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gx好看的言情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三千五百零五章 希望熱推-3mfr9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月光城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物产资源,和维奇堡一样,一直独立于其他三国之外。
正是由于这份特殊的地理优势与物产优势,他们本不必参加任何战争,甚至都不需要结盟,只要维持中立,只要能够维持国力不衰,就能保证其他国家不对这两个国家出手。
关于这点,维奇堡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一方面是因为,维奇堡虽然善于战斗,并且喜好战斗,可他们却不喜欢与人类战斗,尤其是与实力比他们弱小的人了战斗,那种一边倒式的碾压战,会让他们感觉很不痛快,甚至会认为这是对他们实力的侮辱。
与其和弱小的同胞战斗,不如去矿洞深处,与那些不知名的强大怪物战斗要来的畅快。
另一方面,维奇堡也不想与其他国家有太多瓜葛,尤其在杜威大师这位商业奇才诞生之前,维奇堡除了在矿藏资源与其他国家有交易外,恨不能时时刻刻都蜗居在祖先创造的地下王国里。
月光城与维奇堡的做法却是截然相反。
他们不但参与了战争,甚至还与弗格斯家族建立了攻守同盟。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弗格斯家族掌握着最大数目的畜牧资源,以及拥有着不错的粮食种植手段。
这些都是月光城所不具备的。
另一方面,兽人族觉醒血脉力量的方式也比维奇堡简单许多,或许可以通过借鉴与研究,促进月光城冒险家缩短血脉力量觉醒所需时间,使血脉力量觉醒简单化,便捷化,普遍化。
最后一方面,兽人族不像地精族与矮人族,趁乱从皇宫中掠走数目庞大的历史文献与古书图录,貌似兽人族的先祖,只从皇宫中掠走了部分金银珠宝,以及武器盔甲。
这些东西虽然看着贵重,但对于妖精族与精灵族而言,却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相信只要通过协商,达赛城会将曾经掠夺的部分财富与武器铠甲归还月光城的,毕竟,那些铠甲虽然华丽,却不适合兽人族强壮的身材,那些武器虽然锋利,对兽人族来说,却是太过轻盈。
用这些无甚大用的武器与铠甲,还是部分财富,换取一个国家的友谊,简直不要太划算。
综合以上几点,月光城与达赛城结盟了。
虽说结盟了,可毕竟也只是协议上的攻守同盟,倘若某天,达赛城遭遇实力极其强大的军队的攻伐,根据协议,月光城是一定会出兵的,但派遣的士兵,多数都是菜鸟级别的冒险家,这群冒险家实力低微,但数量众多,看起来气势十足,战起来全是炮灰。
侥幸没死的,经过战火历练,也基本成了老鸟,等回国以后,还能壮大本国实力。
秉着这种心思,只要遭遇国战,月光城派遣的冒险家就都是菜鸟级别的,偶尔也有不是菜鸟级别的,但实力也绝对强不到哪儿去。
至于那些被视作国家奠基的国家力量级别的强者及觉醒强者及觉醒了血脉力量的强者,则被当做宠物一般,豢养在国家之中,除非月光城逢遭大难,否则不会放他们出来。
也正因为如此,那些炮灰家族的其他人,暗地里形容这些强者为‘国家养的宠物’,当然也有更难听的,但坊间普遍流传的,就是‘国家养的宠物’这一种称呼。
自从这种说法在民间传播开来,有相当一部分国家力量级别的强者向上级递交了辞呈,或是成了冒险家,或是干脆转行,做了农夫农妇。
那段时间,月光城的形势算得上一片危机。
随着高层的不断施压,以及底层官员的残酷镇压,最终,浙西说法都被按压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消失了。
而是换了种方式,变得更加低调了,但依旧在民间流传。
若非如此,我又怎会知道‘国家养的宠物’这一称呼。
不过说实话,这称呼倒是挺贴切的,而且形象。
精灵女皇闻言,面色稍红,随后羞怒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怎么还跟着那群人瞎起哄呢?”
“这可不是瞎起哄”我笑着摇摇头,道:“虽然你并不看重坊间流言,可事实上,坊间流言的传播速度,以及它在民间的权威性,可远比圣旨更甚。”
精灵女皇惊疑不定:“怎么会?”
“你有所不知”我道:“当初咱俩的关系,就是通过坊间传出去的,那时候你我才刚刚确定关系……想想吧,坊间流言是多么的灵通与可怕。”
“难道说,皇宫内有坊间插入进来的棋子?”
精灵女皇面色陡然严肃起来。
“瞎想什么”我笑着安慰她道:“坊间只是民众闲聊的地方,之所以会知晓我们的消息,那是因为即便是宫里的人,也照样归属坊间人。”
“坊间人?”
“就是生活在民间的人的另一种称呼”我解释道:“与生活在皇宫的你们不同,他们每天都需要考虑柴米油盐酱醋茶,还得想着与邻里邻居打好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不自觉透露些无关紧要的消息,好换取邻居的好感。”
“只是消息就能换取好感?”精灵女皇冷哼一声,道:“还真是廉价的友谊。”
“可不是嘛”我附和道,随即话锋一转,道:“但也正因为如此,坊间成为了打探消息,传递消息的最佳场所。”
闻言,精灵女皇忧心忡忡问道:“小毅,你说,内围森林的怪物出没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已经在坊间流传开来?”
“有可能”我道:“但人们未必会太当回事儿。”
“这是为何?”精灵女皇不解道:“难道这件事还不够引起他们重视的吗?”
“因为距离他们的生活太远了,他们未必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我解释道:“况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哪一点?”
“他们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是自己能够为之的,什么是自己不能为之的,诸如内围森林的怪物,就是他们不能为之的,既然不能为之,何必还要凭白增添烦恼?”
“不如把这份心思用在好好生活,好好纳税上,好为国家建设添一份力,也给国家军队增一分战胜内围森林内怪物的希望。”