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zy7精品言情小說 重生香江之1978 ptt-第1022章 愁雲慘霧鑒賞-c121x

重生香江之1978
小說推薦重生香江之1978
所有人一下子都把目光转到了林道秋的身上。
震惊、惊恐、愕然、廖俊豪等人脸上几乎都露出了相同的表情,因为他们万万没想到,林道秋竟然同意把海外代理权让港府去管。
在此之前根本没人能够想象得到林道秋会支持这个提案。
“我觉得六叔说的很对,如果把海外代理权统一管理的话,可以更大限度帮助中小公司以及一些独立的电影人,帮他们把电影卖到海外去。”
林道秋说完之后把手放了下来,他这一票的威力实在太大,大到一时之间竟没有人开口说话。
“林先生果然深明大义。”
邵逸夫也在旁边帮腔,不过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的感觉。
廖俊豪已经彻底吓傻了,本来他们之前想的是抱团把这个提案给挡回去,但现在林道秋投下了赞成票,那他们还怎么挡?
“福格罗先生,我觉得这个法案应该尊重更多人的想法,而不是单独几个人的意见……”
廖俊豪急了,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件事情挡回去,至于用什么办法,会不会得罪港府,这些他已经都不在乎了。
但可惜的是,廖俊豪说话的份量实在太轻,福格罗根本就不太愿意搭理他。
“你是在质疑林先生和邵先生?还是认为港府无法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福格罗斜眼看着廖俊豪,脸上全是冷笑。
有邵逸夫和林道秋的支持,在这件事情上,港府已经拿到了足够的主动权,仅凭在场的这些人,根本就无力反抗。
“我没有质疑他们,也不会怀疑港府,但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召开公听会,让更多的电影人和专业人士参与进来会比较好。”
廖俊豪生怕福格罗会立刻就把这件事情给定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等于要把成功院线踢出香江的电影圈。
毕竟他们跑来这里,砸了大钱弄了一条成功院线出来,就是为了香江电影的海外代理权。
一旦失去这个聚宝盆的话,廖俊豪他们自然也不可能继续留在香江经营院线。
毕竟到时候绝大部分的院线都会被卖给六叔,只要不是那些烂到没边的电影,都会拿到新院线去上映,成功院线根本就拿不到什么好的片源。
“廖先生,之前我已向上头报告过,这个提议高层已经开会讨论过,同意由电管局单独设立一个部门,来负责香江出品电影的海外代理权。”
福格罗这句话几乎已经把这件事情给定了下来。
所以当福格罗说完之后,廖俊豪如遭雷击般,重重地靠在了椅子上。
在来之前,他根本就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整个人完全是懵圈的。
而至于廖俊豪的合伙人吴思远,虽然心情也很难受,不过既然事已至此他也无能为力。
毕竟六叔和林道秋都站了出来,加上港府,这三家站到一起,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可以说大势已定。
虽然不知道林道秋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竟然同意把海外代理权交给港府来运营,但这已经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现场所有人里面,唯独只有邹文怀察觉到了不一样的意味,因为林道秋明显是和邵逸夫联合好的。
假如林道秋不站出来支持邵逸夫的话,那这个提案肯定没办法顺利通过。
就算港府已经决定了,但他们这些电影人联合起来的话,还是有办法能够让港府收回成命,但可惜现在林道秋这一手,直接把他们的幻想击碎。
“林先生,果然是后生可畏……”
会议结束之后,邹文怀起身的时候,走过来和林道秋握了握手。
“邹先生过奖了,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的地方,到时候再向邹先生请教。”
邹先生听完林道秋说的这些之后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他误以为林道秋说的合作,是关于魔力工作室的,但其实林道秋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不过现在还不能说出口。
至于廖俊豪和潘迪声等人,林道秋连看都不看他们,直接就走出了电管局的会议室。
三月下旬,进展神速的第一部《香江电影管理法案》顺利出炉,这部法案明确限制电影制作公司不得同时拥有院线。
而在法案公布之后,港府给了那些电影公司三个月的缓冲期。
新东方、嘉禾、迪宝、这三家公司显然成为了《香江电影管理法案》所瞄准的对象。
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港府还公布了一件令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的消息。
“港府经过讨论,决定在电管局设立一个专门负责香江电影海外发行的部门,为了更好的把这个部门做好,特意请来了原香江院线的总经理李茂文来负责。”
此消息一出,香江电影圈一片哗然,大家万万没想到这个部门竟然是由李茂文来负责,因为这等于是把香江电影的海外代理权交给了林道秋。
几乎所有人都傻眼了,大家之前本来都以为,这个海外代理权应该是由邵逸夫的人来负责才对,但怎么会落到林道秋的头上。
当这个消息一出来之后,潘迪声立刻把邹文怀和廖俊豪等人都约来见面。
“六叔这是疯了吗?他怎么会把海外代理权交给林道秋?他到底想做什么?”
大家刚一落坐,潘迪声就忍不住提高音量,因为自从听到那个消息直到现在这个时候,他都无法接受这件事。
“应该是邵逸夫和林道秋达成了某些协议,想把我们统统弄死,他们好一统江湖。”
廖俊豪现在已经气到快失去理智了,邵逸夫和林道秋简直就是串通一气,一丘之貉。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院线被六叔拿走,海外代理权被林道秋拿去,我们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没有活路了。”
邹文怀其实不太想来参加这个会议,但如果不来的话就等于彻底放弃。
大家听到邹文怀这么一说之后,现场的气氛顿时陷入了一阵愁云惨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