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7e7i超棒的小說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第四百二十二章 你不配閲讀-vj5i6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小說推薦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在殷若若的带领下,凉风进入了酒店。
“你住在这里吗?”凉风问向殷若若。
“你怎么知道?”
“因为感觉前台好像已经熟悉你了。”
“没错,我在这里长住。”殷若若笑着承认道。
“长住的话为什么不去租一个房子?”凉风有些疑惑。
殷若若点了点嘴角,“因为有钱啊。”
“???”
……
很快,凉风就跟着殷若若到了殷若若租住的房间。
凉风也终于明白了殷若若所谓的有钱是什么意思了,殷若若租住的房间不是普通的房间,而是豪华套房,已经相当于是樱井市的“总统套房”级别的房间了。
现在房间里也比较热闹。
徐姐和宫久久已经等在房间了。
闫曼半卧在沙发上,身上缠着绷带,她身上的伤势看起来已经处理好了,而且情绪也稳定下来。
之前三人在闲聊,在凉风到来之后,三人的交流停了下来。
见到凉风这个正主来了,接下来就是讨论庭院的事情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几人直接开始交流起了有关庭院的事情,闫曼率先说出自己所知的情报,作为第一次参与游戏的玩家,闫曼所知的情报并不多,而且并没有超出凉风的预料。
然后四个女人看向了凉风,凉风淡定了喝了一口茶。
“凉风,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殷若若问道。
“想说什么?”凉风眨了眨眼睛。
宫久久接话道:“有关庭院的情报……”
“可是我也没说我要分享我知道的有关庭院的情报啊。”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就变了。
“你……”
“是你们叫我来的,所以我就过来听一听。”
宫久久瞪大了眼睛,她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凉风你应该不是第一次参加庭院的游戏了吧,至少你应该知道更多有关那个庭院的事情。”殷若若突然说道。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凉风直接否定,但是却让殷若若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不过殷若若并没有逼迫凉风的打算,凉风的实力也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就算是遗具使的柱,殷若若也没有把握直接拿下凉风。
这次游戏让闫曼得到了不小的好处,那经历过不止一次游戏的凉风又会得到了多少好处呢?
现在他的实力又会是如何呢?
殷若若很好奇,甚至有点想动手。
不过切磋可以之后再说,现在的重点是庭院。
殷若若看懂了凉风做出这幅态度的原因——他是想谈条件。
情报不是免费的。
否则如果凉风真心想隐瞒,他完全可以撒谎,凉风完全可以编造出一个短时间内不会被拆穿的谎言来蒙混她们。
明明还是一个高中生,竟然就有这些心思,殷若若觉得凉风越来越有意思了。
“开个价吧。”殷若若直接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放心吧,我们不会有恶意,至少现在我们之间没有冲突。”殷若若直接挑明。
听到殷若若的话,凉风知道,他的想法成了。
凉风确实来谈条件的,而且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和闫曼联盟。
不过虽然是要和闫曼联盟,但是却无法绕开殷若若等人,殷若若几人不会放着闫曼不管,凉风想要拿捏闫曼,就要一同面对殷若若、宫久久和徐姐。
这样事情就会变得复杂一些。
结盟的话,在几人面前,凉风老玩家的身份根本藏不住,所以这是必须要告知她们的,而且凉风所知的情报便是他和几人联盟的橄榄枝。
但是结盟可以,却绝对不能是凉风主动要求结盟。
否则凉风就会成为一个送情报的“情报员”,也根本无法得到几人的信任,弄不好几人反手就会给凉风来一记背刺。
凉风必须要告诉几人,不是他需要她们,而是她们需要他,以及他手中的情报,让自己占据主动地位。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在以后,是凉风占据主动权,不是被她们骑到身上。
除此之外,凉风也需要试探几人的态度,那就是几人暂时没有和凉风敌对的想法。
这种情况不需要太长时间,只需要等凉风将【精神控制】能力练起来,那之后凉风就不会有太多顾忌了。
当然,嘴上说的不一定就不做,但这是凉风暂时能要求到的最好的情况了。
真的鱼死网破,凉风也不虚,只是未来会比较麻烦。
这些事情凉风早就考虑好了。
凉风笑了笑。
“庭院游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简单,闫曼心口的印记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我也有,如果要说的话,我和闫曼都算是庭院的人了,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和闫曼结盟。”凉风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获得印记的人有很多,但是却不一定能保证所有人之间都是自己人,我的要求是如果未来有一天,我们互相敌对的话,闫曼可以和我暂时联手,先解决其他人。”
听了凉风的要求,几人愣了一下。
殷若若有些诧异地看向了凉风,“就这?”
凉风没有狮子大开口有些出乎殷若若的预料。
不过凉风只有这一个条件,确实让几人对他产生了更多的好感。
其实凉风也有些纠结,虽然他一开始确实只有这一个想法,但是在看到殷若若这么有钱之后,他升起了想要打劫一笔钱的想法,好在他忍住了。
要求其他的东西会让联盟出现瑕疵。
而且等到他将【精神控制】练上去,说不定就能控制殷若若了,到时候要多少钱有多少钱,想让殷若若是什么姿势她就是什么姿势。
“我同意了。”闫曼认真的说道,“我相信凉风。”
凉风是老玩家的话,那她能活着离开游戏很可能和凉风有关,不管如何,都让闫曼承了凉风的恩情,知道凉风没有敌意。
宫久久皱了皱眉,她总觉得凉风不靠谱,但是现在闫曼有一个盟友确实能对闫曼有所帮助。
徐姐倒是比较支持这件事,生意人嘛,多个朋友多条路。
“好了,居然已经联盟了,那么盟友,你是否该分享一下情报了?”殷若若开口问道。
“自然。”
随即,凉风这场游戏中的情况告知了闫曼,然后又将自己上次游戏的经历简单的告知了几人。
凉风并没有直接挑重点的说,而是告知了几人自己在游戏中的经历,几人能想到什么或分析出什么,那就不是凉风能管的了。
虽然凉风也只是经历了几次游戏,但是只要凉风不主动说出是第几次参与游戏,就能给几人留有想象的空间。
听了凉风的讲述,几人分析起来,而殷若若再是看向了凉风。
“还有呢?”
显然她还想知道更多。
“你想要把我榨干吗?”凉风反问道。
“怎么?你不行?”
殷若若挑衅地挑了挑眉。
凉风摇了摇头。
“你不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