去追他。”
留下一句话,长机飞行员蹬舵拉杆,操纵着歼-11BG战机循着杨洛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知道,他不能大意,不能犯空2师一样的错,把另一架战机忽略掉。
不过呢,追了一会他就发现对方太滑溜了,就像泥鳅一样,滑不留手,飞行轨迹太难以然人琢磨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章法。
明明是这个机动,可做到一半,却又硬生生地变成了另一个机动,根本就不在乎强行改变方向时的高额瞬时过载,以及有可能对战机造成损害。
而且对方总是能时不时找到机会对僚机进行干扰,让僚机无法安心地寻找另一架不知道踪影的战机。
其实,杨洛此时的压力一点也不小,不但得想办法规避身后的攻击,还得随时注意对方僚机的动向,不能让对方有机会扫描到叶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