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pk0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漁人傳說 txt-第六三一章 傷心了纔會哭-li57q

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
对小渔村的很多村民而言,或许他们很多人都已经遗忘了渔婆跟李子妃的存在。只是谁也没想到,在别人举家团圆享受新年时,李子妃却会出现在村子里。
看到一行三辆车进村,很多村民还以为谁家来了客人。等三辆车子,直接停在村里的老年活动中心门口,看着车上走下来的人,认出李子妃的村民这才反应过来。
得知消息的村干部,无疑是第一时间赶过来的人。而此时的李子妃,抱着满脸充满好奇的儿子,正在跟村里的大妈大婶闲聊,算是重新体验了一回老家的气氛。
随车带来的一些礼物,也被李子妃发放给村里人。只不过,当年结怨比较深的几户人家,她已经不怨却也做不到原谅。天煞孤星这样的词,想想都令人难过。
望着赶来的村干们,庄海洋也笑着道:“不好意思,只是带孩子回趟家,没成想又打扰你们,实在抱歉啊!不用太麻烦,我们只是带孩子回来祭拜一下渔婆。”
“应该的!你们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呢?这样,我们也好提前准备一下。”
“我跟子妃又不是什么大人物,那用的着这么隆重呢?你们有事先忙,我跟子妃自己过去就行。虽说这村子有段时间没回来,要这路我们还是认识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村干却强颜欢笑般道:“庄总,你难得回来一趟,也应该去我们村委喝杯茶,不是吗?何况,我看小妃跟村里婆娘,也聊的蛮痛快。”
“喝茶就免了,现在时间也不早,真要等到午饭后祭拜,终归不好,对吧?”
从这些村干部的脸上,庄海洋已经看出一些端倪。释放出精神力后,他终于明白村干们为何尴尬。可细细想想,他很快又释怀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不再理会这些表情矛盾的村干,庄海洋让保镖把用来祭拜的东西拎好,直接道:“子妃,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去祭拜一下渔婆。有什么话,回来再聊吧!”
“好!”
抱着儿子起身的李子妃,也跟这些村中的老妇人打了招呼。当一家三口往墓地走去时,那些村干却显得不知如何办,想跟又觉得不好意思继续跟。
反倒是走在前面的庄海洋,朝身边的安保队员打出手势,安保队员也适时道:“几位,你们还是就此止步吧!我们老板跟夫人,想一家人安静一下。”
看到安保队员拦路,这些村干也用不着尴尬。只是望着远去的一家人,其中一个村干很是遗憾的道:“唉,他们平时不都清明才回来吗?怎么今年,这么早就回来?”
“谁知道呢!也不知道,他们看到渔婆的墓,会不会生气啊?”
“生什么气?平时清明,他们不过来,不都是我们帮忙扫的墓吗?这大年初一,都是祭拜自家的祖先。这渔婆没人祭拜,想来也怪不着我们吧!”
村干们之所以觉得不好意思,或许也是觉得没做好庄海洋要求的事。事实上,庄海洋每年都会给村里捐款。用于慰问老人,还是给村子做些建设。
这笔钱对小渔村的村委会而言,其实数额还是不少的。有这笔钱的话,村里也能做不少事。至少在慰问五保户或孤寡老人时,也用不着村子向上级申请拨款。
当庄海洋一家三口,来到已经变得有些陈旧的墓碑前,李子妃也觉得有种发自内心的凄凉。尤其看到,其它人的墓碑都清理过,甚至有香烛等祭祀物的存在。
反观渔婆的墓碑,却显得格外冷清。那怕她什么都没说,庄海洋也能感受到,妻子此刻的心情,想必也是很复杂的。可问题是,他们夫妇俩也确实没那个时间。
想到这里,庄海洋突然道:“子妃,你若愿意的话,我们要不找个时间,把渔婆的墓迁到南山岛去。那样的话,平时我们也能祭祀照看一下。”
听着老公说出的话,李子妃想了想却摇头道:“婆婆去世前,已经跟我说过,要把她进葬在这里。这里有她老伴跟两位叔叔,她肯定舍不得离开的。”
见妻子不同意,庄海洋想了想又道:“要不等咱们回去,在南山岛我父母的墓旁边,给婆婆修一个墓。那样的话,平时我们在老家,也一样能祭拜,你说呢?”
“没事!只要我们有心,相信婆婆也会原谅的。牧业,给祖奶奶嗑头。要不是祖奶奶从小把妈妈养大,只怕也不会有你呢!”
“好的,妈妈!”
