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2rq熱門玄幻小說 拉馬克遊戲-1097 第二十一章中 魂歸故里(第三十一節)閲讀-vylhw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你这是要我去送死!”
月余前,天宫的全球首脑会议之后,一个人被曲芸私下授意留了下来。
“对!依子就是要你去死!”曲芸戴着一副若有深意的微笑,大言不惭。
老者嘴角微微抽搐:“你是欺负我年纪大了,还是报复之前霍悯阳那件事上对你的小心眼?如此兴高采烈地告诉一个老人你要收取他的性命,你这人没有心的么?
要我去乱入的第三个宇宙探查情况也就算了,只能携带最低限度的随队成员并自行承担交通成本是几个意思?
你是想让我在遭遇敌方大军时确保无法全身而退,即便逃回来也没剩下几个能量点翻起什么风浪么?音乐家,你跟我有多大的仇?”
“依子只是在帮你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已,助人为乐,”曲芸耸了耸肩膀:
“尊重他人自己的意志总是好过自以为是地为别人好,难道身为预言家的你更希望依子安慰你车到山前必有路,最后死到临头才告诉你一直以来骗你只是为了让你走得安详?
还有,你似乎没有明白依子的意思。刚才明明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去探查空间只是个借口,你的死才是目的所在。
所以换句话说,跟你一起去的人全都是炮灰,你留下能量点也没什么意义。因此你可以慎重考虑是否要带上自己的团员。依子个人的意见是把他们都留在地球,把你的遗产留给他们。毕竟那都是些有价值的顶尖战力。”
老者用五百年的涵养强压下咬牙切齿的冲动,叹了口气:“算了……虽然看不透你有什么深意,但是说辞真假还是瞒不过我这双老眼的。你姑且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曲芸将左手食指十分挑逗地竖在嘴唇中间,轻轻眨了一下右眼:“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
便是有着五百多年的休养,诺查丹马斯也控制不住自己怒发冲冠了。他眼白上翻,好似被气到背过气去,又好似在和遥远的存在沟通着什么。
出人意料的是,短暂的狂怒之后,这位老人又莫名其妙地冷静下来,眼里满是震惊。他自顾自发呆良久才神色复杂地看向曲芸:“……原来如此,我看到了。”
对于诺查丹马斯的反应,曲芸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看,依子说的都是实话吧?要你去死是这次行动的本来目的,不能说也不是依子在唬人或者坑你。
嘛,虽然你必须死,但也未必就非得白白送死。死之前为自己折腾一场轰轰烈烈的谢幕大典,总好过默默无闻地埋骨在冰冷的宇宙边际。
总之无论你如何选择,最后都是死路一条。要么自己兴高采烈地去牺牲,要么依子也不逼你,等输掉【清算】你大可以陪着你决心守护的世界一起消亡。
我想您老人家活得够久了,也不该是那般计较生死的人不是么?反正想要依子去死是不可能的,大不了我们云裳仙府丢弃这个世界自己跑路。”
曲芸的话冰冷又残酷,她的温柔只会留给让自己心软的女孩子。但是比起廉价的温柔体贴,这些冷冰冰的残酷话语中却透露出毫不掩饰地诚恳与信任。
育成法已经逐渐成为她固有的思维方式,在洞悉人心的天赋之下,她总能找到最有效和最能被对方接受的沟通方式。
对于曲芸的坦诚诺查丹马斯无力反抗。无论千言万语,都无法改变这位平时看起来奸诈顽皮不着调的老人像龙女姐姐一样把救世看得高于一切的既定事实。
愿者上钩,他不得不主动吞下那连挂块鱼饵敷衍一下都没有的冰冷冷的铁钩。
总有些人会把大义大局放到自己生死之上。幸运的是,大祸临头时这些人往往会身居高位,有足够的能力实现自己的抱负。
思虑再三,诺查丹马斯还是条理清晰地提出了自己的疑虑。他知道曲芸虽然对世界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出于龙女的原因她还是会对救世这份工作全力以赴的,因此绝不会敷衍他的问题: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从我所看到的进行基本的逻辑推理,不难推测出你想要的是一位魔法师的资源牺牲。这一点没错吧?
然而你我都知道,这世界上不止我们三个魔法师。比如九州那个叫夏子衿的小丫头在游戏系统的分类中其实也是一位魔法师。
当然你可以说灵术师与奥术师不同,她的死未必能满足你的条件,也可以说因为你家小情人的关系出于私心优先选择我,这我都可以理解。
但奥兹呢?他可是正正经经的奥术法师,你为什么不让他去?”
然而曲芸一本正经的回答却怎么听都像是敷衍:“我跟他不熟,他未必会接受这种送命的要求。”
“你真以为我老糊涂了?你老爹使用那套育成法把我们唬得团团转时,你这丫头还没有出生呢!”诺查丹马斯额角的青筋又不受控制地绷了起来。
他的意思很清楚,以曲芸家传的方法布局需要让每个入局者都按照各自的意志行动最终在大局上共同促成布局人想要的局面,这样就意味着她必须要了解所有重要角色的动机与行为。“跟他不熟”这种说辞,确实有些敷衍得过分了。
曲芸本人丝毫没有不耐烦,但是却露出一丝苦恼的表情:“那你还废什么话?奥兹的性格有大概率不会接受这条指令,即便他应下来真的去做了,也未必能真正完成依子需要的条件。
【自愿去死】可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对这个世界的存亡而言,它的意义甚至远大于天上那玩意。”
天宫大殿的屋檐遮盖住曲芸指天的手指,但诺查丹马斯当然知道曲芸是在指轨道上已近完工的欧里庇得斯之泪。
以曲芸的性子,绝对更宁愿光明磊落地玩弄阴谋,但她需要达成的条件却限制了她所能透露的信息量。她已经说得够多了。
一旦说多了让老家伙自己想到什么他不该想到的,恐怕他的死就真的变得毫无意义了,到时候自己答应龙女姐姐的事情也无法完成。
正是这种受制于人的无力感让她本没有不耐烦意图的话语带上了一丝烦躁。
再次思虑良久,诺查丹马斯意识到自己依旧无法再询问下去了。他深吸一口气,换上一副玩世不恭的面孔应道:“桀桀桀,那便如你所愿,我去便是。”
可是,人哪有不计较生死的?
世界必须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魔法师或许也必须死……
然而你就那么确定,会死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诺查丹马斯苍老的声音怪笑着,却没把后半句心中真实的想法表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