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p2r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仙界贏家-第3740章 保證-bhl5a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周舒愣了下,苦笑道,“前辈给晚辈出难题啊。”
林谦淡然道,“你可是创道者,不要随随便便的做承诺,虽然你知道老夫不可能要你的仙舒城,但也别用这样的话来试探老夫,万一老夫真要了呢?”
周舒很认真的道,“那晚辈就给了。”
“啊?”
郝若烟愣了愣,“舒师?”
林谦看了周舒一会,不觉道,“你还真说得出口啊。”
周舒肃然道,“没什么不敢的,前辈敢要,晚辈就敢给。”
林谦微微摇头,凝然道,“你还真的敢答应,我却真不敢要。”
周舒笑了起来,“因为晚辈知道,前辈不可能改变自己本心的。”
“难怪御前三家那么多人都比不过你。”
林谦叹了口气,顿了顿道,“周舒,我这边没什么想要的,对了,你把你那个什么云通连过来一个罢,没事的时候,老夫也去你那边看看,实在懒得走路了。”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
周舒很是惊喜,“不过前辈确定?那獬豸国……”
林谦淡然道,“又不让你连去天钥界,有什么好担心的,谢左他也管不到老夫。”
周舒行了一礼,郑重道,“前辈,几天后就能做到。”
林谦点点头,似有所思,“你这个云通是不需要阵界的,那当初你撒那么大的谎做什么?”
周舒平静的道,“怕,但现在不怕了。”
林谦缓缓道,“当初林家也有传送阵,你知道罢?”
周舒想了想,坦然道,“我从陆家那里得到了一座传送阵,据说就是出自林家,但和我们仙舒城的云通略有不同,说起来晚辈有一点疑惑,御前三家的林家,和玄黄界的林家有什么关系?”
林谦顿了顿道,“算是远亲,玄黄界林家最早出自凤南,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后来分出了差不多二十家,老夫所在的林家就是其中一枝,也是最早离开玄黄界的一枝,后来到了诸天进入獬豸国,一直到今日,林家世代都研习阵道,最早的传送阵就是出自凤南林家,不过后来玄黄界人才辈出,凤南林家反而被比下去了。”
周舒缓缓道,“原来是这样,那分出去的林家支脉也会传送阵?”
“怎么可能?如果都学一样的阵道,林家也不至于分家了,就是因为很多林家人觉得自己的传送阵已经不如其他家族了,而且研究传送阵对修行本身也没有太大帮助,便纷纷劝说家主放弃传送阵,改学其他大道,后来还因此分了家,最后坚持研习传送阵的有七家,包括凤南林家在内,”林谦迟疑片刻,长叹了口气,“这七家都在通天塔一劫中陨灭,一点血脉都没能留下来。”
“啊……这都是仙庭之罪。”
周舒的声音很轻,却带着不一样的愤恨。
林谦叹道,“老夫不知道仙庭怎么想的,但那时獬豸国的林家管不到也管不了,甚至一句话都说不上。”
“獬豸国林家至少保全了林家的血脉,前辈也不必自责,”周舒想到了什么,“对了,晚辈在诸天还见过历代守护昆仑的神木山林家,他们有人在昆仑,其余的都在新月城,我打算把他们接到仙舒城来。”
林谦怔了怔,“哦,神木山林家啊,那是个很特殊的分支,过去都是不认的。”
周舒疑道,“因为昆仑?”
林谦沉寂了一会,缓缓道,“当初召集其他七家去建通天塔的就是神木山林家,但他们自己却没修习传送阵,最后他们保全了血脉,而那七家全都没了。”
周舒滞了下,“难怪……晚辈多话了,抱歉。”
林谦很快淡然,平静的道,“玄黄界的恩怨,老夫知道一些,但也没想过去追究什么,再说老夫自己算不算林家都很难说,哪里管得到别家?”
周舒点点头,“前辈可以说说林振羽吗?他应该会传送阵吧?当初如果……”
“周舒,”林谦犹豫了几息,“这件事都是獬豸国林家的错,老夫不想多说。”
周舒自是点头,“晚辈又多话了,前辈,不如我们再谈几天道如何,晚辈对真实之影有了不少新的体悟,创造法则亦然,而前辈静修多年,应该也有很多想说的罢?”
林谦轻轻点头,“甚好,除去谈道,老夫也没什么可做的了。”
两人坐而论道,不知觉就是五天过去,郝若烟在一旁聆听,似也得了许多感悟。
辞别了林谦,两人在卷耳林中闲走。
郝若烟突然道,“这位林前辈,如果能到仙舒城就好了。”
周舒笑了笑,“为什么这么说?”
郝若烟神色微凝,“他和若烟见过的其他准圣都不一样,谦谦有礼,平易近人,对待我们好像子侄一样,不是另有目的,有种很奇妙的亲切感,而且他对玄黄界很有感情,本身能力又强,我们仙舒城现在人很多,但就缺这样的前辈。”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就算把仙舒城给他,他也不会要的。”
周舒缓声道,“他很强,但你知道他到底有多强么?在三万多年前卸任辅国的时候,他就是十七节独角,獬豸国立国以来的第一人,却因为本身不是真正的獬豸族,从未得到过獬豸国的承认,但他始终把獬豸国当成自己的国家,他留在卷耳界,也是为了给獬豸国守国门,除非獬豸国消失了,不然他绝不会离开,不过,如果獬豸国消失了,他也一定消失在獬豸国之前。”
“这么强啊,不过若烟更在意的,是他的本心。”
郝若烟不自觉的朝着远处行了一礼,“太值得尊敬的前辈呢,有他,獬豸国真是幸运。”
周舒点点头,“没错,前辈绝不亚于仙庭长老,他帮过我却不求任何回报,怎样我都会尊敬他,不过,不止獬豸国幸运,我们仙舒城也有不少这样的修行者。”
郝若烟跟着点头,“就是还没有到准圣而已,但若烟相信,很快就会有很多了。”
周舒笑着摇头,“哪有那么容易。”
“若烟觉得就是这样,不信舒师你等着看好了,哼。”
郝若烟撇了撇嘴,伸手摘下面前的一片青叶,低头思忖着什么,“可惜若烟自己的修为却……”
周舒看着她,郑重的道,“将来你也一定是,我可以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