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3k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txt-第451章 賀新年分享-eo4yl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楚庄忽然发现,自己这事已经有点没得搞的趋势了。
先是比特春秋官方宣布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融资金额高达30亿元,且已全部到账。
投资方里,新增了国字头的文化产业基金,还有一个带资10亿进场的神秘人。
然后,他们的自媒体平台又宣布了一个10亿扶持计划,扩大对优质自媒体的吸引力。
问题是,一大票官方媒体和知名团体、学者都纷纷入驻是什么情况?这就是国字头基金带来的资源吗?
再然后,比特春秋旗下的非酋风投又和文化产业基金一起,收购了大盛文学,补足每日头条上大众通俗内容的吸引力。
最后,比特春秋旗下的新产品:“天秀”短视频平台也上线了。
楚庄很茫然。
他玩了玩这个“天秀”,一样成熟的产品设计。
虽然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基础条件下,还有流量和网速方面的限制。
但以他们现在所获得的资金体量和每日头条的用户量基础来说,撑过这段时间打好基础是铁板钉钉的事。
这还怎么玩?
在他出让了很大的利益,获得尽可能多资金,用力追赶的时候,对方的资金和资源力量实在太强了。
技术上也不错。
顶多就是受限于产品方向和运营团队的实力,让自己看到了拉近距离和超越的希望。
然后现在又大大的一巴掌拍下来。
这招从天而降的掌法把他拍得有点晕。
楚庄在办公室的窗前接着投资人的电话:“他们现在分散精力,正是我们在主赛道上超越的时机。短视频现在远远没有到发力的阶段,会极大拖慢他们的步伐。”
语气里,是很坚定的。
但投资人沉默了一阵,却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运营商那边正在制定明年的计划。根据新的计划,明年会以非常大的步伐,加快4G基站的建设。4G手机入网许可也会大大加快。”
楚庄也不由得沉默了。
投资人继续说道:“圈子里在传,华威的研发部门过年不放假,有一款竞争力极强的产品在进行设计。此外,国内半导体的厂,今年过年似乎也都不休假。”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信息。”
投资人说道:“另外……比特春秋那个新的投资人顾言……很不简单。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能量大得吓人!总之……过年前好好思考一下明年的发展计划吧。”
电话挂掉了,楚庄默默地坐回了办公椅上。
什么意思?
什么叫能量大得吓人?
但舞动字节的投资协议里,条款很严苛啊!难道还能撒手?
可是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正面破局的办法……
……
年末,从上到下,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不知道多少部门和企业,都被要求或者主动地动员起来了。
在外人看不出什么端倪的调整里,一切都在根据现有技术略显重视地加快了点步伐。
但最跨越时代的变化,还是在陈家湾。
赵小凯跟着顾言一起,通过一个隧道来到了一个山谷。
山谷里,依山而建的房子,显得像个度假区。
但赵小凯已经知道了,这里就是秘密筹建的“人类科学院”。
独立的机构,直接与未来的顶层架构挂钩。
而顾言,就是院长。
他,是院长特别助理。
过完年,就会有一批经受过审查的院士、硕士博士生过来,听顾言讲课。
讲授那些超出现在水平的知识。
赵小凯用敬畏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的人,只见他说道:“这边做后勤服务这边,你让高城去负责就好了。”
“那我做什么?”
顾言扭头看了看他,笑着说:“如果不是元老们的信息,其他有些什么事情,他们想找我会先通过你的。”
赵小凯记在了心里,然后免不了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厉害?”
“要知道那么多干嘛?咱们又不熟。”顾言调侃道。
赵小凯无语了,不熟的话,你找我来当特别助理干嘛?你明明对我很熟的样子!
时至今日,他仍然是一知半解。
但顾言跟余秋一样,都没有对他说更多。
顾言看他的表情,笑着说:“知道了对你也不见得好。你要知道现在你代表我跟各方联系,有很多人可能都盯着你,尤其是一些本不该知道我秘密的人。万一他们找你作为突破口,那也是一道防火墙啊。就算你被捉去严刑拷打,你知道的也有限。”
赵小凯浑身汗毛一竖:“有这么夸张?”
“所以你自己得警醒点。当然,高城他们也把你列入保护名单了的。”
赵小凯心里贼虚:“能退出不?”
开玩笑,他虽然不知道全貌,但是也已经听了不少事了,知道这些事情的分量。
到时候,盯上他的人,也许甚至会包括国外的势力。
顾言笑眯眯地看着他:“别想套路我了,以你的脑子,会想不到这一层,你还是上船了?”
赵小凯叹了一口气:“好歹我跟你和余秋都这么熟,多知道一点真不行吗?”
顾言拍了拍他的肩膀:“合适的时候吧。看看现在准备的情况,然后就安心回去过年。”
陈家湾里,何诗正在和方欣雨一起,看小心荷走路,教她说话。
小姑娘被打扮得可可爱爱,在地上笑哈哈地张着手臂,一会走向这个,一会走向那个。
在另一间屋子里,余青山、余秋和陈大壮一起在聊天。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大事?”陈大壮最近这一阵日子都被搞得写作也心绪不宁了,“示范区的领导老来找我们两个聊天请教是什么意思?我们一个写小说的,一个教书的,懂什么?”
“陈叔您谦虚了。”余秋笑了笑,“您多少以前也是在文体部门工作了很长时间的人啊。”
余青山倒知道是为什么,但那些东西他不懂,守口如瓶还是会的。
陈大壮叹了一口气:“心里很虚啊,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你们要是在办什么大事,别忘了带上贺方啊。”
余秋笑着调侃:“您现在挺关心他啊。”
“这是什么话,怎么说也是我正儿八经的女婿啊。再说现在强多了,不像以前那么毛毛躁躁。”
“我跟他的交情,您操心什么。他们什么时候到?”
陈大壮看了看时间:“说是晚饭之前到得了。”
“今天晚上一大桌啊!”余秋说道,“爸,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哥那边回来了没有。”
出了房间,余秋就给顾言打电话:“回来没有?”
“回了啊,逗小丫头呢。你听听,她喊的是伯伯还是爸爸?”
“啊?”余秋愣愣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bobobaba”的声音,含糊不清,大喊起来,“我靠!别逗她这个,我马上就到!”
小心荷已经一岁多了,似乎开口清晰地叫人有点晚。
但终于要向这个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