在李子妃的指导下,小家伙还是很恭敬的跟渔婆嗑头上香。如果渔婆真的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相信也会很欣慰。至少在很多老人眼里,渔婆无疑也是幸运的。
收养一个孙女,那怕远嫁外地,却也会回来祭拜于她。最重要的是,这个别人眼中的‘天煞孤星’,如今却成了村里很多妇人羡慕的对象。因为,她嫁了一个好老公。
老公疼且不说,又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对女人而言,有什么比这更幸运呢?
没让安保队员插手,夫妇俩亲自打扫了一个墓碑。看着终于干净许多的墓,李子妃心情也好了不少。把买来的东西,夫妇俩亲手烧在墓碑前。
如果渔婆真能收到这些东西,那么在另一个世界的渔婆,相信会比很多人都过的快乐。生前凄苦一生的渔婆,也许在另一个世界,就不用再那般辛苦了。
待在墓前祭拜了许久,甚至庄海洋还把儿子给抱走,让妻子在墓前一个人好好的待一会。他很清楚,许久未归的李子妃,不是不思亲,而是无亲可思。
这也是为何,明明是春节期间,他还特意花时间,陪妻子回渔村的原因。做为老公,庄海洋觉得这也是他应尽的责任。世上没亲人的滋味,真心不好受。
正是清楚这一点,庄海洋也会尽可能给妻子一个家的感觉。让她知道,她在这个世上还有至亲之人,还有人疼她宠她,甚至视她如命,呵护倍至!
带着小家伙欣赏渔村风景时,小家伙也很突然的道:“爸爸,妈妈是不是很伤心?”
“你怎么会说妈妈很伤心呢?”
“不知道!只是我看见妈妈想哭,不是说伤心了才会哭吗?”
听着儿子有些天真却充满关切的话,庄海洋也笑着安慰道:“妈妈想哭,也想起她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小时候的妈妈,过的很辛苦。所以,你以后不能惹妈妈生气,知道吗?”
“嗯!妈妈一直都说,我很乖的!”
对于儿子的聪慧还有懂事,夫妇俩一直都倍感自豪。也正因如此,夫妇俩对小家伙也是宠爱倍加。相信换做任何夫妇,有这样一个儿子,也会觉得很欣慰吧!
好在没过多久,李子妃终于从墓碑前离开。相比先前的悲伤跟沉默,离开墓碑的李子妃,又恢复了以往的沉稳跟从容。看到这些,庄海洋内心也长松一口气。
对他而言,每次把妻子带来渔村,其实对妻子而言,都是一种撕裂伤口般的举动。也许妻子对渔村,也有一些值得回忆的趣事跟幸福。
可庄海洋相信,妻子脑海中存储有关渔村的记忆中,伤心跟哭泣的记忆应该最多!
相濡以沫这么多年,夫妇俩一个眼神,似乎都能知晓彼此的心意,以至李子妃也笑着道:“让你担心了!没事,我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多了。有你跟儿子在身边,我很幸福!”
“嗯!那中午的话?”
“中午就不在村里待了!要不,你陪我去以前的学校走走看看,顺便让牧业也看看,我以前生活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
“好,这是你的地盘,听你的!”
被这样一句话逗笑的李子妃,也不再多说什么。一家人离开时,也没忘到渔婆墓前道别。尽管不知道,下次何时再来。可这座墓,已然存在夫妇俩的心中。
等将来小家伙长大一些,或许他也会知道,在岭南这边的一座小渔村,埋葬着一位对他对全家而言,都不应该遗忘的至亲之人。而这,也是一种记忆的传承!
当待在老年活动中心,等着庄海洋一家归来的村干们,看到庄海洋一家归来,表情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可不论庄海洋还是李子妃,都没有多说或指责什么。
来时采购的一些东西,有些李子妃直接亲自登门送了过去。甚至当年跟渔婆关系好的老人,她还附赠了一个红包。这份心意,令老人们也很感动。
如果说村里年青一辈,还觉得李子妃不怎么样。可在村里这些老人心里,他们却开始羡慕起过世的渔婆来。也没人觉得,渔婆当初收养李子妃是个错误。
年纪越大,越怕被人遗忘。对村里老人们而言,那怕李子妃远嫁外地。可每隔一段时间回来,说明她有孝心,并未忘记渔婆对她的养育之恩。
除此之外,老人们也知道,如今不光他们享受了渔婆的福荫。即便村里、镇里甚至县里跟省里,都有很多家境贫寒的学子,得到了渔婆的福荫。
用老人的话说,李子妃是在替渔婆积功德。凄苦一辈子的渔婆,下辈子或许会比他们都过的好,不会再象这一世这般辛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