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aih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輪迴之道友留步-第四百六十九章 別嚇唬人啊!-xffy6

輪迴之道友留步
小說推薦輪迴之道友留步
申道长这话刚出口,铁扇公主面上的惊喜之意就掩盖不住了。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老牛心里念叨。
他基本能看得出来,申道长这一次过来原本就打算给铁扇公主诊治的,果然是自家兄弟。
老牛虽然有些神通蛮力,但在治病救人这方面是一窍不通,所以在面对重伤之下的铁扇公主时,只能用自己的法力与阳气强行为对方续命,险些把自己也搭进去。
老牛心里清楚的很,铁扇公主这样的伤势,自己迟早被吸干。
铁扇公主对此也很清楚,老牛明明有一万个理由将自己抛下,但偏偏就是在这种最艰难的时候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甚至不在乎自己是一个天大的负担。
嘿…
女人的怒火通常来的莫名其妙,但她们也更感性动容。
对于老牛来说,想必不想看到第二个喜欢自己且自己喜欢的女性从自己眼前消逝,因此他宁愿用自己的性命跟铁扇休戚与共,真正的同生死。
若非今日遇见了申道长,在老牛的预想中,他与铁扇讲会在未来的某一日,相拥而眠。
至于转世轮回…在三届崩坏,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老牛便找不到阴司,铁扇也感应不到血海老家。
不做什么念想了。
但现在申道长肯出手,自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众所周知,申道长的正面战力严重不足,但要说花活,堪称三界第一人。
毕竟连把脑袋摘下来,遨游三界而不死这种鸡肋的障眼法都能有心情修习的,三教弟子之中也就是他一个了。
结果在他忽悠姜子牙,脑袋被白鹤童子叼走之后,直接社会性死亡,太丢人了。
对此申道长表示他自己也不愿意啊!
但上头元始天尊盯着,说不要是XXX,封神就不完整…
申道长严重怀疑,这根本就是元始天尊从他的脑子里看了自己的记忆中的封神之战,故意让他来这一出的。
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在他的脑袋被白鹤童子叼走之后,天空中传来了几声闷笑。
大约能分辨出来,其中最爽朗的不出意外就是通天师叔了。
哼,看在云霄仙子的面子上绕过你们,将来让你们的徒孙榨干你们的私房钱。
一些能让大佬们开心片刻的小事,申道长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当他成为申公豹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个觉悟。
否则,不被气死也被玩死了,还修什么道?
申道长跟着老牛与铁扇公主进入到洞府之中,打量着复古简约的内饰,申道长无奈笑道:“两位原本在此处也算的上逍遥,可惜今日贫道如此恶客上门,日后便吉凶难料。”
铁扇公主闻言一本正经的沉声道:“妾身如此模样,早就不想活了。”
老牛斜眼看她。
铁扇公主微微一顿,接着道:“要不是放心不下我那可怜的孩儿…师兄,你刚才可是言及慈航师姐?”
铁扇公主说着话,突然回过味儿来,慈航与观音可不就是一个人?
自家儿子跟着观音在南海做善财童子,自从三界崩坏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如今得知慈航也来了此处,当然不能忍。
申道长看着一脸激动的铁扇公主,以及稍稍有些吃味的老牛,心中莫名暗笑。
这夫妻两个的脾性还真是古怪。
申道长一看铁扇公主的模样,大约也想到了她究竟在想什么,铁扇公主对她这个的儿子是真的好,而红孩儿也相当的孝敬他的母亲,甚至因为铁扇公主在老牛这里受了委屈,敢提着火尖枪跟老牛拼命。
申道长是见过红孩儿这个小屁孩的,天生的火命,再加上因为封神之战的时候老君拉偏架让截教损失掺重,所以红孩儿降世的时候,亲自将自己的炼丹炉中的先天三昧火化入红孩儿的体内,成为他的本命真火…直接在修行的道路上开了外挂。
不然也不至于以区区三百年的修为,让猴子与天蓬等人都感到棘手,甚至“需要”观音菩萨出手相助。
不过老君这一次出手,却也引来了外界稀奇古怪的猜测…众所周知,老君有一把用来炼丹时煽风点火的芭蕉扇,而铁扇公主手里也有一把;牛魔王与铁扇公主皆不属于火行,红孩儿天生的三昧真火,好巧不巧…三界之中三昧真火最厉害的就是老君。
再加上自从红孩儿降世之后,小名叫做圣婴…细品,你细品…虽然老牛也有个平天大圣的外号,但…老牛为什么要去找玉面狐狸啊…所以,咳咳!
有些话,他们也就是心里想想,说出来害怕被圣人感应到;虽然太清圣人无为,但万一呢?
如果他们猜的是假的也就罢了,太清圣人或许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但万一这是真的…会不会自己消无声息的就化成灰灰?
“师妹是想要询问红孩儿的下落吧?”申道长示意铁扇公主稍安勿躁,宽慰道:“等贫道为师妹诊治之后,师妹亲自去问慈航师姐就是。”
“夫人且先安心疗伤。”老牛也在一旁帮腔。
“快些、快些。”铁扇公主已经等不及了。
安排铁扇公主躺在床上,看病要有仪式感,对待病患伤员的时候,就应该让他们躺下。
申道长将浮尘轻轻一甩,就搭在了铁扇公主的手腕上。
铁扇公主与老牛紧紧盯着申道长的神情…
果然,不论是什么地方的病人与家属,在医生诊治的时候都是一个模样。
申道长神情轻松,他们也觉着安心;申道长眉头紧锁,他们也连忙屏住呼吸;申道长轻轻点头,两个人也长舒一口气;申道长微微摇头,两个人干净对视一处…
片刻后,申道长收起了浮尘,看着铁扇公主面色就是一言不发。
铁扇公主与老牛原本想要张口问问病情,也只是无力的张合,突然铁扇公主一声轻笑,强装镇定道:“左右就是这个样子了,妾身还有多久时日?”
申道长皱着眉,道:“你先别说话,脑子里方子太多,贫道找个简单点儿的,能让你少受罪的。”
铁扇公主:…
老牛:…
那您老就明说啊,用得着这样吓唬人么?
但夫妻俩还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毕竟申道长这样说,就代表铁扇公主是真的还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